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卖对联

卖对联  作者:龚坚

发表时间: 2018-07-18 字数:4166字 阅读: 682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5星

腊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床上翻了一夜烧饼,一晚上没睡着。睡不着,怎么能睡着呢?明天就二十三啦,离年下只有七天时间,家里就这一百多快钱,四口之家,年怎么过呀?还有那么多的亲戚,年前年后都得去看望。一家按
 

  腊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床上翻了一夜烧饼,一晚上没睡着。

  睡不着,怎么能睡着呢?明天就二十三啦,离年下只有七天时间,家里就这一百多快钱,四口之家,年怎么过呀?还有那么多的亲戚,年前年后都得去看望。一家按二十元算计,也得一百多元。不去吧,有些上年纪的人,身体又不好,好长时间没见过面,去吧,又真去不起。家里就那点家底,就是自己不吃不喝,也不够。去借钱吧,不想张嘴不说,去借谁呢?

  "日长似岁愁方觉。“越愁越显时间过得慢,夜越长。黎明时份,我对妻说:"咱的年咋过?"妻说:"你说咋过?"我说:"咱多少弄点生意做做,多少挣俩,能过去年就行。"妻说:"咱就那一百多块钱,做啥生意都得先投资,谁会把货赊给咱叫咱挣。"我说:"咱钱多多投,钱少少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我有办法。"妻听说我有办法,:眼睛一下亮得像星星,迫不及待地说:"快说!啥办法。"我说:"卖对联!"一说卖对联,妻的眼睛暗淡了不少。说:"我还以为是啥好办法,卖对联你的字又不好,又没卖过,能卖出去吗?”我说买对联的人都是不会写的乡下人,瞎好写写就会有人买,只要咱卖的偏宜点。我从一幅对联的成本算起,一幅大对联需两张纸,一块钱,加上金粉清漆不过一块三毛钱,一幅大对联别人卖六块,咱卖五块,也净挣三块七,百分之二百五的利润。一天卖二十幅,也挣七八十块,还不说小的。”妻看我说得有把握,同意了我卖对联。

  吃罢饭,妻把家里仅有的一百五十元拿出来装进我口袋,并用别针把口袋口别住,再三交待我别丢了,到了纸行赶紧给人家,把纸拿回来。我到纸行,给人家谈好价钱,买了一箱纸。谁知生意人心黑,上面是好纸,下面是烂纸,到家看是烂纸,又去找他,也没日瓜他,只说这些纸烂了,写不成,你换换,卖纸人啥也没说,把烂纸换成了好纸。

  别看我在作家协会主政多年,我知道我的字不很好,有时还有错白字。人贵有自知之明。在县城书法界稍有点名气的人,卖对联都在十字街口,县政府门前,卖价也高。我不敢把摊摆在热闹处,和名家比试,比试也比试不过人家。知道我的字只能对准乡下人。我把摊摆在北店街三叉路口,是县城与乡下接洽的地方。事先,我叫文友朱新卯给我写了几幅对联,挂在那里当样品招揽生意。那天的风很大,挂在墙上的样品不大一会儿就被刮烂了,有一幅还刮跑了。我撵着去拾刮跑的对联,风把我桌上没写的对联纸刮飞的满大街都是,连调好的金粉瓶也刮倒在地下,溢了一地金粉汁,像给地上铺了金毡。我和儿子忙着拾纸,忙着拾掇金粉瓶,弄得手上沾满了金粉颜色。已是午时一点了,我们还没吃午饭,儿子喊着叫饥,我肚里也如狼掏。因为一上午一幅对联也没卖,兜里没钱。对门是卖牛肉汤的,那时牛肉汤两元钱一碗,馍五毛钱一个,我狠了狠心,去给儿子买了碗牛肉汤,拿了一个馍。儿子吃着,我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凉馍,到卖牛肉汤处,三毛钱买了碗不要肉的牛肉汤,把馍泡进去吃了。

  约莫三时时分,从何村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长得五大三粗,脸黑得像铁皮,前门牙露在唇外。那男人问我:"对联咋写哩?"我说大的五块,小的五毛。男人说:"我自己编了个词,你给我写写,你叫我掏几块我掏几块。"说着把词递给我。我看上联是"老糊涂手端不平,"下联是"坏良心不得好活,"横批"气死老牛。”

  我问他你这对联是为谁写的?他说是为他爹写的。我说你这对联就是为我掏十块我也不给你写。他问为什么?我说大过年的,你给你爹送对联,不是送对联,而是送气生的。他说我就是想气气他那老不死的!

  我看他他对他爹火气恁大,恁有成见,好在也没生意,处于善心,想劝劝他不要惹他爹生气。我给他掏了支烟点着,柔着腔说:"我看你对你爹很有意见,能不能给我说说为啥对你爹恁有成见。那男人眼睛朝我瞅了瞅,放下肩上背的布袋,对我像遇上了知已一样。说:"不是我卖他赖,家丑不可外言,他偏心太狠!"我问他怎么个偏法?他说:"俺总共弟兄俩,过年他给弟弟掏了二百块,给我掏了一百快,叫谁能受得了。"我哦了一声,原来成见在这里。我问他,"你弟弟家庭条件比你好还是比你瞎?"他说:"要说他不胜我。弟媳有病住院花了好几千,孩子们还小,过年实在有困难,连肉都割不起。我虽然不富俗,但家人都健康,割肉钱蛮有!”

  冬日的太阳穿过云层,又笑眯眯的露出了笑脸,把心里的和暖洒在人们的身上脸上,使冬日的寒冷看到了春天的明媚。我缓了缓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老弟呀,你爹做得是对的。你想想,就你弟兄俩,你爹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不心疼体怜?对他来说,越是谁困难越是体贴谁!他是没能力,若有能力,还会给你弟掏更多的钱。你这当哥的,要不帮你弟不说,你爹给你弟多掏一百块钱你还有意见。还写对联气你爹,这就是你的不对啦!你别嫌我说话直,我这话你好好想想吧。"

  他的头低的更低了,几手埋在膝盖处。稍停,见他的头慢慢抬了起来,脸溢愧色。难为情的说:"老哥哥,你说这话,我以前咋没想到过,只想到爹的偏心。”我说:“现在能想到还不迟,觉悟有早晚!"我宽厚地对他笑了笑。他说看来你是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我连声说"不敢,不敢!"

  风不再刮了,冬阳更加和暖了,心与心的距离更近了。他说;"我想和我爹缓和矛盾,不知咋缓和?"我说;"年下你给你爹买件棉袄,再好好给他写幅对联,你看你爹高兴不高兴?"他说;"对联词儿我不会编,你能不能替我编编。"我说"行!编出来你满意了再写。"我稍一思索,上联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下联是"儿理儿解棉絮暖。"横批是:"和暖如春。"对他解释说"上联说你爹对你们弟兄俩的体怜,下联说你对你爹的理解你爹对你的感谢。"他听后连说了三句"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举出了大拇指。

  我用行楷体很认真地把对联写好,他望着那流金的吉语祥字,眼笑成一条缝,悦色飞扬了起来,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我把对联卷好递给他,他随手掏出十块钱起来跑了。我连声喊找你钱找你钱,他头也不回跑走好远,我追了几步也没追上,回来望着钱想了很多,思了很久……

  我卖对联是不拿对联本的,也不抄对联本上的旧对联。那些旧对联虽然对仗公谨,平仄合辙,但太深奥,像"珠联壁合壁联珠,舟随浪潮浪随舟,""蝶醉花间花醉蝶,鹤晓秋初秋唤鹤”等,乡下人根本看不懂啥意思,只是贴上红红而已。我卖对联因人而已,因家而已,家人从事什么职业,或种植,或养殖,或果园,或菜农,或打工,或做生意,做什么生意,用清新明快的语言,大体对仗,自编自写,一读就懂,和乡下人联蓬成荫,珠壁联合,很受农人喜爱。

  他回去不知怎么和村里人说的,次日我摊还没摆好,来了几个买对联的。问他们,你们是要金银珠宝还是要平安吉祥?他们说:"我们都是庄稼人,那些金银珠宝我们没那福气,还是来点实在的。其中一个人说:"俺家是果园户,要我为他大门上写幅大对联,祝福他明年桃李盈枝,甜溢山村。"我略一思索,一幅对联一挥而就。上联是:“李涨笑脸吮阳光。"下联是"桃流蜜甜醉乡风。"横批是"天赐丰年。"又写了几幅小的,那人脸笑成一朵花,满意而走。一人说:"我和儿子都是去外打工的,图个吉利。"我给他写了幅"去外打工财到手,在家创业业兴旺。"他也很满意,说;"真说到俺心窝里啦!"

  一位六十开外的半老头说,俺家是养猪的,不知对联好写不好写?我问他养了多少头猪,他说一百多头吧。我说那是养猪场了!能写。我思索了一会,写了幅"精饲料不加催长剂,猪肥膘全是自然长。"横批是:"放心吃肉。”他看了看我,喜不自禁地说;"你好像钻在俺肚里一样,对俺的心思猜得这样透。俺养那猪,就是不加催长剂,喂一年多才出圈。"说着紧紧拉住我的手。我说:"看你那相貌,就知道你不是图财害命见利忘义之人!"

  一连几日,我的生意很是红火,连那些门店房的对联也让我写,我根据他们经营的行业给他们编写。忙得连饭顾不上吃。这人没走,那人又来。儿子专门给我裁纸,连买对联人也帮我捞对联。虽累得腰疼腿酸,心里却很高兴。有时一天能挣九十多快,有时能挣一百多。不到年三十,已经挣了九百七十块,妻子笑的合不拢嘴。

  除夕下午,我去街上转悠,看我写的对联贴出的风景,贴出的价值。走到一家商店门前,看到上面横批的繁体"业"字少了两个羊角,是错字。心内疚起来,怨恨自己不慎重写了错字,尽管人家不知,大过年的,愧对人家。想用棍把那字戳掉,又想人家初一还没过,就把对联戳烂戳掉,不吉祥又不道义。不戳吧,看着又不美,左右为难起来,心里开始隐痛了起来。我在门前徘徊了一会,最后决定再写个把它换下来。到家后,我很认真写了张横批,趁着天黑,没人见,把那张错字的横批揭了下来,把这张对的贴了上去,心才愉悦了起来。

  文学是照亮生活的明灯。问题是你的灯照在何处?能照亮那些人?文学分阳春白雪和下篱巴人两个派别,罗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体会到的是文学工作者要选择好服务的对象,我这下篱巴人在最艰难的时日,是文学帮我度过了难关给了我饭吃,我感谢文学,感谢诗。

  龚坚  2o18年7月11日


编辑点评:
对《卖对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