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5-31 字数:2814字 阅读: 22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我们敬畏生命,因它短暂无常;我们敬畏同事评议,因为职业来之不易,经济危机更加如此,所以不敢瞎胡折腾,必须得要‘克己服礼。’

李洋受到严峻刺激烦躁难耐,这已不是头一回了,自身囧况耽误一切,于是微微轻声怒骂: ”他奶奶的重孙!现时文凭胜过能力!“ 想扇自个儿,又没舍得,瞄着地面唉声叹气:“李洋啊李洋!就总是傻乎乎的吧?不记挨的笨蛋货,你不识当下喜与忧,别再尽想美事啦?你给大爷长记性!自以为是终害己,因为这样很愚蠢!当瞅紧周遭调适自己,扮鸡演猴装傻充楞,古有圣训:‘能辨时令,乃为俊杰。‘” 李洋叨完心有不甘,不信日子老会这样,心中愿望渐次燃起,望着天空眨巴眨巴:“咱那盼头……,还可以有……?“

这天早班,组长李琼花集合试用生说:“一九八四年,我当工段长,管理九十八个人。天才坯子们?那年你们刚几岁?敢在眼皮底下兴风浪!怎么着?群众反映有人充当地下组长,很好嘛?非常好,立马给个大机会?哼!老话早讲了,‘清水熬干不成粥。‘ 他妄想!” 说完微微抬起下巴,虚眼成缝瞧来瞧去,寻住孙明就开盯,审视够了指着问:“你!别装无辜? 哪年生的?”

孙明肯定早有准备,吊儿郎当二笑不笑起身问:“俺?籍贯河南,一九八一年三月四日后晌生人,农民出生,八四年俺三岁,小名‘明儿’,属鸡。”

有人就学公鸡叫:“咕咕……咕!”

众哄笑。

李琼花一一问过,吴红和李洋最小,都是八三年出生。

孙明这人绝顶聪明,瞪圆小眼觉出不对,用决斗眼神怒视那处,可惜李洋没有抬头,倒被女生们瞅见,乐得相互嘻哈捶打。李琼花问:“又笑啥嘛?” 吴红探问:“阿姨要给谁机会?运气咱可离不了,等不及了快宣布?”

李琼花宣布:“鉴于孙明别有用心,鼓动不明真相的人,去专用卫生间拉屎撒尿抽烟可劲造,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经请示决定,自今日午时,就是中午十二点正,试用生孙明,负责打扫二十六到二十七层的楼梯,认真彻底擦洗栏杆,擦洗楼梯口的消防门,每日三遍直到来换。散会!”

孙明有墩子一样的体格,因为稟性‘头撞南墙’,反映出行为的结果,这该属于‘因果律‘。他吼家乡话,“哎呀中,中中中!”  拿上工具就往外,绝不回头服个软,应了那句‘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的吃亏犟嘴话。

看官认为壮哉吾君?实属莽汉愚不可及,实难效尤。

于是大家悄悄跟去,相互挤着隔门而窥。只见孙明怒气冲冲正拽戏文:‘俺前腿那个弓,俺后腿那个蹬,俺前腿那个弓呀后腿那个蹬!’  反复练习端帚冲刺,一下更比一下凶狠,呸一口道:“清洁组的帝国主义反动派们?俺怕啦吗?俺服啦吗?俺是根本没服的嘛?高压使俺更不服了!” 说完再吼戏文,再练劈刺。

试用生怕淘汰率,因人倒霉而快乐,欢快蹦跶‘阿弥陀佛‘,告诫自己隐藏锋芒,盼望孙明赌气而去。 ‘ 存在决定意识。’  时势造人,生存法则。

生活多次告诫我们,别信 ‘有理走遍天下。’ 世间应无永恒团伙,只为利益暂时相聚,又在矛盾中解构。再者注意,不能充当地下领袖,‘枪打出头鸟’, ‘明哲保身‘不是贬义,必须学通。

虽说孙明非常孤单,甭想谁会大义灭己。

事后有人问李洋:“你和组长就是亲戚?” 李洋诚实,非常焦急,结结巴巴直翻白眼努力地说:“的……, 的……, 的的确确真的不是!”

这天午餐李洋举报跑来喊:“奋斗中的同学们,美国开始转暖了!美国开始转?了!” 他神色亢奋五官挪移表情怪异,像马上就要‘幸福’了。 孙明正闲扯,被他打断很不爽,咚地放下烩面碗,撇嘴冷笑卑视道:“李Sir?生来就是傻东东?淋雨脑袋进过水?揪着耳朵告诉你,美国位于北半球,现在也秋天,往下是冬天。二杆子?二球货?书都白念了?美国那边经济好转,这边就没人上厕所了?你个鳖孙就不扫了?学汉语的兔崽子,能跟美国扯上吗?” 口气嘲讽,明显有气。 李洋非常乐观地说:“这会带动经济回暖,日子不就好过啦?” 喜形于色。 大家不看好李洋的判断,扔开这事。 孙明问:“李洋,打小报告时流马尿没?你狗日是大个头的成年人,‘呜呜‘抹泪鼻孔冒泡像是娃嘛?哈哈哈!” 李洋忙解释:“那件事我不知道。你个侉子缺心眼,现在事与愿违了,去个犄角旮旯处,这叫‘人在做,天不看。’ 等于再累也白干!孙明非要自作聪明举起石头砸脚背,有种你砸别人的?大家来说说,他有多笨吧?” 李洋嘿嘿又再讲:“不想隐瞒,孙明的下场使我开心,呵呵嘻嘻哈哈哈!”  扬头笑得阳光灿烂。

大家齐声笑,也包括孙明,引起了关注。

吴红嚷住哄笑说:“唉唉唉,都听着!孙明要养老婆孩子,落到这步值得同情,他回家后怎么吹牛?话又说回来,整人就是整自己,要以他为戒,万万不可因他活该放松警惕,找称心工作多难呀?建议抽空常去溜,瞅瞅这位白受累的反教材,提醒自己少犯规,同时惋惜这位MBA研究生,因为使坏正在陨落。” 孙明听完激动道:“起先俺差点甩袖子,你们想想啊?大伙都是可造之材,属于人力资源部管。他们跑来收集情况,李婶又提那件事情,立马就会叫俺滚蛋。可是呀,‘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俺眼下当众表个态,楼梯间又怎么啦?不是人去的地方?很好很棒很不孬!本人真切地盼望,扫到试用期结束。”

众哄笑。

李洋哈哈合不拢嘴,断断续续指孙明说:“他……,他是阿Q的外重孙。”


编辑点评:
对《第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