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那一抹耀眼的橘红

那一抹耀眼的橘红  作者:乡村狂人

发表时间: 2018-06-12 字数:6033字 阅读: 41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走在大街上,看到身穿橘红色衣服的环卫工作者,一年四季忙忙碌碌的身影,顿时心生敬意!
 


  从乡下来到县城居住,转眼已经十六个年头了。

  记得刚来县城的时候,县城的街道还不是恁宽,也没有恁长,也没有恁多,也没有滨河公园。商家店铺饭堂,也就那么几家。楼房最高的,也就七八层。最高级的轿车,只有桑塔纳。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潇潇闲闲的,不觉得紧张,也不觉得拥挤。

  也就这十几年的时间,县城就扩大了几倍,楼房高入云端,街道增加了好几条,改扩了好多次。建起了多处豪华的大型商场店铺,酒家宾馆,娱乐场所,休闲公园。可是在县城居住的人口,却陡增了十几倍,车辆猛增了几十倍。大街小巷,商场饭店,酒家宾馆,公园里,人挨人,人挤人,人拥人,人夯人,人密如蚁,人流如潮。街道边,马路上,车抵车,车拱车,车顶车,车连车,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东去西走,南来北往的人们,如飞云急水,云梭穿星,来去匆匆。在这密集的人流当中,始终有一群辛勤值守,紧张忙碌的橘红色身影,显得犹为耀眼夺目。

  这一群橘红色的身影,不管春夏秋冬,还是雪雨阴晴,总是默默无闻,悄没声息地劳动在街头巷尾,工作在纷繁喧闹的人流当中。

  春天的时候,风和日丽,花草繁盛,鸟虫争鸣,正是人们散心赏景,春游踏青的大好时节。我们县的经济虽不是很发达,工业也比较薄弱,但没有什么污染。天蓝云淡,空气清新,绿山秀水。县城是国家级文明县城,几个景区都是国家级的五A,四A级景区,是旅游观光的绝佳圣地。

  为了提升我们这里的旅游品位,美化我们这里的旅游环境,亮化我们这里的旅游名片,发展我们这里的旅游经济。县里采取了许多让游客赏的悦心,玩的开心,吃的顺心,住的随心的方法。实行吃住行,游购娱,安全优质的一条龙服务措施。随着这些得力措施的有效实行,全国各地,甚至许多外国的游客,都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地来到我们这里观光旅游。为我们县的旅游事业欣欣向荣,蓬勃旺盛,为我们县的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劲的动力。

  在这旅游经济繁荣的背后,出力流汗贡献最多的,就是这些奋战在旅游事业最前沿,身着橘红色衣服的环卫工作者们。

  春天是万物复苏,万草旺盛,万花绽放,万枝茁壮的季节。景区里,花园中,草坪上,道路旁,到处是花香草茂,苗壮枝长。为了让这些苗木干净整洁,美观漂亮。这些环卫工作者们,蹲在路边道沿,认真地一颗一颗,一根一根,一一丛一丛,一片一片地,用手薅除野生杂草,一蹲就是半天。蹲的时间长了,腿疼腰酸的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就站起来,踢踢腿,伸伸腰,捶捶背,然后蹲下来继续薅,直到薅得一点不剩,干干净净为止。

  在草坪上,新生长起来的嫩草,茂密繁盛,长短不齐。环卫工作者们,推着割草机,在草坪上来回奔波。天气还是风清气爽,可他们却一个个荡的灰头灰脸,累的汗如雨下。把草割齐割完后,还得用耙子一下一下地撸成一堆一堆的。然后用手抱,用绳捆,用肩扛,装满三轮车,一车一车地清运拉走。在草坪上还栽种着许多灌木植物组成的花圃,修成了圆球状和方型的风景块或长方形的风景墙。春风温暖,春雨浇灌,疯长出一蓬蓬一丛丛乱轰轰的嫩枝条,或举头向天或低头抚地,千姿百态,形态各异。为了让这些风景树整齐规矩有序,环卫工作者们,肩垮手持电动修剪锯,站在地上或凳子上,将花圃墙修剪的有棱有角,一墨照线,整齐划一。将圆形的风景树修剪得溜滑滚圆,将方形的风景块修剪得棱角分明。

  垂柳是公园里道路边,最惹人喜爱的风景树之一。初春时节,嫩嫩的枝条新芽,抚头撩肩,让人心生惬意。然而暮春已到,枝硬叶厚,拨浪着人头人脸,叫人难受生厌。这时,这些环卫工作者们,手举长柄修剪锯,仰头张目,沿树下步行修剪,一个姿势不变,举着几十斤重的修剪锯,一修就是半天。累的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手扶锯柄,将锯柄低端拄在地上,站着休息一会儿,就接着继续修剪。直到修剪得距离人头五尺,一线绷直为止。枝叶修剪结束后,依然得把修剪下的废枝碎叶,打扫干净,整理打捆,装运清走。只给人们留下静的安逸,美的享受,干净清新的环境。

  夏阳酷热,火烧火燎的,大地被烤得冒烟,似乎要把生植物烤焦,热得人们无处躲藏。白天没有火烧眉毛的急事,人们都会躲在家里或单位里,开着空调不出来还觉得不凉快,一般都不会到大街上走动。实在没有办法,必须得去大街上办事,也是快步如飞地专拣树荫下行走。走得慢了,脸颊手臂就有被嗮起皮的可能。可这时候,你只要抬眼一望,在大街小巷,公园路边,草坪花圃,犄角旮旯里,到处都是身着橘红色衣服的身影,他们一个个汗流满面,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他们一手握住笤帚或钳子,一手掂着灰斗或麻皮袋,认真地捡拾着人们丢弃在地上的纸屑或烟头,以及一些零星的生活垃圾。看着这些在炎炎烈日下佝偻着的身体,汗透衣背的身影,从内心深处为他们的认真劲头和奉献精神所折服,由衷地为他们点赞。也为那些随意丢弃垃圾的人,感到可悲可怜可气可恨。

  夏天天气多变,雨说下就下,一下就是猛雨大雨或暴雨。每当要下雨的时候,人们都要往家里跑,雨不停歇就不会出来。而这些身着橘红色衣服的环卫工作者们,越是遇到下大雨或暴雨,街上道路出现积水的时候,他们就会穿着雨衣,高绾裤腿,穿行在雨中水中。忙着清除赌塞在窨井道和排水口的垃圾和杂物,以便让积聚在街道路面上的雨水,能及时顺利地排放到河道里。

  雨刚停歇,积水刚退落下去,他们又三三两两地结伴成组,一锨一锨,一筐一筐地,把街道路面上的淤泥垃圾,装满人力三轮车,一车一车地蹬着运向垃圾中转站。雨后不久,是这些朴实的环卫工作者们,用勤劳和汗水,还给人们一条条干净清新的街巷和道路。

  夏天刚过,秋风又起,草黄花枯,落叶成堆。

  秋天是人们享受秋高气爽,收获劳动成果的美好季节,但更是这些环卫工作者辛苦忙碌的季节。秋天的风,一阵紧似一阵,秋天的叶,黄了一层又一层。一阵秋风吹过,落叶飘飘,拂拂杨杨,呼啦啦地落了一地。环卫工作者们,前面还没扫完,后脚就又落了一层。他们不气不恼,任劳任怨地扫了一遍又一遍。呼啦呼啦的扫帚扫着地面的声音,就是他们心中最动听的美妙乐曲,伴随着他们的劳动飞扬。他们手中的扫帚毛,随着他们的劳动而稀疏。在秋天的季节里,他们每个人都会把用得稀疏的扫帚,扎了又扎,绑了又绑,直到把毛散头光,实在是修理不成了,才会恋恋不舍地再更换一把新的。就这样,他们哪一个人,在一个秋天里,都会用坏十几把的扫帚。

  秋叶不重,但秋叶堆大,为了能把扫得一堆挨着一堆的秋叶垃圾能及时运走,他们自己动手,用编织袋缝制了一个个长有四五米,半径有一米多的大袋子,然后把装满落叶的大袋子,一袋袋地装满人力三轮车拉走。

  秋天的落叶多,秋天的游人更多,随手乱扔垃圾的人也不少。根据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垃圾,要分类处理的要求,这些环卫工作者们,还得将两类垃圾分类拣装清运。这项工作的劳动量,是十分繁重巨大的,在清扫的时候,他们已把两类垃圾进行了大概的分拣,一类装在一起进行清运。但由于垃圾量太多太大,在清扫装运的过程中,难免还有混淆的现象发生。到了中转站下车时,这些环卫工作者们,还得在这臭气熏天,刺鼻呛肺的大堆垃圾上,一耙一翻,一点一片地逐类分拣,把不可回收的垃圾留下,把可回收的垃圾,一袋一筐地或背或抬,运到废品收购处理站。在垃圾分拣的过程中,他们的身上手上脸上衣服上沾满了垃圾,浸满了难闻的气味,流淌着浑身的汗水。可他们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丝的厌烦,把可回收垃圾,送到废品收购处理站后,手里拿着收购处理站给的,少得可怜的一点点的钱,脸上却堆满了知足的笑容。

  秋霜凝重,草白叶零,秋尽冬来,寒风凛冽。

  怒吼狂虐的寒风,卷起零碎的枯草乱叶,忽上忽下,忽东忽西,翻来复去。一会儿聚成一堆,一会儿又满地凌乱,荡起漫天的尘灰。一些轻质的花红柳绿的塑料袋和一些残破纸屑,随着尘灰在半空中飘荡翻飞。太阳会经常被遮盖成一个不会发光的灰白色小球,悬在天空,痛苦地呻吟。大多的人们,都会躲在屋里或藏到办公室里躲避风寒,就连农村的老头老太太,也都猥琐地聚集到避风向阳的地方嗮暖闲侃。而街头巷尾,胡同路边,河旁桥涵,身着橘红色衣服的环卫工作者们,依然迎着狂风,冒着严寒,坚守在他们的工作岗位上,或是一扫帚一扫帚地清扫,或是一点一片地捡拾,或是一袋一车地清运垃圾,没有丝毫丁点地懈怠。

  冬至交九,滴水成冰,寒冷逼人,刺骨裂肤。一场寒风呼啸过后,如果还是阴云笼罩,弥漫四合,肯定就有一场大雪会降落。大雪稍歇,人们大都会三五成群地结伴外出,踏雪赏景,观看天地连接,银装素裹的洁白世界。小孩们则会在雪地里,溜雪滑冰,堆雪人,打雪仗,玩得混天黑地,尽兴而返。而这些身穿橘红色衣服的环卫工作者们,却顾不得天寒路滑,忙着在交通主干道上洒盐化雪,在各胡同小巷里,道边路沿起,扫雪铲雪装雪运雪。一场大雪过后,这些环卫工作者们,就得三到五天的紧张忙碌。在这交九连天,哈气成雾,滴水成冰的雪后时分,人们都冻得缩头缩脑,瑟瑟发抖。可这些环卫工作者们,却个个忙得汗流夹背,热气腾腾,干得风生水起,热火朝天,真是应了那句冻闲人饿懒人的古话。

  一年四季,不管春暖夏暑,秋凉冬寒,风狂雨急,霜重雪厚。这些环卫工作者们,始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一丝不苟地认真工作着 ,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一年当中,只有在春节当天,才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一年365天,364天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劳动,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发过牢骚偷过懒 。都把平凡的工作,当成伟大的事业积极认真地耕耘着。

  他们每一天的工作繁重冗长,琐碎反复。每天六点来钟,当人们都还沉浸在梦香的时候,街道上,道路上,广场上,商铺前,小区前,公园里,巷陌里,到处都是橘红色的身影。哗啦哗啦的扫地声,如动人的乐曲,飘响在黎明前的夜空中。

  在冬季凌晨的六点来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夜幕沉沉,夜色漆黑,苍穹之上繁星点点,象人们的眼睛一样,一眨一眨地闪铄着。天空中刮着凛冽的寒风,不停地发出呜呜呜的哀鸣,吹在人们的脸上手上,像刀割锥刺一样地生疼生疼。地上滴水成冻,坚硬如铁,锛镢不动。昏黄惨淡的路灯,撕破夜色的笼罩,发出软弱无力的灰白光亮。人们只要没有十分特殊紧要的重大事情,都还会蜷缩在被窝里,与周公亲密的相会相拥。而此时,在大街小巷,广场道边,这些橘红色的身影,已经在不停地流动。这些身影,就是辛勤的环卫工作者们,他们大多都是年过半百以上的老人。一个个花白的头发上落满了霜花,嘴巴里鼻孔中,不断呼出团团的热气,身上的衣服被晨露浸湿,可脸颊上却挂满了细微晶莹的汗粒。

  他们有的手握冰凉的扫把,弯腰弓背,认真地,一下一下地,清扫着地上的垃圾,有的骑着脚蹬三轮垃圾车,手扶冰冷的车把,双脚不停用力地蹬着车蹬,将装得满满的垃圾往外清运。卫生最难打扫的路段,是各饭店的门前和摆地摊卖烧烤的地方,地上溜滑,垃圾成堆,油污粘腻得扫不起来,他们还得用手抓,用锨铲。大面积的卫生,必须在人们上班前结束。让人们在上班时,有一个干净美丽的城市面容。然后还得把各个小区,商店,宾馆门口,垃圾桶里的垃圾,逐个倾倒干净,分类运走,才算基本完成早上的卫生清扫任务。

  大面积的任务完成以后,他们就又分散开来。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路段守候巡走,手拿笤帚灰斗,穿梭在行人游客之间,捡拾着人们扔下的纸屑烟头及生活垃圾。不管春夏秋冬,冷热寒暑,风雨阴晴,从不间断,从不厌烦,从不在意行人的冷漠和白眼,只管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地工作着劳动着。直到晚上六点多钟,才能下班回家休息,细算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二个小时以上。

  他们的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更是让人钦佩,每个人分包的地段,不用别人监管督促,在任何时段都是保持得干干净净的。他们的岗位上,从来没有人缺守,不管是谁有病或有事,都会自己找人顶上。我有一个同事的父亲,也是一个环卫工作者,已经年过花甲,本应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可他说:闲着着急,享不了没事的清福。几次向市政部门要求,才参加了环卫工作的队伍,早出晚归,乐此不疲。儿子看他确实辛苦,实在不忍心让老爸出这份力,受这份苦,遭这份罪。多次动员全家做老爸的工作,都被老爸拒绝,直到老爸非常恼火地发了一次脾气,全家人才息停了不让老人家干的念头。

  有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到公园里闲逛散步,遇到同事身穿橘红色的环卫工作服,手拿环卫工具,在公园的步道上捡拾垃圾。我非常吃惊,急忙上前询问情况,同事感叹地说;老爸感冒发烧了,非得要我来替他一班,我说:咱也不欠这点钱,把钱给别人,让人家来干吧?被老人家狠狠地骂了一顿;你今天周末也没有啥事,替我干点活丢你啥人了?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就是领人家一分钱,也得把活干好,这是我的工作,不能因为一点小病就给耽误了。你要是嫌丢人不去我重去,我这点小病死不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也被老爸的精神感动了,就来替老爸顶一班。早上不到六点吃过早饭开始,只中午在家吃了一顿饭,干到现在就没有停趟儿。这一干,还真体会到老爸这份工作的辛苦和不容易,还真不能再随手乱扔垃圾了。老爸一个班下来,超过了十二个小时,一个班,工资还不到四十块钱,看来我们还真得得珍惜我们的工作岗位,加倍努力地干好我们的工作啊!

  听了同事的一番话,走在干净整洁的公园里街道上,望着穿梭在人流中的橘红色身影,倍觉格外地耀眼夺目。正是由于这些橘红色的身影,忘我地工作,辛勤地劳动,不停地抛洒汗水,我们才能开心幸福地,生活在干净整洁的城市家园里。他们的工作时间,一天要超过十二个小时,一年只能在春节休息一天。他们的工资待遇,据说一个月只有1250元,扣除三金275元,一个月发到手的工资,还不足一千块钱。以前他们是环卫工人,还有一个工人的身份,现在称他们为公益岗位,连一个正式的工人身份也没有。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出来争过什么,说过什么,要过什么,累到病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事情,经常在他们的身上发生。他们的思想觉悟和精神境界,不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吗?面对他们超长时间的工作和超强度的劳动,他们的名誉地位和经济待遇,我们现在的当政者,不该关心过问提高一下吗?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更应该提倡文明生活,自觉养成爱护环境,保护环境的好习惯呢?我们能不能从不随便丢弃垃圾的的小事请做起呢?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都应该,学习一下我们的开国总理周恩来同志,尊敬关心爱护学习我们的城市美容师呢?

  在城市之中,街道之上,那些穿梭在人流当中,忙忙碌碌的橘红色身影,已经化成了一道道靓丽耀眼的彩虹,形成了一道道壮观美丽的风景!


编辑点评:
对《那一抹耀眼的橘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