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游记> 汉关深辙

汉关深辙  作者:仲咏涛

发表时间: 2018-05-17 字数:1482字 阅读: 88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站在函谷关上,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想像着函谷关曾经的荣耀,聆听着历史的回声,感悟世事的变迁。眼前仿佛出现两军鏖战,奋勇厮杀的悲壮画面;脑海中又浮现出丝绸之路上,车辚辚,马萧萧,贩夫走卒,络绎不绝的繁荣景象。2000多年的岁月更迭,月色依旧,空留残关。但它依稀可见的雄姿,依然向世人见证着它在历史上重要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文化魅力。
 


对于新安县的函谷关,我向往已久。曾经两次探访,却都阴差阳错地和它失之交臂。周日,我和妻子第三次去函谷关,终于有幸识得其庐山真面目。

历史上的函谷关,有秦关与汉关之分。秦关位于今灵宝市,新安县的函谷关为汉关。秦关、汉关相距约150公里。说起新安县的函谷关,流传着一个故事:汉武帝时,楼船将军杨仆是新安县人,功勋卓著,“耻为关外民”。上书汉武帝请求将函谷关东迁,“武帝亦好广阔”,杨仆如愿以偿。公元前114年,迁建到新安县城东,仍沿用原名,史称“汉函谷关”。现在想来,当时的关内人和关外人的区别,也许和现在“北上广”与其他城市之间在教育、医疗、薪酬、福利待遇等方面的区别类似。“杨仆徙关”不仅满足了自己的心理需求,也使众多新安百姓跻身“关中人”,造福了一方黎民,流传为一段佳话。

走过涧河上的小桥,沿河西行不远,就看到一座巍峨雄伟的关楼横亘前方。一条黄土路贯穿东西,南、北两侧各有一座残缺的夯土高台。南侧为望气台,《史记》记载函谷关令尹喜见老子西去,留老子著《道德经》一事。西汉刘向《列仙传》进一步演绎说尹喜见紫气东来,等到老子骑青牛出关,邀老子著《道德经》,后跟老子西去,著有《关子令》。古人建望气台以纪念尹喜 “望气”,“紫气东来”的故事流传至今。北侧是鸡鸣台,出自《史记.孟尝君列传》。孟尝君出使秦国,被昭王扣留。孟一门客装狗盗得白裘献给昭王妾说情放孟。孟逃到函谷关时昭王又令追捕,孟尝君的另一门客学鸡鸣,引得众鸡齐鸣,骗开城门,成功逃脱。鸡鸣台用来纪念孟尝君的机智和知人善任。这也是成语“鸡鸣狗盗”的出处。

现在看到的古关遗迹是1923年修复后又遭破坏的遗迹。当时修复的函谷关高38米,分上、中、下三层,顶部为四角亭阁,飞檐画栋,高耸入云。中部为方形阁楼,十字交叉穹顶,“四门相通,四门洞开”。底部则为城垛错落、气势恢宏的城楼。东、西门洞两侧均有楹联,东门为“功始将梁今附骥,我为尹喜谁骑牛”,西门是“胜迹漫询周柱史,雄关重睹汉楼船”。二层阁楼的四门也有楹联,东门:“四面青山三面水,一层紫气万层烟”;西门:“佑彼周室,宏我汉京”;南门:“紫气犹守贤令尹,青牛重度古函关”;北门:“巍乎直同百二险,焕然重筑一丸泥”。这些楹联或叙史,或写景,引经据典,立意深远。读之令人抚今思昔。

站在函谷关上,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想像着函谷关曾经的荣耀,聆听着历史的回声,感悟世事的变迁。眼前仿佛出现两军鏖战,奋勇厮杀的悲壮画面;脑海中又浮现出丝绸之路上,车辚辚,马萧萧,贩夫走卒,络绎不绝的繁荣景象。2000多年的岁月更迭,月色依旧,空留残关。但它依稀可见的雄姿,依然向世人见证着它在历史上重要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文化魅力。

涧河桥的东面,有一段凿山而建的函谷古道,狭窄的红砂岩路面,石质坚硬,崎岖不平。相距1.2米,深3厘米至12厘米的两道深深车辙,触目惊心。我久久地凝视着那两道车辙,深深地感叹古人行路之难。一声汽笛长鸣,一列火车在北面半山腰上的陇海铁路线上呼啸而过,南面的310国道上也是一派车水马龙,昔日的雄关漫道如今已成畅通坦途!


编辑点评:
对《汉关深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