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出塞

出塞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8-06-19 字数:2289字 阅读: 37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公元前33年,长安城外十里长亭。汉元帝望着发髻高挽,怀抱琵琶,身披大红斗篷渐渐远去的王昭君一脸凝重。就在刚才,就在呼韩邪单于向他跪拜辞别后,转身离去的瞬间,他差一点就喊出那句话了,短剑就藏在侍卫袖筒,
 

公元前33年,长安城外十里长亭。

汉元帝望着发髻高挽,怀抱琵琶,身披大红斗篷渐渐远去的王昭君一脸凝重。

就在刚才,就在呼韩邪单于向他跪拜辞别后,转身离去的瞬间,他差一点就喊出那句话了,短剑就藏在侍卫袖筒,只要他话一出口,寒光闪过,呼韩邪单于就会人头落地。然而他没有。

“我是皇帝!”

汉元帝突然的叫喊让身后的百官不知所措,呼啦啦跪倒一片,齐呼:“是,皇帝!”。

汉元帝一动没动,仍盯着前面的背影,即使是背影也是那么美,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美——哪怕是后宫佳丽三千。

这么美的女人在掖庭里待了五年,他竟一点不知?直到昨天,昨天她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影裴回地向他走来,他才知晓。

“她应该是我的!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应该是我的,何况女人!因为我是皇帝!”汉元帝在心里呐喊。可就因为他是皇帝,他昨天才没有反悔,才迅速隐去眼中的不舍,说:“呼韩邪单于,朕把大汉最美的公主嫁与你,你可要珍惜!”

王昭君淡定而傲然的背影让他由伤悲转为愤怒,“是谁,是谁让这个绝世美人与我擦肩而过?是他,那个画工毛延寿,我绝不能饶恕!”

汉元帝脸上的愤怒变成杀气,转身大喊一声:“回宫!”

走在王昭君身边的呼韩邪单于,这个大漠风沙,金戈铁马中厮杀惯了的彪悍男人,此刻是那么温柔,褐红色脸上流淌着光彩,轻扶昭君缓缓前行。

呼韩邪单于这次来大汉请求和亲,完全是政治需要,无关爱情,更没奢望能娶到美貌智慧的公主。但就一眼,就在与这个女子惊鸿一瞥的瞬间,那种叫爱的东西便从他心中生长,不仅是她绝世的容貌,还有她的气质,像钻石光耀般穿透一切的才智。

“阏氏,塞北大漠风沙,你会后悔吗?”呼韩邪单于的目光落在王昭君牛乳般白皙的脸上。

“不管如何,那是我选定的!”王昭君看向单于,眼眸深邃而明亮。

“阏氏,我心中的明珠,我会用生命保卫你。”呼韩邪单于惊讶于昭君的眼神,那宝石般闪烁的眸子里一定藏着故事,需用他一生了解。

昭君的眼睛湿了,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喜欢他扶在她腰间的粗大手掌传递出的温热直抵心尖的感觉,喜欢他粗犷的面容如石雕一样的坚毅。

“苍天啊,你如此眷顾我,一切的一切,难道都是为这,福分的降临而铺垫吗?”王昭君望一眼天空,思绪在往日的烟尘中飘移......

她生长在汉南秭归,17岁被选入宫,和众多如花似玉的宫女住在掖庭等待汉元帝宠幸,然而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只能按画工的画像选择宫女,很多宫女为了能被皇上幸招,不惜重金贿赂画工毛延寿。

她清高气傲得罪了毛延寿。毛延寿便在她画像的眼睛下面点了一颗黑痣。由此她被打入冷宫,孤灯黄卷一待便是五年。她深知自己的命运将像那些宫墙内孤老死去的宫女一样,轻拨琵琶伴着更漏声声,幽曲哀怨终其一生。但她不服。

呼韩邪单于来朝请求和亲,大臣到后宫传话:“谁愿意去匈奴,皇上就赐她公主封号嫁与呼韩邪单于。”她知道机会来了,毅然请命,离宫去匈。

她当时只是想自己选择命运,即使前面是苦寒之地毡房帐篷,即使未来的夫君相貌丑陋粗鲁玩劣,她也要自己选择一次。离开这深宫冷院,搏一片自由天地。

“阏氏,我们上车吧!”王昭君被呼韩邪单于从思绪中唤醒,抬头看去,毡车马队浩浩荡荡排成长列。

”好!”王昭君侧头一笑,握住呼韩邪单于伸过的手掌,登上毡车。

王昭君撩开车帘扭头望向长安,眼光掠过长安城头,掠过金碧辉煌的宫殿,飘过江南水乡,落在秭归的香溪水上。别了我的父老兄弟,别了香溪河畔的小村庄,还有成片成片的油菜花黄。  

起风了,王昭君回过头,眯眼望向前方,前方天际处,乌云翻滚,黄沙漫漫。王昭君眼中现出坚毅:“前方,前方不管如何,那终究是我选定的!”


编辑点评:
对《出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