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艺评> 浅谈唐益舟先生长篇小说《伊水秋声》中的“伊水秋声”

浅谈唐益舟先生长篇小说《伊水秋声》中的“伊水秋声”  作者:齐家

发表时间: 2018-04-17 字数:3669字 阅读: 53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唐益舟先生的《伊水秋声》,是一部描写豫西地区、伊水两岸百年历史变迁的长篇小说,也是豫西乃至整个中原地区的时代缩影。
 

  

  

  唐益舟先生的《伊水秋声》,是一部描写豫西地区、伊水两岸百年历史变迁的长篇小说,也是豫西乃至整个中原地区的时代缩影。小说从清末到民国、从新中国延续到改革开放,通过各种人物命运的描写,对不同的人生观或歌颂,或抨击、或推崇、或嬉笑怒骂。全书共六章,每章二十小节,扬扬散散七十多万字六百余页,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跃然纸上,其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脉络线条交错清晰。人物性格突出且各异,让人读完后爱不释手,回味无穷 。本书中作者运用了大量的历史史实、人物传记、民间传说,以及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具有代表性的地方口语,把整部小说铺展的通俗自然,攥捏得浑然一体,全书无丝毫晦涩或故意雕作之嫌,堪称大作。

  我想在这里谈两点读后感,

  一是作者抓住一种主题现象,利用不同的文学表现手法,反复地深化主题,揭示内涵,启示读者;二是用地方口语“画龙点睛”,渲染、烘托场景气氛。这样不仅使作品的“原始味道”更加浓郁,也可从各个角度、多方面地表现人物性格。

  《伊水秋声》是个部主题作品,其核心也就是扉页上四句话:百年河山,家国兴衰,爱恨情仇,波澜起伏。那么作者是怎样去深化扩展这个主题呢?作者巧妙地运用了《伊水秋声》这个看似有形却无形的概念,利用形、声、色、态,通过 多种修辞方式,不断的展现、揭开伊水秋的外表和内涵,给读者以视觉和心灵上的感受,从而起到潜移默化的艺术效果。

  我粗略数了一下,除最后一次伊河“戛然而止”不再唱歌外,全书共对伊水秋声进行了十九次之多的描写,每次的表现的手法都不同,或每次都赋予以其新意。

  作者在开篇时写了“伊水秋声”的奇妙之处,“似琴非琴、似呤非吟、似唱非唱、……淙淙淙、潺潺潺、叮咚叮咚,似蛙鸣,似虫唧,似软语款款,”让人听了“如痴如醉,是那么缥缈、那么安祥……”好像无处不在,它能“深入骨髓,把魂都摄去了,伊河会说话,会唱歌”像清泉、像烈酒……随着故事情节的铺开,“伊水秋声”给于人们的感受便开始不同。

  本书的第七十二页,作者再次描写“伊水秋声”时,伊水不再是唱歌了,而是在哭,以前曾有过“伊河夜哭”的说法,作者仅用了一个“声”字全概括了。“悠长的哭声夹杂着诉说,声音沉闷低沉,有多少个无奈,有多少个幽怨。” “说不清道不明。”“一连三天,伊河就这样悲鸣不止。”这样的描写隐喻着什么呢?读者自然要急于知道。下一小节便有了揭晓:“……时间仅相隔一天,光绪皇帝,老佛爷先后驾崩了。”

  第112页,这一次作者把“伊水秋声”分成紧连着的、递进式的描写,“一天到晚伊河就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声音……”此时军阀混战,刀客四起,人们民不聊生,同时预示着孙文韶与梁梅香不幸婚姻的开始。紧接着“伊河里没有洪水,却仍然也发出像涨大水时一样的轰鸣声““像霹雳一样激烈”“哗哗哗、唰唰唰、轰隆轰隆……象山崩地裂的声音。”统治中国几百年来的大清帝国灭亡了。

  第三段,伊渡村里办起了“秋韵学校”,孩子们的读书上声和儿歌声伴着伊水唱歌了,“如弦似歌,如丝如缕,赶不走,摆不脱……”是一种“琴音悠扬”的声音,“听不到夜里那如泣如诉或雷霆万钧的声音了。”这种写法起到了人与自然相互衬托的作用。到了军阀们互相倾轧,吴佩孚打了败仗,满地的溃兵散勇到处祸害老百姓的时候,伊水的声音像“鬼哭狼嚎”一样难听。

  第326页,作者写到只有共产党才“不会让咱纳粮交税”时,“他耳边伊河水的声音高亢、激越、悠扬……一夜没停。” “这种妙不可言的声音溢满伊河大川,天上地下都是金光。”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伊河不在唱歌了,而是“叫的难听。”一个“叫”字包含了多少没有写尽的内容。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伊河水不哭不唱,很安静。”果真的很安静吗?随后作者不惜笔墨,写了社会各个阶层民众,奋起抗日的决心和行动。

  第378页,当作者写到伊渡村的人们,面对“瘟疫泛滥”的凶猛、可怕而又无可奈何时,“伊河水常常半夜把人们惊醒,时而呜咽,时而干号,时而像男人,时而像女人,那声音有沧桑,有灼热,有悲伤,叫人混沌一团。”

  第424页,石丹雅和组织失去了联系,“伊河水就唱的特别晚,甚至连个面也不打了。”即便下了几场雨,伊河水的声音仍然“舒缓而沉闷,像一个怨妇有诉不完的苦,那声音几乎都是哭泣声,是遭难,是被抛弃?反正不好说。”这种借代和拟人式的心理描写,在书中常常出现。作者并不去一一点明,而是让每个受到委屈的人自己去揣摸、去感受。

  第477页,日本人进了伊河川,“伊河水鬼哭似的声音便从河川上响起,这声音从早到晚是呜咽、是疼痛,是无助,是凄惶。”伊渡村的村民不甘做奴隶,奋起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这一回伊河水不是哭泣和无奈,而是反抗和撕咬,排山倒海,雷庭万钧。”日本人被赶走了,汉奸们也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那些日子,伊水秋声整夜,整夜唱着欢快的曲子,从第一天晚掌灯时唱起,第二天老明星升起止,一直唱到下了霜。”

  第545页,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伊水的声音让两岸的人听起来“心惊肉跳,先是骇人的轰鸣,后是令人心颤的哀叫,”文革时期的“伊水声令人觉得寒碜,咋听咋像猪叫。”“跟着就是叹息声,像人在叹息,也像其他动物在叹息,说不清楚,弄不明白。”

  除此之外,作者有两处更是别具匠心地运用了“伊水秋声”,即本书的开头和结尾。当私塾先生让孙家的三个儿子(文龙、文墨、文韶),也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分别对伊水秋声抒发点感想时,由于每个人的个性和后来人生发展的不同,所以对伊水秋声的理解和处理也不同。特别是杜牧的那首《泊秦淮》出自野性十足而又放荡厌学的老二孙文龙之口,让人不禁想起《红楼梦》里的薛蟠和他的那句“绣房撺出个大马猴。”这个可笑而又滑稽的场面来。接着作者便借陶山高之口给“伊水秋声”定了性:“造化之音来之天意,伊河是小,但是自然之血脉,承之于天,流出于地,经络人间,饱经风霜,该知道的它都能知道,该说的话时它自然会开口。”另一处是结尾,伊水被截流修成了伊湖,作者突然不再写“伊水秋声”了,就连书中最后一个主要人物孙文韶的跳湖自杀,“伊水”也无动于衷。作者想隐喻什么?还是想领引读者去思考什么?或者是想赞扬、褒贬什么?

  第二点谈谈地方口语在小说中的运用

  我和益舟先生生活在同地区,我所知道或者是熟悉的地方口语远不及益舟先生,更别说使用了。地方口语是把双刃剑,用的好“色彩斑斓”,用的不好就会让人“目瞪口呆”。益舟先生在这方面用的就是“色彩斑斓”。下面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地方口语与大家共同欣赏。

  “舞扎”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动作词, 如果用在狂妄或虚张声势的环境中,表现的意义就不同了。还有“死鬼”这个词,本意是骂人的,口语引申为坏人、不讲理的人等,如果用在亲近人之间作为称呼,就有了点腻爱的成分,比如:“你这死鬼这么长的时间不来,让老娘我想死了。”还如:差窍、信球、那球货、撇清、眉眼高等。日常生活用语中如:火衅(失火)、孤庄(蹲、曲倦着身子)、拐筋(不顺畅)撂板子话、滋腻(舒坦)蚂蚱炮(掉在地上没有响的零星鞭炮)、捻子(灯芯)、木头(棺材)毛蛋(皮球类通称)、下菜(谗鬼)、出溜(滑倒)……

  还有的就是用口语去描写场景,如“孙文龙打了两枪,觉得打枪也是稀松八凉(很简单)”还有“被蹚倒的麦子像牛(ou)在上面打过滚。”描写女人的漂亮“像一个月亮掉在了正院,把孙家到处都照的明晃晃的……”“她像一个刚坐胎的小南瓜儿,花骨朵下面的瓜身是透亮的,稍一碰便会流出汁来。”诸如此类,举不胜举。

  以上是本人的一点读后感,以享同乡。


编辑点评:
对《浅谈唐益舟先生长篇小说《伊水秋声》中的“伊水秋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