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九章

第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6-13 字数:1463字 阅读: 4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大家登上小山包,喘气展望群峰雾罩,顿时傻眼。 李洋眺望连绵群峰,情不自禁背诵起来:“‘秋来奉诏写秋山,写在轻绡数幅间;高低向背无遗势,重峦叠嶂何孱颜。’”  诵完赞美道:“呵!探寻幽僻,凭吊往古,猿人气象!” 回首俯望营盘似镇,几缕冷烟冉冉升散。 吴红闭目叹:“自古戎装向僻壤,壮士血热远家乡。” 王俊丽靠近笑问:“哎哎吴家姑娘?壮士该是男的吧?在想啥?抹不掉的鲜活面孔?今天的他在冰天雪地站岗守疆?边防军的待遇好吗?他早就把你忘了吧?”  吴红若有所思,茫茫然答:“花木兰是巾帼英雄,是代父出征的女壮士!谁不知道?除非傻子。我叹几千年历史,叹几千年征战,高天之下山河大地,各朝各代多少忠骨?‘辉煌’了多少位‘天子‘ ?” 王俊丽赶紧摆手说:“哦哦哦,呵呵呵,打住快打住,切莫哆口,切莫私议,咱说眼前,你走得动我不行,会死在求职的山路上。”

这时哨响,孙明嚷:“休息十分钟,选个好队长。” 周静歇下来,坐着背包说:“孙明就是爱弄事,想当队长管我们?孙妈妈来揉脚,大军靴我穿不动。” 几位女生跟着哄,都要揉。 孙明跑去蹲下身,弄了弄对周静说:“军靴大了,这可咋办?” 于是孙明想了想,脱下军靴取出鞋垫让给周静。

还没选,孙明用头头的口气喊:“目前情形是这样,俺们和其他远足的,状况根本不一样,他们有向导,而俺们自己在沟里走。俺仔细问过三班长,他说通讯大队训练路线共三条,指给俺们的,是新兵才走的,所以最容易。有十位女兵每人负重三十公斤已上去,可俺每人不到十斤。再者又说了,不断会有队伍赶来,都是真正的解放军。选好就出发,要选知道情况的。” 王俊丽很放心地抿笑,说:“前后都是主力部队,晚上召开军民联欢篝火舞会。” 孙明打断她,严肃认真地吼道:“嘿,嘿嘿嘿!王俊丽同学,请你马上合拢嘴,不知禁止升火吗?俺们离开城市文明,共同到野外集体行动,七嘴八舌绝对不行,不行不行干脆不行!太民主在这里坏事,必须头领说了算,大家必须绝对服从,是有生命教训的。不是俺说吓人话,野山行军什么情况都可能,该害怕的在后头,队长我当了!田家庆是学药的,该当卫生员。王兴国长在巴蜀山里算野孩子,狼怕虎惧鬼都畏他,不负责断后可惜了。男生女生互相帮助,自愿接对,开始配。” 大家迟疑互望,都不主动,孙明急了高声喊道:“羞羞答答咋了嘛?一瞅就是刚毕业的嫩苗娃,两知三不懂。还剩五分钟,谁来跟着俺?请举手。” 吴红说:“看来只能这样了。”  可是没人举。 孙明觉得不能犹豫开始指派:“李洋和吴红、王兴国和周静、赵青和周天洋、蒋志刚和赵蓉、田家庆和李兰、俺跟王俊丽,就这样定了,准备出发。” 王俊丽在李洋身边瞥孙明,哼哼笑着问:“早就计划好了吧?我偏不服从,我要跟着他。” 转头冲着李洋羞笑抿嘴巴说:“我特别那么信任你。” 孙明说:“这也行,队长本来事就多,李洋人高马大拖得动。” 吴红说:“小分工,大合作,不一定分死。” 说完瞄眼王俊丽,忍住再没说别的。

孙明摊开地图看,抬头指着前方说:“瞧瞧都瞧瞧,远处那座像笔架的千真万确是野人山,温泉区在山下,俺们先渡河,再走大约二十里,就到今晚的宿营地。古人释:‘徐行曰步,疾行曰趋,疾趋曰走。’ 咱们上路!”


编辑点评:
对《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