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我与闽南歌曲的故事

我与闽南歌曲的故事  作者:石予川

发表时间: 2018-04-14 字数:5780字 阅读: 16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与闽南歌曲的故事我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一直生活在伊河流域,与闽南的距离很是遥远。说句实在话吧,就连做梦,也没有梦到过那个地方。闽南这个地名,对我来说,是与音乐连在一起的。一见到或者听到闽南这个名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一直生活在伊河流域,与闽南的距离很是遥远。说句实在话吧,就连做梦,也没有梦到过那个地方。闽南这个地名,对我来说,是与音乐连在一起的。一见到或者听到闽南这个名词,脑海里浮现的肯定是闽南歌曲那歌舞迷离的影像,随之而来的,就是熟悉的闽南歌曲那流畅而优美的旋律了。


   闽南歌曲,也称为台语歌曲,据说曾是台湾流行音乐的主流音乐。我第一次知道闽南歌曲,是八十年代初从台湾传过来的两首歌。一首是闽南童谣《一只鸟仔》,记得第一句是这样唱的:“他咋K来一斗拐基特拐”。另一首是闽南民歌《天黑黑》,第一句是:“提呜呜,媚路候”。但这两首歌曲并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毕竟那时漂洋过海而来的流行歌曲,太多太多了,而且,这两首闽南歌的歌词中,夹杂着难以辨别的闽南话,与现代汉语普通话相去甚远,不好理解,所以就没有深入去品味和欣赏。


   我喜欢上闽南歌曲,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那时,刚流行唱卡拉OK,酷爱音乐的我,当然不能落伍了,于是就买了一台步步高牌子的VCD唱机,还带了一盒10碟的歌曲光盘。这些不同分类的光盘中,有一盘是闽南歌曲专辑。这盘专辑的泳装美女封面很诱惑,而且还写着12大美女泳装秀,里面歌曲的影像,也都是演艺厅美女们现场演唱和舞蹈的画面,所以,不免就看得多了一点,也算潜移默化吧,渐渐也就熟悉喜欢上了闽南歌。不过,让我真正爱上闽南歌曲并刻下深刻记忆的,是因为下面这件事情。


   从八十年代初起,我就一直自学作曲,虽然写了不少歌,却与自己的期望相去甚远。有一次,听一位老作曲家讲课时说,只会写歌曲的旋律是不行的,真正的音乐人和作曲家,应该是能进行编曲和配器的人。编曲配器,其实就是把歌曲谱面的主旋律谱,写成由乐队伴奏的总谱。这事说着挺简单,其实特别难,每一件乐器都要写一个与别的乐器不同的谱子,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伴奏音乐。干这活,需要有过硬的专业音乐知识才行。



  我很想挑战自己,学习编曲,成为真正的音乐人。但那时,苦于没有老师教,怎么办呀?从一本青年杂志上,看到有一个青年音乐人学编曲,第一步是从“扒带”开始的。问了好多人,还给那位有志青年写了信,才知道“扒带”,就是听着磁带里的歌曲,把歌曲伴奏里的每一件乐器,都一件一件的记录成歌谱。于是,我就选择了这盘闽南歌曲专辑,当做我“扒带”的目标。之所以选择这些闽南歌曲,是因为这盘歌曲的编曲比较简洁和明朗,编曲风格相对一致,而且节奏动感规律,副旋清晰,织体丰盈,易于上手。记得那是夏天,夜里一遍一遍放这些歌曲,总是“扒”到很晚才睡,闹得家里人群起而攻。直到后来把这盘带“扒”完了,这些闽南歌曲也就自然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好多有名的歌手都唱过闽南歌曲,有邓丽君、韩宝仪、叶启田、卓依婷等,但我比较爱听陈小云唱的,婀娜多姿,韵味十足。我喜欢的闽南歌曲,大致有这几首:《爱拼才会赢》、《爱情骗子我问你》、《爱人跟人走》、《金包银》、《爱情一阵风》、《浪子的心情》等。总的来说,闽南歌曲的旋律都很优美,很明快,有着浓郁的汉民族风格,歌曲结构很简洁、工整,易于上口流传。而歌曲内容,除了少数几首励志题材的之外,多为小女人哀叹悲情自怨自艾的倾吐。但是,这种哀怨并没有苦大仇深的歇斯底里状,而是配以动感十足的舞曲节奏,缓解了愁怨,也使整个歌曲的格调变为轻松和明快,为歌曲增添了趣味性和观赏性,非常适合舞厅、演艺厅之类的文化消费场所的演出和受众的流传。


   闽南歌曲在国内曾经有过一段很值得骄傲的流行历史。其实,作为一个国内的地域小语种,其歌曲能在全国范围流传,已经是相当高的成就了。现在看来,任何地域特色的歌曲,再来一次诸如此类的传播,几无可能性。而闽南歌曲的流行,得益于改革开放后台湾文化的传播,这是一种时代特有的现象,可以说是历史的机遇,过去就不会再来了。


   闽南歌曲走到现在,似乎渐渐远离了我们的视线。虽说也从网上看到过闽南歌曲推广和创作大赛之类的资讯,但现在已经很少再听到闽南歌曲了。中国文化中,强调“天时地利人和”,闽南歌曲,或者,其他任何一种地域特色歌曲的兴起和流行,有没有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社会基础,是个关键。


编辑点评:
对《我与闽南歌曲的故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