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时评> 反腐的严夫人

反腐的严夫人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8-06-04 字数:932字 阅读: 19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那曾几何时像金丝鸟儿一样被宠溺的严夫人,未出笼时,一定是一个有着旺夫福相,走路小心做事小心,满面春风讨人喜,不肯轻意开罪人的好角儿。

  也许是笼中笃困,消磨了她的耐性,积久了她的怨嗔,当然,锦衣玉食的日子过久了,往往会感觉与山野的农夫一个样儿了无生趣。

  于是,这一回的严夫人出笼后,借着女儿在幼儿园中生出的一点纠扯,她学了明朝人冯梦龙“三言”的口吻气势,大行威胁裹攘之态,直言幼儿园园长若不替她主持这一“道歉、裁人”义举公道的话,她严夫不仅不是吃素的,她有更多的宝贝招术让不听话的社会人遍尝苦头。

  甭说小小的幼儿园老师了,即便在权力真实为用的今天,县委办公室主任级别的官员,在严夫人饱含咆哮的玉指斥面之下,也不一定能挺直那尊严的腰柱。严夫人是厉害,可严夫人是举着严副书记的令牌在耍威,人们表面上怕的是蛮夷成性的夫人,其实真正敬畏退避的是严副书纪的威仪。口边上说严书纪的权力来自人民的授予,可那是虚话,普通老百姓都懂得,严副书纪广安市委只有一个,平头整脸的老百姓一个城市之中,那可是几十万上百万呀!在敬权畏权的中国小老百姓眼里,严夫人就是严副书纪的手杖,她发出的声音,当然令诚惶诚恐的幼儿园横竖炸了窝。

  且不说幼儿园的难以承受地高压,单说一个不小心,今日互联网上的反应。中国现在网络技术普及应用的飞速,简直开了百行百业的一个先河。这不,网友们一翻腾,一查证,严夫人平日里兜的圈子,还真是常在湿地走脚丫多水气了。紧接着疑似一个严春风副书纪的声明,却驴唇搭不上马嘴,此地无银三百两,让网友三言两语从时间节点上予以揭穿。

  一周以后,借着真实网络的千夫所指万人痛恨,也借着严夫人的得意浪形的灼灼手腕,更借着四川省纪委的官方问责,广安市委严副书纪严春风不幸也着实万幸地落网了。他的落网,以其夫人自擎威权洞喝始,而终以自己的违法私赃终,和俄国作家果戈理的《钦差大臣》一样富有喜剧的莫大讽刺效果在。民间的老百姓,特别是街面上的白话党,他们在严副书纪落入法网之后尚且咀齿痛恨他那骄傲狂放的夫人,“早晚想着该有这一天,活该!”

  二O一八,六,四傍晚


编辑点评:
对《反腐的严夫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