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一章 途径鸭松溪

第十一章 途径鸭松溪  作者:殷海

发表时间: 2018-07-02 字数:5307字 阅读: 2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沐抚大峡谷是清江大峡的一个支流,峡谷长108公里,其中;百里绝壁,千丈瀑布,独峰傲啸,原始森林。鸭松溪是恩施通往大峡谷中间地带的一个小地名。地处沐抚的东北部,东与大龙潭相连,北与龙凤镇接壤,清江河从旁穿越,是恩施进入沐抚的东大门。解放军前往盘龙寨必须从鸭松溪经过。凌晨6时,天还没有亮透,战士们就准时在军管会门口集合了,果然是英雄的连队,战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周吉山叫战士们检查好武器弹药,作了简短的战斗动员,交代了注意事项,6时10分队伍就正式出发了。周吉山带领着战士们走过土桥坝,翻过一座小山就来到了他们进军恩施时到过的黄泥坝。来到黄泥坝旁的清江河边,看见此时的江水已漫过了堤岸,因为这几天清江上流发大水,下流的河水猛涨,已没有浅水处可以过河了。因为只有渡过清江河,才能到达那条经过鸭松溪的道路。周吉山和高德峰心中感到焦急,正准备又去找船时,李文龙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老远就叫道:“连长,船家我找来了!。当那人走近时,周吉山从淡淡的晨曦中看清原来是给他们当过向导的村民卢兆和。卢兆和是一位瘦瘦的三十多岁的汉子。周吉山握住了卢兆和的一只手,亲热地说:“老卢!我们又见面了。”卢兆和高兴地对周吉山道:“周连长,听说你们要到山里去剿匪,没有船过不去河,我知道有个地方有船就赶来了。”周吉山一听喜出望外,道:“这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了,快带我们去把船找来!”说着卢兆和就带着周吉山来到一个地名叫大龙潭的地方,找到了两条船,并找来了两个划船的艄公。很快,一连的战士乘船渡过了河。过了河,卢兆和就要和解放军告别。周吉山感谢他对解放军的帮助,要给了他回去路费,同时也感谢两个划船的艄公要给他们船钱。但卢兆和与两个划船的艄公死活不要,说:“帮助解放军我们是自愿的,那能要解放军的钱!”周吉山解释说:“老乡,这是我们解放军的纪律,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老乡你们就收下吧!”卢兆和与两个划船的艄公见周吉山如此说,只好收下了周吉山手中的钱。河那边有个地方叫旗峰坝,当队伍刚到那个地方时峡谷里就开始罩起了一层蒙蒙山雾,于是队伍加快速度向前行进。 经过几个小时的急速行军,部队来到通往鸭松溪的峡谷中。该峡谷地势狭窄险要,两侧山谷陡峭,仅有的一条小道从东北侧山谷穿坳而过,西南侧沿山谷直达大峡谷,是恩施通往大峡谷的必经之道。要到盘龙寨,鸭松溪是必经之路。鸭松溪还有个民间故事“鸡母岭”的传说:很久以前,鸭松溪有个专管催粮的官,到处勒索农民。此人每到一个地方,农民都要杀鸡宰鸭来招待他。有一天,他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催粮,住在一个穷苦农民的家里。这农民对媳妇说:“我们别的好菜没有,眼下只有那只带着小鸡的母鸡了,明天杀了给老爷吃吧。”就在这天下半夜,这个催粮官睡在床上,蒙蒙眬眬地听见母鸡对小鸡说:“明天主人要杀我了,用我的肉招待那个可恶的催粮官。以后你们外出找食的时候,千万要小心,要时时处处留心天上的老鹰和地上的狐狸。你们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接着,母鸡和小鸡就叽叽地哭起来。

  催粮官听了,心想:可能我做的恶事太多了,神派鬼来叫母鸡劝说我要做好事吧,不然,母鸡怎么会说话?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向农民买下那些鸡。农民不敢收他的钱,他坚决要农民把钱收下,还叫农民煮些素菜给他吃。这位农民只好照办了。饭后,催粮官把鸡提到一座山上全放了,自己也在山上的庙里当了和尚。从此,那座山出现了野鸡,人们把催粮官放鸡的山岭叫做“鸡母岭”。

  一阵山谷凉风迎面而来,吹在脸上显得还有些寒气的,眼前瞬间一阵雾气迷蒙。周吉山伸手抹去满头的雾水,紧了紧衣领,心中忍不住咒骂这里的鬼天气来。这里天气一天变化太快,早晚的温差就如同一个易于变化的魔幻世界。一路上山高林密,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狭窄,又加上连日阴雨连绵,道路崎岖泥泞,周吉山军事素养好,在几月来的清剿的战斗中积累了许多山地作战的经验。现在他正带着他的一连人马,行进在这有土匪时常出没的,崎岖的在大山沟里。

  对解放军剿匪部队来说,在大峡谷里最让人头疼的对手是那些多如牛毛、无处不在的土匪武装。土匪不但熟悉大峡谷一带的风俗民情,而且也熟悉解放军的那一整套游击战术,因此危害也最大。土匪平时和老百姓没什么区别,隐藏在群众中,吃住也在寨里。解放军处于明处,土匪处于暗处,时而啸聚,时而分散,让人防不胜防。这些人死心塌地为国民党政权服务,手段比国民党正规军还要凶残。土匪兵一手酒瓶,一手提上了刺刀的步枪,一边狂饮,一边冲向解放军杀来,他们赤膊上阵,其凶如兽。

  周吉山转头看了看身后的这些战士,都是当年一起来的那一批战士,大多又同他在不久前的剿匪战役中并肩战斗过,只是更多的战友不在了,他们倒在了这片让人禁不住热爱的土地之上,周吉山心头禁不住的黯然,先前的那阵轻松也消失不见。

  李文龙见到周吉山脸上笑意,正感好奇,突见他脸色又变,一股哀伤从眼神中透出,有些迷惑,“连长,想什么呢?”

  “呵呵,你小子,我想起当年咱们一起来到恩施的事情”,周吉山不想影响大家的情绪,打个哈哈说道。这李文龙可是他身旁的一员大将,从东北野战部队调到他的连队起就与周吉山行影不离,多次出色的完成了战斗任务。他是矿工出身,是东北吉林省黑山地区的抗日老战士,现在是连里的侦察排长,已经三十一岁了。他虽然从小受苦,没念过一句书,却绝顶聪明,能讲古道今,讲起来滔滔不绝,句句不漏,来龙去脉,交代得非常清楚,真是一个天才的说书人。在他做矿工的时候,每当井下休息的时候,矿工们就围着他,邀他讲古,他冬天和夏天都像台空调,要热度有热度,要凉气有凉气,谁都喜欢他。正是这股聪明劲儿,再加上勇敢和精细,他才在多次战斗中完成过无数的惊人的业绩。

  “嘿嘿”李文龙不好意思的傻笑,他记起了自己刚来这里的一些的事情,因为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和当地的风俗,他曾经闹过不少的笑话。

  两人说话的声音顺风传了开去,后面的几个战士听的清楚,一个个也都嘿嘿笑起来,显然也是想起了那些的事情,那时大家都不怎么熟悉这里的风俗闹过不少的笑话。

  恩施这地方是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主要以土家族苗族为主。这里的民风淳朴,山民们个性豪爽,特别是这里的妹子泼辣大方。不像中原地区的女人那样含蓄害羞。

  班长张飞过去在战场上十分英勇,是独立团里有名的神枪手和拼命三郎,脾气大得很,手下的战士都怕他。斩首行动开始一个多月了,连一个土匪头目还没抓到,部队里却不断有人伤亡,这让张飞很恼火,他说这驴日的土匪真让人腻歪,真他娘不是人养的。

  萧纪英是苏州人,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出美女,这话一点不假,只见她瞪着美丽的眼睛看着路两边的山景。恩施山区秀丽的风光把他深深地吸引了。好象进入了仙境之地!青翠叠嶂的山峦和江水在晨雾茫茫中交相辉映,大雾蒙蒙的山谷里是一片翠碧,真像个绿色的海洋世界。大山谷里是一片寂静,只有队伍走动时嚓嚓的脚步声。此时,队伍的行进声惊起了几只山雀,鸣叫着扇动着翅膀飞向天空。萧纪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抬起头仰望了一下天空,天空是灰蓝灰蓝的,寥寥的几颗晨星在闪烁着将熄的光芒。萧纪英此刻想到:她是在走向剿匪的战场,她感受到恩施黎明前的一个绿色美丽的世界,她正是为这无限美好的江山而战斗;她对剿匪的信念无比坚定,也感到无上的光荣。

  战士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肩负着人民的希望,在崎岖的山路上奋勇前进着。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土匪逃向那里,我们就追到那里,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这伙匪帮!

  多时,天色变得阴沉起来,虽然已经是仲秋,但天空仍偶尔刮些西风,只不过现在的西风似乎有些阴冷,因为天空现在正开始聚集起一团团的乌云,看来是有下雨的倾向,一支从深山中出来的土匪队伍正在这有些阴冷的西风中赶路,一千多人的土匪们看上去都有些松松垮垮的模样,像是一支筋疲力尽、士气不高的乌合之众,只有他们偶尔从双目中闪现出来的杀气才会让人觉得这应该是一支凶悍的部队。

  担任这支队伍领头的是阴险狡诈的土匪头目胡先荣和天池山的土匪头目马玉天。他们骑马走在队伍的前头,掣着两杆三角形的黑色旗子,旗子上分别写着胡、马、两个姓氏的旗号,在晨风中发出一声声怪响。

  马玉天看了看越来越阴沉的天空,嘴里不满地嘟囔了两句,实在忍不住对胡先荣道:“老胡,你说这城里的共军会从鸭松溪经过吗?”

  胡先荣面露自信地回道:“我女儿在城里的谍报人员的情报是准确的,104的情报绝对没错,你就放心吧!”马玉天听了放心的笑了,这才发现蝴蝶兰没有一起来,此时蝴蝶兰正在云盘岭上养病没有下山。他一提马的缰绳,把手里的马鞭在马屁股后面打了一下,回头对群匪们喊道:“快!赶到鸭松溪去打共军一个埋伏。”于是群匪随着他的喊叫,狂叫着向前奔去。

  土匪比解放军提前赶到了鸭松溪,胡先荣和马玉天把土匪埋伏在清江河南岸的“鸡母岭”上,居高临下地对着山下的道路;这条道路是所有经过鸭松溪的人必经的道路。胡先荣看了看手下的人马,觉得今天带的人有点少了,自己在云盘岭带了500来人,几乎是倾巢出动。又邀天池山的马玉天带来了600多人马,这才拼凑了1000多人的队伍。临出发的前三天他还给百雀山的向楚才发了报,要他派几百人前来支援,不知现在到了那里?马玉天问胡先荣道:“老胡,你说向司令的人马啥时会到?”胡先荣回道:“难说,那小子是个大滑头,不知是否会来。”

  百雀山的向楚才确实是个大滑头,当他接到胡先容的电报后和陈凤娇商量:“夫人,你说我们派不派人马去支援胡司令?”陈凤娇听了道:“还是司令你决定吧,我对那边的情况不熟悉。”向楚才盯着陈凤娇那俏丽的面孔看了一会说:“本来我是不想派人去的,来凤离恩施有几百里地,在路上遇见共军的大部队怎么办。但这是胡特派员发的命令,我们也只得应付一下。”陈凤娇说:“司令说的是,来凤到恩施的道路不好走,听说在宣恩县住有共军两个团的队伍,万一遇上就不得了,忙没帮上自己得还受损失,不划算,但我们还是装着要派部队去支援的样子去应付一下。”向楚才一听,觉得陈凤娇说的对,于是对手下的人命令道:“刘营长,你带一个大队的人马,朝恩施路上走,在山里转几天后再回来,注意不要去惹共军大部队。”土匪刘营长听向楚才这样一说,有些不明白地问道:“司令,这是为何?”陈凤娇在一旁训道:“司令要你怎么做,你照着去做就行了,那来这么多废话!”土匪刘营长一听,连忙站直了身子道:“是,我马上照司令的指示执行。”

  这时埋伏在“鸡母岭”上的土匪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解放军的出现,土匪疤瘌眼问胡先容道:“司令,你说共军会上当吗?”胡先容笑道:“做大事要有耐性,打仗尤其这样!我看我军这次布置得这么严密,共军一定会上当的!只不过这支共军的头听说是叫周吉山,他打仗很厉害,我们得小心了。现在估计共军还在大龙潭一带,你们就耐心等待。”

  马玉天在旁狂笑了两声,点了点头道:“哈哈,也对!我们就耐心等待吧。胡先容一个副官看了看天色,对胡先容说:“司令,天要下雨了!我们是不是先到前面村子里去避一下?”胡先容摇了摇头道:“不急,不急!就算下雨了,我们也得埋伏在这里,一则要给共军一个这里毫无伏兵的印象,二则我军离山下的路也可以更近些,也可给共军一个突然袭击不是!”说完尖着嗓子狂笑一阵。

  话说周吉山带着队伍又向前走了一段路,大概离鸭松溪只有三十几里了,小雨也开始淋淋沥沥地下了起来,周吉山下令战士们加快行军速度。解放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百战之师,这点小雨怎能挡住他们前进的步伐,战士们都挺起胸脯,脚步迈得更加有力了。这时周吉山对萧纪英说:“小萧,你起个头唱个歌,鼓励鼓励大家!”萧纪英得令,就用她那百灵般的嗓子,唱道:“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于是山谷里回荡起一连战士们的歌声: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人民的子弟,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从无畏惧,

  绝不屈服,

  英勇战斗,

  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

  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嘹亮和高昂的歌声传过千山万水,把刚才还在淋淋沥沥下着的小雨;也吓得缩了回去,一会天空的阴云散了开去,太阳出来了,但山雾仍然朦胧。周吉山他们经过一阵急行军,已经快要到鸭松溪了。战士们迈着坚定的步伐,肩负着人民的希望,在崎岖的山路上奋勇前进着。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土匪逃向那里,我们就追到那里,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这伙匪帮!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一章 途径鸭松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