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酸枣悟

酸枣悟  作者:求学者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记事  字数:1462  阅读: 1583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这些天来,每每已拉开抽屉,自己首先会被吓得呆住,为那抽屉一角层层垒起的,酸枣聚集的“小山”。它们是那么红,又那么硬,清清冷冷的却又朴实地泛着光。
  
  屈指算来,已是多年没有摘过这酸枣,连那记录摘枣童乐的有趣文章,也早已被遗落在记忆的尘埃里,许久未曾提起了。不曾想到,这个时节,竟会在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异地,重新拾起这旧梦,遭遇一番料之未及的思考和感悟。
  
  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下午,惨烈的阳光依然气势汹汹地逼迫着人们。那个被我称作“哥”的高大男人,引着我从一排排房屋的后面顺山而下,目的是想亲近一下传说中的“黄河”。站在高处,远远望去,午后的河,深蓝而浑浊,一层白雾蒙在了深蓝上,似一条鱼,在热的涌动里,撑起了全身的力量,最终却疲软地瘫在河床上,无力地透明。
  
  还是有些景致的,远远的白色的船只游在水里面,缓慢却深情;喂鱼人的船桨虽小,但乌黑色的木片却拨起了层层涟漪,只差那一声声船家的号子,这人与水也即可以入画了。
  
  所以往下走吧,也或许那拨起水纹的凉风也会吹散郁结在胸中的那股莫名的烦闷呢。
  
  所以走了下去,然后看见了或稀疏或林立的酸枣棵子,以及紧衔在棵子上青青红红的枣子。
  
  一开始是不太在意的,对于默默无闻、朴实无华的野酸枣,我的热情仅限于起初的惊诧和随意的采摘,它们像玩物一样被我轻视和戏谑。我想,如果是换作漫山遍野的桃李,或许我早已陶醉在了弥漫山野的果香里,我会赞美,、会仰视、会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在心中供奉起物华天宝的香艳之神。但对于这丰姿并不绰约的野东西,倒似乎不必那么君子。这就跟人一样,高贵圣洁的女神让人可远观不可亵玩,粗鄙不自知的傻丫头却常常被视为笑谈。往往平凡而愚笨的人,自己跑到山坳里,站成一处风景,自我浑然不觉时已遭到了他人的暗算和讥笑,岂不是一件悲哀的事?
  
  可是不是的,当我蹲在地上,一颗一颗摘着的时候,枣子的坚硬感动着我,在我万分小心之后,仍然被尖尖的刺划出两道血痕的时候,棵子的坚守震慑着我。那看似弱小受人摆布的小枣深藏在叶子和刺之间,若隐若现,唾手可得的遐想也随着枝干的晃动渐渐消散。直至最后,我默默地对它们敬重起来,就像敬重着一个认真的生命。
  
  酸枣的身姿因不袅娜而坚强,它固执地啃着一片土地,讥笑、暗算、风雨的袭击只是一种历练。你看它,把娇小的躯体插在倾斜的山体里,仅汲取少量养分便可以支撑着坚韧的枝叶和倔强的精气,所以才能在阳光的照射里精神矍铄、熠熠生辉。
  
  那个下午的最后,哥哥和我摘的枣子汇集起来,竟装满了我衣服上一个不小的口袋。它还是慷慨的,会划伤我,也会给予我或酸或甜的味道,而人也应该宽容一些吧,会横眉冷对,也要会轻描淡写,原谅了所有的不应该,也就没有那庸人自扰的烦闷了。
  
  也是那个时候,当哥哥把口袋里的小枣一点一点掏给我的时候,我仿佛看到那个他叫我“傻丫头”的下午,明亮而纯净;也仿佛看见西安的街头,擎着一串大糖葫芦的冬季,一个小女孩纯真的寻亲梦终于达到了完美,走向了尽头。
  
  酸枣一样青涩,酸甜的记忆也将要远去。记忆里她的梦想单纯而柔软,她的回报别致而使人费解,她的野酸枣一样的感悟震颤而令人心悸。
  
编辑点评:
对《酸枣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