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八章 张蓉

第十八章 张蓉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 2018-08-08 字数:1872字 阅读: 1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她是一个19岁的小姑娘,被被父母送来这里,我真不知道是毁她还救她。我总喜欢梳得一头整整齐齐的高高的马尾,老是有几丝淡淡的忧伤附在黑黝黝的脸上,她是梅菉的,与我是半个同乡个,总是孤零零一个人,又或许我除了抑郁症外还有强迫症缘故外,据说她本身就是因为强迫症进来的,但她自己却说不知道为何进来,所以她很喜欢靠近我,所以我也很投缘。但是不知为什谢安很不喜欢她,总是不喜欢她靠近我,果然,我不得不肯定前面对谢安的性格分析,谢安其人一已然把我当成她的所有物,像小孩子的天真般的占有欲。一见到张蓉离我近点就立即驱逐她,讽刺她更不会允许我分她半点零食,所以,一般我都是私底下或错开时间把零食分给她,以免挑起冲突。

一个才19岁的小姑娘,离开此地后,若被知道这段经历,该如何自处,不仅是张蓉,这也是所有病人面临的问题吧。

她跟我说,她家有四兄弟姐妹,有哥哥和姐姐,她初二辍学的,然后打工生活,可以说还是个学生妹,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我几乎没有见过家属来看她,别人热热闹闹,她时不时看一下门外,我好像看到了她眼中的渴慕,她孤零零,好不凄凉。谢安不喜欢她,所以她想向我靠近,却又不得不躲得远远,我试图让两人好好和平共处,可惜结果未如我意。我快纠结死了,人与人的相处怎么就就这么难。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看来是我太贪心了、太自私了!

其实,张蓉与我相处有时很有喜感的,有一次,张蓉的裤头被卡住了,找我帮忙还是解不开,我就那原地转,怎么办怎么办,她看我这样只好说找剪刀,我这些才想起找护工终于找把指甲钳剪断了!当然,有时我们还会一起坐着发呆,看朝阳,但是凭我的直觉,有时我总觉得她怪怪的,相处之下有尴尬。

2016年11月13日,记得谢安跟水苏、张蓉进行了一场辩论,谢安与水苏坚持认为父母为孩子带零食、汤水等是对孩子的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爱。而张蓉则认为父母不为孩子带零食是免得养成孩子的坏习惯。

我说过,我几乎没见过她的父母来探望她,更不用说会带些汤汤水水来,一边强调宠坏孩子,一边渴慕、嫉妒,甚至可能是在为自己不贪零食而乖巧找借口。

我终于找到我们相处尴尬的地方了,她的思维奇特,这天,有一桌坐着一对潮汕母女,张蓉立马冲上去,然后又回到我身边,说:“是番茄和粽子。”我愣愣说:“这有什么好奇怪!”她说:“有什么好奇怪,你明明想吃零食!”她的思维真的怪,我无法理解,我惊讶:“啊,我想吃,你怎么知道,我都没去看她们。我不能吃糯米,医生说我难以消化!”她又说:“不能吃糯米,明明想吃,吃零食有什么好?”我实在无语了,我都不敢确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嘛。顿时灵关一闪,我好像有点摸清她的思维了。她其实很喜欢零食,确切的说是,我认为零食代表父母的关爱,她渴望的是父母表现出来的关爱。但是她的家属不怎么来看望她,更谈不上带些吃的来,也许是健康的缘故,也许是金钱的问题。所以在别人家属来看望时,她总会无意识凑上去,死死盯着,满脸渴望之情。然后又以吃零食不好为借口批评我们的行为,站在道德制高点,冠冕堂堂地批评我们,以致大家都不喜欢她。以掩饰内心的渴望及嫉妒,这不是什么该批评的行为,因为她是病人,因此而病,所以每次我送她零食,她都会欣然接受我该说她虚伪呢?可悲呢?可怜呢?还是自以为是呢?因为这是她的病,明明渴望、羡慕却不自知、不承认,当然也有人制造的悲剧,无法带来她想要的,或者她贪心不自知。

其实张蓉究竟因何来这里,我是搞不清楚的,记得有一次舍长阿姨指着我问张蓉:“你是她朋友吗?”张蓉居然回答:“不是我朋友,我跟她不熟。”我一直以为我们还算朋友呢,这真的触碰到我抑郁的底线了,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不断自责问自己问什么,最后直到晚上吃药了我才安定下来。虽然知道她是犯病了,但她的行为却导致我犯病,以致我虽为她的行为伤心,但后来的日记里关于她的记录越来越少。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八章 张蓉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