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散文> 六月,只言高考

六月,只言高考  作者:云洁

发表时间: 2018-06-04 字数:1264字 阅读: 26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晚自习,我正坐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批改昨天学生高考前做的最后一套试卷的试题,秀美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纸。  我知道,这张纸上写的一定是她的心情(学生们心情不好时,常常用这种方式向老师倾吐)。临近
 

  晚自习,我正坐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批改昨天学生高考前做的最后一套试卷的试题,秀美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纸。


  我知道,这张纸上写的一定是她的心情(学生们心情不好时,常常用这种方式向老师倾吐)。临近高考,她一定是急躁了,需要既是老师,又像妈妈,更是朋友的我的开导了。


  我接过纸,拉着她的手,走到教室前的平台上。我展开纸,满满的一张。内容写的是,二十几天前,她高一时的一名女同学因为恶性肿瘤不治而离开人世。这些天,上课时还好,只要一下课,便会想起她,想起她,便悲伤,泪水总是满面,特别是这几天更甚。总是在想,如果她还活着,也能参加高考,也能高高兴兴地走进大学的校门。


  我看完文字,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说,美秀,首先对同学的离世表示哀悼,再次为你如此珍视同学情而欣慰。不过,在离高考还有几天的日子里,你要先以高考为重。当然,我知道,你一定是在反复地告诉自己,要以高考为重,但仍不能做到,所以才能向我倾吐。如果你太伤心了,就在这哭一会儿吧。她哭得泪人似的,上气不接下气地,大约五分钟后,她停了下来。我说,这下好点了吧,平静下来后,你就这样想,她地下有知,也会希望你全力以赴备考,而不是你这个样子。你还可以这样想,她近三年来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已经不成人样,她的父母也被摧残得不成样子,她的病已经好不了了,那就不再受折磨了吧,她走了,其实是解脱。你这样想,便会得些安慰。人去不能复生,我们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地活着。


  接着,我把几年前我双亲在相距不长的时间内相继离世之后,我的伤,我的绝望,以及我现在的振作,又说了好些心里话和她交心。


  她接受了,并向我说了谢谢,然后走向教室,我又对她说,如果高考前这几天还不能平静下来,你就来找我说话,她点了点头。


  昨天一天,老师们一直在教室外坐着,等待学生出来问问题。我看到美秀出来问了数学老师问题,脸上很平静,看来稳定了下来。


  做老师这些年,就这样为无数名学生做过或是学习上的,或是生活上的思想工作。有时候,看学生们振作起来后,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心理咨询师般。


  但是,自己的内心怎么会一直开心舒畅的呢,是一个人,就有忧乐悲喜,但在学生面前,即便自己心情再不好,走向讲台后,便会笑脸相对,把那些忧愁全都忘却了,有时又觉得自己无比地伟大,能让不佳的心情随时离开。


  这些天,黎明即起,深夜才回到家,很累很累,但还是咬紧牙关,攒一股子劲,坚持到学生高考后。这样,这一年的工作才是善始善终的,才不愧对这一年付出的心血。


  6月,收获的时刻真的到了,田野上,麦子已金灿灿一地了。


编辑点评:
对《六月,只言高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