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时评> 北大校长的“三观”

北大校长的“三观”  作者:闻鸣轩主

发表时间: 2018-05-08 字数:5033字 阅读: 1317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北大校长的“三观”5月4日,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校长林某某要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可惜这位仁兄将鹄()读成了浩()。这件事原本不值得去揪住不放的,天下没有人能保证认识所有的汉字,人
 


5月4日,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校长林某某要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可惜这位仁兄将鹄(hu)读成了浩(hao)。这件事原本不值得去揪住不放的,天下没有人能保证认识所有的汉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可是,这位林校长第二天就发表了《致同学们》的公开信,为自己读错字辩解,这可不像是大家风范,反倒有点欲盖弥彰弄巧成拙了。尤其是在文末提出了这样的治学观“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此话就大谬不然了。这反倒促使我要质疑一番这位校长的“三观”了。

其一,林校长的“学习观”。

他在公开信中用了大量的篇幅,为自己读错字辩解,说自己生不逢时,上中小学赶上“文革”,书没有好好读,似乎都不知道“鸿鹄”两字的出处。咱也是从“文革”中读中小学过来的人,却知道我们的课本中有司马迁《陈涉世家》这篇文章,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反映农民起义的文章肯定入选课本,更何况陈胜、吴广起义作为封建社会的第一次农民起义,值得大书特书。“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林校长也太以为别人也孤陋寡闻了吧?又称他当年高考作文占了80分,语句和语法只有20分,请注意“鸿鹄”并不属于语法范畴,偷换了概念。难道这就是一位学者的“学习观”?

其二,林校长的“哲学观”。

林校长所称在中小学读了大量的毛选,列举了《矛盾论》、《实践论》等,毛主席写的文章可谓是文采飞扬,令人敬仰,特别是有关哲学的方法论。唯物辩证法认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相信这样的辩证法、方法论,是极富那个时代特色的,可笔者不明白这位鼎鼎大名的林校长,发生了“错字门”事件后,还在一味地强调客观原因,丝毫没有反思自己的内因。这样的“哲学观”与“方法论”,恐怕不是一名大学校长所应具备的特质吧?令人不敢恭维。

其三,林校长的“治学观”。

最后,林校长的“治学观”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他声称“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此话我怎么听起来有这样的言外之意,那就是“我是校长、我是权威,容不得你们来质疑。”林校长之所以能够爬上名校校长的高位,没有一点学术造诣(yi)恐怕是不可能的,也许他会读成造指(zhi)。

作为“科学家”,如果不去质疑前人,又怎么可能有所创新、有所发展?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韩愈称“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作为数学家的复旦老校长苏步青曾说:“欲考复旦大学数学系,若语文不及格,数学再好也不能录取。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有力地打破了长期以来居于宗教统治地位的“地心说”,实现了天文学的根本变革。假如哥白尼不去质疑、辨析,又怎么去迈向未来呢?

在凡此“三观”集一身的校长治下,学生真的能学到学问?这样的名校,不上也罢,去了可能会误人子弟!


编辑点评:
对《北大校长的“三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