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记事> 我们的中国梦—空姐遇害案

我们的中国梦—空姐遇害案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 2018-05-13 字数:5582字 阅读: 4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前言:我身为男性,天生就对美丽的女性具有好感,当看到演员徐婷得了癌症去世的消息,看到她那么美丽的照片,特别是网上传的她那张被病毒灼伤黑了胳膊的照片,我竟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我跟她素不相识,但我很想
 

前言:我身为男性,天生就对美丽的女性具有好感,当看到演员徐婷得了癌症去世的消息,看到她那么美丽的照片,特别是网上传的她那张被病毒灼伤黑了胳膊的照片,我竟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我跟她素不相识,但我很想问:老天为什么要对这些美丽的生命如此残忍,如此不公?我曾经花了很长时间想把她写入我的小说,但因为写的不好,才最终放弃。今天又听到类似的消息,我心大恸,为什么我们社会总有那么多的人祸?人生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痛苦?徐婷是信了庸医,小珠是遇着奸杀,我们的社会真的好么?那杀人的嫌犯是怎么养成的呢?谨以此文纪念小珠这个美丽的生命,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里所有人都会好好的对她,都会对她心怀善念,她一定会得到她想要的美好的人生!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是看到介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乖巧懂事的孩子,孝顺父母、勤工俭学。如此一个不但外貌出众,应该原有一段非常精彩的人生,又内心善良,仅仅21岁,甚至都没来得及谈过恋爱的女孩子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便有了难以释怀的写作的冲动。我只想问:美丽,可以渐渐远去,但为何,要如此摧残她们?

2018年5月5日,李明珠下了飞机,回到了驻勤酒店沃金大酒店里。她的心情很好,最近有一个帅哥在追求她,她还没答应,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她已经参加工作一年多了,却还没谈过恋爱,她是家中的独女,父母还要她照应,以后反正还有的是时间,她心里如此想着。

风儿轻柔的吹来,甜甜的,人生是如此美好。空姐虽算不上高收入阶层,但也不差,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未来一切都会更好的!况且她又有好的身材,好的脸蛋,又极年轻,未来有无限种美好的可能在等待着她,各种美好的风景等着她去看。甚至有闺蜜笑着对她道“说不定,你以后可以去当模特呢!”她则笑回“就是,那可说不一定!”

今晚上手机上约了个顺风车,滴滴打车,很是方便。遥想几年前读书那会,打车还要在路边挥手儿,左等右等,真是太落伍了,中国的发展真快呀。

简单休整后,她洗了个澡,从郑州飞连云港,又从连云港回郑州,再从郑州飞绵阳,又从绵阳回郑州,她就没怎么休息过。新郑国际机场离这挺近的,为员工们提供的这家驻勤酒店也还不错,各方面都比较周到。

她是山东人,今年21岁,是家中独女,在父母手中是真正的“掌上明珠”,比什么都宝贵,比什么都值钱。在父母眼中,喂药时,就是一口烫水都不肯给她喝,吹凉了,才喂她。她也格外孝顺父母,非常听他们的话。人又外向,人缘极好,大学时期在济南当地读的,期间为锻炼自己,特别去勤工助学,有时还卖点小商品。毕业后,出落的婷婷玉立,1米74的身高,加上出众的学识、长相,便来航空公司应聘做空姐了。工作1年多来,也是经常回家看望父母,也是每回都给父母买很多东西,给家里添置各种日常生活用品,牙刷、毛巾,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买,惹得父母都报怨她乱花钱。有时还给姨、叔们也买衣服,惹的亲戚们也都喜欢她,都说“虽然是独生子女,但这丫头总算没被惯坏。”她则呵呵笑着搂着父母肩头不作声。这时候,是老李两口子最幸福的时候!虽然已经工作了,但她极乖巧,极懂事,知道自己工作的性质,就像那天上的鸟儿,飞来飞去,出一趟班,父母的心便也像天上的鸟儿飞来飞去,便有事没事,就要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有什么事都要与家里事先沟通了,比如已经到了哪儿了、已经下了飞机了、已经回到酒店了、已经上床睡觉了,老俩口悬着的心才会放了下来。她爱蓝天,她爱白云,但即使再渴望自由的鸟儿,也有一个窝,只有像母亲一样的大地,才是她的根!但她因一心想着父母,却还没来得及顾上自己,甚至都没谈过恋爱呢。

晚11时50分,约的顺风车快到了,她走出酒店,准备乘顺风车赶往市区火车站。夜色中身后的这座酒店灯火璀璨,人间真是繁华啊,让她迷醉。她掏出小化妆包给自己补了一下妆,边等着车。描描眼影,涂涂唇膏,照照镜子,两支手指甲上就涂了不同的十个颜色,红的、蓝的、紫的、黄的、白的、黑的…在夜色的灯光下闪闪发光,让她觉得十分有趣,又有点小小得意。刚才同一房间的小红帮她涂指甲油时,给她看了她手机上的一个笑话段子,趁她不注意,竟敢整她,下回一定要整回来!她想着想着,不由笑了。

一阵风吹来,她的裙子飘了起来,浓郁的玫瑰香味飘荡在空气中,连远处的一只蜜蜂都被吸引着飞了过来,围着她转来转去。她呵呵笑着,对那蜜蜂说“好晚了,你快回去吧,不然要迷路了。”那蜜蜂像是听懂了,又围着她依依不舍的转了三圈,才傻傻的晕头晕脑的,像喝醉了酒般,飞离了开去。

这时,那车到了,只见司机是个壮汉,笑问是不是在等车。小珠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便报怨道“怎么才来,都等了半天了,我还赶火车呢。”忙上了车。她只带了手机、钱包等小物件,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心想着:明天我就回来了。她定了1个多小时后,次日凌晨1时37分,由郑州开往济南的普通列车。如果没有意外,6个小时59分后,6日早上8点36分,她就回到了济南,参加一位亲戚的婚礼。婚礼完后即返郑,她已经预定了回程车票。

男子见她是个美女,忙赔笑说“一直在赶,这才赶到。”一路上,司机不停地撩她说话,可小珠不想理他,感觉这人甚是可厌。结果那男的却道“美女,你长得特别美,我特别想亲你一口。”李明珠真是厌恶极了,这男的眼睛看哪里呢,骂了一句“你有病是吧!”早知这样,真不该上他的车,便气得在手机微信里给同在祥鹏航空做空姐,且住在一起的室友小红发了条微信“真倒霉,司机是个变态,还说我长得特别美,特别想亲我一口。”只见手机时间上显示,此时是5日晚11时55分。小红马上回复提醒她“那你假装给‘老公’打电话啊,提醒一下他,让他知难而退、尽快收手啊。实在不行想办法下车。”小珠想着自己哪来老公,且这样的色狼见多了,便未回应,便闷着头玩手机。过了一段时间后,小红不放心,再次拨打她的电话,李明珠见那司机已经老实了很多,不再骚扰她,便一连说了三句“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挂了电话。可怜,这竟是她和家人、亲戚、朋友、同事们生前的最后一次通话!

郑州市航空港区崔庄村,就在机场附近,目前安置区留守的,主要是老人和孩子,年轻人多在附近工厂打工,或干脆去市里找活。刘振华1991年出生,今年27岁,老家就在这里。他虽住在这里,却不经常在家,村民们也很少见到他,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这时正有人打电话过来,叫道“飞哥。”原来刘振华小名叫刘飞。那边问“最近在哪发财啊?”刘振华笑着边开车连接电话,笑道“发什么财呀,混日子呗。”那边道“兄弟这边有个生意,你要不要过来啊?”他便问什么生意。听那边说是去打架帮人收债时,怕被旁边李明珠听见了,便压低声音问报酬如何。那边说“哪有报酬啊,收到钱才有报酬啊。”他便沉默不语了,沉思起来。原来刘飞小时候就有些调皮,从小就学习差,打架狠,上学又不好好学习,初中就辍学了。长大后,虽与村里人接触的不多了,但却最让人头疼,是个吊儿郎当混混,极爱打架,惹是生非,还在自己QQ上美其名曰称自己是“上将军,最优秀的格斗士”。村里出去找活儿的人虽多,但他却是最差的一个,没本事不说,又不正经干活,从没干过多长远的工作,保安、木匠、瓦工…总是换来换去,挣不了几个钱。又因曾骑摩托车把人撞成重伤,赔了不少钱,至今还有四十万元外债。亏他是家中独子,他父亲又是特老实一人,不得不帮他还债。家中母亲脑子又有点问题,一家人全都没有稳定工作,日子特别紧张。且他虽结了婚,婚后却不和媳妇好好过日子,早早的就离了婚。如今正是活的没意思,生不如死的日子,想着不如死了干净。

欠了一屁股债,没多大能耐偏还嘚瑟,在一次酒桌上,差点因言语不合就与人动起手来。如今跑个车也是贷的款,连他88岁爷爷的养老金都时常被他偷偷领走了呢,气得老人直哆嗦,骂这是个没用的种。他才不管,只管拿了钱也不还债,可着劲的喝酒打牌,可谓过一天是一天。这人生啊,早就放弃了,只管哪天等地上捡个五百万的钱包,就算发了,可偏偏一直没捡上!

因家里没女人,便正是最思念女人的光景,此时见了小珠这么年轻漂亮,便眼中放光起来,便很想同她玩玩。可百般挑逗,小珠哪里理他!前面正好有一个土坡,刘振华对那里很熟悉,路边没有公厕,他有时便会上那边解决,此时便拐了过去。心想“老子早不想活了,就是要搞搞你,怎么样?就是坐几年牢,还管吃管住,老子认了!值了!”小珠一见他开错了方向,顿时慌了,忙问他干什么?他只说要小解,找个没人的地方。小珠哪信这些,顿时天旋地转,浑身发抖,不敢动弹起来,有了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停了车后,刘振华在车上摸出把刀来,逼她上山。小珠自然不肯,被他五大三粗的个子,一只胳膊就给拖走了。小珠吓得直哭,一个劲的求饶,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这山野里回荡,可惜却没有一个人听见。

进了坡后面,公路望不见的地方,刘振华一手举着刀,一手扒了她的裤子,直接把她强奸了,只见她裸露的下半身到处都是精斑。看着她惊恐绝望的眼睛,刘振华幡然醒悟:不能让她走!我怎么能去坐牢?在牢里,那还有什么好日子!且我出来后,又怎么做人?只有死人才会干净,万一别人抓不住我呢?他红了眼睛,拿刀就在小珠心脏上刺了一刀。小珠“啊!”的大叫了一声,痛彻心扉。可刘振华不管不顾,在她肺上又捅了两刀,接着又按着她的脖子,把她脖子上的两根动脉割断了…还怕杀不死,光是她背上就一连刺了十几刀呢。可怜小珠哪里还要他摁住,早已动弹不得,鲜血汩汩地向外涌,早已没了活气。她至死都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她会命殒在此,会在这样一个破败的小山堆上,像垃圾一样被人丢弃着!她至死都不能相信,她得罪了什么人么?她做了什么害人的事么?还是你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你强奸她就算了,还要杀人灭口,乱刀分尸?

刘振华这时害怕极了,突然知道自己完了,这是逃不掉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你顺风车滴滴服务号还在那呢,别人查不到你么?他顿时万念俱灰,怔怔发神了一会,后悔起来。早先别人叫我去打牌,却没去,怎么鬼使神差跑这来了!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绝望中,他把车开到一条河边大桥上,弃车跳河了。

6号上午家里人发现小珠没回来,等了一会儿后赶紧打她电话,电话可以接通,但一直没人接。李父李母有点担心了,毕竟她是家里的独生子女,且只有21岁,刚参加工作1年多。“也许是她手机被偷了,或者忘拿了。”家人只能这么安慰的想着。

7号上午,家人打电话给航空公司,公司这边回复说孩子5号夜里从驻勤酒店走了,他们赶紧开车从济南来郑州,上午10点走,下午4点多到航空港,然后去航空港公安分局报案。担心有不好的结果,李父叫了同公司的老吴等几位朋友。

老吴和李明珠很熟悉,小珠小时候都亲切地叫他“叔叔”。接警后,民警立案、派出警力找人。一直到8号早上,民警才通知李父,李明珠遇害了,尸体是在附近一个小山坡上找到的。随后,警方通知家人到一家医院,看着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的小珠,家人都没敢去问法医,孩子到底中了多少刀?此时,李母彻底崩溃了,开始胡言乱语,乱喊着“啊,珠珠回来了,回来了!”几度昏厥。

苏醒后,在航空公司提供的酒店里,李母卧不能起。李父一直叹息,说期待能回到5月6日就好了,愿时间永远停留在那里,他好在济南的家中等待女儿回家,他永远都不想再去上班,他永远都不想再去买菜,他也永远都不想再和楼下的老王去下棋。他只想永远守在门口,等女儿回来,突然间,他像是苍老了好多!夫妻俩最后一次与女儿通话,是在5月3日微信视频,当时小珠跟她母亲说“6号早上八点就到济南”。她的微信朋友圈,停留在5月5日,是在绵阳吃饭时发的照片。

案发后,女儿老家的同学获悉情况,多人于5月8日专门从济南赶到郑州看望李父等亲属,其中一名同学还怀着身孕。

警方成立专案组,则调取事发地附近多路监控,顺线追踪,在相关区域全力搜捕。

案发前,刘振华是因为没有犯罪前科,才成功通过了滴滴公司网约车的审核。滴滴也于10日中午声明:对郑州顺风车乘客遇害感到万分悲痛和愧疚,并悬赏100万元,寻找刘振华的线索,停业整顿。

谨以此文纪念你,我心目中美丽的姑娘,愿逝者安息!


编辑点评:
对《我们的中国梦—空姐遇害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