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海陵请罪(70)

海陵请罪(70)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 2013-10-08  分类:  字数:3227  阅读: 439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忙乱了半个月后,太后一行人终于出发了,前面载着太祖、太宗和德宗(海陵父宗干)的梓宫及宗翰、宗弼等诸王神位。一行车马借助滚滚车轮,晃晃荡荡,向南行进。
  太后生于会宁,长于会宁,嫁于会宁,老于会宁,终其一生没有离开过上京会宁府。三年的独守会宁,让她对陌生而遥远的中都也产生了诸多的幻想,不是因为那里新奇,而是她熟悉的人,还有和她一样一辈子也没有出过远门的人们都到了那个温暖、遥远的地方去了。即使她没有去,也觉得那里是个可以感知可以幻想的实在地方了。她对迁都的意见早已烟消云散,甚至听到别人略有微词时还替海陵辩护几句。不是因为她知道了迁都的好处,而是觉得迁都也有像她想的别人说的那样糟。对已成的事实,人们总是容易接受。
  海陵虽毒,良心未泯,再加上受了汉人礼教的改造,对冷落了太后这么长时间,心里也有些惭愧。到了广宁府,海陵先后派来平章政事萧老人于广宁府迎祭祖宗梓宫,派参知政事张晖到了宗州迎祭。迎祭是按制守礼,其实也是为了看望、慰劳太后。张晖临行前海陵告诉他说:“医巫闾山景色优美之处很多,祭奠礼后,可奏请太后于山水佳处游览。当年舜划分中国为十二州,每州各有一座镇山。医巫闾山即北方幽州的镇山,山下有一座北镇庙。这些想必你都清楚,不妨在太后游赏时给太后讲一讲,以添游玩之趣。那里还有辽国两位帝王的陵寝,不妨也可以去转一转。”海陵的这份孝心到了太后那里加倍收藏了。
  九月的医巫闾山正是满山的五色树最漂亮的时候,这就是北方人口中常说的“五花山”。医巫闾山山形独特,一层一层环抱而围,共有六层,登顶而望,天晴时还可望见大海。现在此山还称此名,位在今天的辽宁省锦州境内。
  太后因是海陵特别叮嘱,又有众官员陪同侍奉,欣然登山观景。天缘凑巧,是日风和日丽,登高而望竟看到了烟波浩渺的渤海。众官员的奉承赞美更令太后心情大好,辽东丹王耶律倍和辽景宗的陵墓也令太后优越感大增。天下轮到我来坐坐了。
  “我死后也把我葬在这里吧。”太后一高兴自作了主张。
  “太后,皇上已经在大房山修建了陵寝。太后千秋万岁后,按礼当与德宗合葬。”张晖小心地提醒。
  “噢,对!对!对!我看到这里这么美,就喜欢上这里了。”太后马上就感觉得葬在大房山、德宗身边更气派。
  永寿宫一路上晓行夜宿,虽然有几分辛苦,但海陵事事考虑周全,太后倒也舒舒服服地到了中都近郊沙流河。虽然天色还早,但进京城不可仓促,就按照海陵的安排,先在沙流河住下。太后又被告知皇上要亲自到沙流河来向太后问安。
  海陵与永寿宫已有三年没有见面了,曾经的芥蒂虽已结痂,可是推迟三年才迎请太后入京的疙瘩还留在那里。海陵在母亲去世后想到永寿宫时,就不太像以前那样总为着永寿宫与母亲的嫡妾之分而别扭。
  虽然太后已将与海陵相见的情景想了许多回,可是一听海陵要来了,还是心慌如鼓,坐立难安。她想象不出这三年海陵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也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自己。衣服本已穿戴齐整了,还让高福娘为她再收拾收拾。仆从送来茶点,也吃不下去,命撤去。虽说是母子,到底欠一个十月怀胎,再怎么说,隔了一层肚皮,心肠也隔着一道沟。
  只听得门外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永寿宫抬头一看,海陵正站在面前,只见他身穿红袍,头戴小帽,腰扎皮带,佩玉具剑,足蹬重底如意靴,连鬓的胡子更显出了几分威严,身材似乎更魁伟了。海陵在母亲去世后开始蓄面颊上的胡须。海陵离开上京迁都燕京时刚刚到了而立之年,三年未见,海陵更像一个成熟的帝王,眼中的坚毅已透着沉着和从容,不似在上京时好面露凶光了。
  永寿宫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海陵急步上前,扶住永寿宫,道:“太后请上坐。”
  永寿宫胳膊轻轻搭在海陵的手掌上,她快速瞟了一眼海陵,海陵面容恭敬,低头躬身,眼睛看着扶手椅,扶着太后缓缓坐下。
  太后坐定后,海陵退后数步,一挥手,过来两个手中各持一束荆杖的武士,分别立在左右。海陵这才面对太后双膝跪下,拜了四拜,拜罢,跪直身子低头道:“亮不孝,太后膝下久失温凊,未尽人子之责,请太后痛加笞杖。”说罢,拜伏于地。
  永寿宫听了,勾起许多伤心往事,心里一阵酸楚,竟一下子掉也眼泪来。太后起身,来到海陵身边,亲手搀扶海陵,低声道:“快起来,快起来。”
  海陵不起,道:“太后不笞责儿臣,儿臣心里不安。”
  太后摸摸海陵的头,轻轻捧起他的脸,含泪道:“平民百姓人家有了败家子,尚且不忍心责打。何况我有这样一个儿子。快起来。”又看看站在两旁持荆杖的武士,喝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退下!”两个武士退出去。海陵这才起身,扶太后坐下后,自己侍立在一旁。
  永寿宫忙命高福娘给海陵搬个座儿,福娘抬过一个绣墩,放在海陵身侧。海陵不肯坐,坚持站在太后身旁。海陵见福娘头戴凤花幞头,身着大袄子,便知福娘已婚嫁。福娘见海陵看她,就冲着海陵眨了一下眼睛,再请海陵坐。太后也让海陵坐,海陵道:“儿臣愿侍立,太后面前坐着,心里不安。”太后也就不坚持了。
  永寿宫问起永宁宫的病况,海陵一一回答。说到永宁宫临终思念永寿宫至深,恨不能一见时,永寿宫不由得哭起来。海陵也在一旁落泪,又恐太后哀伤过重,又忍住悲伤劝慰太后。永寿宫也恐海陵难过,只得强忍悲伤。又问了宫中皇后及太子光英状况。谈了一会儿,海陵请示道:“完颜昂等宗室现在帐外,太后可否赐见?”
  太后道:“请他们进来吧。”
  海陵向站在门口的蒲察世杰一点头,世杰过去请随同海陵来的在朝中任职宗亲进帐。
  左丞相完颜昂(与太祖阿骨打同曾祖,幼年即跟随太祖)、翰林学士承旨宗秀(完颜勖之子)、金吾卫上将军阿琐(太祖孙、宗强子)、右卫将军宗尹(完颜晏的侄子)、安国军节度使阿邻(太祖孙、宗望子)等人入见太后。众人进帐,上前参拜太后。太后命平身后,赐众人坐。众人见海陵尚侍立在太后身边,哪里敢坐,都站着回太后话,所说不过是家常问候之语。
  永寿宫跟众人说了一会儿话,转脸问海陵:“太祖太宗和你父亲的梓宫在此,你是否要祭拜?”
  海陵道:“儿臣正要在祖宗灵前上香顶礼。”
  永寿宫道:“娘送你去。”说罢站起身,海陵忙上前搀扶。
  众人随太后走出帐外,见萧老人、张晖及仆散忽土、完颜京等迎请官员都在帐外。萧老人等上前参拜海陵。海陵简单询问了两句情况,就请太后回帐歇息,自己带着众人往安置三位先皇梓宫的大帐而去。
  来到帐前,完颜京快走两步掀开帐门门帘,众人见三口硕大的棺椁纵列在大帐之内。海陵进入帐内在太祖、太宗、德宗灵位前上了三柱香,拜了八拜。众官员在外跟随行礼。
  海陵走出大帐,大宗正事完颜京又领着海陵到其他帐内参拜诸王神位。完颜京一一向海陵介绍,内中有完颜宗峻、宗弼、宗辅和宗敏的灵柩。还有熙宗的皇太子济安和海陵庶长子元寿的两个小小的骨灰盒。海陵凝视两个小盒许久才离开。
  当完颜京引海陵来到一个比别的棺椁略大者前时,海陵问道:“这是哪位先王的灵柩,怎么格外大些?”
  完颜京道:“这是东昏王与悼皇后的合寝,所以大些。”
  海陵听罢,脸色一变,急忙走开。宗室诸人献上祭品,跟着海陵拜祭行礼。
  祭奠过后,到了晚饭时间。海陵亲自站在桌旁侍候太后用餐。太后餐后休息饮茶时,海陵才用饭。饭毕,海陵又陪着太后在沙流河附近观赏风景,陪太后说话。回帐后,海陵又伺候太后洗漱,侍奉太后安歇。太后睡下后,海陵才回到自己的帐内。
  第二天一大早海陵就来到太后帐前为太后请安,问候太后夜间睡得好不好,冷不冷,然后告诉太后说他准备去良乡小猎,以备祭荐先皇。太后命他早去早回。
编辑点评:
对《海陵请罪(7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