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随笔> 吴琼花是谁?

吴琼花是谁?  作者:那山那水

发表时间: 2018-06-01 字数:1768字 阅读: 20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老公爱养花,家里到处是他养的花花草草。初夏的时候,两盆绿萝有点枯黄了,他泡了一些花生饼作肥料,上在花盆里,可能急于求成,上的还不少。大概两三天后,每次进家门先闻到一股臭味,又不知从哪儿散发出来的,就
 

       老公爱养花,家里到处是他养的花花草草。初夏的时候,两盆绿萝有点枯黄了,他泡了一些花生饼作肥料,上在花盆里,可能急于求成,上的还不少。大概两三天后,每次进家门先闻到一股臭味,又不知从哪儿散发出来的,就到卫生间,看马桶是不是漏气了,没有。再看各个垃圾筒,是不是什么东西腐败了,也没有。忽一日,恍然大悟,是花盆里的花生饼在作怪,天气热,泡泛的花生饼经高温发酵变臭了。走近了,吸一口气,真臭!
        回来跟他说,他先还不信,后来承认了。我和女儿不断吵吵着臭,他有时自言自语说,上的不是时候了,应该冬天上,气味就不会这么大了,要不把花生饼挖出来吧?看他自责,我过意不去,安慰他说,别费事了,过几天就没事了。过了几天我和女儿吵吵的声音越来越少了,还真闻不到臭味了。我想不是臭味真的完全消失了,是我们的嗅觉适应了这个气味,闻不出来了。如果一个外人这时候到我家,一进门一定还能闻到那个臭。一次说到此事,我拖着腔调说:“久居兰室~不闻其香,久居鲍市~不闻其臭也。”他笑。
        由于雨水多,今年夏天热的慢。前段时间连下几场雨,刚升上的气温骤降,好像回到了初春的天气,凉快是真凉快,麻烦却来了,因为室外气温低,室内暖和,阳台上落了许多蚊子,多的时候,成一堆聚在玻璃窗上。老公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拿蚊子拍去阳台打蚊子,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个吴琼花!”我笑的捂着肚子歪到沙发上。最早听他说“吴琼花”是那天早上我俩打羽毛球的时候,他开玩笑逗乐,每打一下,故意咬牙切齿说:“打不死你个吴琼花!”
       “吴琼花是谁呀?”我问他。
       “不知道。”不知道你还这样说,吴琼花招你惹你了!笑死了!
       听他又这样说,我笑说:“别怪罪吴琼花了,肯定还是花生饼招来的蚊子。”
       “不会吧,早都没臭气了。”他说。
       “咋不会?往年哪有恁多蚊子?成群结队的,前仆后继,打死一批又一批。”我佯装瞪他一眼。
       “这有一只蚊子,快来打!”我故意逗他。
       “在哪?在哪?” 他手拿蚊子拍,赤膊弯腰到处找,哈,与蚊子斗,其乐无穷! 
        闲了无事,我百度了一下,“吴琼花”原来是《红色娘子军》中的一个人物,她受尽迫害苦大仇深,却屡屡逢凶化吉,其中有一句经典台词“打不死的吴琼花我还活在人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2018年6月1日

编辑点评:
对《吴琼花是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