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情思> 清明,赶赴一场无声的约会

清明,赶赴一场无声的约会  作者:为你回眸

发表时间: 2018-04-13 字数:1575字 阅读: 42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明年清明,我一定会如约而来。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又是一年清明,城里城外,春意正浓。春阳温煦,和风轻拂。桃李争艳,青柳如丝。我想,故乡,大抵也正是如此春色烂漫。

  随着年龄的增长,至爱的亲人总免不了老去。清明,不再只是闻风生愁、见雨即泪的感伤。相反,更像一种神圣的仪式,一场隆重的约会。

  每年一入春,便开始了对清明期待。这日胜一日的期待,不断地强化着心中的仪式感。选择哪一天“赴约”,必须翻翻黄历,总得选个黄道吉日才好。外公最爱喝的米酒,外婆喜欢吃的果冻,奶奶经常揣在兜里的糖果,父亲喜欢抽的香烟,新鲜的水果,可口的糕点,都得精心准备。香蜡纸烛,当然必不可少。一切,只怕怠慢了这一年之中,唯一一个可以与远去的他们共度的日子。

  回乡的山路尽管崎岖,也几乎都能驱车前往,但我还是会选择步行一段,带着那些日渐稀薄的回忆,慢慢走过曾经美好的旧时光。

  外婆家屋后的小水沟干涸了,不深的沟渠就快被垮塌的泥土填平了,后山上的松针铺得厚厚的,脚踩上去又软又滑,不时踢到的干松果,在脚边滴溜溜地打转。房前的菜园里,苍老的石榴树又抽出了新芽,桃花半开半谢,早结的果子已有小指头大小。墙角,那只小竹篮静静地等待着它的新主人。一转头,仿佛看到外婆慈祥的微笑,她就在那整齐碧绿的菜畦里,就在那铺满松针的山坡上,就站在我曾经帮她背回一篮又一篮干松果的小竹篮边,就像从前每一次去回去时那样,轻轻地唤我的小名,亲热地说:“你来啦!”

  通往乡集的路还是那么陡,还是得转三道弯,爬两座山,过两条河沟,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街上的房子,可走路,却得整整一个小时。眯缝着眼,看到一位老人远远地从山坡上下来,背上的篮子沉沉的,步子有些蹒跚。记得初一开学那天,外公也是这样背着行李送我踏上人生的一段崭新旅程。一个大竹篮子,里面装了棉絮、被褥,上面用绳子系着一个老式红漆木箱。外公背着行李不急不缓地走在前面,我背着书包跟在后面。走了一小段,我就有些气喘吁吁了,脚步不知不觉慢下来,外公也放慢了脚步,抹一把额头的汗水,语重心长地说:“走路啊,开头不能走得太快,一开始力气用完了,后面就走不动了。就这样一直慢慢走,总会到的。”是啊,多想外公也能这样,陪着我们,慢慢地,一直走,一直走。可他,已经一个人孤独地走了22年。

  老屋早就异主拆迁了,宅基地早已被复垦,如今种上了小麦。我静静地站在麦地里,细细辨认,努力回想,想要还原它的模样:哪里是墙壁上染着夕阳的木门木窗,哪里是院子里挂着果实的桃树李树,哪里放着装了月亮星星的水缸,哪里是父亲病重时长卧的躺椅,哪里是小狗和猫咪睡觉的柴房。门前的梨树没有了,草地上盛开着的野茴香没有了,小路边清脆挺拔的竹丛没有了。继续往前走,那口老井还在!可记忆中深不见底的老井,却张着干裂的嘴巴,井边没有了绿绿的草丛,没有了蹦跳的蚱蜢和飞舞的蜻蜓,没有了呱呱叫的癞蛤蟆,也没有了奶奶焦急的叮咛:“别过去,井水很深,危险!” 迎着风,眼泪透过飞扬的黄沙,漫出来……

  即使就这样慢慢地走,也终于走到了他们的“新家”。轻轻地扫去一年的尘土和凌乱,认真地摆上带来的烟酒零食,虔诚地供好香蜡纸烛,恭敬地行礼叩拜。

  来时,母亲叮嘱,在墓前,一定要像生前那样跟他们说说话,就像拉家常一样,好让他们知道,你去看他们了。可我每次就是说不出话来,默默地鞠躬、叩首,默默地呼唤、问候,默默地祈祷、祝福,我想,他们一定会懂得我的心意,就像他们一定知道,我会一直努力幸福快乐地生活着,连同他们未尽的那一份。他们也一定知道,明年清明,我还会来。

  是的,明年清明,我一定会如约而来。

  

  


编辑点评:
对《清明,赶赴一场无声的约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