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五章 3

第五章 3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8-07-03 字数:5285字 阅读: 29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3

曹伟利在建材城转了三天也没碰到叶溪。他想“可能是我判断错了?叶溪和蒋毅回来应该住叶溪妈家,他们出入要经过教工楼小区大门,我在那儿趴活才对。”于是他改变了策略。

叶溪五点半下班,回家时顺路去菜市场买了菜,快走到小区门口时发现大门右侧角落曹伟利斜倚在灰色的夏利车上冲她笑。此刻太阳刚从楼顶落下,隐没在阴影里的曹伟利笑得像鬼一样狰狞。

叶溪没有惊慌,迎着曹伟利走过去。曹伟利站直身子,脸变得僵硬。叶溪问:“你想干嘛?”

曹伟利说:“想跟你聊聊。”

叶溪说:“你不是就想用那些照片恐吓我吗?把照片拿来,我想看看。”

曹伟利问:“你要看照片?”

叶溪说:“对啊,不看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

曹伟利说:“行,我明天上午送一个人去外地,后天回来,后天这个时候我给你。”

叶溪想,后天不行,后天博儿回来。便说:“那明天早上,明天早上六点半还在这。”

“行!”曹伟利小眼斜着问叶溪:“你,你这次回来还走吗?蒋毅没和你回来?”

叶溪正等着曹伟利问呢,心想,还真像蒋毅分析的那样,曹伟利做贼心虚,怕我们留在北京,怕蒋毅怀疑他。于是说:“不走了,蒋毅走了,一个多月前得肝癌去世了。”

曹伟利一惊,随即窃喜,“蒋毅死了,那17年前那晚发生的事,就只有老子说了算了!可是......”等他缓过神来,叶溪已经走远。“呸”他冲着叶溪的背影啐口吐沫,骂道:“都死了才好呢!”

第二天早上曹伟利准时出现了,他递给叶溪一个信封,“送给你了,反正我有的是。不过,只要你不说,那些东西就是一堆废纸!”

叶溪说:“我要是豁出去了哪?”

曹伟利阴笑着,“豁出去?你先回去看看!”叶溪没理他,扭头就走,身后传来曹伟利的怪笑声。

左茜很关心姚燕彦和鲍平键的进展,没事就打听他俩的情况。姚燕彦取笑她,“你都变成八卦婆了!”

“嘿,我八卦婆?”左茜指着自己的鼻子笑,“我是关心你,好容易找到一个中意郎君,抓紧点,赶紧把自己嫁了!”随后严肃起来,“嗯,杨展怎么样了?彻底断了?”

姚燕彦阴了脸,“彻底什么,他送我的那些东西还没还他。”

左茜说:“赶紧还啊!还了,叫他彻底死心。”

姚燕彦说:“上次还时,他没拿走,后来再找他,他就说忙,连聊聊都不肯,好像成心拖着。”

左茜说:“也是,东侧楼大修,大多是工程上的事,他是忙。不过,你还是要找他,赶紧和他断。”

快下班时姚燕彦去工程部办公室找杨展。杨展因为工程上的事刚跟工人发完火,正独自一人闷头抽烟,看到姚燕彦推门进来问:“什么事?说!”

姚燕彦看屋内没人说:“还你东西,我们好好谈谈,做个了断。”

杨展把烟掐灭说:“不就是断吗?至于那么急吗?三天两头地找!”

姚燕彦说:“你是不急,那边孩子老婆热炕头,这边还拽着我,可你想过我吗?我都......”

杨展说:“可我曾经想过离婚,是你不愿意。再说当初......”

姚燕彦说:“打住,别提当初,当初我觉得你真诚爽快,一表人才。”

杨展站起身,说:“现在怎么了?现在我就不是杨展了?还是你有了新欢,怕我搅了你的好事,急着跟我了断?”

姚燕彦说:“你少胡说八道,是你越来越让我失望,我才......”

“我胡说八道?”杨展怒睁双眼,“你跟鲍平建怎么回事?别以为别人都是瞎子!”

姚燕彦眼中闪过惊慌,瞬间恢复平静,“我和鲍平建怎么了?别说我们没事,就是有事,也很正常,他未婚我未嫁。”

“哼,正常,”杨展讥笑道,“他要没钱,你能看上他?你就是个拜金女,见到有钱人就扑!”

姚燕彦脸色通红,“我拜金?怎么了,我就拜金了!我看不上你这个穷光蛋了,拜拜!”说完甩门离去。

“拜金,拜金,你拜金当初就不该找我!”杨展在屋里反复走,肺都要气炸了。不行,他必须找个人说说,找谁呢?他哥们一大推,随时都可以提领出来一个,喝酒聊天侃个通宵。但两个大老爷们聊这事?男人不像女人,女人之间可以分享私密甚至男女之间的情事细节。男人只是开开玩笑,一切都憋在心里,欣喜时偷着乐,痛苦时只有闷头品尝。

杨展跟姚燕彦好了六年,酸甜苦辣从没跟哥们说过。现在他快憋闷死了,必须找个人聊聊。“这事最好和生人聊,聊完,撒了气,拍拍屁股走人。可那是小说上的事,你要真信了,拽个人就聊,人非把你当成精神病不可。应该找个女人。”杨展突然醒悟:“坦露内心隐秘这种事最好找个不是老婆又不是情人的女人说,要不干吗那么多男人都爱找个红粉知己呢?叶溪!”杨展想到了叶溪,他拿起手机,拨通叶溪电话。

叶溪今天也很郁闷。早上她从曹伟利手中拿过信封塞进皮包就去上班,到了班上就忙,包里的照片像个刺猬让她坐立不安。她熬到十一点半,和小袁说“我饿了,先去吃饭。”背着皮包去了旁边的肯德基。

叶溪在肯德基二楼犄角找了个座位,要了一杯冰咖啡,一个汉堡,吃了两口,看看周围没人关注她,从包里掏出信封......

叶溪看完照片,心沉沉的,一点东西都不想吃了。她茫然地望着窗外,耳边响着曹伟利的怪笑,“嘿嘿,豁出去?你先回去看看!”是啊,她豁出去又有什么用,全世界看了那些照片都会想是她勾引男人。她的笑容,她的媚态,她一丝不挂求欢的样子,没有丝毫被强暴的迹象。

“可恶的曹伟利,趁我大醉迷乱时拍了那些照片。那些照片,除了让人觉得我淫荡外,和他没有丝毫联系,怎么指正他?这要是让鲍平建看到?”叶溪一个下午都处在愤恨和懊悔中,那种懊悔和自责像一团塞在她嗓子眼渗过水的乱麻,一点点膨胀,越堵越严实,快把她憋死了。正在那个时候,杨展打来电话。

杨展说:“叶溪姐,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叶溪说:“别,我请你。我欠你一顿。”

杨说:“你那顿先欠着,我心里难受,想找个听众!”

叶溪说:“好,在哪儿?”她正憋得难受,也想找人聊聊。

杨展说:“在建材城东面的大江南吧,那里离你近,我大约二十分钟后到,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我等你。”叶溪回答。

大江南饭庄是建材城附近最大的餐馆,上下两层,装修典雅大气。杨展和叶溪走进饭庄,上了二楼,在西南角选了一个座位坐下。

杨展问叶溪:“喝点什么?”

叶溪说:“我没什么酒量,主要是陪你,我喝点啤的,你随意。”

“那,你点菜。”杨展递过菜单。

“你点吧,我随便。”叶溪推回菜单。

“好,我点,我可不知道你的口味,点不好,你只能凑合了。”杨展笑着说。

酒菜上得很快。两扎啤酒,一瓶百年二窝头,一盘香椿苗,一盘红油肚片,一盘肉末芦笋,一盘火爆腰花,一盆水煮鱼,让叶溪直吐舌头,“干嘛?你真想喝个一醉方休啊!”

杨展说:“喝!叶溪姐,虽然我们刚认识,可我感觉像认识了很久似的。我们家三个男孩我是老二,从小就想有个姐姐,今天终于如愿了。来,为我有了姐姐干杯!”

叶溪笑着举杯,“好,你干,我慢慢喝。”

杨展说:“慢慢喝,慢慢喝。”他喝完酒,夹了块腰花放到嘴里说,“叶溪姐,那个男的最近又找你麻烦了?”

叶溪说:“找了一次,嗯,先不说我,说说你吧,你不是要我当听众吗?怎么了?”

“唉,”杨展往后一靠,又坐直,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灌下去说:“也怪我,当初就不该和她好,可不知怎么当初就跟鬼迷心窍似的......我们打打闹闹好了五年多,本以为就这样下去了可她却提出了断,断就断吧,我也不能耽误她,关键是她做的太绝,让我特没面子,感觉自己太失败!”

叶溪把杨展的酒杯倒满说:“想开点,没有不散的酒席。”

“可她,”杨展抓住叶溪的手说,“她竟跟一个大她14岁的男人好了,就因为那个男人有钱。他还羞辱我说我是个穷光蛋,我没出息!你说,我......”杨展情绪激动,两眼盯着叶溪,紧紧抓住她的手。

此刻左茜就躲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屏风后面,给他们拍了特写。左茜下班前接到老公电话,老公说外地来个朋友请吃饭,让她一块去,她说好啊,干脆去大江南吧,那里的老板我熟,菜品也好。老公便答应了,叫她订包间。

左茜订的包间在二楼东南面。左茜陪着客人往包间走的时候正好瞟到杨展的背影,她坐在包间里总是狐疑那个男人是不是杨展?他和坐在对面的漂亮女人又是什么关系?于是她借着上卫生间的机会想看个究竟。

左茜拍完照片很兴奋,回到包间就把照片给姚燕彦发了过去。


编辑点评:
对《第五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