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记事> 有一种开心叫“老娘制作”

有一种开心叫“老娘制作”  作者:姬建国

发表时间: 2018-07-10 字数:2425字 阅读: 58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母亲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小时候没有机会上学。和父亲结婚进入我家以后,我们村里办了扫盲学校,她在扫盲学校学习了一段识字课本,花花搭搭的认识了一些字。在看电视的时候看见电视里出的字,也会隔三差五的念出来一部分。但笔画稍微稠点的字,不是念错就是不会念。母亲今年83岁了,耳朵慢慢的也聋了,别人说的话常常接不对茬。生活中也时常闹出一些笑话来。
     

       记得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一次下学回来,到家后看见了奶奶,于是想把学校学过的东西在奶奶身上练练。就对奶奶说:“奶奶,我当老师,你当学生,我们上课好不好?”奶奶说:“好”。孩子说:“你坐在凳子上”。于是奶奶规规矩矩坐在了凳子上。孩子对着奶奶说:“坐端正”。奶奶一听孙子发出了指令,想到得赶快配合一下,便紧接着说:“好,坐观众”。孩子说“坐端正”。奶奶又说:“好,坐观众”。连说了几遍奶奶还是“坐观众”。孩子发急了,说:“不中奶奶,你光说错,教不会,这课不上了,下课”,于是下课。
     

       父亲去世的早,我们兄弟兄妹们长大陆续来到县城以后,也把母亲接到了县城,各家轮换照顾她。原来在家里母亲使用的是铁锅做饭,没有用过不绣钢锅和铝锅。到县城见到这些锅后问我们这些是啥锅,告诉她是“钢精锅”。他不知怎么听来,竟然听成了“钢筋锅”。有时候我们故意把“钢精锅”三个字叫响亮些,目的让她自己听到后变变叫法。可她到现在仍然把铝锅叫“钢筋锅”,看来第一印象实在重要。母亲吃的常用药里面有阿司匹林,可她不会念“阿”字。一看见“阿”字一边有个“可”字,便把“阿司匹林”说成了“可司匹林”。药快吃完时总是对我说“我吃的可司匹林快完了”。这时候我就随着她的错对她说:“好,我再去开点可司匹林回来”。母亲在老家没有见过微波炉,更没用过微波炉。到城里见到家里的微波炉不知道是干啥用的。当饭菜凉的时候我们放到微波炉里热了几次让他看,她才知道了微波炉的用途。但她把微波炉当成里面是用电烧火把食品烧热了。于是每当需要加热食品时总是说:“把那点菜(或者饭)给我放到微波炉子里烧烧”,并且一直到现在还是用“烧”字。
    

       大前年的春节,初一过完之后,初二早上,我们起了个大早。开着小车拉着全家人到西安去自驾游了两天。在西安,看了华清池、兵马俑、古城墙等,品尝了西安的小吃,目睹了西安的节日盛景。回来以后,母亲心里非常高兴,见到经常在一块说话的几个老太太,忍不住给人家绘声绘色的说起在西安的见闻。但是因为没有和她们坐在一起,也不知道母亲是咋对老太太们传达的。那天,我给老家的婶婶打电话,说完之后母亲接住电话和婶婶聊了一会。婶婶问:“嫂子,最近身体咋样?”母亲回答:“最近还不错”。婶婶问:“过年上街转转没有?”母亲回答:“可出去了,初二我们就出门了,去远处了。他们拉着我跑到西安耍了几天”。婶婶说:“啊,过大年你们跑到西安了,去看了点啥景?”母亲说:“看了城墙,还有杨贵妃洗澡的地方,还有......还有......还有马英九”。听的我在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她记不住兵马俑,竟然把兵马俑说成了经常在电视里听到过的“马英九”。
     

       尤为可笑的是母亲的一次剪发过程。平时母亲每次头发长了该剪的时候,总是哪个妹妹有空就由哪个妹妹陪着她去剪发。可有一次她竟然自己一个人去理发店把头发剪了。回来被妹妹们看到后大家非常惊讶。问她:“妈,你去哪里剪头发了?”她回答说:“去大街上”。问:“去哪个大街?”她用手指指回答说:“去那边,离咱家不远”。问:“这个理发店剪头发剪的不错,你记不记得理发店的名字,如果记得以后咱们还去这一家剪”。她想了想说:“我出来门时看了看理发店的牌子,牌子上写的是……是……唉,对了,写的是'猪回头'。”这一说真把大家听憶怔了。都说不会有这样的名字吧。哪有拿“猪回头”做理发店的名字的。但是母亲肯定的说:“就是猪回头,我看清楚了”。大家都没跟着去所以谁也说不清楚,只得作罢。星期天的一个晚上,全家人都到兄弟家聚会。别人都到齐了,只有老三妹子没有到。正要给她打电话,老三妹子敲门进来了。一进门就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的话都说不成。别人说:“不笑吧,看有啥事把你笑的话都无法说”。笑了一大阵她才勉强停下来说:“咱妈去剪头发的理发店我看明白了”,大家都问是哪个店。老三妹子强忍住又想发出的笑一字一顿的说:“猛回头理发店”。大家一听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把“猛”字认成“猪”字了。难怪,两个字是有些相近。这时一屋子人都放开喉咙大笑了起来,把母亲笑的有点不好意思。
    

        细细的想一想,其实母亲的这些错都是由于没经验、顶不清准确的叫法和年龄大记忆力差等原因造成的。都不是什么原则性大错。反而这些错让大家解读以后,她自己也觉得很好笑,常跟着别人笑的收拢不住。我常想,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有了这样的小错也不用再去纠正她。错能生笑,笑可长寿。就让那个五十来岁就失去了丈夫,把一切艰难和屈辱都自己扛着,在那贫寒的年月里常常吃不饱饭,家里活地里活都得去干,曾经在潮热的三伏天晕倒在庄稼地里,掏尽了一生的母爱把六个子女抚养长大成人的坚强的老母亲在有生之年继续的“错”下去、经常的笑下去吧,老娘!

编辑点评:
对《有一种开心叫“老娘制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