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断章

断章  作者:陆离

发表时间: 2018-05-15 字数:1415字 阅读: 79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断章淅淅淅难得的周末,被末春的雨扰醒了。放了假,整个日子都松弛下来。大可不必理三千烦恼事,只图个逍遥自在。困于起床气,我又缩回被窝。却忘了,窗户并未紧遮。雨颗粒纷纷砸落在窗沿,迸出急促的滴答声。这下
 


 

  淅......淅淅......难得的周末,被末春的雨扰醒了。

  放了假,整个日子都松弛下来。大可不必理三千烦恼事,只图个逍遥自在。困于起床气,我又缩回被窝。却忘了,窗户并未紧遮。雨颗粒纷纷砸落在窗沿,迸出急促的滴答声。这下,我无论如何,睡不下去了。嘟啷了两句,索性蹬开被子,裸着上身,寂静地躺着。

  对搅了好梦的雨,我是没好感的。如不喜欢,编来个理由是毫不费力的。比如吧,雨,反反复复,落个没完,不似潮涨潮落大气,不似云卷云舒烂漫,满足不了少女幻想,给予不了少年慰藉。我闭上眼,这雨就在心里下个不停。

雨,有水草的味道,有嘈杂的人声。任何时候,雨都是实在的,由表及里,凉彻心扉。

  再举些佐证吧。清明时节雨纷纷,雨在清明里,是必不少的佳肴;谈情说爱,雨也是上佳的分手借口。可怪的是,雨本身是澄澈的,下落是缘于本能。一滴雨往往有一片湖,而湖也是不带感情的,不能把凉人心说是它的罪过。原原本本就是雨和湖,又或说没有雨和湖,怎会染上世间的尘埃呢?

  怕是染过些离人泪吧。不喝杜康,以何解忧呢?固然,哭出泪来,不是排解寂寞的唯一。我想,泪也有无形有形吧。有时候,哭出的泪未必是真,无形的泪更添雨的惆怅,哎!

  雨也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淅沥,哗啦,噼里,啪啦......终究会停。转而该期待下一个轮回了。至多在雨里,街上,几个黑色的过路人,撑着伞,走动着。为了不让雨滴进心里,我们真是煞费苦心。表皮裹着厚厚的雨衣,手里捏着塑料的伞,漠然地视着前方,急着赶路。

  若在巷尾,逢了个结着丁香忧愁的姑娘,别诧异她手中的油纸伞,翩然滑落。好姑娘,听我说,这世上少了一个“你”,多了个“我”,混在过路人里,有什么可惜的?

  雨停了,我可还没受够呢!

  按理说,云销雨霁,该有条虹结尾才是。哪里有这莫大的福气呢?

  不多时,一片澄亮的光,透过纱窗,横浸入屋里。我清楚地看见,光里的彩圈、杂质。雨巷姑娘的脸,完完全全复刻到这片光上,在我伸手触摸以前,倏而跑掉了。

  雨啊,恼人又可爱的雨,你真叫我又爱又恨。

编辑点评:
对《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