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卷十五

卷十五  作者:杜甫

发表时间: 2018-04-28 字数:13947字 阅读: 30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卷二百三十


「偶題」杜甫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作者皆殊列,名聲豈浪垂。

騷人嗟不見,漢道盛於斯。前輩飛騰入,餘波綺麗為。

後賢兼舊列,歷代各清規。法自儒家有,心從弱歲疲。

永懷江左逸,多病鄴中奇。騄驥皆良馬,騏驎帶好兒。

車輪徒已斫,堂構惜仍虧。漫作潛夫論,虛傳幼婦碑。

緣情慰漂蕩,抱疾屢遷移。經濟慚長策,飛棲假一枝。

塵沙傍蜂蠆,江峽繞蛟螭。蕭瑟唐虞遠,聯翩楚漢危。

聖朝兼盜賊,異俗更喧卑。鬱鬱星辰劍,蒼蒼雲雨池。

兩都開幕府,萬宇插軍麾。南海殘銅柱,東風避月支。

音書恨烏鵲,號怒怪熊羆。稼穡分詩興,柴荊學土宜。

故山迷白閣,秋水隱黃陂。不敢要佳句,愁來賦別離。


「秋興八首」杜甫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

塞上風雲接地陰。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系故園心。

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南斗望京華。聽猿實下三聲淚,

奉使虛隨八月查。畫省香爐違伏枕,山樓粉堞隱悲笳。

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千家山郭靜朝暉,一日江樓坐翠微。信宿漁人還泛泛,

清秋燕子故飛飛。匡衡抗疏功名薄,劉向傳經心事違。

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衣馬自輕肥。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

文武衣冠異昔時。直北關山金鼓振,征西車馬羽書遲。

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蓬萊宮闕對南山,承露金莖霄漢間。西望瑤池降王母,

東來紫氣滿函關。雲移雉尾開宮扇,日繞龍鱗識聖顏。

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照朝班。

瞿唐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煙接素秋。花萼夾城通禦氣,

芙蓉小苑入邊愁。朱簾繡柱圍黃鶴,錦纜牙檣起白鷗。

回首可憐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織女機絲虛月夜,

石鯨鱗甲動秋風。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

關塞極天唯鳥道,江湖滿地一漁翁。

昆吾禦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餘鸚鵡粒,

碧梧棲老鳳凰枝。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

彩筆昔遊幹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


「詠懷古跡五首」杜甫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

五溪衣服共雲山。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

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悵望千秋一灑淚,

蕭條異代不同時。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台豈夢思。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連朔漠,

獨留青塚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

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裏,

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

武侯祠屋常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三分割據紆籌策,

萬古雲霄一羽毛。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

福移漢祚難恢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諸將五首」杜甫

漢朝陵墓對南山,胡虜千秋尚入關。昨日玉魚蒙葬地,

早時金碗出人間。見愁汗馬西戎逼,曾閃朱旗北斗殷。

多少材官守涇渭,將軍且莫破愁顏。

韓公本意築三城,擬絕天驕拔漢旌。豈謂盡煩回紇馬,

翻然遠救朔方兵。胡來不覺潼關隘,龍起猶聞晉水清。

獨使至尊憂社稷,諸君何以答升平。

洛陽宮殿化為烽,休道秦關百二重。滄海未全歸禹貢,

薊門何處盡堯封。朝廷袞職雖多預,天下軍儲不自供。

稍喜臨邊王相國,肯銷金甲事春農。

回首扶桑銅柱標,冥冥氛祲未全銷。越裳翡翠無消息,

南海明珠久寂寥。殊錫曾為大司馬,總戎皆插侍中貂。

炎風朔雪天王地,只在忠臣翊聖朝。

錦江春色逐人來,巫峽清秋萬壑哀。正憶往時嚴僕射,

共迎中使望鄉台。主恩前後三持節,軍令分明數舉杯。

西蜀地形天下險,安危須仗出群材。


「秋日夔府詠懷奉寄鄭監李賓客一百韻」杜甫

絕塞烏蠻北,孤城白帝邊。飄零仍百里,消渴已三年。

雄劍鳴開匣,群書滿系船。亂離心不展,衰謝日蕭然。

筋力妻孥問,菁華歲月遷。登臨多物色,陶冶賴詩篇。

峽束滄江起,岩排石樹圓。拂雲霾楚氣,朝海蹴吳天。

煮井為鹽速,燒畬度地偏。有時驚疊嶂,何處覓平川。

鸂鶒雙雙舞,獼猿壘壘懸。碧蘿長似帶,錦石小如錢。

春草何曾歇,寒花亦可憐。獵人吹戍火,野店引山泉。

喚起搔頭急,扶行幾屐穿。兩京猶薄產,四海絕隨肩。

幕府初交辟,郎官幸備員。瓜時猶旅寓,萍泛苦夤緣。

藥餌虛狼藉,秋風灑靜便。開襟驅瘴癘,明目掃雲煙。

高宴諸侯禮,佳人上客前。哀箏傷老大,華屋豔神仙。

南內開元曲,常時弟子傳。法歌聲變轉,滿座涕潺湲。

吊影夔州僻,回腸杜曲煎。即今龍廄水,莫帶犬戎膻。

耿賈扶王室,蕭曹拱禦筵。乘威滅蜂蠆,戮力效鷹鸇.

舊物森猶在,凶徒惡未悛。國須行戰伐,人憶止戈鋋.

奴僕何知禮,恩榮錯與權。胡星一彗孛,黔首遂拘攣。

哀痛絲綸切,煩苛法令蠲。業成陳始王,兆喜出於畋。

宮禁經綸密,臺階翊戴全。熊羆載呂望,鴻雁美周宣。

側聽中興主,長吟不世賢。音徽一柱數,道裏下牢千。

鄭李光時論,文章並我先。陰何尚清省,沈宋欻聯翩。

律比昆侖竹,音知燥濕弦。風流俱善價,愜當久忘筌。

置驛常如此,登龍蓋有焉。雖雲隔禮數,不敢墜周旋。

高視收人表,虛心味道玄。馬來皆汗血,鶴唳必青田。

羽翼商山起,蓬萊漢閣連。管甯紗帽淨,江令錦袍鮮。

東郡時題壁,南湖日扣舷。遠遊淩絕境,佳句染華箋。

每欲孤飛去,徒為百慮牽。生涯已寥落,國步乃迍邅。

衾枕成蕪沒,池塘作棄捐。別離憂怛怛,伏臘涕漣漣。

露菊班豐鎬,秋蔬影澗瀍.共誰論昔事,幾處有新阡。

富貴空回首,喧爭懶著鞭。兵戈塵漠漠,江漢月娟娟。

局促看秋燕,蕭疏聽晚蟬。雕蟲蒙記憶,烹鯉問沈綿。

卜羨君平杖,偷存子敬氈。囊虛把釵釧,米盡坼花鈿。

甘子陰涼葉,茅齋八九椽。陣圖沙北岸,市暨瀼西巔。

羈絆心常折,棲遲病即痊。紫收岷嶺芋,白種陸池蓮。

色好梨勝頰,穰多栗過拳。敕廚唯一味,求飽或三鱣.

兒去看魚笱,人來坐馬韉。縛柴門窄窄,通竹溜涓涓。

塹抵公畦棱,村依野廟壖。缺籬將棘拒,倒石賴藤纏。

借問頻朝謁,何如穩醉眠。誰雲行不逮,自覺坐能堅。

霧雨銀章澀,馨香粉署妍。紫鸞無近遠,黃雀任翩翾.

困學違從眾,明公各勉旃。聲華夾宸極,早晚到星躔。

懇諫留匡鼎,諸儒引服虔。不逢輸鯁直,會是正陶甄。

宵旰憂虞軫,黎元疾苦駢。雲台終日畫,青簡為誰編。

行路難何有,招尋興已專。由來具飛楫,暫擬控鳴弦。

身許雙峰寺,門求七祖禪。落帆追宿昔,衣褐向真詮。

安石名高晉,昭王客赴燕。途中非阮籍,查上似張騫。

披拂雲寧在,淹留景不延。風期終破浪,水怪莫飛涎。

他日辭神女,傷春怯杜鵑。淡交隨聚散,澤國繞迴旋。

本自依迦葉,何曾藉偓佺。爐峰生轉盼,橘井尚高褰。

東走窮歸鶴,南征盡跕鳶。晚聞多妙教,卒踐塞前愆。

顧凱丹青列,頭陀琬琰鐫。眾香深黯黯,幾地肅芊芊。

勇猛為心極,清羸任體孱。金篦空刮眼,鏡象未離銓。


「贈李八秘書別三十韻」杜甫

往時中補右,扈蹕上元初。反氣淩行在,妖星下直廬。

六龍瞻漢闕,萬騎略姚墟。玄朔回天步,神都憶帝車。

一戎才汗馬,百姓免為魚。通籍蟠螭印,差肩列鳳輿。

事殊迎代邸,喜異賞朱虛。寇盜方歸順,乾坤欲晏如。

不才同補袞,奉詔許牽裾。鴛鷺叨雲閣,麒麟滯玉除。

文園多病後,中散舊交疏。飄泊哀相見,平生意有餘。

風煙巫峽遠,台榭楚宮虛。觸目非論故,新文尚起予。

清秋凋碧柳,別浦落紅蕖。消息多旗幟,經過歎裏閭。

戰連唇齒國,軍急羽毛書。幕府籌頻問,山家藥正鋤。

台星入朝謁,使節有吹噓。西蜀災長弭,南翁憤始攄。

對揚抏士卒,幹沒費倉儲。勢藉兵須用,功無禮忽諸。

禦鞍金騕褭,宮硯玉蟾蜍。拜舞銀鉤落,恩波錦帕舒。

此行非不濟,良友昔相于。去旆依顏色,沿流想疾徐。

沈綿疲井臼,倚薄似樵漁。乞米煩佳客,鈔詩聽小胥。

杜陵斜晚照,潏水帶寒淤。莫話清溪發,蕭蕭白映梳。


「寄劉峽州伯華使君四十韻」杜甫

峽內多雲雨,秋來尚鬱蒸。遠山朝白帝,深水謁彝陵。

遲暮嗟為客,西南喜得朋。哀猿更起坐,落雁失飛騰。

伏枕思瓊樹,臨軒對玉繩。青松寒不落,碧海闊逾澄。

昔歲文為理,群公價盡增。家聲同令聞,時論以儒稱。

太后當朝肅,多才接跡升。翠虛捎魍魎,丹極上鶤鵬。

宴引春壺滿,恩分夏簟冰。雕章五色筆,紫殿九華燈。

學並盧王敏,書偕褚薛能。老兄真不墜,小子獨無承。

近有風流作,聊從月繼征。放蹄知赤驥,捩翅服蒼鷹。

卷軸來何晚,襟懷庶可憑。會期吟諷數,益破旅愁凝。

雕刻初誰料,纖毫欲自矜。神融躡飛動,戰勝洗侵淩。

妙取筌蹄棄,高宜百萬層。白頭遺恨在,青竹幾人登。

回首追談笑,勞歌跼寢興。年華紛已矣,世故莽相仍。

刺史諸侯貴,郎官列宿應。潘生驂閣遠,黃霸璽書增。

乳r號攀石,饑鼯訴落藤。藥囊親道士,灰劫問胡僧。

憑久烏皮折,簪稀白帽棱。林居看蟻穴,野食行魚罾。

筋力交凋喪,飄零免戰兢。皆為百里宰,正似六安丞。

姹女縈新裹,丹砂冷舊秤。但求椿壽永,莫慮杞天崩。

煉骨調情性,張兵撓棘矜。養生終自惜,伐數必全懲。

政術甘疏誕,詞場愧服膺。展懷詩誦魯,割愛酒如澠。

咄咄寧書字,冥冥欲避矰.江湖多白鳥,天地有青蠅。


「夔府書懷四十韻」杜甫

昔罷河西尉,初興薊北師。不才名位晚,敢恨省郎遲。

扈聖崆峒日,端居灩澦時。萍流仍汲引,樗散尚恩慈。

遂阻雲台宿,常懷湛露詩。翠華森遠矣,白首颯淒其。

拙被林泉滯,生逢酒賦欺。文園終寂寞,漢閣自磷緇。

病隔君臣議,慚紆德澤私。揚鑣驚主辱,拔劍撥年衰。

社稷經綸地,風雲際會期。血流紛在眼,涕灑亂交頤。

四瀆樓船泛,中原鼓角悲。賊壕連白翟,戰瓦落丹墀。

先帝嚴靈寢,宗臣切受遺。恒山猶突騎,遼海競張旗。

田父嗟膠漆,行人避蒺藜。總戎存大體,降將飾卑詞。

楚貢何年絕,堯封舊俗疑。長籲翻北寇,一望卷西夷。

不必陪玄圃,超然待具茨。凶兵鑄農器,講殿辟書帷。

廟算高難測,天憂實在茲。形容真潦倒,答效莫支持。

使者分王命,群公各典司。恐乖均賦斂,不似問瘡痍。

萬里煩供給,孤城最怨思。綠林寧小患,雲夢欲難追。

即事須嘗膽,蒼生可察眉。議堂猶集鳳,正觀是元龜。

處處喧飛檄,家家急競錐。蕭車安不定,蜀使下何之。

釣瀨疏墳籍,耕岩進弈棋。地蒸餘破扇,冬暖更纖絺。

豺遘哀登楚,麟傷泣象尼。衣冠迷適越,藻繪憶游睢。

賞月延秋桂,傾陽逐露葵。大庭終反樸,京觀且僵屍。

高枕虛眠晝,哀歌欲和誰。南宮載勳業,凡百慎交綏。


「解悶十二首」杜甫

草閣柴扉星散居,浪翻江黑雨飛初。

山禽引子哺紅果,溪友得錢留白魚。

商胡離別下揚州,憶上西陵故驛樓。

為問淮南米貴賤,老夫乘興欲東流。

一辭故國十經秋,每見秋瓜憶故丘。

今日南湖采薇蕨,何人為覓鄭瓜州。

沈范早知何水部,曹劉不待薛郎中。

獨當省署開文苑,兼泛滄浪學釣翁。

李陵蘇武是吾師,孟子論文更不疑。

一飯未曾留俗客,數篇今見古人詩。

複憶襄陽孟浩然,清詩句句盡堪傳。

即今耆舊無新語,漫釣槎頭縮頸鯿。

陶冶性靈在底物,新詩改罷自長吟。

孰知二謝將能事,頗學陰何苦用心。

不見高人王右丞,藍田丘壑漫寒藤。

最傳秀句寰區滿,未絕風流相國能。

先帝貴妃今寂寞,荔枝還複入長安。

炎方每續朱櫻獻,玉座應悲白露團。

憶過瀘戎摘荔枝,青峰隱映石逶迤。

京中舊見無顏色,紅顆酸甜只自知。

翠瓜碧李沈玉甃,赤梨葡萄寒露成。

可憐先不異枝蔓,此物娟娟長遠生。

側生野岸及江蒲,不熟丹宮滿玉壺。

雲壑布衣駘背死,勞生重馬翠眉須。


「複愁十二首」杜甫

人煙生處僻,虎跡過新蹄。野鶻翻窺草,村船逆上溪。

釣艇收緡盡,昏鴉接翅歸。月生初學扇,雲細不成衣。

萬國尚防寇,故園今若何。昔歸相識少,早已戰場多。

身覺省郎在,家須農事歸。年深荒草徑,老恐失柴扉。

金絲鏤箭鏃,皂尾制旗竿。一自風塵起,猶嗟行路難。

胡虜何曾盛,干戈不肯休。閭閻聽小子,談話覓封侯。

貞觀銅牙弩,開元錦獸張。花門小前好,此物棄沙場。

今日翔麟馬,先宜駕鼓車。無勞問河北,諸將覺榮華。

任轉江淮粟,休添苑囿兵。由來貔虎士,不滿鳳凰城。

江上亦秋色,火雲終不移。巫山猶錦樹,南國且黃鸝。

每恨陶彭澤,無錢對菊花。如今九日至,自覺酒須賒。

病減詩仍拙,吟多意有餘。莫看江總老,猶被賞時魚。


「承聞河北諸道節度入朝歡喜口號絕句十二首」杜甫

祿山作逆降天誅,更有思明亦已無。

洶洶人寰猶不定,時時鬥戰欲何須。

社稷蒼生計必安,蠻夷雜種錯相干。

周宣漢武今王是,孝子忠臣後代看。

喧喧道路多歌謠,河北將軍盡入朝。

始是乾坤王室正,卻交江漢客魂銷。

不道諸公無表來,茫然庶事遣人猜。

擁兵相學干戈銳,使者徒勞百萬回。

鳴玉鏘金盡正臣,修文偃武不無人。

興王會靜妖氛氣,聖壽宜過一萬春。

英雄見事若通神,聖哲為心小一身。

燕趙休矜出佳麗,宮闈不擬選才人。

抱病江天白首郎,空山樓閣暮春光。

衣冠是日朝天子,草奏何時入帝鄉。

澶漫山東一百州,削成如桉抱青丘。

苞茅重入歸關內,王祭還供盡海頭。

東逾遼水北滹沱,星象風雲喜共和。

紫氣關臨天地闊,黃金台貯俊賢多。

漁陽突騎邯鄲兒,酒酣並轡金鞭垂。

意氣即歸雙闕舞,雄豪複遣五陵知。

李相將軍擁薊門,白頭雖老赤心存。

竟能盡說諸侯入,知有從來天子尊。

十二年來多戰場,天威已息陣堂堂。

神靈漢代中興主,功業汾陽異姓王。


「喜聞盜賊蕃寇總退口號五首」杜甫

蕭關隴水入官軍,青海黃河卷塞雲。

北極轉愁龍虎氣,西戎休縱犬羊群。

贊普多教使入秦,數通和好止煙塵。

朝廷忽用哥舒將,殺伐虛悲公主親。

崆峒西極過昆侖,駝馬由來擁國門。

逆氣數年吹路斷,蕃人聞道漸星奔。

勃律天西采玉河,堅昆碧碗最來多。

舊隨漢使千堆寶,少答胡王萬匹羅。

今春喜氣滿乾坤,南北東西拱至尊。

大曆二年調玉燭,玄元皇帝聖雲孫。


「洞房」杜甫

洞房環佩冷,玉殿起秋風。秦地應新月,龍池滿舊宮。

系舟今夜遠,清漏往時同。萬里黃山北,園陵白露中。


「宿昔」杜甫

宿昔青門裏,蓬萊仗數移。花嬌迎雜樹,龍喜出平池。

落日留王母,微風倚少兒。宮中行樂秘,少有外人知。


「能畫」杜甫

能畫毛延壽,投壺郭舍人。每蒙天一笑,複似物皆春。

政化平如水,皇恩斷若神。時時用抵戲,亦未雜風塵。


「鬥雞」杜甫

鬥雞初賜錦,舞馬既登床。簾下宮人出,樓前禦柳長。

仙遊終一閟,女樂久無香。寂寞驪山道,清秋草木黃。


「鸚鵡(一作翦羽)」杜甫

鸚鵡含愁思,聰明憶別離。翠衿渾短盡,紅觜漫多知。

未有開籠日,空殘舊宿枝。世人憐複損,何用羽毛奇。


「歷歷」杜甫

歷歷開元事,分明在眼前。無端盜賊起,忽已歲時遷。

巫峽西江外,秦城北斗邊。為郎從白首,臥病數秋天。


「洛陽」杜甫

洛陽昔陷沒,胡馬犯潼關。天子初愁思,都人慘別顏。

清笳去宮闕,翠蓋出關山。故老仍流涕,龍髯幸再攀。


「驪山」杜甫

驪山絕望幸,花萼罷登臨。地下無朝燭,人間有賜金。

鼎湖龍去遠,銀海雁飛深。萬歲蓬萊日,長懸舊羽林。


「提封」杜甫

提封漢天下,萬國尚同心。借問懸車守,何如儉德臨。

時征俊乂入,草竊犬羊侵。願戒兵猶火,恩加四海深。


「覆舟二首」杜甫

巫峽盤渦曉,黔陽貢物秋。丹砂同隕石,翠羽共沉舟。

羈使空斜影,龍居閟積流。篙工幸不溺,俄頃逐輕鷗。

竹宮時望拜,桂館或求仙。姹女臨波日,神光照夜年。

徒聞斬蛟劍,無複爨犀船。使者隨秋色,迢迢獨上天。


「垂白(一作白首)」杜甫

垂白馮唐老,清秋宋玉悲。江喧長少睡,樓迥獨移時。

多難身何補,無家病不辭。甘從千日醉,未許七哀詩。


「草閣」杜甫

草閣臨無地,柴扉永不關。魚龍回夜水,星月動秋山。

久露清初濕,高雲薄未還。泛舟慚小婦,飄泊損紅顏。


「江月」杜甫

江月光于水,高樓思殺人。天邊長作客,老去一沾巾。

玉露團清影,銀河沒半輪。誰家挑錦字,滅燭翠眉顰。


「江上」杜甫

江上日多雨,蕭蕭荊楚秋。高風下木葉,永夜攬貂裘。

勳業頻看鏡,行藏獨倚樓。時危思報主,衰謝不能休。


「中夜」杜甫

中夜江山靜,危樓望北辰。長為萬里客,有愧百年身。

故國風雲氣,高堂戰伐塵。胡雛負恩澤,嗟爾太平人。


「江漢」杜甫

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片雲天共遠,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猶壯,秋風病欲疏。古來存老馬,不必取長途。


「白露」杜甫

白露團甘子,清晨散馬蹄。圃開連石樹,船渡入江溪。

憑幾看魚樂,回鞭急鳥棲。漸知秋實美,幽徑恐多蹊。


「孟氏(集有過孟十二倉曹十四主簿兄弟詩)」杜甫

孟氏好兄弟,養親唯小園。承顏胝手足,坐客強盤飧。

負米力葵外,讀書秋樹根。卜鄰慚近舍,訓子學誰門。


「吾宗(衛倉曹崇簡)」杜甫

吾宗老孫子,質樸古人風。耕鑿安時論,衣冠與世同。

在家常早起,憂國願年豐。語及君臣際,經書滿腹中。


「有歎」杜甫

壯心久零落,白首寄人間。天下兵常鬥,江東客未還。

窮猿號雨雪,老馬怯關山。武德開元際,蒼生豈重攀。


「冬深(一作即日)」杜甫

花葉隨天意,江溪共石根。早霞隨類影,寒水各依痕。

易下楊朱淚,難招楚客魂。風濤暮不穩,舍棹宿誰門。


「不寐」杜甫

瞿塘夜水黑,城內改更籌。翳翳月沉霧,輝輝星近樓。

氣衰甘少寐,心弱恨和愁。多壘滿山谷,桃源無處求。


「月圓」杜甫

孤月當樓滿,寒江動夜扉。委波金不定,照席綺逾依。

未缺空山靜,高懸列宿稀。故園松桂發,萬里共清輝。


「中宵」杜甫

西閣百尋餘,中宵步綺疏。飛星過水白,落月動沙虛。

擇木知幽鳥,潛波想巨魚。親朋滿天地,兵甲少來書。


「遣愁」杜甫

養拙蓬為戶,茫茫何所開。江通神女館,地隔望鄉台。

漸惜容顏老,無由弟妹來。兵戈與人事,回首一悲哀。


「秋清」杜甫

高秋蘇病氣,白髮自能梳。藥餌憎加減,門庭悶掃除。

杖藜還客拜,愛竹遣兒書。十月江平穩,輕舟進所如。


「傷秋」杜甫

林僻來人少,山長去鳥微。高秋收畫扇,久客掩荊扉。

懶慢頭時櫛,艱難帶減圍。將軍猶汗馬,天子尚戎衣。


「秋峽」杜甫

江濤萬古峽,肺氣久衰翁。不寐防巴虎,全生狎楚童。

衣裳垂素發,門巷落丹楓。常怪商山老,兼存翊贊功。


「南極」杜甫

南極青山眾,西江白穀分。古城疏落木,荒戍密寒雲。

歲月蛇常見,風飆虎或聞。近身皆鳥道,殊俗自人群。

睥睨登哀柝,矛弧照夕曛。亂離多醉尉,愁殺李將軍。


「搖落」杜甫

搖落巫山暮,寒江東北流。煙塵多戰鼓,風浪少行舟。

鵝費羲之墨,貂餘季子裘。長懷報明主,臥病複高秋。


「耳聾」杜甫

生年鶡冠子,歎世鹿皮翁。眼複幾時暗,耳從前月聾。

猿鳴秋淚缺,雀噪晚愁空。黃落驚山樹,呼兒問朔風。


「獨坐二首」杜甫

竟日雨冥冥,雙崖洗更青。水花寒落岸,山鳥暮過庭。

暖老須燕玉,充饑憶楚萍。胡笳在樓上,哀怨不堪聽。

白狗斜臨北,黃牛更在東。峽雲常照夜,江月會兼風。

曬藥安垂老,應門試小童。亦知行不逮,苦恨耳多聾。


「遠遊」杜甫

江闊浮高棟,雲長出斷山。塵沙連越巂,風雨暗荊蠻。

雁矯銜蘆內,猿啼失木間。弊裘蘇季子,曆國未知還。


「夜(一作秋夜客舍)」杜甫

露下天高秋水清,空山獨夜旅魂驚。疏燈自照孤帆宿,

新月猶懸雙杵鳴。南菊再逢人臥病,北書不至雁無情。

步蟾倚杖看牛鬥,銀漢遙應接鳳城。


「暮春」杜甫

臥病擁塞在峽中,瀟湘洞庭虛映空。楚天不斷四時雨,

巫峽常吹千里風。沙上草閣柳新暗,城邊野池蓮欲紅。

暮春鴛鷺立洲渚,挾子翻飛還一叢。


「晴二首」杜甫

久雨巫山暗,新晴錦繡文。碧知湖外草,紅見海東雲。

竟日鶯相和,摩霄鶴數群。野花幹更落,風處急紛紛。

啼烏爭引子,鳴鶴不歸林。下食遭泥去,高飛恨久陰。

雨聲沖塞盡,日氣射江深。回首周南客,驅馳魏闕心。


「雨」杜甫

始賀天休雨,還嗟地出雷。驟看浮峽過,密作渡江來。

牛馬行無色,蛟龍鬥不開。干戈盛陰氣,未必自陽臺。


「月三首」杜甫

斷續巫山雨,天河此夜新。若無青嶂月,愁殺白頭人。

魍魎移深樹,蝦蟆動半輪。故園當北斗,直指照西秦。

並照巫山出,新窺楚水清。羈棲愁裏見,二十四回明。

必驗升沉體,如知進退情。不違銀漢落,亦伴玉繩橫。

萬里瞿塘峽,春來六上弦。時時開暗室,故故滿青天。

爽合風襟靜,高當淚臉懸。南飛有烏鵲,夜久落江邊。


「雨」杜甫

萬木雲深隱,連山雨未開。風扉掩不定,水鳥過仍回。

鮫館如鳴杼,樵舟豈伐枚。清涼破炎毒,衰意欲登臺。


「晚晴」杜甫

返照斜初徹,浮雲薄未歸。江虹明遠飲,峽雨落餘飛。

鳧雁終高去,熊羆覺自肥。秋分客尚在,竹露夕微微。


「夜雨」杜甫

小雨夜複密,回風吹早秋。野涼侵閉戶,江滿帶維舟。

通籍恨多病,為郎忝薄遊。天寒出巫峽,醉別仲宣樓。


「更題」杜甫

只應踏初雪,騎馬發荊州。直怕巫山雨,真傷白帝秋。

群公蒼玉佩,天子翠雲裘。同舍晨趨侍,胡為淹此留。


「歸」杜甫

束帶還騎馬,東西卻渡船。林中才有地,峽外絕無天。

虛白高人靜,喧卑俗累牽。他鄉悅遲暮,不敢廢詩篇。


「返照」杜甫

楚王宮北正黃昏,白帝城西過雨痕。返照入江翻石壁,

歸雲擁樹失山村。衰年肺病唯高枕,絕塞愁時早閉門。

不可久留豺虎亂,南方實有未招魂。


「熱三首」杜甫

雷霆空霹靂,雲雨竟虛無。炎赫衣流汗,低垂氣不蘇。

乞為寒水玉,願作冷秋菰。何似兒童歲,風涼出舞雩。

瘴雲終不滅,瀘水複西來。閉戶人高臥,歸林鳥卻回。

峽中都似火,江上只空雷。想見陰宮雪,風門颯踏開。

朱李沈不冷,雕胡炊屢新。將衰骨盡痛,被褐味空頻。

欻翕炎蒸景,飄搖征戍人。十年可解甲,為爾一沾巾。


「日暮」杜甫

牛羊下來久,各已閉柴門。風月自清夜,江山非故園。

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頭白燈明裏,何須花燼繁。


「八月十五夜月二首」杜甫

滿目飛明鏡,歸心折大刀。轉蓬行地遠,攀桂仰天高。

水路疑霜雪,林棲見羽毛。此時瞻白兔,直欲數秋毫。

稍下巫山峽,猶銜白帝城。氣沈全浦暗,輪仄半樓明。

刁鬥皆催曉,蟾蜍且自傾。張弓倚殘魄,不獨漢家營。


「十六夜玩月」杜甫

舊挹金波爽,皆傳玉露秋。關山隨地闊,河漢近人流。

穀口樵歸唱,孤城笛起愁。巴童渾不寢,半夜有行舟。


「十七夜對月」杜甫

秋月仍圓夜,江村獨老身。捲簾還照客,倚杖更隨人。

光射潛虯動,明翻宿鳥頻。茅齋依橘柚,清切露華新。


「村雨」杜甫

雨聲傳兩夜,寒事颯高秋。挈帶看朱紱,開箱睹黑裘。

世情只益睡,盜賊敢忘憂。松菊新沾洗,茅齋慰遠遊。


「雨晴」杜甫

雨時山不改,晴罷峽如新。天路看殊俗,秋江思殺人。

有猿揮淚盡,無犬附書頻。故國愁眉外,長歌欲損神。


「晚晴吳郎見過北舍」杜甫

圃畦新雨潤,愧子廢鋤來。竹杖交頭拄,柴扉隔徑開。

欲棲群鳥亂,未去小童催。明日重陽酒,相迎自醱醅。


「暝」杜甫

日下四山陰,山庭嵐氣侵。牛羊歸徑險,鳥雀聚枝深。

正枕當星劍,收書動玉琴。半扉開燭影,欲掩見清砧。


「雲」杜甫

龍似瞿唐會,江依白帝深。終年常起峽,每夜必通林。

收穫辭霜渚,分明在夕岑。高齋非一處,秀氣豁煩襟。


「月」杜甫

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塵匣元開鏡,風簾自上鉤。

兔應疑鶴發,蟾亦戀貂裘。斟酌姮娥寡,天寒耐九秋。


「雨四首」杜甫

微雨不滑道,斷雲疏複行。紫崖奔處黑,白鳥去邊明。

秋日新沾影,寒江舊落聲。柴扉臨野碓,半得搗香粳。

江雨舊無時,天晴忽散絲。暮秋沾物冷,今日過雲遲。

上馬迥休出,看鷗坐不辭。高軒當灩澦,潤色靜書帷。

物色歲將晏,天隅人未歸。朔風鳴淅淅,寒雨下霏霏。

多病久加飯,衰容新授衣。時危覺凋喪,故舊短書稀。

楚雨石苔滋,京華消息遲。山寒青兕叫,江晚白鷗饑。

神女花鈿落,鮫人織杼悲。繁憂不自整,終日灑如絲。


「夜」杜甫

絕岸風威動,寒房燭影微。嶺猿霜外宿,江鳥夜深飛。

獨坐親雄劍,哀歌歎短衣。煙塵繞閶闔,白首壯心違。


「晨雨」杜甫

小雨晨光內,初來葉上聞。霧交才灑地,風逆旋隨雲。

暫起柴荊色,輕沾鳥獸群。麝香山一半,亭午未全分。


「返照」杜甫

返照開巫峽,寒空半有無。已低魚複暗,不盡白鹽孤。

荻岸如秋水,松門似畫圖。牛羊識僮僕,既夕應傳呼。


「向夕」杜甫

畎畝孤城外,江村亂水中。深山催短景,喬木易高風。

鶴下雲汀近,雞棲草屋同。琴書散明燭,長夜始堪終。


「曉望」杜甫

白帝更聲盡,陽臺曙色分。高峰寒上日,疊嶺宿霾雲。

地坼江帆隱,天清木葉聞。荊扉對麋鹿,應共爾為群。


「雷」杜甫

巫峽中宵動,滄江十月雷。龍蛇不成蟄,天地劃爭回。

卻碾空山過,深蟠絕壁來。何須妒雲雨,霹靂楚王台。


「雨」杜甫

冥冥甲子雨,已度立春時。輕箑煩相向,纖絺恐自疑。

煙添才有色,風引更如絲。直覺巫山暮,兼催宋玉悲。


「朝二首」杜甫

清旭楚宮南,霜空萬嶺含。野人時獨往,雲木曉相參。

俊鶻無聲過,饑烏下食貪。病身終不動,搖落任江潭。

浦帆晨初發,郊扉冷未開。村疏黃葉墜,野靜白鷗來。

礎潤休全濕,雲晴欲半回。巫山冬可怪,昨夜有奔雷。


「晚」杜甫

杖藜尋晚巷,炙背近牆暄。人見幽居僻,吾知拙養尊。

朝廷問府主,耕稼學山村。歸翼飛棲定,寒燈亦閉門。


「夜二首」杜甫

白夜月休弦,燈花半委眠。號山無定鹿,落樹有驚蟬。

暫憶江東鱠,兼懷雪下船。蠻歌犯星起,空覺在天邊。

城郭悲笳暮,村墟過翼稀。甲兵年數久,賦斂夜深歸。

暗樹依岩落,明河繞塞微。鬥斜人更望,月細鵲休飛。


编辑点评:
对《卷十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