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十六章 空间里的设想

第三十六章 空间里的设想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4-12 字数:23254字 阅读: 30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鹿仙儿莞尔说,这里,是你布下的空间?


逆风淡淡的说,是的。


为什么?


阻拦你们。


你要跟我们大战一场?


逆风摇头说,没有,打架的事,我一向不喜欢。


英雄们皆笑,是啊,大伙儿也不是好勇斗狠之人,更何况并不想同她战斗,压根儿不想!


大家实在想不出,要是和这个赏心悦目我见犹怜的绝代佳丽动手,那会是怎样一幅光景?难道说,真的下得手去?每个人都不禁怀疑。


美得冒泡的逆风喃喃自语,轻轻的说,我拦住你们,无非是改变一下你们的行程。


她的声音虽轻,却仍然是平平淡淡,没有高低起伏和感情色彩。


然而大伙儿并没有理会这些,只是不明白她此举何意,委实不明白。


占尘忍不住问,为什么?


逆风淡淡的说,我正在追寻一个人的踪迹,她曾消失几万年,这一次我绝不容她走脱!你们到处横冲直撞,难免影响到她的气息。


鹿仙儿一笑,所以你才把我们困在这里?


逆风点头。


鹿仙儿笑问,需要帮忙吗?


占尘也说,是啊,要不要我们帮你一起追寻那个人?


逆风摇头说,不用,除了神以外,我想不出有哪一种力量可以战胜她或追寻到她,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


大伙儿听之,好生失望又万分惊奇,她要追寻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逆风又说,你们慢慢来吧,冲破这空间便可继续往前,我有事先走。


画虎突然大声说,等一等,美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怎么啦?逆风不解。


画虎说,首先,你布下这空间是浪费力气,根本没有必要。


哦?


其实啊,画虎大为得意,你只要说一声,叫我们不要乱闯乱跑,我们一定听话,比小狗狗还乖,断不会给你添乱,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对!男子汉们一听,正中下怀,全都精神大振,星晰她们却忍不住好笑。


大伙儿都觉得,能听这美女的话,那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即便为她去死,也决不会皱一下眉头。就连鹿仙儿星晰她们也觉得很愿意听她的话。


大伙儿越想越认为理所应当,越想越认为是件幸福的事,不由得十分兴奋。


逆风却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说会听她的话,不过众人兴奋的样子她倒是看得出来,可她更糊涂,这些人究竟兴奋个什么劲?莫非有病?


她不禁有点犯傻。


大伙儿见她那么无辜的神情,更乐,愈加对她爱得发痴发狂。


这年头,居然还有这么美,又这么纯的女子么?


于是,鹿仙儿也打心眼里承认,她很好,真的很讨人喜欢呢。至于别人,当然比鹿仙儿更如是认为。


只有小山也似的迪巴逊挠头,显然他很难相信。


这位女子,看来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真的不是尘世所有啊。


画虎哈哈大笑又说,别说是听你话,就算你要我们上刀山下油锅,水里来火里去,我们也立马照做。


大伙儿一听齐乐。


占尘接口说,我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星晰忍不住抿嘴轻笑。


鹿仙儿摇头,暗忖,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还真为难他俩。


莎莉娜摇头莞尔,心想,这纯粹瞎侃!


逆风一怔,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别人上刀山下油锅,还水里来火里去?迷糊!不过她并非傻子,大伙儿神情夸张,画虎说得毫不挨边,她便知虚假。


画虎又说,所以啊……


逆风截口说,所以啊,你们应该回去,不要再往前。


画虎一怔,你说什么?


逆风淡淡的说,你们不是说会听我的话吗?那么我试着劝你们一回:并不是每一件事都可以靠勇气和幻想便能实现的,妄闯魔界绝不是明智之举,回头是岸!


众人一怔,跟着很是失落。要知道,每个人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多么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支持自己、鼓舞自己,可她不但没有,反而大泼冷水,这份失落与寒冷,可想而知。甚至是,悲痛与残忍!而逆风,正是大伙儿所难得喜欢之人。


过得片刻,星晰微笑说,妄闯魔界,那又如何?


逆风说,飞蛾扑火,以卵击石,你说如何?


星晰微笑说,那倒未必!


她的笑容,充满无法比拟的自信。


英雄们信心剧增。


逆风怔住,连她亦惊讶于星晰的自信。不过,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


鹿仙儿悠悠的笑,更何况我们无处可去,所以一定要把魔宫捣个稀巴烂。


莎莉娜却问,风,你是我们的敌人么?


逆风说,目前不是,等你们打到魔宫,咱便是敌人!她顿顿又说,你们不会无处可去的,我可以为你们开创一片天地。


占尘大有兴趣,怎么样一片天地?


我可在魔界任意划出一块,甚至比你们曾经生活的大地更广阔的一块天地给你们,你看如何?


安泽西突然一笑,你在割地求和么?


逆风回头看他。


楚天歌嘻笑,求和?割地怎么够?至少还得送上八百名美女!


少女们眼睛直了,然后开始瞪眼。


画虎连连附和,对对对,还得送上美女。


山本次郎优雅的说,没错,我们要花姑娘。


噢,我的天!占尘摸着脑门,晕倒过去。


鹿仙儿忙伸手扶住。


罗布特微笑。


泥鳅沉默,迪巴逊愕然。


安泽西继续微笑,你不用看我,我知道自己一向很帅。


少女们险些跌倒。不过也难得安泽西如此幽默和开口说话。


还好逆风不为所动,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气魄,只淡淡的说,你帅不帅,不关我事。


楚天歌哈哈一笑说,你也太无趣啦。


逆风说,嗯,求和?你们认为有可能吗?退一万步讲,即使有,也轮不到咱们碰面。


楚天歌一笑,那么你……


逆风淡淡的说,我只是不想看着你们走入绝境,好意为你们制造一个转机,给你们一个自由生活的天地,你们怎么不识好歹?


英雄们一听,不免感动。难得有人如此关心和体恤,更何况她还是人人都喜欢的公主,真正的公主,真正最完美的公主。她的心,莫非同她的外表一样完美和善良吗?难道说,她真的是为大伙着想?每个人都怔住,呆呆不动。


逆风轻轻的说,虽然魔尊一挥手、一声令,你们大地上便无从以抗,一切都几乎消失殆尽,但是今天,我作主还你们一片天地如何?


她修长的指尖,依稀光芒闪耀,那是美的光芒。她的纤纤玉手,晶莹、雪白,在太阳下泛着淡淡的光泽,的确无与伦比。


娇艳,绽放。


众人痴痴迷迷,实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迪巴逊垂首,看着她的脚出神,那双雪白的天足,美轮美奂,美得不太真实,令人窒息。


迪巴逊虽然像大伙一样喜欢这女子,但他的喜欢跟别人不同,至少跟画虎、楚天歌、山本次郎他们不同。他不愧是山岭一族的第一英雄和第一战士,他虽然喜欢逆风的美,但他并没有因此想到别的事情,只是在思索力量与战争。那双天足之美,令他不安。


美得如此动人心魄,则那双素足的主人,究竟拥有怎样惊天动地的能为呢?迪巴逊的心弦收紧。


楚天歌热泪盈眶,躬身说,那么,我们岂不是连累了你?


怎么说?逆风不解。


楚天歌一面思索,一面说,你自作主张,动不动随便划一大块领土出去,虽然不是割地求和,却是罪不可赦,你们魔尊会饶你?


逆风一笑,也不是一大块,只是一小块啦。再说,即便是一大块,至尊也不会怪我的……


她的声音虽然还是一成不变,但这一笑的风采,确实无可比拟,叫人如沐春风,乱七八糟。


晕过去的占尘,亦因这一笑而苏醒过来。


英雄们神魂颠倒,真的快要晕厥。


画虎大笑说,那又为何?


因为至尊宠我呗!逆风居然有些神采飞扬。


少年们斗然有些不乐意,魔尊宠她,为什么?莫非他们的关系……想到这里,心头的不乐意更加强烈。


只在一刹那间,少年们的心情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少女们却满心欢喜,认为理所应当。她那样的可人儿,若没有人宠,那才叫没有天理呢,简直没有魔理!


少年们心中的不乐意更深一层,甚至对逆风生出一种愤恨和厌恶!她一开始都称魔尊,后来改叫至尊,多么微妙的变化啊。


迪巴逊突然问,你是天使吗?


大伙儿一听,登时被吓一跳,一大跳。


逆风淡淡的说,每一位女孩,都是天使!


啊!


英雄们齐声惊呼,激动莫名。实在太经典太不可思议,这话由她说出来和由旁人说出来,那是绝对不一样的!


少年们的小肚鸡肠,立时抛到九霄云外。


少女们感动得一塌糊涂,占尘更是哭将出来。


你怎么就哭啦?鹿仙儿骂她,自己却止不住热泪盈眶。


是的,每一位女孩,都是天使!


迪巴逊怔住。


真他妈太绝了,画虎说,没想到你还能整出这么一句……不过……这话好像也不是你原创啊……


什么叫原创?逆风不懂。


这个……画虎当然不会花力气给她解释半天何为原创,只说,反正没关系啦,只要够经典就行。


逆风很奇怪,她只是平平常常一句话,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惊奇的。


大伙儿的激动与兴奋,持续升温,难以平息,再一次为她着迷,再一次对她,刮目相看。


逆风说,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给个答复?


大伙儿一呆,这才想起来刚才那档子事,却无言以对,不能回答,因为脑袋瓜子一直跑偏,还没来得及思考正事呢。


你们答应吗?逆风又问。


不答应!星晰突然一笑。


为什么?逆风微微一怔。


不想欠你这份人情,更不要施舍。星晰说。


这算施舍?逆风讶然。


更何况,星晰说,我们的家在哪里?


众人震撼,每个人的心,皆被牵动。


星晰伸手说,把我的家还我!


逆风彻底怔住。


英雄们胸中热血翻涌,突然想要哭泣,突然想要狂喊,更突然想要扁那个美美的风一顿……当然,这想法是虚妄的,没有人会向她挥拳,可是每个人心头的压抑和苦闷,无法宣泄。


星晰又说,还有我们所爱的人……


她的目光望向远处,极远处,有一些迷惘,有一些惆怅,有一些思念,有一些感伤……


她蓦然一笑,你知道他是谁吗?


逆风摇头,她当然不知道。


星晰的目光倏忽间变得好遥远好遥远,然后她说,我想他了……


她就那么自然的说出心中所想,那么自然,绝不矫情,绝不造作,也绝不掩饰。简单而平淡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


每个人的眼眶都不禁湿润,英雄们知道,那是爱!


是的,爱。那么纯洁、那么坚定、那么执着!


星晰的爱人是谁,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份爱,已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星晰又问,你能把这一切给我吗?


逆风当然不能。


占尘忽然大哭,哭得夸张,哭得惊天动地,哭得把大伙吓一跳。


没错,我们不要你的施舍。她似乎到现在才明白星晰的意思,边哭边说,我师父呢?他在哪里?你能把他还给我吗?


逆风感到,自个的头,开始慢慢变大,有两个大。


英雄们突然发现,此行的意义,真的是,为了爱!


每个人的心被爱充满,因爱而流淌,因爱而感触。


逆风语音平淡,却终于说,你……能不能不哭呀?


我不!占尘说。


大伙儿忍不住好笑。


鹿仙儿揽着她的肩头,柔声说,小尘乖,不哭。


占尘哭声渐小,终于慢慢平复下去。


实在闹得不像话,泥鳅不得不开口,其实,你给我们一片天地亦是空的,不切实际。


泥鳅并不喜欢太多废话,而且总是不紧不慢,往往语出惊人,一言中的。


哦!逆风显然不满意,对英雄们的解释和举措很不满意。


泥鳅淡淡的说,偌大一个天地,仅有我们几个人,你以为很好玩吗?


那倒未必!逆风淡然说,因为不过多久,你们就有可能百子千孙。


四位少女脸色大变。


画虎大为惊奇,有这种事?真的假的?


泥鳅皱眉,我们哪来的百子千孙?


逆风藕臂轻舒,纤纤玉指往星晰鹿仙儿她们一扫,平淡的说,当然是她们生的。


英雄们顿时哗然。


画虎挠头说,这个,有意思……


山本次郎点头,微笑说,很有意思。


少女们脸色难看,如花的容颜,开始冒汗。


不过……画虎喃喃说,你的想法还是不太对,什么百子千孙?这人又不是猪,也不老鼠,总不能一窝一窝的生……


少女们的脸色,完全黑下来。


这一次,画虎也知道自己失言,赶忙住口。


占尘已尖叫,画虎,我要杀了你!


画虎哪敢搭腔?只好装作没听见。


风小姐啊,泥鳅说,行不通的,你没瞧出来咱们比例失调,男女不对等吗?


少女们脸色稍为好看些,暗地里缓口气:总算有人明白事理,说话正常点。


那有什么关系?逆风说,你们自己胡乱交配一下就好啦。


英雄们再度哗然。泥鳅张口结舌,算是完败给她。


她这是什么逻辑?居然说交配?还胡乱?


家园毁掉,可以重建。只要你们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何愁没有将来?逆风说,比例失调打什么紧?你们只要相互交配一下,则每位男子可拥有四个美女,而每位女子可享受七八个男人……


哗然——英雄的怪叫达到前所未有的顶点。


闭嘴!四位少女竭尽全力的呼喝。她们快要疯掉,快要爆炸,再不吆喝,会死的。


星晰娇躯发颤,咬牙说,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鹿仙儿悻悻的说,你去死吧!


占尘挥拳跺脚,我要杀了你!


唯有莎莉娜未失风范,仍是那么颠倒众生,只微笑说,风啊,你这玩笑开大了。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六章 空间里的设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