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十七章 绝境求生

第三十七章 绝境求生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4-15 字数:22942字 阅读: 15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玩笑?逆风怔住。她不明白,更不晓得这些人为何突然这么大反应,是哪里出了问题吗?不对呀,她说得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都是天经地义的事,都是好心为他们着想,这些人莫非又犯病啦?她越来越觉得,太难沟通。


她的神情,圣洁,而且无辜,好无辜。


少女们却只想冲上去把那张无辜而美丽绝伦的脸,给打成猪头。


男子汉们不知所措,迷糊。


迪巴逊随着大伙惊呼诧异之后,在逆风那娇美而纯真的神情里,算是整明白一件事:看来她真的没有接触过人世,别说不知道人世的丑恶,即使最基本的伦理常识和人性道德,她都是一片空白,难怪……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画虎微笑说,不过我们人数太少,你也应该看到。要不,你加入我们?


大伙儿一愕,然而瞧他的样子似有下文,所以谁都没有打断他。


画虎眯着眼睛说,这样,我吃点亏,你过来以后,我第一个免费为你交配。嗯,不错,就咱俩,交配交配,胡乱交配!然后再叫他们上……


逆风回头看他。


啊?大伙无不张口结舌,少女们又惊又喜,好一个画虎,总算为她们出口恶气,报了一箭之仇。


画虎得意之极,大笑说,你回头,说明同意了是吧?好,咱们就来交配,我保证让你……


话未说完,突然啪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爆开。四肢与脑袋,跟躯体分离,离得老远。


他仿佛一个虚拟影像,夸张的飘浮在空中。


英雄们齐声惊呼,立时就要蜂拥而上对付敌人。


逆风淡淡的说,都站住!


平淡的声音,居然透着一种震慑一切的威力,而她身体里荡漾出来的强大力量,几乎令时空一并凝固。


与此同时,鹿仙儿亦娇叱,大家等等。


英雄们停下脚步,只见画虎满头大汗,脸如白脸,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显然痛不欲生。


占尘围着他飘忽的肢体急转,直说,你怎么样啦,你怎么样啦?


她吓得哭,觉得自己心痛得快要死掉,想伸手触碰他的身体,却又不敢。


画虎分离的肢体,没有洒出一滴鲜血,实在诡异无伦。


他见占尘急得哭,勉强一笑说,我……没……事……


他痛得牙齿打战,忽然心领神会一种痛苦:五马分尸!


鹿仙儿皱眉,她看不出对方是如何攻击的,逆风不但纹丝未动,而且连长长的眼睫毛都不曾微闪一下,可是这份袭击……太可怕!莫非,她只要意念所至,便能做任何事情?


鹿仙儿手心冒汗,回头问星晰,你看出什么吗?


星晰摇头,她也看不明白。


还好,画虎看上去不似有生命危险。


逆风淡淡的说,胡说八道,小惩大戒!


英雄们默然。


逆风又说,放眼人、神、魔诸界各道,谁也不得对我如此无礼,魔界至尊都不行。


英雄们不敢答腔,只盼她不要再出什么奇招怪绝,画虎的样子,可不能再折腾。投鼠忌器,便是如此。


逆风说,跟你们这些人讲话,真是费劲!我先走一步,那个肢体分离的家伙,半个时辰后可以恢复。


占尘哭着问,半个时辰是多久?


鹿仙儿低声说,一个小时啦。


逆风又说,你们最好守护着他,要是让风吹散,可不关我事。一切完成后,你们一直向北走,当看到一道冲天光柱,便是出口。


楚天歌问,你真的要走了吗?


逆风懒得再说话,转身便行。


这一转身,不知牵动多少颗心。少年们傻眼,少女们痴呆。


占尘虽然满心伤痛、不快、担心,甚至怨恨,但也泪眼朦胧的看着她离去。到后来居然忘记那些百感交集,完全沉醉于那绝世风姿,呆呆望着。


是的,都有些呆傻。


她,真的是美!


袅娜妖娆的转身,唯美。不经意的,将一切美,在瞬间释放。


她的背影,应该更美吧!


可惜英雄们无缘见到。她背后高大的虚拟气墙,遮挡住她的娇躯倩影,再不让世俗窥探,再不让凡夫俗子有目以染。


随着她的离去,背后的气墙幻影越来越高大,几与天齐,最终消散不见。


她仿佛是风,更仿佛是神,惊鸿一瞥,昙花一现,仅留下让世人传颂的美与神话。


众人仍在出神,魂不守舍。


迪巴逊突然说,她应该从未走出过魔界,不知道外面的事,也不懂得人伦与文明,大家不要怪她。


英雄们默然,这一点,大伙儿此时已想到。如此说来,真是画虎的不对,确不该出言辱她。


有风吹过,微风。


大伙儿一惊,忙围成一圈,护住画虎。


罗布特扬手撒出一个强大的魔法屏障,将画虎同大伙一块儿罩住。


大伙儿端坐下来,垂首闭目,屏气凝神,专心守护画虎,以齐心协力的气息和力量,把魔法屏障稳固得坚不可破。


不能有任何疏忽,每个人在心底默念!


英雄们自入魔界以来,一直并肩作战,患难与共,彼此间已有极深的情谊,谁也不愿抛下谁或放弃谁,更不会那样做。


战斗,使人坚强。


情谊,叫人难舍。


不离不弃,已成为英雄们共同的信念。


而星晰,便是英雄们信念的方向和恪守,亦是英雄们心灵的归宿和港湾。


如今,已聚集在星晰的跟前,每个人都相信,没有哪一种困难,是不能克服的!


然而那半个时辰,总是太久,叫人感觉,似乎过去好几个世纪,仍没到头。


画虎气息全无,徘徊于生与死的边缘。逆风并没有要杀他,不然他早已死无全尸。只是惩戒。不过那钻心之痛,绝不虚假,亦必须挨着。画虎是清醒的,五马分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时间仿佛停顿,一切静得出奇,大伙儿默然守候。


不知过去多久,微风轻拂,有一片叶落下。


叶落于魔法屏障之上,仿佛触到一个透明光滑的玻璃罩子,向外轻轻滑动,滑动,最终滑溜下来。


与此同时,一个身影翻落,画虎总算回复人形。


只见他脸色苍白,全身发颤,不知是疼痛未消还是心有余悸。


占尘一跃而起,跑上去拉着他的手问,你没事吧?


画虎颤声说,我……没事……


大伙儿哈哈齐笑,一同站起,防护的魔法屏障立消。


鹿仙儿笑笑说,没事就好。


画虎讪讪的说,是……是……


占尘放开他的手,心痛的说,以后不能再乱讲话,知道不?


鹿仙儿拍拍她的肩膀,对画虎说,听到没有?小尘说的有道理!


山本次郎凑合说,是很有觉悟。


占尘忽然跺脚生气,你……要死啦你?


山本次郎笑得一笑,不再搭腔。


星晰说,没事的话,大家走吧。


英雄们齐声应喏。


星晰的神色却凝重下来,娇美的容颜,微生忧虑。


压力,充塞于天和地之间!


巨大的压迫感。


英雄们亦强烈的感觉到,每个人的心头,皆被蒙上一层阴影。


而画虎,此刻完全回过神来,虽然四肢关节还是奇痛无比,但已精气十足,活力无限。


朗郎乾坤,开始昏暗。滚滚乌云由天边拢来,令大地无光。


雷鸣电闪,沙石狂走。


大地震动,地面微微下沉,缓缓下沉。


蓦听万兽长嗥狂啸。


无数的恐龙,绵延不尽,形成汪洋,将四面八方围得水泄不通。空中也有恐龙在飞翔,招摇张扬。


还好相距甚远,恐龙军团离英雄们有很大一段距离。


可是,英雄们所处的这一小块地面,却在慢慢下沉。


一切,似乎早已存在。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咱们周围的事物被屏蔽了吗?楚天歌问。


是的。鹿仙儿说。逆风并不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在我们守护画虎的时候,四周屏蔽的事物不显现。


大伙儿心头一凛,逆风必然是将屏蔽的时间设为半个时辰,若是没有这点时间空隙,守护画虎之时真不堪设想,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恐龙军团中,些许巨大无比又形态丑怪的大恐龙引领长啸。忽然张口吐出闪电、惊雷、冰霜、烈火,以及石块、飞蝗不等。


英雄们脸色大变。


地面进一步下沉。


英雄们陡然看清周遭的形势,居然身处一座小小的孤岛之上。以往地势甚高,未留意到周边的海。


无数恐龙,围在海滨。


大海通红,微波翻滚。


浪,红色的浪,炎红。


啊,怎么是岩浆?


是的,岩浆,熔岩之海。


地面又在下沉,这座孤岛,是要熔入其中。


占尘吓得尖叫,我们飞起来,我们飞起来。


鹿仙儿抿嘴说,你飞飞看吧。


我……占尘一呆,稍一凝神,登时花容失色,原来身体里想要飞行的力量,已无影无踪。


莎莉娜微笑说,是她封住我们飞行的能力?


鹿仙儿说,没错,她倒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呢。


她……她到底封住我们多少力量?占尘张口结舌。


放心,鹿仙儿说,虽然此空间为她创造,但力量是很难封住的,逆风就算再强,也不过封住我们一两个技能罢了。


罗布特突然说,我的召唤技能已不可用。


山本次郎点头说,我的也是。


画虎挠头说,她……她太恶毒了吧?想把咱们困死在这里?


众人怔住,召唤技与飞行术尽失,确实头痛,简直致命!眼下的状况。


占尘眼泪汪汪,我还正想叫你们召只大鸟坐着飞出去呢……


鹿仙儿嘻笑说,你不是有大鹏鸟吗?


占尘大喜,忙说,我试试。


莎莉娜莞尔说,你就别逗她呀,以法力幻化出来的大鹏鸟,跟召唤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依照风的无上能为,你当能幸免吗?


果然,占尘摆弄半天架式,最终只剩一幅伤心绝望之色,期期艾艾的说,我不行……


鹿仙儿格格娇笑,不行就不行,整那么痛苦的表情干嘛?


占尘眼眶红红的。


对于风,画虎终于不敢想往,第一次,低声问星晰,我们怎么办?真的困死这里吗?


星晰出奇的镇定,目视远方,静静的说,不着急,地面不是还没塌下去吗?


画虎一趄,差点没倒。


大伙儿亦愕然,要是这地面,这孤岛完全沉陷下去,那……那岂不是要玩完?


然而星晰的眼中,神彩照人,一种无可比拟的自信,在闪耀。


莫非星晰,有应变之法?


大伙虽然心中惴惴,但瞧见星晰的身影和神彩,便渐渐安定和处之泰然,万变不惊。


鹿仙儿看看星晰,又瞧瞧大伙儿,忽然笑问,大家知道恐龙是咋灭绝的吗?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在心底,迅速彷徨过种种念头和想法,随即一一否定,似乎一切皆不足以令人信服的科学根据。


星晰一笑说,我听说是外界的不明物质坠入地球,引发灭绝的。


鹿仙儿哈哈大笑,独自漫步上前,姿态优雅美妙绝伦,纤纤素手拎住裙子,微微上提。


一双雪白玉润的腿,展现。


啊!画虎大叫,举止夸张,表情造作。


大伙儿本来只是奇怪鹿仙儿的举动,并无他想,待听画虎提醒,立时全部将目光移到鹿仙儿的玉足和美腿上。


委实美得叫人眩目,妈的,又是一个动人心魄的尤……尤腿……大伙儿的心中,蓦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无论男女。


鹿仙儿的腿,纤细、修长、匀称,加之雪白粉嫩,光洁娇润,确是极美和极品。


鹿仙儿当然不会把裙子拉得太高,裙角保持在膝盖以下。饶是如此,已足以叫人喷血。


画虎顾不上四肢关节尚隐隐作痛,一个翻身,趴在地上,朝那双美腿匍匐前进。


哇,不是吧?大伙儿险些全体摔倒。


画虎一边爬,一边问,鹿姐,就算困死这里,你也不用脱裤子吧?那样岂不是便宜我们?


鹿仙儿娇笑,你闭上嘴会死吗?难道有人拿你当哑巴?


占尘恨恨的说,真不知眼睛是长在什么地方的,那叫裤子吗?不过是裙角起来一点……嗯,也不知鹿姐姐要做什么呢……


画虎动作出格,伸手,稀里哗啦抹了把口水,继续爬行。


噢,我的天!星晰摸着脑门,差点没晕。凭星晰的定力,同样抵受不住。


少年们大笑,占尘脸都绿了。


莎莉娜微笑,她已看出,鹿仙儿必是要施展旷世的大绝,才会如此凝重。想来她是要全力施为,甚至超越本身的极限,故以天足承受和发动,将法师至高无上的力量,淋漓尽致发挥。


鹿仙儿已走到海边,熔岩之海。


画虎爬到她旁边,守着,馋涎欲滴。


占尘恨得牙痒,只想狠狠踹他几脚,但在众目睽睽之下,终归忍住。


这时少年们已不再笑他,反而颇为忌妒。他离鹿仙儿的玉足是那么的近,赏心悦目之余,是否已香泽微闻?


少年们只觉得骨头开始软,开始酥,好想跟画虎一样,趴下来,趴在那双脚边。


然而,男子汉的尊严不允许。所以每个人都挺直腰杆,正气凛然。哼,身为男人,怎么可以动不动趴在女人脚边?绝对不行!


画虎垂涎三尺,脸上神情爱怜横溢,眼神与手脚四肢,皆在蠢蠢欲动。


他的脸,离那双素足好近,满心想着扑上去嗅一嗅、亲一亲,或抱一抱,可他到底不敢。


鹿仙儿与逆风不同,他肯定。鹿仙儿让他趴这么久,便是证明。但他不敢越雷池一步,鬼知道鹿仙儿真发作起来,会不会比逆风恐怖一千倍?


画虎对那双纤纤玉足的赞赏,已近神圣。简直是对女神或艺术品的神圣。


鹿仙儿低头瞧上他一眼,见他的样子并不像很色,反倒极为专注和严肃,那份发自肺腑的欣赏和喜爱,绝不作假,是鹿仙儿所能看出来的。


她心念微动,心底生出一丝温柔,便想说,没关系,你想亲便亲,想摸便摸吧。


不过这想法终是太虚妄,鹿仙儿当然不会冒然说出来。何况,她念头一转,立时改变主意,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无论别人出于怎样的心理,都不允许!


鹿仙儿是坚决的,并非普通人。


英雄们乃是明心见性之人,修为既深,明察秋毫自不在话下。鹿仙儿眼中一闪即过的温柔,已为洞悉。


星晰和莎莉娜觉得好笑。


占尘却咬紧了嘴唇。


少年们则妒忌得有些发狂,什么男子汉的尊严,立马忘至九霄云外,反正身子骨早就酥软稀松,直想立刻趴下,拜倒在鹿仙儿的石榴裙边。鹿仙儿的温柔,足以令任何人拜倒。


关键时刻,鹿仙儿的纤纤素足柔柔探出,点向熔岩海面,数万度高温的熔岩海面。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屏气凝息。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七章 绝境求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