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六章 白蔷篇

第十六章 白蔷篇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 2018-08-08 字数:2134字 阅读: 11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2016102627日,又来了一位新人,听说叫白蔷,她不断地尖叫,甚至以头撞击桌子,当护士来时,她又不断地用手臂撞击墙面,一边喊着:“我想死,我想死。”护士明显经验十足,只说了一句:“想死回家去医院到处都是医生。”我只能感慨千万不要在医院闹事,护士也辛苦,也有脾气。据说她是因为焦虑症被送进来的,她已经结婚了,她喜欢说话,常跟大伙聊天。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十三岁,小女儿才六岁,所以她常常担心现在住院了,她的女儿们该怎么办。她说她跟她老公一起在广州做生意,刚刚买了学位房,孩子都上私立学校。

她还说,他们本是江西人,后来才这里发展。她说她一直为她的两个女儿操碎了心,尤其是大女儿这个年龄段,容易叛逆。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一位合格的母亲,只是又觉得隐隐不对,好像有担心过头了,若真如此,恐怕天下就没有合格母女了。

入院那天,她还是放不下工厂的事,一直唠唠叨叨的这事。平时她也会唠叨点别的,例如抱怨他们家在佛山买了房子,一百多万,各方面皆宜,就是买菜不方便。她还说,她老公喜欢打麻将,厨艺也不错!不过我觉得除了生活琐事、事业导致焦虑外,似乎还有来自婚姻方面的焦虑吧。因为她曾说过她总是她把老公当成风筝线,紧紧地拽在手心,据她说,有一次,她老公打麻将回来得太晚,老公为了表歉意就将别人送给他的花借花献佛转送给她本人,结果她气得半死。因为她知道这蓝色妖姬不是老公亲自买的,而是保险公司送的。她自称自己是个浪漫主义者,对此我深以为然。20161113日那天,白蔷的亲属来探望她,特意送给她一束水仙百合和勿忘我及小雏菊,她开心极了,脸上的笑容从未停过,来人是四男一女,围着一张桌子。似乎聊得很开心。只是,由于我坐在离他们挺近的地方,果然,我又听到她在喊话:“我什么可以出院啊,厂里忙着出货呢”噢,都到这地步还在担心这担心那,依旧放不下,不过也正常,不然我们怎么回事病人呢。我要是她要么伪装自己,但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要么学习练习书法去,真正平和自己,与医生沟通聊聊这场焦虑的背后故事。

她话一开,就停不下来,她说为了打麻将的事夫妻双方争吵过很多次,她老公喜欢打麻将,她则喜欢逛街,这样老公就没法陪她了。更矛盾的是,老公赢钱,她也觉得开心;输了钱吧,吵架不停。在我看来,这个家庭是有病的吧,白蔷这种态度摆明是变相鼓励老公打麻将。

白蔷跟另一女人走得较近,叫冯艳艳,甚至邀请对方去过她家呢,反正病人的友谊就这么的奇妙。总之我觉得她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相信自己又不相信自己,颇有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此外,若说她的焦虑与其婚姻有关,例如婆媳问题、生男生女问题、丈夫对她不好,又说不过去,因为她老公经常来看她,带吃带喝,都是她平时最喜欢的,显然一个体贴的丈夫做派。我真不明白她的整天焦虑从何而来,莫非真是越荒芜越在乎,越在乎越焦虑,越焦虑越紧张。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说人家,我也其中一份子,住在医院里,尽是众生相。

我见过她最多的表现就是整天唠唠叨叨着早点出院,就怕赶不上新年,及新房子装修,我估摸着连护士都烦了。

像她这样这样活着真累,我什么都没有才累呢,她什么都有反而更累,这人生,真是奇哉怪哉!具体哪天出院,我不记得了,走的那天她特意找了好些人问问自己刚刚入院时的情形,有人让她来找我,因为天天在写日记,最后我把当时的情形告诉了她,并给她看了日记。

 

 

 


编辑点评:
对《第十六章 白蔷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