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二章 鸭松溪遇伏

第十二章 鸭松溪遇伏  作者:殷海

发表时间: 2018-07-16 字数:5395字 阅读: 38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周吉山看了看这险要的峡谷地带,觉得应该派几个人组成尖刀班前去侦察一下,对于经常出现的敌情必须提高警惕。于是他派出高德峰带着牛柱和几个战士先到鸭松溪去探路。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当他们刚刚走到离鸭松溪还有半里路时,突然听到前面响起了一阵枪声,不一会就见前去侦察的牛拄快步行来,语气急切的说道:“连长,有情况!”这让刚才还轻松的气氛马上变的紧张起来。

    周吉山心中一紧,肯定又是土匪,脸色变的严峻起来。这段时间土匪出来活动很是频繁,数次伏击我过路的解放军战士。25日3营7连、9连、教导队在运粮的过程中,不幸于毛坝附近遭土匪伏击,陈兴宏、李明山等8名战士不幸遇难。

    原来由副连长高德峰带领的一个尖刀班前去侦察,当他们行进到“鸡母岭”山坳东北侧山谷距坳口约200米时,发现清江河对岸的山坳上隐约有人。高德峰立即命令战士迅速分散,抢占有利地形,并向后续部队发出信号。埋伏在坳口两侧的土匪见解放军尖刀班动作敏捷,便居高临下,凭借有利地形向尖刀班疯狂射击,一名战士当场英勇牺牲。     周吉山听了报告马上寻了个隐蔽处,挥手叫所有人都卧倒。然后从田亮手中拿过望远镜,顺着牛拄所指的方位看去。

    山雾蒙蒙,能见度不是很好,但是周吉山还是很快就发现那缓缓移动的身形,还听到一阵如狼叫的闹喊声。好家伙,一大片成扇状的队形,一律用树叶伪装,大概目测了下,少说有1000多人。周吉山心中不由一沉,妈的!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多的土匪,想想自己的队伍刚刚从城里出发,难道土匪事先获得了他们要进山剿匪的情报?周吉山的眉头拧成了一股绳。

    压下心中的震惊,周吉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些土匪显然不怀好意,往次出动多是十几人、几十人,这次竟然出动这么多人。立即命令战士迅速分散,抢占有利地形,占领制高点,守候在清江河对岸的山梁上。

   难道想把自己的部队全部吃掉!周吉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呆了。这些土匪难道真的想消灭我们吗?来不及多想,得赶紧报告上级,早做准备,自己只有一个连的人,根本顶不了多久。

    “土匪意图歼灭我们,大概有一千多人,还带有重机枪。田亮,你赶快回到城里,赶紧报告并请求支援,情况紧急!我们先在这里阻击一阵!”周吉山回转头,自己身旁是田亮,顾不得其他,他急忙命令道。

  田亮早已是一脸焦急,先前牛柱回来报告,他就预感到不好,果然,连长观察后脸色巨变。好似印证他的想法,连长急切的命令就来了。他妈的这帮狡猾的土匪!来不及担心战友们的安全,田亮起身跨上战马向城里疾驰而去。现在是要马上报告团长,请求支援。

   “同志们,土匪仗着人多想一口吃掉我们,我看土匪完全是痴心妄想,我们今天就给他点厉害瞧瞧,以为人多就不得了了!妈的,今天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咱解放军的厉害!”

    听到连长的叙说,战士们也明白了情况的严重性,一个个表情立马变得坚毅,神色中透出一丝决绝,紧握着手中的枪支严正以待。

    土匪距离周吉山他们的卧倒处越来越近,这时张飞将手中的机枪架在面前一个凸的土包上,拉开枪栓上足了子弹口中骂道:“狗日的土匪,让你尝尝机枪花生米好不好吃!”萧纪英也拔出腰间的勃宁小手枪爬在了周吉山的身旁,紧张地盯着前方。周吉山转头望去,心头了然。

    “准备战斗,注意重点打击敌人重机枪手!”周吉山低声向身旁的战士们吩咐道。紧紧握住手中的驳壳枪,望着视线中越来越近的土匪,周吉山呼出的气息都变的沉重了些。

     土匪们几乎等得都快睡着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久侯的解放军 ,土匪趁着阴天雾色的掩护,近千名匪兵越过鸭松溪和清江河之间短促的距离,逼近解放军的阵地。

    雾色罩着的一连阵地上,看起来非常的宁静,除了山头上的树梢来回的晃悠外,显得没有多少生气。一些土匪以为解放军已被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所吓倒,不由大胆起来,挺直了身子向一连的阵地疯狂地扑来。

   土匪越来越近,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打!”随着周吉山抠动扳机,“砰”的一声枪响,连续的枪声紧随其后。张飞的机枪也欢快地叫了起来。一阵嗖嗖声过,瞬间土匪中几人胸前溅起朵朵血花,无声的倒下,脸上布满了惊恐。大家继续扩大战果,枪声不断响起,土匪成片地倒了下来,没有死的纷纷转身向后逃去。

   “不准后退!谁后退我打死谁。”一个破锣似得的声音在土匪群中响起。此时,山谷中的雾已散尽,战士们终于看清面前的这群土匪。黑压压的一片,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容狂叫着向解放军进攻。

     这群土匪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因为他们是由云盘岭、天池山的两股土匪集聚在一起的。他们在昨天从潜伏在恩施城里敌特那里获的了情报,准确的掌握了周吉山他们连队的行军路线、武器装备、人数等情况,所以联合了两地的土匪一千多人妄想一举消灭周吉山他们进山剿匪的部队,给解放军一个下马威。此时喊叫的人就是外号叫马天霸的马玉天。只见他用枪逼着后退的土匪继续向解放军反扑,土匪在他的督战下又反扑了上来。

   毕竟敌军人多,在土匪的疯狂的进攻下,慢慢地,周吉山和他手下的战士们感觉吃力起来,土匪的火力很猛,他们还带有重机枪。虽然战士打退了土匪多次的进攻,打死了不少的敌人,但自己这边也开始有了伤亡。随着时间的过去,土匪也判断出解放军渐渐支持不住了,于是,反扑开始变得犀利起来。

    此时胡先荣得意地对马玉天说:“马司令!我估计共军快要支持不住了,我们应该一股作气地进攻,争取尽快消灭眼前的这股共军!今天的天气真好,老天也在帮我们的忙!”

     马司令干笑了两下,道:“我看共军也差不多了,再过几个时辰,就完蛋了!不过,此处离恩施县城只有几十里路,必须警惕共军的援军会赶来支援,我们必须速战速决!”听马司令这么一说,胡先荣不以为然道:“马司令,您放心,我已命令弟兄们封锁了所有出山的通道,共军就是想出去搬救兵也很困难,而此时还没有从发现共军大部队增援的迹像。”

    不知过去了多久,周吉山都忘了自己打死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身上受了几处伤,身边的战友有几个已经没了声息,顾不得察看,他只知道不断的开枪,土匪几次险些冲上来,又给打退了下去,留下了一具具的尸体。

    土匪的士气渐衰,显然是被解放军强大的战斗意志吓到,攻击已经稀落下来。周吉山这才转头察看身旁,先前还在一起谈笑的战友,此刻有几人已静静的爬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山谷。此时,“马玉天”又在土匪的身后狂叫着说:“党国的精英们,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共军快要不行了,抓到一个当兵的升班长,抓到一个当官的升连长,冲啊!”随着“马玉天”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于是土匪组织起敢死队再次向解放军的阵地前疯狂地扑来……

     土匪的敢死队在重机枪的掩护下,再次向一连的阵地发起冲锋,一连的战士在战壕里以逸待劳严阵以待,等土匪的敢死队冲到离阵地只有二十多米时,一枚枚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与此同时,张飞的机枪也向敌人猛射,打得土匪们鬼哭狼嚎,喊爹叫妈。土匪在马玉天的督战下,组织了十几次冲锋,都被解放军打退。

     到了中午,土匪仍没能突破一连的阵地。土匪突然改变了进攻战术,分散进攻,各自为战。土匪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纷纷钻进树林里,喊杀声此起彼伏。马玉天此时隐蔽在对面的密林里左右开枪,马玉天的枪法很准,有两个解放军战士倒在他的枪口之下。胡先荣在一旁看了,高兴地说:“好,马司令,就照这么打,叫共军也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一个光脑壳的土匪头目也在一旁叫好说:“马司令就是有两下子,共军这会他跑不了啦!”

     李文龙一见眼睛气得发绿,命令张飞和三排的战士们道:“集中火力,打那个狗日的土匪头目!”于是机枪步枪一起朝马玉天射来,马玉天和胡先荣及光脑壳和一群土匪吓得缩进密林里不敢露头,土匪的进攻势头又一次弱了下来。

   傍晚时分,土匪见解放军的火力渐渐弱了下来。于是向一连的阵地发起了新一轮冲锋。马玉天和胡先荣挥舞着手中的枪,在敢死队的屁股后面督战。 胡先荣狂喊着:“弟兄们!往上冲啊!共军没有多少子弹了,哪个先冲上去,我赏十两大烟土。”

    敢死队的土匪多半都是一些大烟鬼,临冲锋前还把烟灯放在地下抽了一阵子大烟,他们是要烟土不要命的家伙,听说有十两烟土的奖赏,不要命地哇啦、哇啦地狂叫着往上冲。

     正如胡先荣所预料的,解放军的弹药不多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准开枪。眼看土匪的敢死队就要进入一连的阵地,张飞手里的机枪响了,打得土匪的敢死队象汽油筒子一样,滚下山去。

    张飞的机枪很快就停火了,胡先荣趴在山脚听了好一会,见山上没动静。于是命令光脑壳再带领群匪们往上冲。光脑壳在刚才张飞的机枪扫射下,吓得驳壳枪不晓得掉到哪里去了,光脑壳从地上捡了一把冲锋枪,带头又冲了上来,他身后的土匪呲呀裂嘴的跟在后面狂喊着:“冲啊!共军没有子弹了,冲上去抓活的。

    光脑壳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高德峰在阵地前看得真切,举起驳壳枪,照着黑不溜秋的光脑壳就是一枪。光脑壳顿时血光一闪脑袋开了花。那些敢死队见自己的头领脑壳开花了,吓得两腿一软,又从山上滚了下去。胡先荣的烟土数量又加了一倍,土匪又在马玉天的督战下,不要命地往一连的阵地上冲来。而此时,周吉山的枪里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

   正在危急时刻,突然看见土匪群中一片大乱,随之听到嘀嘀嗒嗒的冲锋号声。“连长,我们的援军来了,你看!”身旁的牛柱惊喜地指着身后的方向大叫。周吉山精神一震,如被抽空般的身体此刻好似充了电一般,陡然生出力气。转头后望,一片黄色的身影快速的行来,终于等来了援军,周吉山彻底地放心了!这下,这帮土匪有的受了。

     援军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见跑在前面的田亮脸上的焦急。田亮显然也看到了周吉山,脸色惊喜,更是加快奔跑。

    一时间,河岸边就像是嘈杂的菜市场一样,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土匪们惊恐的喊叫声!一连的战士们见状大喜,周吉山奋力一声大喝:“同志们,杀呀,杀光土匪,为死难的烈士们报仇!”

    “不好了,解放军的援军来了!”解放军援军的到来,让久攻不下的土匪一片混乱,胡先荣和马玉天知道情况不秒,下令撤退。临走时恨恨地对周吉山扬言道:“周连长,你等着,我们后会有期!”喊完话怏怏地回头跑去,土匪们也纷纷掉头逃窜。

     “不能让这帮土匪跑了!”周吉山发现了情况,心中一紧,来不及等援军上来,他拿起枪,便冲了下去,“同志们,冲啊!”

      身旁的战友更加斗志高昂,立刻紧随其后,纷纷跃出隐蔽地,“杀呀——!”战士们一跃而起,向着土匪群中冲了过去,呐喊着冲向拼命逃窜的敌人。早已吓破胆的土匪,眼见解放军猛烈冲锋,队形更添混乱,撒着脚丫子奔跑,恨不得多生出一只脚来,土匪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活捉,可是绝大部分土匪趁着对地形熟悉的掩护逃脱了。

    战斗还在继续,短暂的沉寂后喊杀声仍在继续。伴随着密集的枪声,王天英出现在刚才战斗过的阵地上。他一见到周吉山就说:“周连长,我们来晚了,让你们连队受到了损失。”周吉山说:“王县长,感谢你们来得及时,不然我们真有点顶不住了。”接着又说:“干革命嘛!那有不作出牺牲的!只是这次土匪好像知道我们的行动,预先埋伏好了的,我们内部可能有奸细!”王天英听了周吉山提出的疑问也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编辑点评:
对《第十二章 鸭松溪遇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