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历史> 华盛顿与普京

华盛顿与普京  作者:褦襶子

发表时间: 2013-10-09 字数:4604字 阅读: 1023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4星

   这两个相隔二百来年的人,有什么可比的呢!论本事,普京无论是文韬武略还是身手都远远超过华盛顿。论品行,目前为止也没有信息显示普京有什么违背当今俄国所信奉的普世价值的地方。普京关心民众疾苦,也没有什么贪腐行为被曝光。可是近些年来,这两个人的信息常常萦绕于脑际。每当看到有关普京的新闻,华盛顿的经历就伴随着。据史料显示,华盛顿并没有超群的军事才华,如果说他有什么不平常品质的话,那就是他对自由的执着追求与天下为公的高尚情操。然而,让美国人对其念念不忘,成就其美国国父英名的,应该是华盛顿的对权利的态度,以及这种态度对美国乃至世界的影响。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权利最具体的表现形式就是对武装力量的掌控,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所熟知的军权。华盛顿在领导全美武装力量大陆军,与英国殖民军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中,以其执着的信念最大限度地避免了通常战争情况下普遍出现的烧杀抢掳,他始终坚信道义的政治价值。就是在他的士兵赤裸的双脚在雪地里留下血迹斑斑的足印时,他也拒绝使用刺刀去征集军需物资。他个人不光熬白了头发,还差点弄瞎了眼睛,可自始至终都没有居功自傲。
  
  美国在追求独立和自由的过程中,华盛顿与他的同志们始终保持着对专制的警惕,对权力的忧虑。在世人的观念里,象华盛顿这样在创建独立国家事业里的象征人物,似乎理所应当成为终生拥有权力的人。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凡强者无一不竭力攫取一切他们可能获得的权力。”可华盛顿与他的同志们不想由争自由始,而以得到暴政终。因为他们知道,烈士鲜血不仅可以换来自由也可能换来暴政,然后又以鲜血的名义要求尊重暴政。浴血奋战往往只是为了换一个奴役者!
  
  有材料显示:“独立战争中的士兵,衣不蔽体,常常有士兵光着脚走在雪地上。就是这样一群人,在为美国的自由和独立而战。而他们为之奋战的国家却没有给他们应有的报酬。就是复员的军人被拖欠了“四年、五年,可能六年”的薪饷,大陆会议(当时美国的最高权利机构)也拒不支付。他们将青春年华,献给了自由与独立事业,而得到的却是赤贫和忘恩负义,甚至“他们负债累累,腰无分文,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华盛顿为此而痛心疾首,部下的士兵与军官们也牢骚满腹。可作为这支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他没有利用这种情绪操控部队,为个人谋私利。相反在军人的不满中,他看到的是对自由的威胁,而不是攫取权力的机会。
  
  部将刘易斯•尼科拉上校在1782年写信劝他担负起合众国国王的责任的时候,他毅然回信说:“在整个战争进程中,没有比部队中有你讲的这种思想使我更痛苦的事情了……我憎恨并强烈谴责这种会毁灭我的祖国的极为有害的的观点”。1783年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的汉密尔顿也花言巧语地劝诱华盛顿,利用不满的军队的刺刀威力成就伟业,而华盛顿也明确地答复他不能领导将会“造成国内动乱和以流血告终的”行动。
  
  1783年3月15日,他召集了一次决定美国历史发展方向的军官大会,呼吁军官们不要“打开内乱的闸门”,而应让你们的子孙后代在谈到你们为人类作出的光辉榜样时,以你们为荣……当人们似乎不为所动时,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付眼镜说:“请允许我戴上眼镜。为了这个国家,我不光熬白了头发,还差点弄瞎了眼睛。”将军们被华盛顿的高尚情操感动了,暴政和内乱的乌云倾刻之间消弭。使美国人民成为争取自由,也得到了自由的幸运民族,摆脱了历史上通常的“革命”悲剧——以争自由始以行专制终。使美国独立战争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一次信守了诺言的革命。
  
  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手握重兵,并得到部将的拥戴,国王之位唾手可得。可是华盛顿自起事时,就致力于为民主自由而战。不但不为权利而动,还极力说服各方尊重民主自由。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尽,被美国人民尊为独立战争之父的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就遣散了他的部属,主动交出委任状,辞去他的总司令职务及其他所有公职。并发表了动人的告别演说。他说:“你们在部队中曾是不屈不挠和百战百胜的战士;在社会上,也将不愧为道德高尚和有用的公民……在抱有这样一些愿望和得到这些恩惠的情况下,你们的总司令就要退役了。分离的帘幕不久就要拉下,他将永远退出历史舞台。”
  
  华盛顿以他无与伦比的政治人格,与后世至今无人能超越的政治文明水准,让世界第一次看到了,原来人类可以超越打江山坐江山的逻辑。他的义举使那些在独立战争中牺牲的部下成为为独立和自由而战,而不是为权力和交椅而战的真正烈士,避免了生命遭受愚弄的悲剧重演。当我们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领袖们在为“政权轮回”的周期律信誓旦旦时,华盛顿已经高高地站在人类政治文明的至高点上,用他人性的光辉照耀着人类的未来。
  
  当人们想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需要什么酬劳时,华盛顿告诉人们,就是能在自己的葡萄架和无花果树下,逍遥自在地纳荫乘凉,享受解甲归田告别权力的轻松。他在给年轻部的下拉法耶特的信中说:“我终于成了波托马克河畔的一个普通老百姓了。”
  
  后来,华盛顿在被美国人民推选为总统时,他居然没有去上任的路费。并且在担任了两届总统后,坚决拒绝各方的挽留,不再担任第三届总统,开美国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先河。成为美国乃至世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确立与完善的典范。从总统位置上退下来的华盛顿,回到芒特弗农山庄,过起平民生活。直至1799年12月14日,华盛顿病逝弗农山庄,再没有过问过权力。从总统(甚至国王)到平民的落差竟然是他为之奋斗的最高目标!
  
  每当读到华盛顿这些事迹,无不为其高尚情操而感动得心潮澎湃,使内心中的绝望一扫而光。今将旧作《一个让他身后二百多年所有政治家汗颜的农民》中的这部分情节拿来,激励绝望的同胞,与同志共勉。并对众多国人景仰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行为谈点拙见。
  
  俄罗斯总统普京,具有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英雄气质与非凡的经历。可是我要说,俄罗斯人一定会对他们再次选择了普京付出沉重的民族代价。这一点现在的俄罗斯人也并非没有察觉。普京第三次竞选总统的得票率仅仅是64.9%。而且近年来尤其是普京第三次竞选与就任总统以来,俄罗斯国内的反对呼声始终不断。那么为什么多数的俄罗斯人还能够接受“总统与总理”轮换宝座的政治闹剧呢!其中的因素很多,但最主要的还是俄罗斯人的大国情怀的作用。
  
  俄罗斯人从一个曾经从属于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国的小小莫斯科公国发展扩张以来,几百年一跃成为世界领土最辽阔的国家。沙皇俄国时期的扩张业绩在俄罗斯人心目中形成的大国情怀,在前苏联半个多世纪的红色统治下得以升华。所以,尽管大多数俄罗斯人对于那段历史的惊悸仍在,可获得自由的俄罗斯人精神上对于民族荣誉感的需要,促使他们产生了选择具有象征俄罗斯人往日辉煌的硬汉形象的普京的冲动也就再所难免。
  
  俄罗斯人刚刚从梦魇中醒来,那段历史留给俄罗斯人的民族伤痛仍不时刺痛着俄罗斯人,所以普京第三次竞选总统的支持率明显低于前两任。他能当选除了个人的客观条件外,其亲民的执政理念也颇具诱惑力。客观地讲,普京的许多政治观念还是很进步的。可是不知道他是战胜不了自己对于权利的欲望,还是真的看不出他的行为将留给俄罗斯人什么危害。即便到普京退出政治舞台时,他仍是清廉的,可是他给新生的俄罗斯开了一个贪恋权位的头,他的继任者以及此后历届贪恋权位俄罗斯领导人,还会不会有他的这种人格魅力。此番他一上台,就利用手中权力打压异见者,去除了对权力的束缚,大大增加了权力在俄罗斯重新肆虐的风险。
  
  还没有真正体验当代资本主义法制文明的俄罗斯人,或许重蹈人治的覆辙。华盛顿的最大的历史功绩,就是给权力套上缰绳。任你多么优秀,你也只能作两任总统。如此美国人民可能会错过杰出的领导人,可它使美国人民大大降低了遭受专制暴虐的风险。也极大地降低了政治变革中的成本。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人治是最不可靠的,中国几千年封建王朝,清明的皇帝有几个!唐太宗李世民再能耐,他对历史的贡献也架不住历代昏君与庸君的抵消。无论普京在他的政治生涯里给俄罗斯做出多么大的贡献,无论是他服务于俄罗斯人民的愿望使然,还是个人的欲望作祟,在对待权力的态度上他的行为都没法与华盛顿相提并论。
  
  国人崇拜普京,大多缘于传统的英雄情结。世界上具有英雄情结且将英雄神话的民族,也大多与专制有着不解之缘。崇拜英雄与想做英雄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对英雄的崇拜,往往是专制的土壤。专制者大多不是窝囊废,专制体制的形成,多曾有过蛊惑人心的海市蜃楼般的美好前景。有的本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雄心壮志”,有的或许曾经为美好而奋斗过,但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雄心”暗生,还有的或许如普京一般抱着服务于大众的理想,却不按程序行事一意孤行,为权力的肆虐留下隐患。
  
  其实对英雄的崇拜隐含着许多莫名的愿望,成就雄心壮志者有之,幻想享用英雄特权者有之,受用荣誉心理需要者有之。这种崇拜,隐谕着崇拜者对被崇拜者的期待,反映出崇拜者对某些期望的无能为力,因此神话英雄寄托着他们潜在的愿望,表现出对所期望事务的放弃。也或许这些情愫皆凝聚于对英雄的崇拜中。一个社会,英雄对于自身地位的认识与民众对于英雄的认识,往往决定一个社会的政治文明水准。华盛顿浴血奋战的最高奋斗目标竟然是作一个自由的平民。人类历史上许多人都曾打着这种旗号,可是真正做到面对权利如华盛顿一般释然的却极其罕见。资本主义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束缚规范权力的历史。权力被套上笼头,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最高政治成就。
  
  二次大战时,英国空军司令道丁将军,领导指挥英国空军,取得英吉利空战的胜利,挽救了大英帝国。可是在战后竞选时,政治对手质疑他指挥取得胜利的英吉利空战具有幸运的成份,要他说明他为什么能够准确预知德机来袭而提前下令英国空军升空应战,否则英国民众不能把这个国家交给一个撞大运的人手里。其实,当时英国已经有了早期的计算机,并用其破解了德国军用密码,可是按照英军保密规定,涉及国家安全的高级军事机密,在漫长的保密期限内不能公开。道丁将军本人不能回答这种质疑,丘吉尔首相知道这个内情,却也不能替道丁解释,为了维护国家利益道丁将军选择了放弃竞选。数十年后,这个情节解密后,人们无不对道丁将军的高尚政治情操而钦佩。而道丁本人也从来没有对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喊过冤。丘吉尔首相,在二战中大英帝国存亡之际临危受命。可领导英国人民取得战争胜利的他,战争一结束,英国人民就抛弃了他。半个多世纪了,几乎也没有听到丘吉尔喊冤,也没有看到多少英国民众替丘吉尔鸣不平。看看我们民族的那些“英雄们”,有多少能够具有这种境界!
  
  一个杰出政治家,不仅要功在当代,还要高瞻远瞩,为万世谋福利。普京带给俄罗斯的危害也许短期内反映不会很明显。但这对于俄罗斯尚不健全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来讲,无异于巨大的隐患。希望我杞人忧天,俄罗斯人不会遭遇这种厄运。
编辑点评:
对《华盛顿与普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