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四十一章 遭袭,空间变幻

第四十一章 遭袭,空间变幻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5-05 字数:20801字 阅读: 3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钻石电闪而入,逆着光,向下坠落。不一会儿,穿过火山口,往下直入。


钻石之艇追星逐月般穿梭,片刻间越过光柱和火山,再往下便是黑暗,消无声息的黑暗。


一切仿佛凝固与停止,没有时间,没有岁月,没有动静。不知身在何处,亦不知人间何世。


死寂中,没有光,没有声音。


我们……我们还在下落吗?占尘问。


那当然,莎莉娜轻笑,而且速度很快呢。


英雄们一同嘻笑。于是,黑暗中有了人声,有了温暖。


唯有的这点笑声,在无尽的黑暗中,显得那么空旷、单薄而微渺。


英雄们叹息,这趟旅程,是何其孤单和寂寞,这条道路,又是何等艰难和漫长……这一点,谁人不知?


然而既做选择,便无怨无悔。


英雄们即将前往,且不可阻挡。


英雄们是张扬的,也许因为年少轻狂,也许因为青春和热血。然而,英雄们是快乐的。


快乐,是无比珍贵的。世间,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的快乐?真正的。


如果要快乐得长久,越发困难。


生活中,总是有那么多不如意或不顺心的事情。也许这一秒钟你是快乐的,下一秒钟便叫你烦躁或恼火。


但是英雄们是快乐的,无论经历什么,不管是受到伤害,或是迎战恶魔,还是如何的艰苦卓绝,他们都是快乐的。这一点,只在于心态。


只要心态彻底端正,则不论发生什么,都是快乐的,都不足以影响你的心境。


于是,英雄们在黑暗中轻笑,快乐的轻笑。即便下一秒是世界末日,他们同样轻笑。


黑暗中的速度不可见,亦不可估测。终归是飞快的,莎莉娜这样说,必有这样说的道理和事实。


虽不可见,罗布特仍然笑问,不知道要多久可以穿出这个空间?


莎莉娜嫣然说,不会太久,很快的。穿过黑暗便会迎来光明,那时候咱们就可以出去。这一刻,咱们穿梭的,已经是时空的间隙。


是吗?罗布特一笑。


是的。莎莉娜莞尔。


空间方面,莎莉娜比任何人都更为了解,即使罗布特、鹿仙儿或山本次郎,皆不如她透彻。其他的人,自然更不用说。


空间还有间隙吗?占尘拍手笑问。


本来是没有的,莎莉娜说,而且在创造空间时,可以把那些间隙抹平。只是逆风弄的这个空间,不但广阔无边,还特地拉大原本可有可无的时空间隙。


原来如此。大伙儿恍然。


莎莉娜微笑,这段间隙,也算是难得的宁静与平和,她不禁释然,感觉很惬意。她现在最关心也最想知道的是:逆风,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这个疑问,开始滞留在她的心底。


有火焰升起,升起在大伙儿的中间,照亮了众人的身影,更照亮了莎莉娜惊世的容颜。


火焰轻舞跳跃,平稳而悠扬的燃烧,仿佛莎莉娜的祥和与稳健。


是莎莉娜的火焰,虽然不能及远,周遭仍然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但已可隐约见到行进的速度。在光与影的飞逝中,完全可以感受到那速度的惊人和可怕。


然而英雄们不会觉得害怕,反倒十分欢快和愉悦,毕竟这种经历是不常有的,是紧张刺激的,是叫人心旷神怡的,更是一切都未知的。


这团火焰不但带给大伙儿不一样的心情,更让每个人都气定神闲,不再忐忑不安和提心吊胆。


因为有光,便会给人以安全和依赖,不再无所适从。


钻石之艇仍然以光电之速飞驰,众人伫立之上,感觉自己亦在自由飞翔,渐渐地几乎陶醉于其中。


陡然间,钻石之艇震动数下,仿佛撞上什么事物。


英雄们愕然。


紧接着,震动加剧,猛烈异常,仿佛黑暗中处处是乱石暗礁。


大伙儿惊讶莫名。莎莉娜更是大吃一惊,难道说,逆风欺骗了我们?一念及此,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震动进一步加强,钻石之艇已摇摇欲坠。


是出现别的空间吗?莎莉娜心底忽然明亮起来,如果是一个人做的空间,断不会有这么大的裂痕,莫非除却逆风之外,又有别的人向我们出手?想到这里,反而心下稍安。若不是逆风所为,那么不论将面临多大的危机或是受到多大的伤害,都不是被欺骗的,这样心理上会好受些。


轰——


一声巨响,钻石之艇爆破。所有的冰之防御和魔法屏障,亦同时粉碎。


刹那间,英雄们被抛弃在虚空之中,七上八下,仿佛没有重量,飘浮在空中。


有人嫁接了空间,大家小心!莎莉娜疾呼,她知道,一切已然无法控制。


什么?嫁接了空间?大伙儿无不吃惊。


是逆风吗?占尘几乎尖叫。


还不能确定,莎莉娜摇头说,应该不是她。这里出现许多乱七八糟的空间,总之大家一定要小心……


话未说完,她的身体被一股力量缠住牵引至黑暗中,瞬间消失。


英雄们大为惊骇,心头的惊惶,从所未有。强如莎莉娜,亦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束手无策吗?


却见罗布特和山本次郎不向下落,反而往上飘去,其情形甚是诡异。这份诡异,令每个人都不禁动容。


星晰……丹·安泽西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回首呼唤。


楚天歌握紧手中的冷电神枪。


星晰一笑,温文尔雅。然后她说,没事的,大家不用担心。


星晰的淡定和从容,使每个人都怔住。这份淡定和从容,依稀透着无可比拟的自信。


这份自信,从何而来?


虚空之中,她的身影婷婷玉立,婀娜飘逸,仿佛是不可被打倒,不可被摧毁的中坚力量。难道说,她强大到足以应付这一切吗?


不至于吧,看情形也不像。只是那份沉稳,令每个人都慢慢心神安定。


于是,大伙儿释怀。


泥鳅对她欣赏之余,更是忍不住奇怪:难道星晰,从来不知道害怕,也不会害怕的吗?今天这状况,每个人都会感到恐惧的吧?


楚天歌拂了下额头的汗,微笑说,只是,他们好像遇上危险啦。


星晰一笑说,不着急,依这形势看,我们也会很快遇上危险的。


我们也会很快遇上危险……星……星晰居然可以如此谈笑自若?


楚天歌等人诧异之余,不禁失笑,每个人都莞尔。在星晰的言语和笑容中,每个人的信念进一步坚定,在心底生根发芽。星晰,真的可以给人予力量,不可战胜的力量,竟仿佛是魔力。


星晰微笑又说,我虽然对空间不太了解,但也听人讲,空间本身是不会伤人的,大家应该提防的是在它背后操纵之人。


众人认真听着。


星晰温柔一笑,手指前方说,大家留意到没?山本次郎和罗布特消失的时候,山本次郎不动声色,罗布特则在笑,他们都是胸有成竹的。


众人眼睛一亮,原来星晰临危不乱,巨细无遗,将一切尽收眼底。统观全局,难怪她比别人更自信。


忽听一声惊呼,占尘被黑暗横着吸引过去,片刻间半身已没入黑暗中。


危急之中,画虎赶忙向前一扑,抱住她的双脚。


于是,两人一起消失在黑暗里。


泥鳅心惊之余,蓦地瞥见星晰亦被黑暗吞没,忙伸手拉住她的小手。


星晰的小手温暖而柔软,犹如凝脂般细腻光滑。泥鳅一呆,未及动念,眼前已黑。


火焰熄灭。


英雄们的身影,尽数消失在黑暗中。


变生不测,迪巴逊讶然,抬头,皱眉深思。


楚大哥?鹿姑娘?安兄弟?迪巴逊叫上数声,未听回应。细一体察,周围再无任何气息,朋友们皆已不见。


迪巴逊心头一沉,今日的情形,必是遇上从所未有的危难。以鹿仙儿、莎莉娜、楚天歌等人之强,皆不能挡。星晰虽然从容不迫,却也是吉凶难料。占尘虽有画虎相护,只怕也会身临险境。可是,敌人是什么样子,根本没有见到,甚至眼前是个什么状况,亦不能完全明白,这……这叫个什么事嘛?


迪巴逊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沉住气,不纹不动,不骄不躁。将全身的气息和力量释放,凝神去感受周遭的一切,并与之融为一体。任何风吹草动,都将逃不过他的感知。


黑暗中,没有气息,没有声音,一切仿佛死去,再没有任何生命。


迪巴逊凌空踏虚,如踩实地。沉住气,不动。


时空似乎停顿,并且慢慢把他遗忘,遗忘在死气沉沉的黑暗里。


又过得一会,忽有一个声音呼唤:迪巴逊!


这个声音柔美而飘忽,不可捉摸,不可探知,不知其来处,依稀是透析重重空间而至,源于无限遥远的时空,却自然而然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仿佛至高无上。


她是谁?迪巴逊一凛。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真的打算向魔界反攻吗?


是的。迪巴逊静静的说。


那个声音淡淡的说,你以为,自己能够突破魔法神殿吗?否则你做的一切,有何意义?


迪巴逊平静的说,魔界的五宫十九殿,包括各位神通广大的殿主和五位法力无边的天使,共同组成固若金汤的魔法神殿。自神话时代起,便从未被突破过。要突破,应该很难。


既然如此,还要去吗?


我想试试。


唉,凡人虚妄倒也罢了,怎么你也如此虚妄呢?


人,应该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而活。即使艰难无比,亦不退缩。


要是死了呢?


人生不过百年,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好,好气魄!我倒想看看,你们有多少力量。


迪巴逊突然问,你是谁?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我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终归是你们的敌人,这一点不会有错。那个声音叹息,竟是无尽的落寞。


迪巴逊大吃一惊,不是为她的言语,而是为她的叹息。那份叹息中的落寞,包含着无穷无尽的孤独和寂寥,那是只有真正的高手或是无敌才可能拥有的孤独和寂寥!


别人听不出来,迪巴逊却能!因为他曾经无敌过。


迪巴逊知道,那份孤独和寂寥是不可能伪装的。因为他也曾深深感受过那样的孤独和寂寥,但是当他走出自己的种族,走到更广阔的天空下时,那份孤独和寂寥便没有啦。


可是眼前这份叹息太强烈,那种落寞比他曾有过的强上千倍万倍,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落寞,不但叫人冷得彻骨,更是叫人万念俱灰。


莫非,她已经无敌太久太久?想到这里,迪巴逊更是心惊。


然而,那份落寞是不经意的,如呼吸一般自然,仿佛与生俱来。只有迪巴逊这样的人才会感觉得到。


迪巴逊胸中的热血如沸,战意勃发。那份落寞,激起他无限的战意。他知道,唯有惊天动地的战斗才能冲淡那种落寞。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去为她冲淡,也许是那份落寞太过于揪心,也许是因为他们曾有过相同的落寞,也许是因为他们大致属于同一类人……


正当他的战意极其旺盛之际,陡然有一股力量袭来,自无上高空袭来。


这股力量并非锋芒锐利,只是极为强大。


迪巴逊呼喝,挥掌相迎。


顿时,他被击落。那股力量如怒涛狂涌,源源不绝,压顶而下。迪巴逊双掌齐出,竟不能挡。


那股力量咆哮,威力和强度层层叠加,似乎要摧毁一切。


届时不能逃,不能避,迪巴逊奋起神勇,全力抵挡。


刹时间,他的身影如光如电一般坠落。而那股力量如影随形,压迫着,疯狂的冲撞和吞噬而来。若不能挡,必然粉身碎骨。这一点,迪巴逊深深明白。


黑暗无止境,高空亦无止境。迪巴逊被那股力量逼得疯狂坠落,竟似永远不能到头,永远不能停止,要永远坠落一般。


那股力量进一步加强,变得更加狂热。


迪巴逊胸中的战意燃烧到极限,力量完全被唤醒,处于巅峰。他的力量,彻底释放。


咆哮之声响起,如九宵龙吟,如百狮怒吼,动天撼地,穿云裂石。


迪巴逊长啸,力量绽放,可怕地提升,往全新的果位提升。


恶魔变身吗?迪巴逊!那个声音说。


怎么她连这也知道?迪巴逊又是一惊。然而他此刻没空理会许多,对方知不知道对他来说都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迪巴逊的身体开始变异,力量暴涨。


双方的力量推波助澜般吞吐,汹涌澎湃,似乎没有用尽之时,没有枯竭之日。


变强,变强,再变强。


一直强到可惊可怖,强到无以形容,强到撼动了黑暗,撼动了时空。


时空是无限的,黑暗亦是无限的。这里,没有光明。


两股力量仍在提升,可怕的提升。


也许因为一开始便失去先机,迪巴逊被压制着,坠落,闪电般坠落,止不住的坠落。


陡然间,有闪电,真的有闪电。


紧接着,雷声隆隆。依稀是,山雨欲来……


不,山雨早来了。


是力量,是那两股力量的激突。


空气中的物质,开始分解、碰撞,击出雷电。


黑暗时空里的一切物质,包括有形的无形的,可见的不可见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所有一切的物质,都开始发生变化,从分子和原子的结构上发生变化。于是,一切仿佛创世之初,天地亦仿佛重归混沌,所有的物质皆在进行着分化、重组或碰撞。于是,黑暗的时空里,电闪雷鸣。


这一切,全因那两股力量的作用。创世的力量。


便在这时,那股领先袭来的力量蓦生变化,转下为横,将迪巴逊横着推去。


迪巴逊暴退,横空暴退。


那股力量再变,居然左冲右突,变化莫测,其力量强度则丝毫不减,反而更有增加。


迪巴逊的身影随之飘忽来去,在黑暗中如流星一般划过,留下痕迹。


显然,这股力量是要将迪巴逊强大无匹且一往直前的力量击溃,即便不能,亦要把他拖垮。


然而,迪巴逊并非说拖垮便能拖垮的,变身之后的他,力量是无穷无尽的。那股力量虽然胜他一筹,但要灭了他,终归不易。


力量在激突。


黑暗中的闪电更强烈,色泽各异,有红色、绿色、蓝色、紫色、金色……乃是各种不同的物质产生的电光。


雷声更多更急。


再一次,迪巴逊被压迫着,又在坠落。


黑暗,唯有黑暗。


无论闪电再多再亮,皆不足以照亮迪巴逊被逼落的道路。因为他坠落得比闪电更快、更迅捷。光速,无法追逐他行进的征途。


终于到达地面。


轰——


大地崩开。


迪巴逊入地三千里。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一章 遭袭,空间变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