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天涯寻梦

天涯寻梦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8-06-03 字数:3194字 阅读: 61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时空倒流到四十七年前。那时和我一同高中毕业的老三届学生有的当了兵,有的被招了工,只有我和几个地富子弟仍大有作为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我不甘“百无中用是书生”的落魄命运,便想出了一个冒险计划,偸越边
 



时空倒流到四十七年前。

那时和我一同高中毕业的老三届学生有的当了兵,有的被招了工,只有我和几个地富子弟仍大有作为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我不甘“百无中用是书生”的落魄命运,便想出了一个冒险计划,偸越边境到越南去,参加越南南方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以实现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说干就干,我借了三百元钱,对父母和生产队谎说要参加县文化馆创作会,时间半个月,人们信以为真。我先从五峰铺坐汽车到冷水滩,再买一次特快票,准备到凭祥时躲在去越南的旅客座位下或厕所里越境。

谁知车到凭祥,所有的旅客都得下车,到越南去的人要换乘越南方面的列车,而且要凭签证。因为越南的铁路是窄轨,我们中国的铁路是标准轨距。计划落空了,我只得下了车,先在站台上徘徊。只见站台上有许多苏联士兵,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坐在背包上,原来他们是坐闷罐车通过中国去支援越南的。当时中苏交恶,发展到边境上兵戎相见,但都是共产党当政,兄弟睨于墙,而卸于外,在抗美援越问题上是一至的。我看见一苏联女兵,年龄和我差不多,长相一般,金黄色的卷曲头发,绿色眼睛。便来了兴趣,就用学过的俄语和她打起招呼来:“噜!斯特拉斯维伊捷,达华里希!”(喂!同志!你好!)那女兵见我会说俄语,笑着向我走来,伸出手说:“斯特拉斯维伊捷!”,我傻呼呼地也伸手想和她握手,谁知刚接触到她手掌时,她突然把手掌改为食指和中指,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按礼节,男人是不能直接握陌生女人的手的,应该吻她的手指,于是我轻轻地提起她的右手两个指头,吻了一下,周围的苏联兵哈哈大笑起来,纷纷翘起大拇指,称赞道:“哈拉绍!哈拉绍!哦契哈拉绍!”(好!很好!)我来了兴致,便哼起了文革前学过苏联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

深夜花园里,

四处静悄悄,

只有风儿在轻轻吹,

夜色多美好!

令我心神往,

多么幽静的晚上。

苏联兵大吃一惊,他们虽然不懂中国话,但从我唱的歌曲旋律上,知道我在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们愣了少顷,便一齐用俄语唱了起来,还边唱边跳起舞来,从他们的舞姿来看,是“玛祖卡”舞步。这时车站工作人员走来,大声喝斥我说:“不能和苏联人说话!”,说着,推推搡搡把我赶出了车站。车站广场上,一个工作人员简单讯问了我几句,训斥我道:“去年解放军和苏联人在珍宝岛打仗的事,你知道不,和苏联人接触,你不怕戴苏修特务的帽子!”

我屁滚尿流地跑出凭祥火车站,在大街上踯躅徘徊。在这里我碰上四个从上海来的年轻人,他们也是老三届高中毕业生,不甘心上山下乡,准备越境到越南南方去抗美援越。我们合计,中越十分友好 ,中国是越南人民抗美斗争的大后方,边境一定没有设防,要偸越过去很容易。于是我们备足了饼干和水,乘夜向越南方向走去。第二天早上,我们翻过中越边境的一座山,以为到了越南,谁知还没出境。当地民兵把我们抓起来,送到边防站。边防站长告诉我们,根据最近中越两国签订的协定,凡是没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中国人,一律不准擅自志愿到越南去援越抗美,一经发现,立即遣送回中国。我们彻底失望了,吃了饭,边防站准备派车把我们向凭祥火车站送,还准备为我们买好返程票。那个开车的司机是个傻大个,没清点好人数,临上车时,我去厕所解手,借着围墙掩护,拼命向越南方向跑去。

五个人只有我一个人越境成功,我兴奋地在通向越南谅山至河内的公路上狂奔。大约走了两个多钟头,一辆越南军车从我后面开来,在我身边停了下来,驾驶室跳下一军官,把我打量了一分钟。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是来参加你们的抗美救国战争的,请你把我送到贵国南方去,我要参加南方抗美游击队。那个军官哈哈大笑,用略带广东口音的普通话重复了我国边防站长的话,并把我带上车,说:“我送你到谅山中国军队高炮团去,让贵国军队送你回中国,因为我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要完成。”我的心跌到了谷底,心想:“完了,彻底完了!”

快到谅山我军高炮阵地时,远方九架美国飞机分三组成品字形飞来,越南军车急忙停住,车厢上越军飞速跳下车,越军军官和驾驶员把我拽下车,我们躲进公路旁的热带森林里,并向我军高炮阵地奔去。这时,美国飞机向越军军车投了一串炸弹,军车被炸得粉碎,燃起了熊熊大火。好险啊!如果慢一分钟,我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我们来到我军高炮阵地前,解放军高射炮正向美国飞机猛烈开火,美国飞机也俯冲投下许多炸弹,只听到有个解放军战士喊了声:“注意,灵巧炸弹!”(现在叫激光制导炸弹),接着一架高射炮被炸中,弥漫的硝烟中几个战士倒地受伤。美国飞机投完弹飞走后,越军士兵参与救治解放军伤员,我也跑去帮忙。解放军伤员被抬下阵地后,解放军军官和越军军官热烈拥抱,连连说:“谢谢越南同志,谢谢!”越军军官说:“应该谢谢你们,你们为了保卫我们祖国,不惜牺牲!”解放军军官说:“不!不不不!中国和越南,是同志加兄弟!”解放军军官还指着我说:“还要感谢这位越南小伙子!”越军军官哈哈大笑,说:“这是你们中国小伙子!”接着,把我的来历作了说明。

解放军军官亲切地对我说了边防站站长一样的话,并劝我马上回国去,以免家人牵挂,我说我在国内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刺杀、投弹、射击、翻越障碍物、土工作业,步兵这五大基本技能精通。解放军军官哈哈大笑,说:“不行啊!小伙子,光有这五大技能也不能适应现代化战争,你没见过,刚才美国人的炸弹也长了眼睛,现在美国人对通向越南南方的胡志明小道轰炸得很厉害,用飞机喷射了树木落叶剂,往南方去的人员和物资必须晚上通过。”我要求参军,到自己国家军队参加援越抗美。解放军军官放下脸,严肃地大声命令:“不行!参军要到自己国内去,通过合法手续,去年北京有三个青年也是你这样,强行参军,第一次战斗就牺牲了两个!”

解放军把我又送到边防站,边防站这回不大意了,派专人把我送到县武装部,县委书记兼武装部政委柴德林同志亲切地接见了我,首先表扬了我,说我这种行为是可佳的,充分体现了一个热血青年的国际主义精神。接着批评我这种行为是非法的,也是不可能的。劝导我回家安心为革命种田,同时答应为我保密。回家不久,大队提拔我当民办老师,但我始终念念不忘到越南去实现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只是后来结婚生子,接着越战结束,中越交恶,这种思想观念才逐渐淡化。

但是,这一辈子,忘不了啊!忘不了啊!忘不了这段天涯寻梦的传奇经历。


(注:后来我创作电视文学剧本《我们正年轻》把这段经历写了进去,只不过是按照典型化原则,发生在另外一个角色身上)


编辑点评:
对《天涯寻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