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情思> 矫情的资本

矫情的资本  作者:水墨鱼

发表时间: 2018-05-11 字数:1511字 阅读: 5124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以前总觉得母爱是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突然之间发现,她会断流,会枯竭。妈还在,是矫情的资本。妈走了,我却长大了。
 

  记得以前看到一幅画:一个小女孩站在烧开的水壶边,看着不断向上冒的热气,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地喊,“妈妈,水开啦。”当时的感觉是,这个女孩太娇气,水开了不知道咋办,还得叫妈妈来帮忙。过了这么多年,突然明白,也许那是一种矫情,妈在,就是矫情独一无二的资本。

  春天里,各种野菜发了疯地长,我的味蕾也在不断膨胀,好像心有灵犀,妈的电话就打来了。“闺女,你忙不忙?回来一趟,刚蒸熟的构棒槌,快回来吃。”“你在学校没?蒸好的水芹菜,你爸送过去。”“你现在去路口接一下,我让你嫂子捎了一些蒸好的槐花。”……妈的手艺,让我的胃也变得很矫情。

  嘴馋了,就给妈打个电话,或是回家一趟就解决了。刚踏进家门,就问妈妈要做啥饭,妈通常先征求我的意见。煎饼、凉粉、红薯面条……头脑中筛选、过滤。

  “妈,咱摊煎饼吧。”

  “中。”

  择葱、搅面、打鸡蛋,三下五除二,妈一会儿就弄好了。油锅烧热,妈盛一勺子面糊,“嚓啦啦”响过,锅底摊开一个圆。一会功夫,焦黄香酥的煎饼就出锅了。不顾热气的蒸烧,筷子夹一口塞嘴里。

  “慢点儿吃,没人给你抢,都当妈妈了,还是这幅馋像。”

  “妈,别人都说我淑女,只有在您这儿,我的狐狸尾巴没藏住,原形毕露。”妈也不再阻止,只是看着我笑。

  知道儿子喜欢吃西瓜,妈自己种了一块西瓜,专供我们吃。西瓜熟了就往娘家跑,又是吃,又是拿,甘甜的西瓜,伴随我们度过一个个难熬的酷暑。绿豆红豆黄豆,芝麻花生红薯,一兜一兜的,分门别类,装满了车厢。而每年春节前准备,那才是母亲手艺展示的大舞台。蕉叶果子,油条麻花,皮冻凉菜,花馍豆馅……妈十八般武艺轮番上阵,变着花样做出各种各色美食。别人的节前是忙碌的,而我是清闲的,只要回家转一趟,所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今年的腊月二十三,那天加班到六点多才回到家,到家之后突然想起应该烙火烧馍,我慌慌张张开始了。想起妈做的糖馍很好吃,孩子们都喜欢吃,所以我也试着做。糖包进面里,做成圆馍放在电饼铛里,没多久就闻到一股焦糊味。我急忙掀开,发现馍里的红糖加热之后化了,铺满了整个台面,还不停冒泡,不像在烙馍,像是熬糖稀。女儿走过来,看到一锅黏糊糊的,开玩笑地说,“妈,你可以做冰糖葫芦了。”怎么会这样呢?拿出手机准备给妈打个电话,却发现,那个号码永远也无法拨出去了。

  为了让孩子们多了解一些元宵节的习俗,我开始学着蒸花馍。枣糕馍、钱龙馍、麦垛馍,一个个特定寓意的馒头,我一边学着妈妈的样子做,一边给孩子们讲,“枣糕馍,希望老年人高寿;钱龙馍,让家里富裕;麦垛馍,对老百姓来说很重要,渴盼来年五谷丰登。”孩子们专注地听着,对我做的花馍也是满怀期待。时间到了,该揭锅了,掀开锅盖,我一下子傻眼了,馍像一群冬眠的动物,全都蜷缩着、蛰伏着。是面没有发开?碱兑少了?还是在正上气的时候,我又在中间放了一笼馍?无数个疑问缭绕在心头,没有人给我作答。突然想起妈说的,“你啥也不用做,回来吧,我做好了。”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我泪湿眼眶。

  是啊,妈在,我可以随意矫情,孩子们棉衣脏了,我问妈是直接洗,还是拆了再洗好。妈说,“拿回来吧,你忙,不用管,我来弄。”我还真学会了矫情,缀个扣子也让妈弄。

  妈走后,做菜、蒸馍,摊煎饼、炸麻花,钉扣子、缝被子……我慢慢成了无所不能的妈妈。

  以前总觉得母爱是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突然之间发现,她会断流,会枯竭。妈还在,是矫情的资本。妈走了,我却长大了。


编辑点评:
对《矫情的资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