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四章 心灵之讴歌

第四十四章 心灵之讴歌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6-01  分类:长篇  字数:20999  阅读: 1937  评论:0条 推荐:0星

 

对不起!鹿仙儿也说。


这话,应该是我说。安泽西笑笑。


为什么呀?我也推开你啊!


因为你是女人。


女人有什么特别吗?


女人推开男人,天经地义;男人推开女人,罪不可赦。


噢,还有这种讲究,我可真不知道。


呵呵,那当然,女人出于腼腆,或是出于矜持,理当推开男人。


矜持?我不明白。鹿仙儿摇头说。


你不明白矜持?安泽西一怔。


不是,鹿仙儿摇头说,我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矜持。


这个……安泽西挠头说,女孩子不是应该要矜持……矜持一下吗?


鹿仙儿摇头说,其实你刚才说的,我有许多不明白,或者说是不完全赞同吧。


哦?是哪些?说来听听。安泽西甚觉诧异。


首先,我不明白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差别,师父也从来没跟我说男人和女人有什么不同。在我的意识里,总认为,应该是平等的吧?当我下山之后,自然了解到这个世界曾经出现过男尊女卑或女尊男卑的现象。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今天,甚至将一直延续下去。不过皆不足以影响我脑海中最初的意识,因为世俗世事与我无关。当然,男人和女人在身体构造上是有些差异,而且会相互吸引,这一点我承认。


安泽西拊掌说,有道理!还有呢?


第二,关于矜持,我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就应该要矜持呢?师父没跟我说过矜持的事,更没说当我遇上男人时应该要装模作样矜持一下……


安泽西听到装模作样矜持一下之言,忍不住好笑。


师父不说,自然是有道理的。而且我的情爱憎恨或是喜怒哀乐,全然凭自己的心意,发乎天性,又怎能受到所谓矜持或是所谓世俗的框框条条左右和限制呢?


说得好!安泽西忍不住喝彩,但觉闻她之言,实为心旷神怡,竟超脱世俗苦恼和烦忧,仿佛置身九天之上,自由飞翔,俯瞰众生。


鹿仙儿淡淡的说,不只是我不明白,我想星晰和小尘也不明白。就算明白,她们也必然像我一样不受左右的。


为什么?安泽西讶然。


因为在此之前我们都未入世,我们的生活,超然物外,一直高居于世俗之上。所以她们的情爱憎恨和喜怒哀乐也必然凭自己心意,发乎自然,发乎天性,绝不为世俗所累。


安泽西嘻嘻一笑,如此说来,你们倒还真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喔,真好真好!


鹿仙儿格的一笑,虽在黑暗中,但还是横上他一眼说,什么纯天然?什么绿色食品?简直胡说八道!比喻太不适当。再说好不好,又关你什么事啦?


怎么会不关我事呢?安泽西喃喃说,噢……还有,那个,莎莉娜呢?


鹿仙儿淡淡的哼一声,不屑的说,你还真无知,东西方文化是有差异的,她是西方人,哪会晓得什么矜持之类的鬼玩意?


安泽西汗,只说,看来……跟你相比,我是稍微无知一点……


什么稍微无知一点?简直就是无知得掉渣!


安泽西瀑汗。


鹿仙儿懒懒的说,可还有什么不明白么,你?


那个,那个……安泽西重拾一下心情,结结巴巴的说,照这么说来,你为什么推开我呢?


怎么?我不该推开你吗?抑或我不能推开你?鹿仙儿虎着脸。


不是啊,安泽西挠头说,我只是不明白嘛。


鹿仙儿想了想,摇头说,其实我也不明白,可能是我心里面觉得不要,所以就推开你,虽然我骨子里没有什么所谓的矜持……再说,就算不矜持,并不表示我一定要接受你啊……


哦,这样啊,也是……


而且,鹿仙儿轻轻的说,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


是什么事?


哼,那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推开我?若说不出来,就是讨打。


我吗?安泽西一呆,刹时间心头又是万千个念头闪过,各种想法纷至沓来,不一而足。片刻间百感交集,心神激荡,头脑和思想里,渐渐混乱和迷惘,整个人亦渐渐不知所措。


黑暗里,一切不可见。他却抬头仰望,仰望那漆黑而不可测的时空。他的意识,好深、好远,但与这个时空无关。他断不会因为身边遭逢的环境或时空而受到影响和制约,以至推开怀中的可人儿。然而他所想的,很深、很远,也很沉、很痛、很苦、很伤……


鹿仙儿听他半天不答,便淡淡的问,你怎么啦?


我想到许多事,也想到许多问题。安泽西轻轻的说。


鹿仙儿悠悠的说,是想到你的老情人或是老相好吧?


不是,安泽西摇头说,我没有老情人,更没有老相好,只是我想的问题太深太远。那些问题,真的很难解决!


虽然看不到,鹿仙儿亦感觉到他的疑难,感觉到他依稀正翘首远眺,凝望那不知名的远方,神情凝重而悲伤,那么深沉、那么哲思、那么困惑,甚至于那么无助……


好吧!鹿人儿叹息说,既然如此,就不再逼问你。不然,你还以为我是个超级麻烦的女人呢。


安泽西笑笑说,谢谢!只是不知道,你是否会愿意告诉我你还没说的事情呢?


告诉你也无妨啊。鹿仙儿一笑说,我可不像你一样瞻前顾后、婆婆妈妈的。嗯,事情是这样的,师父曾跟我说,她走后三个月,我便可自行下山。而我下山后,前往魔法神殿之行,会找到我的爱情。


咦?有这种事?安泽西啧啧称奇,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我哟,你的白马王子!


鹿仙儿吃吃娇笑说,是你?我怎么没发现?都相处得这么久……还白马王子……哼!


这么说,你肯定不是我喽?安泽西一笑说。


那也不一定……我又没见过他……鹿仙儿摇头,喃喃说,在我的梦境里,一直有一段情愫,很真、很伤,也很痛,但是太遥远,遥远得有些模糊。我和他,应该相爱已有千年,千年的生死、千年的轮回、千年的爱恨……总之应该是刻骨铭心,也很强烈的……


鹿仙儿昂首仰望黑暗的天空,眼中有泪,千年的情愫,在她心头缭绕。


安泽西为之感动,轻轻的问,那你还记得梦境里的感觉吗?


当然!鹿仙儿泪珠滚落,嫣然说,那么深,那么刻骨铭心的感觉,怎么会不记得呢?


所以……安泽西轻轻的说。


所以啊,鹿仙儿轻笑说,那个人七八成不是你,不然靠那么近,我不可能完全感应不到的。


安泽西叹息,所以你才推开我?


呃……差不多是这样……


要是……安泽西调笑说,要是那个人是我,你今天就不会推开我,是吧?


那当然!鹿仙儿嫣然说,就不知道你,到时候会不会推开我?


安泽西想了想,认真的说,这个可能性很大,我一定会推开你,远远的推开。


鹿仙儿抿嘴娇笑,你……要死了你?滚!


安泽西哈哈大笑,我早说过,男人推开女人,罪不可赦,骂人了吧!


哼,我不骂你骂谁?你最好死远点,滚!


哈哈……


☆★


一柱香之后,我将完全剥夺这里的一切声、色,届时你们将存在于彻底没有光,也没有声音的世界里。一个声音说。


这个声音娇美无限,却飘忽迷离,变化莫测,不知其深远,不知其来处,仿佛亘古永存,与天地同寿。


鹿仙儿和安泽西谈得正欢,闻言后,只同时向黑暗的天空瞥上一眼,再不理会。


两人皆非健谈之人,此番竟然天马行空般侃得没完没了。


罗布特和山本次郎闻之,却同时愕然。


星晰和泥鳅,则全不理会。手拉着手,自顾自的在黑暗里漫步,颇有超然物外之感。


占尘伏在画虎怀里,迷迷糊糊的问,是谁在说话啊?


画虎摇头说,不知道。


占尘说,她在说什么,好像跟咱们无关吧?


画虎说,我也这么觉得。


那咱们再睡一会儿。占尘说。


嗯。画虎点头。


过上一会,占尘又迷迷糊糊的问,不知道一柱香是多久?


大约十五分钟吧。画虎闭着眼睛说。


哦。占尘伏在他怀里,真的睡着了。


画虎搂着她,也沉沉睡去。


迪巴逊听到那声音,不禁一惊,愕然说,是你?


是我!那个声音叹息,淡淡的说。


这声叹息中,那无尽的孤独和寂寥再一次不经意的显露,真正属于高手和无敌才可能拥有的孤独和寂寥。


迪巴逊胸中热血如沸,战意勃发。虽然刚才一战,那声音的主人穿越时空发出的力量完全压制住他,更把恶魔变身的他击败,但这份热血和战意是不可抑制的,宛若他的人一般不屈不挠和勇往直前。


隐隐然,迪巴逊已准备起身再战。


莎莉娜轻笑,举手说,淡定,迪巴逊!


一份温柔而沁人心脾的气息弥漫,掌意轻拂,莎莉娜的柔掌,依稀由远处伸来,搭上迪巴逊肩头。


迪巴逊深吸一口气,放松全身,将那旺盛的战意卸去。


旦妮·莎莉娜,是你拖移了原来空间的位置吗?那个声音问。


那当然!怎么啦?莎莉娜轻笑说。


不怎么。那个声音淡淡的说,也许我低估了你。


是吗?莎莉娜笑笑。


或许,你能同我一战。


我也期待着,期待着能跟你一战。


别让我等太久。不是千年万年的问题,而是数以亿万年的寂寞,终归是很难耐的。


我明白!莎莉娜莞尔说,以我目前的修为,远不是你的敌手。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全力提升自己,只求与你相遇时,能够放手一战。


我也期待着。那个声音说,嗯,你对眼下的状况,是把自己所在的空间拖到中间吧?


是的,莎莉娜说,为了居中策应,兼顾四方,我一坐下来便将之拖动,让另外四个空间分居东西南北四周。


嗯,好想法。


我现在只等一个人。莎莉娜微笑说。


谁?


星晰!


等她做什么?


等她在空间上的领悟和造诣,跟我一样的水平,甚至比我更高,莎莉娜轻笑说,那么任何的空间伎俩都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困扰和阻碍。


你果然非比寻常。那个声音叹息,远远的飘逸而去,终于寂静无声。


☆★


靡靡之音再起,充塞空间,充塞耳畔。


鹿仙儿和安泽西皱眉。


魑魅魍魉复起,张扬飞舞,鬼怪妖魔与群邪诸恶招摇跳跃,狼奔豕突。


本已温馨和谐的空间,变得污秽、淫邪、丑恶、嘈杂不堪。


鹿仙儿心头怒意渐生。


忽有无数气息缠上她,更有无数声音钻入她的耳膜,钻入她的心底,钻入她的灵魂深处。


堕落吧,鹿仙儿!无数声音在呼唤,媚惑至极。


鹿仙儿粉拳握紧,怒意如狂。


无数气息在她的身周缭绕盘旋,粗重而热烈的呼吸声和喘息声,仿佛无数男子的气息,足以叫她心烦意乱。更有无数低弱急促的娇喘和呻吟声,令她面红耳赤。


凡此种种,似乎只为撩动她的心弦。


鹿仙儿突然出手,光芒闪烁,凌厉无匹。决裂,辟除天地!


这是足以突破空间的力量,然而各种气息丝毫不见松动,反而更趋狂热。黑暗的空间,愈加巍然稳固,深不可测。


鹿仙儿的力量如泥牛入海,全然无功。


淡定,鹿仙儿!安泽西微笑说。


你能淡定,我不能!鹿仙儿没好气的说。


安泽西一笑说,岂不闻,魔由心生?


鹿仙儿说,我知道,你……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情况很糟糕,我正想办法解决来着……喂,你……能不能帮帮忙?


我该怎么帮忙?


你就……啊,不行,你别过来!你要过来我就宰了你!


你可真会为难我……


哼,不用你插手,我自己能搞定。


安泽西苦笑说,其实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够帮你,因为我也同样遇上麻烦。


是吗?鹿仙儿讶然。


是的。安泽西叹息。


鹿仙儿听他不能过来帮忙,心头松一口气。本来她是想叫他来帮忙的,但转念一想,立觉不妥。她本就够烦够乱的,若是安泽西过来,她岂不是更乱?只怕会心烦意乱到无以复加,甚至彻底不能抑制的地步。


确实地,她习惯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那样,她更容易淡定,也更容易应对危难。人多,反而累事。今日使她烦乱的诸般气息当中,又何尝没有参杂些许安泽西的气息呢?


想到这里,她愈加烦乱和火大。


银铃般笑声响彻心扉,无数娇柔销魂的气息围绕身周,慢慢将安泽西包裹。


仿佛置身百花丛中,可以明确地感受到,身畔,无数妙龄少女正玉体横陈,骚首弄姿。


是的,我也遇上不少麻烦。安泽西心底叹喟,不得不苦笑。


少女们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完全缠上安泽西。


安泽西莞尔。


☆★


黑暗的天空中,忽然响起音乐之声。


音乐声清脆悦耳,沁人心脾。


忽尔意在高山,忽尔意在流水,忽在蓝天,忽在白云,忽在草原,忽在大漠……忽尔如大海般深邃,忽尔如长空之高远,忽尔又如宇宙般微渺浩瀚……


英雄们相继听到。于是,心,逐渐变得宁静、淡泊与祥和,忘记烦躁和不安。有一股力量,似乎从灵魂深处源出,令人精神振奋,神清目明。


紧接着,有歌声,婉转悠扬,贴心柔美,如春风般温暖,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局限,轻轻的抚慰每一个人的心灵。


危难,是我们所必须经历的阶段。当我们经受苦痛,我们给予微笑;当我们历经挫折,我们应当勇敢;当我们承受着巨大的伤害,我们需要坚强。无论怎样的伤害与苦难,无论怎样的痛苦与煎熬,我们都要保持快乐而坚强的心,勇敢面对。因为这些,终会过去,因为这些,不是生活的全部。黑暗过后,便会迎来光明,如风云雨雪,终有雨过天晴和冰雪消融的一天。


有人在吟唱。


这是……这是心灵之讴歌?莎莉娜!鹿仙儿愕然,暗忖,她……她要一面应对黑暗空间,一面帮助我们吗?不,不对,她的念力,一直凌驾于重重空间之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是的,莎莉娜在吟唱,她的歌声,高于一切,仿佛来自九天之上。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四章 心灵之讴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