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八十、夜茫茫

八十、夜茫茫  作者:春江青苇

发表时间: 2018-04-24 字数:10873字 阅读: 45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横江一中的知青们立即安排人,把梅远的妈妈和舅舅、舅母送到医院抢救,他们继续与横江市革命委员会谈判。

于此同时,关于梅远被逼至死的大字报,要求惩办罪犯的大标语贴满了横江市大街小巷,市民们群情激奋,世人垂泪。有许多市民自动参与游行和到横江市革命委员会的门前静坐,有的主动给游行和静坐的人们送水和食品。

直到深夜,寒风怒号,漆黑的天飘起了雨夹雪,大家搭起一个帐篷遮蔽梅远的尸体,游行和静坐的人不仅不减,还在不断增加,事态越来越严重,难以平息。

横江市革命委员会终于紧张起来,他们在凌晨五点,同意立即拘留黄大根和曹扣姐。

知青们说相信横江市革命委员会,相信他们说到做到。黄大根和曹扣姐被抓到横江市以后,他们交代出了黄二根隐藏的地方,横江市很快作出决定立即抓捕黄二根。在众怒之下,横江市革命委员会答应将黄二根、黄大根、曹扣姐拉出去游街示众,进行批斗,保证给全市广大知青和市民们一个交待。

在知青们的坚决要求下,横江市为梅远买了一个大棺材,并答应为梅远开个伸冤昭雪的大会,再安葬梅远。

但是横江市革命委员会没有把握能及时抓到黄二根,因此一直坚持尽快安葬梅远,于是又与知青们形成了对立。

知青们加大了情愿的力度,呼喊口号:“把横江市包庇罪犯的头头揪出来,让他向死去的梅远请罪!”

横江市革命委员会先是不理不睬,直到上午十点钟,在强大的压力下,横江市革命委员会派出人员表态:黄大根和曹扣姐已被带到横江市,现在正在对他们进行突击审讯,他们交代出了黄二根的下落,现在正在抓捕黄二根。

知青们也表态,他们等待着。

当天下午,黄二根被抓获。

横江市由公安局出面在市体育场召开批斗黄二根、黄大根、曹扣姐的批斗会,同时为梅远举行追悼大会。

陈定春哭着在批斗黄二根、黄大根、曹扣姐的大会上念了梅远的绝命书,台下万头攒动,众人听了无不声泪俱下,台下一片哭声。

接着陶小溪、孙大明、郑修才上台控诉。

张三婶上台向全市人民悔过,她当场揭发了黄二根、黄大根和曹扣姐的罪行。

工作人员抬来一只大棺材和梅远的尸体,并带来一些入殓用品,由陈定春、陶小溪、孙大明、郑修才四人亲自将梅远入了殓。在盖上棺材盖之前,人们从医院里请来了梅远的妈妈和舅舅、舅母。

梅远的妈妈见了梅远的棺材,就要往棺材里爬,她要跟着女儿一起走,她要保护她的女儿不再受人欺辱。

陶小溪、陈定春和梅远的舅舅、舅母,拼命抱住了梅远的妈妈,把梅远的妈妈从台上搀扶下来,送回了医院。

人们为梅远盖上了棺材盖。

雪下得越来越大,雪片成堆地往下坠,天地一片白,出现了天下缟素的悲惨场面。顷刻间,在场的人们一身洁白,人们的泪水和雪水混合到了一起。

梅远的棺材上结着一层厚厚的雪。

有人感情承受不住了,高呼:“血债要用血来偿,打死犯罪分子,为死者报仇——”

人们涌上台,抓住黄二根等罪犯就打,警察赶快把黄二根等罪犯从人堆里抢出来,塞进了囚车。

横江市上山下乡办公室的一个人走上台,大声说:“请大家安静,现在我们为梅远开追悼会——请大家肃静。我受有关方面委托为梅远主持追悼会,追悼会现在开始,向死者三鞠躬!

台下一片静默。

“一鞠躬——”人们低头躬身,洒下一串泪,雪地上打出许多小坑。

“二鞠躬——”人们已泪如雨下。

“三鞠躬——”人们早已泪眼模糊。

“现在请梅远的同学陈定春致悼词。”

陈定春披着一身白雪走上台,她没来得及写稿子,她是即兴致悼词,她哭着说:“亲爱的老同学梅远,你含冤离开了相依为命的孤苦的妈妈,谨此就惨绝人寰,你可怜的妈妈飘零在风雪里,悲痛地失去了你。你离开了你亲爱的同学们,孤身走向了九泉,你怨恨难平,我们为你心碎,终身不能忘怀。你抱恨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是你的心愿,你曾万分热爱这个世界和世人,你从小立志要为这个世界和世人做好你该做的事请,谁知事与愿违,反成了万年遗恨!

“你是我们中最优秀的学生,成绩优异,本该成为大才,成为国家栋梁,正在你抽枝孕蕾地成长的时候,被无情地毁灭了,天地都为你动哀。你品质优秀,一贯善良,洁身自好,从小到大没惹过一点点事,树叶落地你都受惊,灾难却偏偏降落到了你这个弱者的头上,让你无辜成了牺牲品。你心不甘,我们更为你感到不平。我们为此内疚,为什么就没有能力帮助你,保护你,我一辈子为你疚心。你是妈妈的好女儿,老师的好学生,我们大家的好同学、好朋友,你为我们做过的每一件事,都始终记录在我们的生命里。

“梅远,我们下放以后,你总是那么兢兢业业,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出色,你为乡亲们做了大量的好事,乡亲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他们把你当好女儿,好姐妹,甚至把你当做他们的恩人,在他们心中你是一个观世音。我们一起下放的几个同学,把你当作榜样,时时处处向你学习,向你看齐,我们虽然失去了你,但你永远是我们做人的楷模。

“梅远,广大知青朋友和全市人民都在支持你,都在为你悲哀,现在大家都在你的灵前悼念你,这说明你是横江市的好学生,是横江人民的好女儿。迫害你的罪犯已被抓到,他们绝不会有好下场。

“梅远,你悲惨地走了,你的妈……你的……的……妈妈,就是我们的妈……妈妈……我们会尽我们的能力照顾她老人家。我们向你表态,今后只要我们有吃的,有穿的,就有你妈妈吃的、穿的。梅……远,梅……远……”

陈定春哭得说不下去了,她成了泪人,不住地、撕心裂肺地喊着“梅远,梅远……”

陶小溪等几个女同学走上台,扶下了陈定春。

主持人说:“追悼会到此……”

孙秀姑走上台,说:“父老乡亲们,我是黄泥公社泥湾大队第三生产队的社员孙秀姑,也是梅远的好姐妹,我要代表我们生产队的乡亲们说几句话。梅远是一个大好人,她有本事,她为我们义务看病,还义务为各家做过许多好事,她被人逼死了,我们心里都不服,今天我们生产队每家都来人了,大家都来送梅远,我们为她心疼。她年纪轻轻地就走了,我们就跟失去了亲人一样悲痛。梅……梅……姐姐……你好惨。我们生产队的社员商量了,大家再困难,都要照顾你的妈妈,把你妈妈当做我们生产队的老人。这也是我们对你的报答和安慰,梅姐姐,我们生产队就这么大能力,请你谅解……梅姐姐……梅姐姐……”

孙秀姑已泣不成声,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时候又有几个人走上台,要讲话,主持人说时间不早了,劝大家就不要发言了,抓紧安排梅远后面的事,有两个人不听,要抢话筒。

就在此刻,郑修才带领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胸戴白花走上台,他拿过话筒,沉痛地说:“所有在场的横江一中的师生,所有知青朋友们,所有父老乡亲们,我们是梅远的同班同学,我们代表梅远的亲人,感谢大家冒着大雪来送梅远,我们现在向梅远进行最后的道别。我们提议早点为梅远送行,祝愿梅远一路走好,我们再一次代表梅远的亲人向大家衷心地致谢,我们永远不忘记大家对梅远的爱怜,也请大家节哀。亲爱的老同学梅远,六六届高三(2)班所有在横江市的同学都来了,你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悲哀,你音容犹在,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主持人说:“梅远追悼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人们并没有散去,他们要送梅远一程。

梅远的棺椁被抬上了一辆挂着白花的卡车,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都上了卡车,为梅远扶灵。

卡车缓慢开出了体育场,人们自动让出一条通道,然后自动跟着卡车往前行走。道路湿滑,卡车开得很慢,车后跟随着长长的送行队伍,哭声与大雪相交织,人们一身洁白,天地一片洁白。有很多人不知从哪里摘来了梅花,向灵车轻轻地挥着梅花枝,有人把梅瓣撒到了梅远的灵车上,也有很多人沿路插着梅花。大雪纷飞,一片凄惨,梅香在雪片间轻轻地飘逸,飘逸。

车行半路,陈定春忍不住哭着唱起来:

 

漫漫大雪飞,天地寒,

多少忧伤,多少痛,黄泉漫漫,

含恨人,一腔怨愤,

梅花无辜,遭摧残。

 

生命多嗟叹,青春短,

万般无奈,哭无声,天昏地暗,

善良心,悲惨无限,

断肠时分,梅香散。

 

冬日深如渊,万众哀,

茫茫世界,泪涟涟,诀别凄然,

问长江,北风凌厉,

一片幽咽,梅魂远。

 

陈定春哭着唱一遍,接着继续边哭边唱,人们都跟着她哭着唱了起来,这首歌的曲调是陈定春用悲痛哭喊出来的,词也由她哀伤的胸膛里喷发而出,大家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哭梅》。

在场的上山下乡办公室的人员和警察听到众人边哭边唱《哭梅》,都紧张起来,就制止大家不要唱,谁也不予理睬,他们感到众怒难违,也就不敢多往下说,于是歌声越来越大,一时间天哀地也悲,白雪,哀歌,掺杂着热泪。

墓地到了,这里是横江郊外靠长江边的一片乱坟岗,江水滔滔翻滚,雪野茫茫起伏不平,散落的枯草在风雪中抖索着,人们见了无不心寒意冷,汗毛倒竖,浑身起鸡皮疙瘩。灵车在一个已经挖好的土坑旁边停了下来,土坑里积着厚厚的一层雪。

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下车后,他们清理着土坑里的积雪,待积雪清理完以后,他们从灵车上轻轻地抬下了梅远的棺椁,陶小溪脱下自己的罩衣,一遍一遍地为她的梅姐姐擦着棺椁上的积雪,直到她认为擦好了,才让大家抬起梅远的棺椁下葬。

梅远的棺椁落土后,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每人在梅远的棺椁上撒了一把湿乎乎的泥土,那泥土浸渍着他们的泪水。然后,他们亲自为梅远的坟冢覆土。渐渐地,一个小土丘在乱坟岗上凸显出来。风雪无边,那个小土丘显得那么弱小,既令人悲伤,也令人垂哀。

人们久久不忍里去,大家不断地唱着《哭梅》。

突然,梅远的舅舅、舅母扶着梅远的妈妈冒着风雪来了,老人家行走艰难,她冲上梅远的坟头,抓着梅远坟上潮糊糊的泥土,撕心裂肺地一声声哭喊着“梅远,我苦命的儿啊……”接着就昏过去了。

众人大惊,郑修才赶快冲过去扶起梅远的妈妈,他把梅远的妈妈背上了灵车,其他人强行把梅远的舅舅、舅母也抱上了灵车,送他们回医院。陶小溪、陈定春等几个女生也跟车前往医院去照顾、劝慰梅远的妈妈和舅舅、舅母。

梅远被安葬完毕,人们纷纷在梅远的墓四周插上了一圈梅花。

天渐渐地黑了,人们依然迟迟不离去,哭声依然不断。

过了许久,孙大明和郑修才劝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先行离开梅远的坟地,要不众人都不忍里去,雪还在下,大家的衣服都潮湿了,天又异常的冷,担心时间拖久了有人要生病。

同学们在离去的时候,都是面朝着梅远的坟深深地鞠着躬,然后轻轻地挥着手往后退,大家不忍与梅远相别。

这天晚上,横江市街头的雪地上插上了许多梅花,贴出了许多悼念梅远的文章,一字一滴泪,一朵梅花一滴血。聚集到横江市的知青们,彻夜未归,他们在大街小巷为梅远守灵,《哭梅》的歌声裹着雪片满街飘散。

大雪一直下了两天,到梅远安葬后的第三天才停了下来,但天空依然黯淡,灰沉沉地压在人们的头顶,让人喘不过气来。

梅远安葬后的第三天,按照横江的当地风俗,亲人要给死者覆山,就是要在坟前为死者供奉饭菜祭悼亡灵。

这天一早,梅远的妈妈在梅远的舅舅、舅母陪同下,提着一只竹篮来到梅远的坟前,梅远的舅舅和舅母都背着一捆书。梅远的妈妈亲手在梅远的坟头摆上了一碟五香蚕豆,一条鱼,一块肉,一碗饭,饭碗上插着两根筷子,每个筷头上戳着一个煮熟的带壳鸡蛋。这一切表明梅远已经离开了人间,成了可怜的鬼魂,她与相依为命的妈妈已不能共天地,他们母女永远失去了骨肉团聚。

梅远的妈妈摆好了祭品,就乖乖儿地痛哭起来,哭得大地颤抖,苍天含泪,一声比一声悲惨,老人家一边哭一边焚烧那些带来的书,那些书都是梅远平时读的医学书,她边哭边说:“我可怜的小乖乖,你把这些书带上,你在阳间没能当上真正的医生,你就在阴间当个好医生,为阳间的人行医除病。”

这时候,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拉着两辆班车来了,他们带来了水泥沙石和墓碑,这些材料是同学们凑钱买的,他们要为梅远修墓圈立碑,不能让他们亲爱的梅远同学就化作一笸黄土消失了。他们先帮着梅妈妈烧完了梅远的医学书,然后劝梅远的舅舅、舅母带着梅远的妈妈离开了坟场。

同学们兢兢业业地为梅远修好了墓圈,然后立起了墓碑。墓碑高一米六六,有两个含义,一是梅远身高一米六六,墓碑就是梅远的化身,二是梅远是六六届高中毕业生。墓碑中间写着碑名“梅远同学之墓”,碑名右上方刻着《哭梅》歌词,这歌词就成了梅远的墓志铭。墓碑的左下方整齐地刻着“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全体同学,一九七○年元月敬立”。

同学们立好墓碑后,正在清理垃圾,高三(2)班的班主任陈灿云和几位老师也来了,他们从横江一中校园里挖来了一棵小梅花树,树上的梅花正开,同学们就帮着把小梅花树栽到了梅远的墓碑旁。

师生们清理完施工残留的垃圾,列队在梅远的墓碑前默哀许久,大家流着泪一步一回头地慢慢离去。

梅远离开了人世,《哭梅》在社会上传开了,不仅知青们唱,市民中也有许多人唱,有人还把它改成了童谣,连孩子们也唱。《哭梅》让人动哀,影响广泛,官方产生了忧虑,认为它的悲伤与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合拍,就制止人们传唱,理由是《哭梅》用的是悲情曲调,和《梦校园》一样,也是反动歌曲,所以《哭梅》也不能唱。知青们为了表达情感,同时又不想与官方对立,就将《哭梅》的曲子改成了当地流传的另一种民歌曲调,因此,谁也无法制止,而是越传越广,一首《哭梅》就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春暖花开时节,有一天泥湾第三生产小队的孙秀姑从泥湾知青点的河边经过,发现光溜溜的河边现出一个枯树桩,她觉得很奇怪,这里过去没有树桩,也没有长过树,现在怎么就现出一个树桩来了。她走到树桩边看了又看,觉得自己确实没看错,就伸手在枯树桩上摸了摸,枯树桩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梅花清香。她犹犹疑疑,在枯树桩前看了一会,浑身发憷,竖着汗毛离开了。

孙秀姑回到村上,就把她的所见与张三婶说了,张三婶听了浑身发寒,默默不敢声言,她觉得那个枯树桩就是梅远变的,要不怎么有梅花香。

当晚,张三婶来到枯树桩所在的河边,对着枯树桩就哭泣磕头,她说:“梅远,我对不起你,你去了,我就遭了报应,天天发烧身上疼,到现在还没好呢!你现在现魂了,我向你赔礼,我有一大家子老小要照料,请你饶了我。”

张三婶说完,就闻到了梅花的清香,她胆怯怯地说:“好梅远,你饶了我啦!”

河水发出一阵戚戚嚓嚓的响声,张三婶吓得站了起来,陡然觉得浑身轻松,身上不烧了,也不再疼。她又甩了甩胳膊,晃晃身子,果然一身爽快。她赶快作揖说:“好梅远,你饶了我,还为我治好了病,你是我的恩人,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我要修个庙把你供起来,让你为家家户户看病,我说到做到,我要是说谎,你就惩罚我。”

第二天晚上,张三婶和她的丈夫挑来砖瓦木椽等一些材料,在枯树桩上盖了一个五尺见方三尺多高的小棚,门朝着河水,算是给梅远的魂灵修了个庙。

张三婶跟相处好的人说知青点河边的枯树桩是梅远现魂,为苦人治病。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四乡八邻,有病有灾的人就来给枯树桩烧香,烧过香就在枯树桩前方的河里捧口水喝下去,病就能好。人们把枯树桩说神了,深信不疑。孙大明干脆在张三婶盖的小棚的门两边写上一副对联:梅医生显灵;患病人消灾。横批是:好人在世。

泥湾传出梅远的英灵在乡间为穷苦人治病,这个传说被传到横江市以后,横江市有些得了疑难杂症久治不愈的人,或是有病无钱医治的人,就到梅远的墓上去磕头烧香求助,他们在梅远坟前的梅花树上抹一下病就能减轻,要是在梅远坟边带点土回家化水喝下去,病就能痊愈。要是能在梅远坟前的梅花树下捡到一片叶子回家熬水服下,那病就好得更快。要是能在梅花开放时,在梅远墓地捡到一朵梅花熬水服下了,病好了永世不再复发。人们为了求得更多的梅树叶和梅花治病,就不断地在梅远的坟墓四周种植梅花树,渐渐形成了一片梅林。

人们传得神而又神,有些受梅远现灵治好了病的人就到梅远的墓前去还愿,他们在梅远的墓碑前上水果等祭品,有的在梅远墓前的梅花树上系红绸。时间久了,有些人觉得难以表达对梅远的谢意,就联合筹集了一点资金,在梅远墓边修了一个近十平方米的庙,在庙正方的墙上画着梅远的像。在庙里面筑了一个水泥台子,台子上摆着一本石头雕刻的医书,同时,台子也能供人摆放祭品。

这真是好人有了好报,可怜的梅远死得冤屈,但是世人没有忘记她。她活着没能上医学院,死了终于成为人们信赖的好医生。

梅远的英灵在城乡之间为人治病的事,被有关方面知道后,感到很不安,认为是封建迷信,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扫四旧明显尖锐对立,与大好的政治形势格格不入,是对政治挂帅和思想领先的严重冲击,必须彻底铲除。

黄泥公社的史达仁让派出所所长带两个人来到泥湾知青点的河边,他们拆了张三婶夫妇盖在枯树桩上的小棚,又拼命地挖枯树桩,可是枯树桩怎么也挖不掉,三个人还莫名其妙地滚到了河里,差点被淹死了。他们从河里爬起来后,赶快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当天晚上,史达仁和派出所所长等人都发高烧,浑身痛不欲生。史达仁只好连夜带着派出所所长等人到枯树桩前磕头烧草纸,这样他们才退了烧,身上也不疼。

泥湾人很快又在枯树桩上修了一个更大的小房子,披红挂彩,公社里再无人敢过问。

横江市也派出警察拆除了梅远坟边的庙。三天后传出几个参与拆庙的警察胳膊都长了恶性肿瘤,不可医治,生命不保。横江市的领导也犯了重大错误,被撤了职。

过了几天,梅远坟边的庙又悄悄恢复了,据说是那几个拆庙的警察带人夜里修复的。后来,那个横江市的领导又官复原职,调到外地去了,那几个警察也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新来的横江市领导又命令人拆除了梅远坟边的庙,同样是过几天又恢复了。民间传说谁想在横江市好好地做官,就不能拆梅远坟边的庙,要拆庙官就当不成,小命也保不住。如此这般,一而再,再而三,最后大家都装聋作哑,只当不知道梅远的坟边有个庙,上面要追问,就撒谎说那个庙早就拆了。

横江一中六六届高三(2)班的同学们,每年清明都要给梅远扫墓,觉得梅远是一个思想进步,品性纯洁,生性善良的人,她的死让世人心寒,不能忘怀她,所以在民间产生了许多美好的传说。其实梅远就是一个死去的人,一个死去的优秀中生,她像一棵小树苗被连根砍掉了,纪念她是应该的,但她不是神。他们就在梅远坟边那座庙的门楣上崁上了一个匾牌,叫做“梅屋”。把孙大明在泥湾写的对联和横批镌刻在梅远画像的两边和上方,即为:梅医生显灵;患病人人消灾。好人在世。如此年长日久,梅远的墓地成了横江市郊外长江边的一处风景地,那里有梅坟、梅林、梅屋,人们常去游览。当然,依旧有人去向梅远问病求医。

 

 

 

 

 


编辑点评:
对《八十、夜茫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