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一章 7

第十一章 7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8-08-05 字数:3416字 阅读: 22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7

鲍平建站在叶溪家楼下望着那个温暖而熟悉的窗口给叶溪打电话。鲍平建说:“我在你家楼下,我想见你。”

叶溪听到这句话,仿佛回到了17年前,这句话她是那么熟悉,叶溪说:“好,我下去。”

鲍平建说:“不,我上去。”

叶溪说:“博儿在家呢。”

鲍平建说:“我想见博儿。”

叶溪愣了一下说:“不行,我下去。”

叶溪走到楼下看到鲍平建冲她笑,问:“怎么了,有事?”

鲍平建拉着叶溪说:“上车,我们去枫栌香郡。”

叶溪说:“这么晚了,我也没跟博儿说。”

鲍平建说:“才7点,我一会儿就送你回来,你上车后给博儿打个电话。”

“好吧,”叶溪说,“你呀,怎么变得这样!”叶溪跟着鲍平建上了车,坐在车上给博儿打电话说,我出去看一个朋友,晚点儿回家。

鲍平建和叶溪在枫栌香郡的别墅里聊了很久。

17年来,叶溪幻想过各种,鲍平建知道博儿是他儿子后的情景,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叶溪感叹命运真是一杆神奇的画笔,它把你生命的轨迹描绘的如此巧妙,当该来的到来时,所有的担忧就那么消融了,像彩云飘过,不用她再和鲍平建解释一句,鲍平建对往日的仇恨就烟消云散了。

可叶溪还是要讲,不是为她曾经遭受的苦难,而是为蒋毅,为了让蒋毅能在那边安睡。叶溪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说:“那天早上我哼着歌往楼下走,想早点把爸妈同意咱们结婚的消息告诉你。可出了楼门却看到蒋毅站在那里,他告诉我你被抓了,他说他已经找过你弟弟,又来找我叫我找人救你,我听了就往楼上跑去找我爸,我爸当时正低头穿鞋,听了我的话,昏倒在地......我爸抢救时你弟弟给蒋毅打来电话,说曹家答应帮忙,曹伟力满口答应没问题。我们才松了口气。我爸昏迷了两天还是走了,我妈病了......我独自一人抱着我爸的骨灰盒走在小雨淅沥的山路时是那么想你,我恨不得马上见到你,可曹伟力说人家不让见,我只好等。可等来的是你判了十年刑,立即入狱的消息。我想见你,我和蒋毅又去找曹伟力,找.....但都没用,就是不让见。不让见也没事,我可以等,等几个月,等几年,等十年,反正我铁了心等你,我妈气的......”

叶溪望着窗外像一座美丽的雕像慢慢讲着,像讲别人的故事。

鲍平建坐在沙发上看着叶溪一动不动,他不敢动,怕一动惊扰了叶溪。叶溪说:“那个晚上我发觉自己怀孕了,我有些慌张但更多的是惊喜,我惊喜你留给我一个小生命陪我,我要把他生下来,和他一块等你。可我又担忧,担忧他在别人的鄙视中长大,担忧......我有些恍惚,路过春再来酒馆时走了进去。我在我们经常坐的那个座位上坐下,要了酒菜,我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不知喝了多久......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曹伟力家里,我,”叶溪说不下去了,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但她仍旧望着窗外。

叶溪停了一会儿继续讲:“那是一个恶魔,他......他还用拍的照片恐吓我,我不想活了,我走出他家,向运河走去,我站在河边和你告别,我对着河水说:“建哥,我先走了,我带着咱们的孩子先去那边等你!”

“溪溪,”鲍平建再也忍不住了,他奔到叶溪身边跪在她的面前,泪流满面。

叶溪笑笑说:“可我没死成,蒋毅救了我。不远处有两个钓鱼的老头看到我往河里走就大声呼叫,蒋毅正好跑步经过那里,听到喊声跑到河边救人......我在蒋毅的逼问下只说我怀孕了,我想把孩子生下来又怕被人嘲笑,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

叶溪看着鲍平建说:“建哥,蒋毅是为了保护我和孩子才和我结婚的,我们当初是假结婚,后来才走到一起。蒋毅为了博儿没要自己的孩子,他为博儿付出了一切。他做这些刚开始是因为愧疚,他一直为当初劝你拉那车废料而悔恨,他没有陷害你!那天夜里他突然有些后怕,想劝你别拉了又怕你生气,就赶到料场后门想看情况怎么帮帮你。可当你开着车出来时,曹伟力突然带着人冲出来,当时蒋毅懵了------曹伟力好像突然换了个人,凶狠地站在他身边,指挥那些人上车翻找,而且还翻出了那么多铜排。蒋毅还没缓过神来保卫科长就带着人来了,曹伟力和那些人又把功劳都推给了他,他惊得不知所措就......事情就那样一步步发展成了后来的样子。蒋毅后来跟我说他当时好像被卷进了一个怪圈,越解释卷的越紧,弄得他就不敢再说话了。”

鲍平建努力的克制住自己,坐回沙发说:“可曹伟力却跟我说,是蒋毅带着人......”

叶溪也坐回沙发,看着鲍平建说:“曹伟力的话不能信,他是嫁祸蒋毅。蒋毅也一直怀疑他,蒋毅总是跟我提起那天夜里的事,他为那天夜里自己的惊慌失措自责,他一直沉浸在自责和懊悔中,那种情绪让他郁闷忧郁,长期的郁闷忧郁使他得了肝癌,他,”叶溪说不下去了,眼睛望向别处,停了片刻转过头说:“建哥,蒋毅没害你!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

鲍平建的眼睛也湿了,说:“相信,我相信,我错怪了蒋毅。”

叶溪说:“那就好,你不知道博儿和他有多亲,我不答应你马上认博儿也是考虑这一点,我怕博儿一时接受不了他不是蒋毅亲生的这个事实。”

鲍平建说:“我知道,我只是想见见博儿,请你们吃顿饭。帮我安排好吗?”

叶溪说:“那就明天晚上?明天周六,博儿晚上没课。”

鲍平建握住叶溪的手说:“谢谢你,就明天晚上。”

叶溪抽出手说:“那送我走吧,太晚了博儿会担心。”

鲍平建站起身说:“好,我送你!”

叶溪和鲍平建走出别墅,走到树影摇曳的庭院时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天空清澈如洗,一盏盏景灯向天上的星星闪着无数条金丝,叶溪轻叹一声,“好美的夜晚!”

鲍平建说:“记得你那时很喜欢写诗。”

叶溪说:“是啊,我那时很喜欢文学,成天幻想当作家。”她扭头对鲍平建说,“我一直坚持写日记,博儿出生以后日记里的内容几乎全和他有关。哪天我拿给你看看。”

鲍平建说:“好,你快点拿给我。我想知道他的一切。”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一章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