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7-30 字数:6397字 阅读: 3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李洋随王俊丽乘坐村西中巴进城,虽多次见过林立高楼,但是这次感觉不相同,似乎和自己有关系,忽然间变得美好了,一点不想再牢骚。他暗想,人若到了某一层次,对事物的看法随之改变,往日常有非分之盼,偶尔还会梦得很美。此时他感慨:“王俊丽?去的地方也是这么高的楼?”王俊丽望望楼群笑笑说:“比这还要好。” 李洋甜蜜憨笑,脸兴奋得红透了,洋洋自得美了一会儿,自我陶醉说:“本人底气不是很足。” 王俊丽鼓励道:“高高大大的帅小伙,神气别显得那么土?拿出派头来!城市从不信自卑。”

下车后,王俊丽拦辆出租车,两人继续往北去。

不一会儿到了,李洋仰见小区大门果然巍峨,王俊丽付车钱,摸出两张蓝色金边出入证,保安验后敬礼递回。她给李洋一张说:“这张你收好。” 李洋小心翼翼收进内包,拉上外衣拉链说:“心里咋就贼溜溜的,可能进步太快吧?” 两人提包在绿荫道上东绕西绕,前行一阵过座拱桥越过池子,塘里尽枯荷,当中有座‘滴汤流水’长满苔藓的假山,李洋不禁默诵道,‘杨柳依依,围岸而居;今我来兮,何枯愁意。’ 过去之后豁然开朗,是宽阔起伏的绿草坪,北方寒天竟有绿茵,当中树木落叶缤纷,最抢眼的是梅林,已经结好花骨朵。有处高围网球场,赛者行头很专业,半点不土鳖,左右前后击球‘砰砰’,吼声如‘叫兽’。

李洋很羡慕,暗想这是有闲阶级?抬头环顾高楼漂亮,玻璃门窗大阳台,没谁晒杂物,更无封闭式护栏,一点不像动物园,于是赞出声:“哥哥这是在迪拜?真叫一个嘿!” 王俊丽夸赞说:“这是露天网球场,那边有室内游泳池,往里有灯光篮球场,业主可以免费打。” 李洋好奇问:“王家闺女?你大姑干啥?”

“中医院郎中,在北美乡下开间诊所,推广针灸和推拿。”

“入籍了?”

“早入了。”

“嚯嚯嚯蚂蚱修成精。”

两人刷卡进楼,乘电梯到二十五层,王俊丽掏出钥匙问:“会开吗?” 李洋左扭右扭好一会儿,终于开了门,伸头打探回头嘘问:“怎么会有人?” 王俊丽就进去嚷: “谁,谁!孙子是个谁?爬出来!主人奶奶回家了!马上就要报警了?李洋握好高尔夫球杆,要用挥杆。见了不必考虑别的,尽管往那残废里砸!” 细听没反应,这才醒悟了,装着没有事,等李洋把包提进来,一脚关上门,跳去抱脖咬耳朵,像猫科动物扑食物,痛得李洋嗷嗷叫。王俊丽将他推倒在沙发,压住逼着使劲吻,咬鼻子,顶下巴,捣胳肢,狠掐腰。好一阵子才闹累,气喘嘘嘘眼露嘻笑吓唬说:“李洋李洋?现在起我玩不死你!” 李洋又痒又痛笑得喘,嘿嘿嘿地说:“喔唷唷,动物世界看多了?今天终于发疯了。”

等到缓过气,李洋开始参观屋,他问王俊丽:“你大姑哪天突然回家,发现有个陌生人,报警怎么办?”

“不是有我吗?”

“平时你不在,我是说她突然回来,比如夜里。写个纸条以兹证明。”

“因我天天在,会亲口告诉她。”

“啊……?!”

“对,天天在。”

“同居?”

“不敢?”

李洋傻了好一阵。

见他发怔,知道不肯,王俊丽便不逼,岔开话题道:“眼见就要过年了,我定好回大连,虽说仅有一周假,好歹也是七天嘛。” 李洋见她神情自若并不相逼,以为只是玩笑话,宽解下来继续参观,觉得陈设实在高档,不敢乱碰便对她说:“怎么跟在梦里似的。” 脱鞋进卧室,踏在碎花地毯上,实实在在很舒服,到宽大床边按了按,啧啧直称羡,喜欢一床大枕头,闭眼赞美道:“埋进枕头藏一觉,管他春夏与秋冬。” 王俊丽就想起来,略带羞涩瞪一眼:“哼!野物一样的风流哥,不顾羞耻随便将我想上床!当时忘问了,别是睡的土炕吧?” 李洋笑道:“湖北荆州不睡炕。” 又参观浴室,见居然还是双人按摩大浴缸。王俊丽忽想到,拉住李洋说:“认认真真看着我!”

“什么事?”

“严肃认真地记住,有人不许来!“

“谁?”

“吴红。”

“这么宽大的好房,来就来,过两天请请她。”

“十万九千八百零七个严重不行!”

“还是请一请,她曾帮过我。人不错,来开眼。”

“坚决彻底干脆不行!”

“为什么?”

“装?装!信不信我咬死你?”

“哦?嗨!想到哪去了。”

“预防为主。李洋?我开咬了?”

“好好好,不会单独请。”

“不请同公司的人。”

李洋似乎明白了,盯着说:“王俊丽,做了好事因该让人都知道,鼓励好风气,让大家都向你致敬。做了坏事才保密。” 王俊丽推他一把认真说:“傻小子听好!若敢嘴馋乱叼东西进屋来,就是伤害我,对不起良心!” 李洋说:“放心吧,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 王俊丽就高兴了,搂着笑笑说:“告诉你,千万别逼我成侠女。” 抱着他就亲。两人滚上床,王俊丽突然喊:“别别别!你知道,没有措施万不行。” 李洋意犹未尽叹:“那么下次吧。” 起身去浴室试热水,回到客厅问:“书房的电脑能用吗?” 王俊丽忙说:“刚缴一年的网费,就是预备你来用。千万要小心!别把我大姑的skype登陆了。” 李洋说:“这得有密码,我不是黑客。” 拉她坐下问:“你家又不穷,漂出来干啥?就业压力这么大,想给政府添乱吗?”

“知道啥?大姑是大姑,我是我,目前暂时算穷人,和你们一样,摸索在通往康庄大路的草地上。” 李洋黯然神伤说:“我都不敢常去想,道路到底多漫长,无可奈何得想投降。” 王俊丽鼓励说:“干嘛要投降?穷困潦倒时,要把困难当敌人,当成向前的动力。幸福降临时,要把幸福当爱人,认认真真去珍惜。李洋啊李洋?都有拼搏的阶段,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咱俩相亲相爱吧?搀手共同向前奔,这样真的挺好的!” 说完又再问:“你对工作有想法吗?” 李洋露出年青老成的模样,望着窗外说:“是,我有活思想。”

“说来听?”

“王俊丽,我总盼有份理想工作,勤勤恳恳长期苦干,用汗水创建幸福生活,健康快乐渡过今生。”

“小学时学的?还没忘记啊?这个念头不能有,属于幼稚的童话。”

“请你别打岔!为什么我总有危机?为什么我望不见明天?”

“朝理想走时都这样,心里没底又非去不可,时髦的说法叫‘探索’,要老老实实弯腰摸着石头过河,千万别浮躁。”

“我的危机在当下,没有安全感,总怕哪天又失业,一切努力又归零,又要从头漂,蹉跎复蹉跎,真是愁死我。”

王俊丽点头理解他,安抚地靠着李洋说:“田家庆办‘黄埔军校’,想用新人新观念,取代落后的家族管理,也是他爸妈的意思。要么与时俱进,抓住机会不断增强,最终溶入。要么是群‘搅屎棍’,像当年的小闯将,用完就被扔。干着看看吧?对理想目标的努力,是否成功因素很多,它的‘测不准性’明示我们,当中有机会有风险难预测。我和你拿青春‘赌’。正在到来的大时代,也许使人更加靠近未知文明。

他俩站在窗前眺望,整座城市灰蒙蒙的,他俩就那样静静发呆,像预感到啥,思绪飞腾。

过了一会儿李洋说:“今天我要谢谢你。” 王俊丽不好意思道:“哪里哪里,喜欢你嘛,所以喜欢到家来。” 李洋吻她说:“应该请你吃个饭,可是在城里请不起,唉!” 王俊丽见他尴尬岔开道:“我回小姑家。李洋?出大门往东再往南,有个菜市场,自己做能省钱。” 李洋使劲点点头。王俊丽又说:“我每周都会来看你,啊?” 李洋又点头,盈着泪水说:“嗯,嗯。” 王俊丽就心酸了,摸着他的脸蛋说:“乖,真的该走了,你要好好的?” 李洋一吸一顿说:“我送你。”

两人牵手走啊走,足有两站路,王俊丽就推他回去。李洋脑袋深埋,脚在地上划来划去低声说:“王俊丽,你真好,我替我爸妈谢谢你。” 说完抽泣不抬头。王俊丽更心酸,捂脸转身跑一段,停住回头望,见李洋高举着手也在望,她泪流满面挥手喊:“过年不回去,请你爸妈来,现在能住了,啊……?” 李洋泪眼朦胧地应道:“知…道…了!”

大风刮过,行人匆匆,车流如水。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