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五章 呼唤与危难同在

第四十五章 呼唤与危难同在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6-15  分类:长篇  字数:8175  阅读: 2381  评论:0条 推荐:0星

 

  听到了吗?歌声。安泽西问。


  听到了!鹿仙儿淡淡的说。


  如天籁般的音乐声,冲淡了靡靡之音。莎莉娜的歌声,更净化了每一个人的心灵。


  鹿仙儿已平静不少,不再烦躁和暴怒。然而那些围绕在她身周的气息,始终不散,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这多少让她有点郁闷和无奈。


  渐渐平复的她,外表已静如处子般波澜不兴,内心的波动与狂野,丝毫不露。


  莎莉娜在帮助我们,所以……我们应该可以应付。安泽西微笑说。


  是吗?鹿仙儿淡淡的说,你能应付?


  我……安泽西迟疑。他此刻正被无数气息纠缠,那些柔软的娇躯依稀黏在他的身上,推之不开,拒之不能。


  安泽西一面流汗一面微笑说,我试试,我在努力,大概……可以吧……


  鹿仙儿淡淡的说,哦,那你慢慢试吧。


  安泽西笑问,那么你呢?


  鹿仙儿冷哼一声,我就算应付不过来,也不用你帮忙不用你操心,你一边凉快去吧!


  安泽西哈哈一笑,我不会帮忙也不会操心的,你大可放心。


  鹿仙儿点头说,那就好。


  嗯。安泽西点头,却又轻轻的说,我不会抛下你的。


  鹿仙儿也轻轻的说,废话少说,我知道你不会……


  安泽西笑笑,不再言语,凝神守一。


  鹿仙儿身上缠绕的气息销魂蚀骨,反而越发清晰和热烈。


  鹿仙儿退后一步,专心抵挡。


  那些气息虽然无孔不入,却是无法捕捉,好生无奈。


  以鹿仙儿的修为,竟是完全束手无策。


  真的是魔由心生吗?


  然而,这些气息淫邪至极。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鹿仙儿暗忖。一念及此,不禁十分着恼。


  不论鹿仙儿怎样出手,亦不论她使用怎样的神通,皆是无关疼痒,既不能遣散那些气息,更不能将之摆脱。


  渐渐的,鹿仙儿又开始有些心烦气躁,激扬之下,忽怒:既不能驱散,那就看你是否真的能侵蚀我吧!


  鹿仙儿后退数步,素臂轻拢,双手于胸前拈一个法指,凝定不动。


  可怕的寒气开始凝聚,急遽凝聚,凝聚于鹿仙儿。


  鹿仙儿缓缓坐下。


  虽在不可见的黑暗中,安泽西也感觉到汹涌寒流与强大力量在凝聚,不胜讶然,她……鹿仙儿她……准备干嘛?


  蓦地,鹿仙儿气息全无,完全消失。


  安泽西大吃一惊,她……她怎么啦?她不可能凭空消失,这寒气……她……把自己冰封了吗?


  没错,鹿仙儿确实把自己冰封了。她把自己化为坚冰,化为千年的冰川。


  千年冰川,风雨无蚀,水火不融。


  信念,唯有信念。只要我们坚定的相信着,相信我们所走的道路,相信我们心中的梦想,那么,无论相隔多久,也无论距离多远,你们,总能听到我的呼唤,听到我呼唤你们归来。不管前方的道路如何黑暗、曲折与艰辛,放眼未来,都将看到希望的火花与光明的旅程,那是属于我们的梦,属于我们的奇幻、绚丽而不可思议的旅程。每当这时,我们微笑。排除万难,拒绝悲伤,我们将,微笑着,再出发!


  莎莉娜吟唱未歇,她的歌声,穿越无限,冲破一切时间与空间的束缚,直达英雄们跟前,送入每一个人的心底。


  等她在空间上的领悟和造诣,跟我一样的水平,甚至比我更高,那么任何空间的伎俩都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困扰和阻碍。这是莎莉娜的话。


  莎莉娜!安泽西眼眶湿润,突然间好感动。


  ☆★


  星晰和泥鳅携手而行,漫步在黑暗的空间里。


  黑暗已平静,不再躁动与恶劣。地动山摇止歇,一切,似乎已浪静风平。


  两人手拉着手,甚是悠闲。


  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两人却仿佛看到风和日丽的朗朗乾坤,漫步在林荫小道上,那是何等的美好,诗情画意般的惬意和美好!


  渐渐的,空气中,似乎有风。叫人舒心而温暖的微风。


  依稀间,淋浴在暖暖的夏日里。木叶的清香与阳光的气息,扑面而来。


  伊人的手掌,温软如绵。心灵之火,光芒祥和。泥鳅只觉得从所未有的快乐和美好。


  他并未想入非非,更没有浮想联翩,然而那份如被电触一般的奇妙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着,由指尖传来,麻酥酥的遍及全身,不可抑制的,充塞于周身百骸每一个细胞里。


  那份感觉,是极其玄妙的,可以令年轻的心,更青春、更快乐。


  这份青春与快乐,同时波及两个人。这份如电触如梦幻般的感觉,同时撞击两颗心灵,两颗纯洁的心灵。


  两人双手相握,脚步轻漫,十分默契的,心里皆想:若是真能这样执子之手,一直走下去,该有多好!


  真的一直这样就好吗?星晰心中默问。不,她心里说,至少这一刻,我是快乐的。我们的道路,注定曲折而艰涩,这样携手并肩的机会,或许很多,或许已经不再有,若能留住这一刻,便已足够。只是那个人,他如今又身在何处呢?星晰心底叹息。


  在我们的道路上,星晰比大多数人都要更坚定、更执着吧?泥鳅暗忖,那么我该怎么做,全力辅助她、保护她吗?还是我也应该找出一个坚定的方向呢?


  两人各怀心事的想着自己的问题,慢慢的越走越远。


  莎莉娜的歌声在耳畔回响,两人虽未偏离轨道,可是均不明白,前路的坐标,在何处?


  ☆★


  公子,你看看我嘛,你怎么不看我?


  是啊,帅哥,你看看我啊,讨厌啦。


  你看,我是不是比她漂亮啊?


  来,你摸摸,我的身子是不是很柔软呢?


  无数娇媚的气息弥漫,少女们开始不依不挠的围着安泽西撒娇。


  安泽西稳坐如山,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咦,你怎么不说话?难不成是哑巴?


  他是不是傻蛋?


  没有,他只是在发呆。


  不,他在傻笑。


  少女们开始七嘴八舌。


  来,你抱抱我。一个少女突然躺到他的怀里。


  你干什么?安泽西一呆。


  怎么样,你觉得我还好吗?少女细声细气的问。


  少女的娇躯果然软玉温香,窈窕玲珑,凸凹有致,确是摄人心魄。


  我也要,我也要。又有两个少女争相躺到他的腿上。


  怎么样,公子,你真的不要我们吗?一位少女语音幽怨,古色古香,叫人不忍拒却。


  那位少女忽然从后面抱住他,深情难以自已。


  如麝如兰的气息勾魂引魄,更有少女像蛇一般缠上他。


  你们很好,安泽西蓦然一笑,可惜,不够好。


  你说什么?不够好?


  公子,你太不解风情。


  难道说,还有人比我们更好吗?


  当然有,她就比你们好很多。安泽西淡淡的说。


  她是谁?谁比我们好?少女们几乎尖叫。


  就是前面。安泽西缓缓的说。


  你说我吗?说我吗?说我吗?面前的三位少女相形色喜。


  不是。安泽西淡淡的说,更远一点,喏,那边!


  啊,你说她吗?你说那块冰?你说那冰人?少女们再次尖叫。


  那块冰有什么好的?她再好也只是一块冰。


  她把自个儿封在冰川里,虽然隔绝外界的一切声色,可她就算不死,也早冰得麻木不仁。


  一个冰人有什么好的?不会动不会笑不会说话,你看我们能动能笑能爱你,多好!


  那千年的冰川,风雨不蚀,水火不侵,即便是太阳的光芒,亦无法将之融化。公子,你又何必守着一座永远无法消融的冰山呢?不如,跟我们在一起吧。


  是啊,你守着一块破冰有什么用呢?


  哼,小哥,我就不信你对我们不动心。


  安泽西微微一笑说,世间最美的人儿便在眼前,我为什么要对你们动心呢?


  最美的人儿?是谁?少女们的反应又大了。


  安泽西笑笑说,就是你们口中的那块冰,那冰人呗。


  你……少女们几乎疯掉。


  你简直胡说八道!


  你这个榆木脑袋,怎么就是不开窍啊!


  你不会跟那冰人一样不解风情吧,小哥!


  人不风流枉少年,放下合时,逍遥自在啊,公子!


  安泽西喝彩说,好一个放下合时,逍遥自在!


  这么说,你答应啦?少女们喜不自禁。


  是啊,我们是自愿跟你好的,你就答应吧,公子。


  哎哟,我们不要你负责任的。


  我不答应!安泽西突然说。


  你说什么?少女们一怔。


  哼,我不信引诱不到你。安泽西怀中的少女开始扭动娇躯,极尽挑逗。


  蛇一般缠住他的少女吐气如兰,开始喘息。


  更有少女开始对他亲吻和抚摸。少女们温热的吻,落在他的后颈、额头、脸颊和唇。


  安泽西扭头避过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其实这只在于念力和想法。


  什么样的念力和想法?一位躺在他腿上的少女天真的问。


  安泽西悠然说,如果我当你们是龌龊肮脏的,则心生嫌弃;如果我当你们是毒蛇猛兽,则心生畏惧;如果我当你们是嫫母夜叉,则心生厌恶。你说,我又怎能动心,怎会心生欲念呢?没有作呕和落荒而逃,已经算我有很好的心理素质啦。


  什么?少女们愕然。


  安泽西笑笑说,要是再加上一些定力,那就完美无缺。


  定力?少女们又一呆。


  安泽西不再多言,闭目内视,开始慢慢念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什么?念经?少女们意外之余,齐声惊呼。


  仿佛物我两忘,安泽西如老僧入定,一心一意念经。


  ☆★


  携手漫步的星晰和泥鳅,完全沉浸于如诗如画的奇妙幻境里。


  世界如何,人间何世,皆不再是他们关注的事情,他们关注的唯有:能够这样携手而行,真好!


  两个年轻人的心,皆是一尘不染,未受世俗玷污,晶莹通透。


  幻境终归是幻境,只是心里的幻境。当有清风拂过,星晰微笑,她是清醒的。


  蓦地,大地微微震动,然后加剧。渐渐的,震动变得频繁而热烈,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怕。


  星晰和泥鳅一怔:这是怎么回事?地震吗?


  隆隆的声音,开始响起,从四面八方响起,响得惊心动魄。


  这声音,是山崩吗?星晰和泥鳅愕然。


  便在此一瞬间,所有的声音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天地,变得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一柱香之后,我将完全剥夺这里的一切声色。那个声音犹在耳畔,此刻显得异常清晰。


  没有任何声响,地面的剧震却可以明确的感受到。


  这种死寂中的震动,尤使人心惊胆战,恐惧无匹。


  害怕吗?泥鳅在星晰的柔掌中写着。


  不怕!星晰回写给他。


  一切声色被杜绝,他们无法呼唤彼此的名字,即便放声嘶喊,也绝对发不出任何声音。


  于是,感于触觉,写以交流。


  陡然间,大地裂开。星晰和泥鳅同时跌落。


  御气飞行!两人同时动念,反拔而起。


  无声无息的,巨石砸在他们头上。


  两人一阵头晕目眩,惊怒之余,剑杖上击,粉碎山石。


  两人也算身经百战之人,一击之后,同时往前疾刺,以防不测。


  无光无声的世界,可怕得如无明地狱,其间的变故和突如其来的灾难,绝非人力所能预测。


  灾难的远近与方向,亦无法判断。


  两人经验虽足,计算却有误。他们又怎知前方的危险竟然有意识一般慢上半拍呢?等他们招式用老,气力用尽之际,一个巨石便撞在他们胸口。


  与此同时,又一巨石撞在他们的后心。


  两人一起吐出鲜血,未及反应,漫天的沙石已纷纷落下。


  是山崩吗?两人心底疑问。


  是的,是山崩。山崩地裂!一切均在无声无息间发生,恐怖的毁灭所有。


  无数山石撞击压砸,星晰和泥鳅重创之下,筋断骨折,然而他们的手,紧紧相握。


  万水千山,弹指间灰飞烟灭。山与石,全线崩塌。大地被夷平。


  星晰与泥鳅,被埋葬。


  天地无常。


  生命无常。


  命运更无常。


  这一切的创造者,是神么?她,是否也无常呢?


  ☆★


  济世之光已黯淡。


  如何?能突破吗?罗布特微笑着问。


  不能!山本次郎淡淡的说。


  你没有方法可以突破吗?


  没有,你呢?


  罗布特笑笑说,我也没有,空间方面是我的弱项,甚至可以说:死穴!


  死穴?山本次郎皱眉。


  嗯,罗布特不紧不慢的说,可以认为,我十窍只通九窍。


  一窍不通?山本次郎淡淡的问。


  嗯,一窍不通。


  你太过谦虚。山本次郎微笑说,其实空间也不算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它很好理解的。就像我们曾经生活的大地,不就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吗?


  罗布特沉吟说,没错,但是我们总不能一伸手就将我们曾经生活的大地翻个底朝天吧?因为我们做不到,因为我们只是生活在上面的凡人。


  山本次郎缓缓的说,为什么一定要掀翻呢?我们难道作为那块大地的主人不好吗?


  罗布特眼睛一亮,脱口说,你的意思是……


  反客为主,成为空间的主人。山本次郎说。


  嗯,罗布特点头说,有道理。只是这个空间有太多未知的元素和危险,如何应对呢?


  学!


  学?


  没错,人类的最初,能对付豺狼野兽吗?会搭个棚子遮风挡雨吗?会吃煮熟的食物吗?然而最终的,人类征服自然,成为大地的主人。


  这个,罗布特沉思说,人类可是花费几十万年的时间才征服一点点的自然,才开始进入文明时代啊。我们……不知道需要多久呢?


  放心,山本次郎淡淡的说,我们最多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五章 呼唤与危难同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