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麦子熟了,心很轻软

麦子熟了,心很轻软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18-05-22 字数:1976字 阅读: 6576次 评论:3条 推荐星级:5星

时空亿万年,眼前又一次午熟,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这是第几回。抒情的脚步,用壮阔迎接正在走近的收获。
 


麦子熟了,大地一片浩荡,天空飘着锦鳞一样的霞朵,金色的太阳透明闪亮。季节倏然拉宽,清香灌满世界。

笑容堆满一脸,时运转身,金银花开,月季花开。麦浪起伏,亲亲地席卷胸膛。隐形的神在说话,如果有人疏远了麦田,总有一天要饿饭。

时空亿万年,眼前又一次午熟,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这是第几回。抒情的脚步,用壮阔迎接正在走近的收获。

四野一片安静,心很轻软,天地祥和,白云淡淡地愉悦,情绪特别厚重。该付出的努力依序一一落实,成果得到了见证,形势展开在眼前。总之,局面喜人。

青黄不接的忧虑就要结束,那是一份题中之意。持续忙碌劳累的时光,遍洒麦田,希望已经饱满。

整穗的麦粒静静地灿烂,多情的五月,阳光稳稳地透明,金黄描摩着广袤原野。地平线隆成一道柔媚的弧形,延伸,不断地延伸,直到天地相连。隐隐的村落显露出小楼的红顶,好像幸福的花朵开放在心上。

意愿成形,骤然到来,特别轻盈,已经抛开冰雪,已经翻过旱涝。悠悠东风缠绕在指尖,流出清晰的响声。一首欢欣的歌,坐上亮晶晶的旋律,攀上无数麦芒的顶端,呈放射状指向瓦蓝的天空,蔚蔚然,照耀人心。

这一刻,来者三三两两,静静地站在麦田边,情潮宛若麦浪,远古来到眼前,祖先留在垅间的陶罐发出了回声。音符质朴芬芳,天荒地老,一颗野麦掀起了大面积的刀耕火种,垦荒为田,修坝拦洪,开渠灌溉,垒墙筑庐,埋锅造饭,一代代,升起万家炊烟。

一脉相承,渐渐壮大,温存的土地开花坐果,汗水抽穗,辛劳有所回报。击退艰难,每一次都像破冰的麦苗那样坚韧强壮,一手紧紧握住当下,一手谋划新的愿景。子子孙孙不辍,直至今日,一步步脚踏实地。

相望金麦悠扬,我们微笑,又格外深沉,每一场丰收都来自持之以恒。我们啊,好似一颗颗麦粒,借万朵阳光,把心血凝成结晶,人生不老,没有任何理由懈怠。

麦田边,道路情意深长,黄鹌菜在开花,刺儿菜在开花,柳丝慢舞,野芦苇的绿荫轻盈扶摇。这个刚刚到来的夏天,温度渐次上升,在麦粒一侧流动,不懈的努力还在进行中,亿万大众,谁也没有坐享其成。

心宽畅,金色的波浪一重重,阳光号召每一颗麦粒实现最后的圆满。熟透的籽实好似大地怀中的玛瑙,情感放纵,按照几何图形向上排列,闪闪烁烁,节节高升,有一种磅礴的力量。

畦头的苋菜相依在麦香一方,默默地添枝加叶。在季节步伐轻捷的南方,人们把新麦面条就时鲜苋菜当作最佳搭配,好似双手捧起又一个滚热的年头。麦子与苋菜许下诚愿,福佑世人,万年不悔。麦收在望,信守开花,一笔笔地绘制着美丽风景,天高地厚,让岁月发出一声温润的轻响。

布谷鸟低飞在麦浪上方,丢下一串一串的清亮鸣啭,欣欣然,一路没有停息,一路呼唤:割麦了,割麦了。

山河幽静,村头没有磨镰声。

美丽的布谷鸟,深情的布谷鸟,几度日出日落,世界在变,麦收的样式也在变。割麦的镰刀已经成为挂在墙上的纪念物,收割机早就准备好。

布谷鸟轻盈地栖落麦田,浮想漫上心口。天轮缓缓转动,麦田作业正在走向机械化,机耕,机种,机收,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冗长一页就要翻过去。新型的农业已切入画面,未来正在进行谋篇布局,农业生产一定会出现全程自动化。耕种之本,将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养育天下生灵。

岁月沧桑,云数据介入人间,奥妙无穷,也必将介入麦田。麦田啊,云数据一定会让你五彩交织,遍地流金。

 


编辑点评:
对《麦子熟了,心很轻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