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五章 苏薇篇

第十五章 苏薇篇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 2018-08-08 字数:2605字 阅读: 11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认识苏薇是个意外,据说是躁郁症被送进来的,2016年10月29日,情感障碍区来了几个疯狂的病人。不是热情兴奋过度的,就是拍床板乱叫的,还有个在那大喊中国产党必败,支持国民党的癫狂之人。不过倒有一个较安静,后来我才知道她叫苏薇,是个幼师,我们也算走得比较近。当时看似极为正常,没有那三个那么疯癫,但没想到还是看走眼了,她和我一样有寻死之心,只不过我会力求不为人知。她一来倒好,以死要挟护士,她说她要咬舌自尽,甚至扬言,它自尽出事了,也要拖上这些护士。然后一直再说,她从小就读私立学校,攀比严重,她想读公立学校,她要退学。直到被四个护士强行制止拖到重病房,周围才安静下来。

我虽有寻思年头,三卧从没未想过要拖别人下水,只想安安静静进行,真不明白为何自杀还要拖别人,当然与你有仇外。我怀疑她在私立学校读书是不是过得很不好,父母又不闻不问,才导致她变成这样,真的很可怜。

经过昨天一闹,苏薇的身世略有所了解,她似乎读的是贵族私立学校,整天攀比吃穿,后来好像是她告诉过说,在学校一天没换洗新衣服别人都知道,还遭到耻笑。看来她来此的原因恐怕也与此有关。如果她的父母真的从没有关注过孩子,他们真该感到惭愧,果真一报还一报,导致女儿落得如此下场。好吧,我不了解他们的家庭内部状况,无能为力,只能作为病友发发牢骚。

她几乎每天都在满嘴胡言乱语,一会说自己是女娲,一会说自己姓爱新觉罗,一会说那些书她妈妈买给她的,时不时吼几句:“今天几号?我没错。”她说她喜欢坐过山车,越高越好,她要坐过山车,声音震耳欲聋,连护士、护工很是无奈呀!

2016年10月31日,才安静了几天,苏薇又开始大闹了,一会老是大喊:“我不想卷入争战中”,一会总说她不想当他的女儿之类的,她说她宁愿当乞丐。声音越来越大,我耳边全是莫名其妙的话语,又喊着她不想当武则天,母仪天下,自己拥有爱因斯坦的记忆力和智力,过会又说只有她才能拯救世界!天啊,她究竟在想什么,思维简直变幻多端、百花齐放,她的脑袋思维似乎自成了一个世界。

2016年11月5日这天大概9点多时,罕见地,我看见苏薇哭了,不知为何边哭边骂,尖叫着自己是秦始皇的女儿,声称自己活了几百年,老是有人要害自己,我不得不怀疑她有被害妄想症。6日,我终于见到其父母及妹妹,并未如她说说那般乱七八糟,莫非真是她病中胡言乱语。

每天,苏薇都在疯言疯语,有谈及家庭、妹妹,又提及后妈,又说不愿去学校,又尖叫谁也不打扰她的妹妹。她说会钢琴,学了五年,多次获奖。有时又说自己是学化学的,扬言要炸掉我们这些人和医院。后来她也曾提及她的家庭,她似乎生长在一个十分复杂的家族,见惯各种阴谋,她有很多后妈,可是她和妈妈什么都不想要、不想抢,看来前面说的“不想卷入争战中。”意味深长哪,她一直说这19年来,她有什么错,一切听上去就像写小说,难怪她会崩溃。

2016年11月7日,苏薇的头发被发夹卡住了,我赶紧找护工,用指甲钳才解决了问题,这时,苏薇突然跟我说她20岁了,有一个孩子,我惊呆了,连真假都不想再辨认,若真她所言,她不会是产后抑郁症进来的吧。

2016年11月8日,苏薇的母亲终于正式来看望她,不过相聚的气氛并未如我所想的温情脉脉,反而是苏薇突然失控了,一会大哭一会大闹,一会骂骂咧咧,一会责怪别人。我实在分不清她哪句真哪句假,不过也没有去辨认,大家都是病人,都活在真真假假中,自己都分不清。我们算是比较友好的,我有水果零食也会分给她,有牛奶也会分她一瓶。她也会分给我。

2016年11月12日,吃早餐时,她和我还有另外几个人坐在一起,跟我周围的叽里咕噜一大堆后,看到我在早餐过后又在写日记,她说我是太阳的女儿,我无奈了了,我都纠正好几次了我不是太阳的女儿,并告诉她我的名字,可她就不肯改。接着她又说我是太阳的女儿,很漂亮。这次我突然想了妙法子,我跟她说,你也是太阳的女儿,要不我们怎一起玩呢!她听了,非常开心,一幅简直不敢相信的样子,对我说:“真的吗?我也是太阳的女儿?”我努力点头:“真的?所以我们才一起玩。”从那以后她对别人自己的太阳的女儿,对着别人也比较友好点,从挂着口头禅:“大家都是太阳的女儿,应该和平共处。”

当天,她还跟说起,她是11岁来广州的,学校里全是攀比。在我看来,她在恐慌,在自卑,在自责。这让我想起我六年级是从乡下转到市区读书的事,那时人人穿着整齐的校服,我一个英语字母都不懂,别人从三年级开始学习,我的普通话和粤语也不标准,被同学耻笑,真真是难忘而难过,所以我们在这点倒是有共鸣了,多少能理解她。

2016年11月19日,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近距离见着苏薇的父亲,她父亲一副端正的样子,她在那边吃边哭,之前刚见完姐姐,估计是临时有事走了。她哭着喊着要见妈妈,她父亲只能叫护士让他的妻子也进来,只见进来的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很普通很普通,苏薇一见她母亲就冲过去抱着她母亲,两人齐齐痛哭,她的父亲还在一边向她保证姐姐下次一定还会来,才安抚了她的情绪。

我不记得是何时了,反正她那时已渐渐清醒,随时可以出院,我应她的要求,我给她读了我写的关于她的日记,她听了,她也觉得不可思议,她说,那时她好像去另一个世界,有太阳,有孩子,有很多个自己。果然么,她的思维已自成了一个世界。可是就在出院前夕,不知为何她又发病了,再次被留下了,我都不忍为她落泪了!


编辑点评:
对《第十五章 苏薇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