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世家·史記卷四十八 陳涉世家第十八

世家·史記卷四十八 陳涉世家第十八   作者:司马迁

发表时间: 2018-04-11 字数:71027字 阅读: 67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索隱】按:勝立數月而死,無後,亦稱「系家」者,以其所遣王侯將相竟滅秦,以其首事也。 時因擾攘,起自匹夫,假託妖祥,一朝稱楚,歷年不永,勳葉蔑如,繼之齊、魯,曾何等級。可爲列傳(一)

  陳勝者,陽城人也,【索隱】韋昭云屬潁川,地理志云屬汝南。不同者,按郡縣之名隨代分割。蓋陽城舊屬汝南,史遷云今爲汝陰(二),後又分隸潁川,韋昭據以爲說,故其不同。他皆放此。【正義】即河南陽城縣也。字涉。吳廣者,陽夏人也,【索隱】夏音賈。韋昭云:「淮陽縣,後屬陳。」【正義】括地志云:「陳州太康縣,本漢陽夏縣也。」字叔。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索隱】廣雅云:「傭,役也。」按:謂役力而受雇直也。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庸者笑而應曰:「若爲庸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索隱】尸子云「鴻鵠之,羽翼未合,而有四海之心」是也。按:鴻鵠是一鳥,若鳳皇然,非謂鴻鴈與黃鵠也。鵠音戶酷反。

  二世元年七月,發閭左【索隱】閭左謂居閭里之左也。秦時復除者居閭左。今力役凡在閭左者盡發之也。又云,凡居以富強爲右,貧弱爲左。秦役戍多,富者役盡,兼取貧弱者而發之(三)適戍漁陽【索隱】適音直革反,又音磔。故漢書有七科適。戍者,屯兵而守也。地理志漁陽縣名,在漁陽郡也。【正義】括地志云:「漁陽故城在檀州密雲縣南十八里,在漁水之陽也。」九百人,屯大澤鄉。【集解】徐廣曰:「在沛郡蘄縣。」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爲屯長。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索隱】謂欲經營圖國,假使不成而敗,猶愈爲戍卒而死也。陳勝曰:「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索隱】姚氏按:隱士遺章邯書云「李斯爲二世廢十七兄而立今王」,則二世是始皇第十八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之。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也。【索隱】如淳云「扶蘇自殺,故人不知其死」。或以爲不知何坐而死,故天下冤二世殺之,其意亦得(四)。今宜依文而解,直是扶蘇爲二世所殺,而百姓未知,故欲詐自稱之也。項燕爲楚將,數有功,愛士卒,楚人憐之。或以爲死,或以爲亡。今誠以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爲天下唱,【索隱】漢書作「倡」,倡謂先也。說文云:「倡,首也(五)。」宜多應者。」吳廣以爲然。乃行卜。【索隱】行者,先也。一云行,往也。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集解】蘇林曰:「狐鳴祠中則是也。」瓚曰:「假託鬼神以威衆也,故勝、廣曰『此教我威衆也』。」【索隱】裴注引蘇林、臣瓚義亦當矣。而李奇又云「卜者戒曰『所卜事雖成,當死爲鬼』,惡指斥言之,而勝失其旨,反依鬼神起怪」,蓋亦得本旨也。陳勝、吳廣喜,念鬼,【索隱】念者,思也。謂思念欲假鬼神事耳。曰:「此教我先威衆耳。」乃丹書帛曰「陳勝王」,置人所罾魚腹中。【集解】漢書音義曰:「罾音曾。」文穎曰:「罾,魚網也。」卒買魚烹食,得魚腹中書,固以怪之矣。又閒令【索隱】服虔云「閒音『中閒』之『閒』」。鄭氏云「閒謂竊令人行也」。孔文祥又云「竊伺閒隙,不欲令衆知之也」。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集解】張晏曰:「戍人所止處也。叢,鬼所憑焉。」【索隱】次,師所次舍處也。墨子云「建國必擇木之修茂者以爲叢位」。高誘注戰國策云「叢祠,神祠也。叢,樹也。」夜篝火,【集解】徐廣曰:「或作『帶』也。篝者,籠也,音溝。」【索隱】篝音溝。漢書作「搆」。郭璞云:「篝,籠也。」狐鳴呼曰「大楚興,陳勝王」。卒皆夜驚恐。旦日,卒中往往語,皆指目陳勝。

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爲用者。將尉【索隱】官也。漢舊儀「大縣二人」,其尉將屯九百人,故云將尉也。醉,廣故數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衆。尉果笞廣。尉劍挺,【集解】徐廣曰:「挺猶脫也。」【索隱】徐廣云「挺,奪也」。按:奪即脫也(六)。說文云「挺,拔也」。案:謂尉拔劍而廣因奪之,故得殺尉。廣起,奪而殺尉。陳勝佐之,并殺兩尉。召令徒屬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藉弟令毋斬,【集解】服虔曰:「藉,假也。弟,次弟也(七)。」應劭曰:「藉,吏士名藉也。今失期當斬(八),就使藉弟幸得不斬,戍死者固十六七。此激怒其衆也。」 蘇林曰:「弟,且也。」【索隱】蘇林云「藉第,假借。且(九)令失期不斬,則戍死者固十七八」。然「弟」一音「次第」之「第」。又小顏云「弟,但也」;劉氏云「藉音子夜反」;應劭讀如字,云「藉,吏士之名藉也」。各以意言,蘇說爲近之也。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索隱】大名謂大名稱也。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徒屬皆曰:「敬受命。」乃詐稱公子扶蘇、項燕,從民欲也。袒右,稱大楚。爲壇而盟,祭以尉首。陳勝自立爲將軍,吳廣爲都尉。攻大澤鄉,收而攻蘄。【索隱】音機,又音祈,縣名,屬沛郡。蘄下,【索隱】下,降也。謂以兵臨而即降也。乃令符離【索隱】韋昭云:「屬沛郡。」人葛嬰將兵徇蘄【索隱】李奇云:「徇,略也。」音辭峻反。以東。攻銍、酇、苦、柘、譙,【集解】徐廣曰:「苦、柘屬陳,餘皆在沛也。」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陳,【索隱】地理志陳縣屬淮陽。車六七百乘,騎千餘,卒數萬人。攻陳,【正義】今陳州城也。本楚襄王築,古陳國城也。陳守令皆不在,【索隱】張晏云「郡守及令皆不在(一〇)」,非也。按:地理志云秦三十六郡並無陳郡,則陳止是縣。言守令,則守非官也,與下守丞同也,則「皆」字是衍字。獨守丞與戰譙門中。【索隱】蓋謂陳縣之城門,一名麗譙,故曰譙門中,非上譙縣之門也。譙縣守已下訖故也。弗勝,守丞死,乃入據陳。數日,號令召三老、豪傑與皆來會計事。三老、豪傑皆曰:「將軍身被堅執銳,伐無道,誅暴秦,復立楚國之社稷,功宜爲王。」陳涉乃立爲王,號爲張楚。【索隱】按:李奇云「欲張大楚國,故稱張楚也」。

 

  當此時,諸郡縣苦秦吏者,皆刑其長吏,殺之以應陳涉。乃以吳叔爲假王,監諸將以西擊滎陽。令陳人武臣、張耳、陳餘徇趙地,令汝陰人鄧宗徇九江郡。當此時,楚兵數千人爲聚者,不可勝數。

  葛嬰至東城,【索隱】地理志屬九江(一一)。【正義】括地志云:「東城故城在濠州定遠縣東南五十里也。」立襄彊爲楚王。嬰後聞陳王已立,因殺襄彊,還報。至陳,陳王誅殺葛嬰。陳王令魏人周市北徇魏地。吳廣圍滎陽。李由爲三川守,【索隱】三川,今洛陽也。地有伊、洛、河,故曰三川。秦曰三川,漢曰河南郡。李由,李斯子也。守滎陽,吳叔弗能下。陳王徵國之豪傑與計,以上蔡人房君蔡賜爲上柱國。【集解】漢書音義曰:「房君,官號也,姓蔡,名賜。」瓚曰:「房邑君也。」【索隱】房,邑也。爵之於房,號曰房君,蔡賜,其姓名。晉灼按張耳傳, 言「相國房君」者,蓋誤耳。涉始號楚,因楚有柱國之官,故以官蔡賜。蓋其時草創,亦未置相國之官也。【正義】豫州吳房縣,本房子國,是所封也。

  周文,陳之賢人也,【集解】文穎曰:「即周章。」嘗爲項燕軍視日,【集解】如淳曰:「視日時吉凶舉動之占也。司馬季主爲日者。」事春申君,自言習兵,陳王與之將軍印,西擊秦。行收兵至關,車千乘,卒數十萬,至戲,軍焉。【正義】即京東戲亭也。秦令少府章邯免酈山徒、人奴產子生(一二)【集解】服虔曰:「家人之產奴也。」【索隱】人奴產子生(一三)按:漢書無「生」字,小顏云「猶今言家產奴也」。悉發以擊楚大軍,盡敗之。周文敗,走出關,止次曹陽【索隱】晉灼云:「亭名也,在弘農東十三里(一四)。」小顏云「曹水之陽也。其水出陝縣西南峴頭山,北流入河」。魏武帝謂之好陽也(一五)。【正義】括地志云:「曹陽故亭亦名好陽亭,在陝州桃林縣東南十四里。崔浩云『曹陽,阬名,自南出,北通於河(一六)』。按:魏武帝改曰好陽也。」二三月。章邯追敗之,復走次澠池【正義】澠池,河南府縣是也。十餘日。 章邯擊,大破之。周文自剄,【集解】徐廣曰:「十一月。」【索隱】越系家「句踐使罪人三行,屬劍於頸,曰『不敢逃刑』,乃自剄」。郭璞注三蒼,以爲剄,刺也。軍遂不戰。

  武臣到邯鄲,自立爲趙王,陳餘爲大將軍,張耳、召騷爲左右丞相。陳王怒,捕繫武臣等家室,欲誅之。柱國曰:「秦未亡而誅趙王將相家屬,此生一秦也。不如因而立之。」陳王乃遣使者賀趙,而徙繫武臣等家屬宮中,而封耳子張敖爲成都君,【正義】成都,蜀郡縣,涉遙封之。趣趙兵【索隱】上音促。促謂催促也。亟入關。【索隱】亟音棘。亟,急也。趙王將相相與謀曰:「王王趙,非楚意也。楚已誅秦,必加兵於趙。計莫如毋西兵,使使北徇燕地以自廣也。趙南據大河,北有燕、代,楚雖勝秦,不敢制趙。若楚不勝秦,必重趙。趙乘秦之獘,可以得志於天下。」趙王以爲然,因不西兵,而遣故上谷卒史韓廣將兵北徇燕地。

  燕故貴人豪傑謂韓廣曰:「楚已立王,趙又已立王。燕雖小,亦萬乘之國也,願將軍立爲燕王。」韓廣曰:「廣母在趙,不可。」燕人曰:「趙方西憂秦,南憂楚,其力不能禁我。且以楚之彊,不敢害趙王將相之家,趙獨安敢害將軍之家!」韓廣以爲然,乃自立爲燕王。居數月,趙奉燕王母及家屬歸之燕。

  當此之時,諸將之徇地者,不可勝數。周市北徇地至狄,【集解】徐廣曰:「今之臨濟。」狄人田儋殺狄令,自立爲齊王,以齊反,擊周市。市軍散,還至魏地,欲立魏後故甯陵【索隱】晉灼云「今在梁國也」。按:今梁國有寧陵縣是也,字轉異耳。【正義】括地志云:「宋州寧陵縣城,古甯陵城也。」君咎爲魏王。【集解】應劭曰:「魏之諸公子,名咎。欲立六國後以樹黨。」時咎在陳王所,不得之魏。魏地已定,欲相與立周市爲魏王,周市不肯。使者五反,陳王乃立甯陵君咎爲魏王,遣之國。周市卒爲相。

  將軍田臧等相與謀曰:「周章軍已破矣,秦兵旦暮至,我圍滎陽城弗能下,秦軍至,必大敗。不如少遺兵,【索隱】按:遺謂留餘也。足以守滎陽,悉精兵迎秦軍。今假王驕,不知兵權,不可與計,非誅之,事恐敗。」因相與矯王令以誅吳叔,獻其首於陳王。陳王使使賜田臧楚令尹印,使爲上將。田臧乃使諸將李歸等守滎陽城,自以精兵西迎秦軍於敖倉。與戰,田臧死,軍破。章邯進兵擊李歸等滎陽下,破之,李歸等死。

  陽城人鄧說【索隱】地理志陽城縣屬潁川。說音悅,凡人名皆音悅。將兵居郯,【索隱】音談。小顏云東海之縣名,非也。按:章邯軍此時未至東海,此郯別是地名。或恐「郯」當作「郟」,郟是郟鄏之地,或見下有東海郯,故誤。【正義】屬海州,疑「郯」當作「郟」,音紀洽反。郟即春秋時郟地,楚郟敖葬之,今汝州郟城縣是。鄧悅是陽城人,陽城河南府縣,與郟城縣相近,又走陳,蓋「郟」字誤作「郯」耳。章邯別將擊破之,鄧說軍散走陳。銍人伍徐【集解】徐廣曰:「一作『逢』。」【索隱】地理志銍,縣名,屬沛。伍徐,漢書作「伍逢」也。將兵居許,【正義】括地志云:「許州許昌縣,本漢許縣。地理志云許縣,故國(一七),姜姓,四岳之後,大叔所封,二十四君,爲楚所滅,漢以爲縣。魏文帝即位,改許曰許昌也。」章邯擊破之,伍徐軍皆散走陳。陳王誅鄧說。

  陳王初立時,陵人秦嘉、【集解】地理志泗水國有陵縣也。銍人董緤、符離人朱雞石、取慮【索隱】地理志縣名,屬臨淮。音秋閭二音。取,又音子臾反。人鄭布、徐人丁疾等皆特起,將兵圍東海【正義】今海州。守慶於郯。陳王聞,乃使武平君畔爲將軍,【集解】張晏曰:「畔,名也。」監郯下軍。秦嘉不受命,嘉自立爲大司馬,惡屬武平君。告軍吏曰:「武平君年少,不知兵事,勿聽!」因矯以王命殺武平君畔。

章邯已破伍徐,擊陳,柱國房君死。章邯又進兵擊陳西張賀軍。陳王出監戰,軍破,張賀死。

 

  臘月,【集解】張晏曰:「秦之臘月,夏之九月。」瓚曰:「建丑之月也。」【索隱】臣瓚云:「建丑之月也。」顏游秦云:「按史記表二世二年十月,誅葛嬰,十一月,周文死,十二月,陳涉死是也。」宗懍荊楚記云:「臘節在十二月,故因是謂之臘月也。」陳王之汝陰,還至下城父,【索隱】按:舊以陳王從汝陰還至城父縣,因降之(一八),故云「還至下城父」。又顧氏按郡國志,山乘縣有下城父聚,在城父縣東,「下」讀如字。其說爲得之。其御莊賈殺以降秦。陳勝葬碭,【正義】音唐。今宋州碭山縣是。謚曰隱王。

  陳王故涓人將軍呂臣【集解】應劭曰:「涓人,如謁者。將軍姓呂名臣也。」晉灼曰:「呂氏春秋『荊柱國莊伯令謁者駕,令涓人取冠』。」【索隱】涓音公玄反。服虔云:「給、涓通也,如今謁者。」爲倉頭軍,【索隱】韋昭云:「軍皆著青帽(一九)。」起新陽,【集解】徐廣曰:「在汝南也。」【正義】括地志云:「新陽故城在豫州真陽縣西南四十二里,漢新陽縣城。應劭云在新水之陽也。」攻陳下之,殺莊賈,復以陳爲楚。【索隱】爲,如字讀。謂又以陳地爲楚國。

  初,陳王至陳,令銍人宋留將兵定南陽,入武關。留已徇南陽,聞陳王死,南陽復爲秦。宋留不能入武關,乃東至新蔡,遇秦軍,宋留以軍降秦。秦傳留至咸陽,車裂留以徇。

 

  秦嘉等聞陳王軍破出走,乃立景駒爲楚王,【集解】徐廣曰:「正月,嘉爲上將軍。」引兵之方與,【正義】房預二音。方與,兗州縣也。欲擊秦軍定陶下。【正義】今曹州也。使公孫慶使齊王,欲與并力俱進。齊王曰:「聞陳王戰敗,不知其死生,楚安得不請而立王!」公孫慶曰:「齊不請楚而立王,楚何故請齊而立王!且楚首事,當令於天下。」田儋誅殺公孫慶。

  秦左右校【索隱】按:即左右校尉軍也。復攻陳,下之。呂將軍走,收兵復聚。鄱盜【集解】鄱音婆。英布居江中爲羣盜,陳勝之起,布歸番君吳芮,故謂之「鄱盜」者也。當陽君黥布之兵相收,復擊秦左右校,破之青波,【集解】漢書音義曰:「地名也。」復以陳爲楚。會項梁立懷王孫心爲楚王。

  陳勝王凡六月。已爲王,王陳。其故人嘗與庸耕者聞之,之陳,扣宮門曰:「吾欲見涉。」宮門令欲縛之。自辯數,【集解】晉灼曰:「數音『朋友數,斯疏矣』。」【索隱】一音疏主反。謂自辯說,數與涉有故舊事驗也。又音朔。數謂自辯往數與涉有故。此數猶「朋友數」之「數」也。乃置,不肯爲通。陳王出,遮道而呼涉。陳王聞之,乃召見,載與俱歸。入宮,見殿屋帷帳,客曰:「夥頤!涉之爲王【索隱】服虔云:「楚人謂多爲夥。」按:又言「頤」者,助聲之辭也。謂涉爲王,宮殿帷帳庶物夥多,驚而偉之,故稱夥頤也。沈沈者!」【集解】應劭曰:「沈沈,宮室深邃之貌也。沈音長含反。」【索隱】應劭以爲沈沈,宮室深邃貌,故音長含反。而劉伯莊以「沈沈」猶「談談」,謂故人呼爲「沈沈」者,猶俗云「談談漢」是。楚人謂多爲夥,故天下傳之,夥涉爲王,由陳涉始。客出入愈益發舒,言陳王故情。或說陳王曰:「客愚無知,顓妄言,輕威。」陳王斬之。諸陳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無親陳王者。【索隱】顧氏引孔叢子云:「陳勝爲王,妻之父兄往焉。勝以衆賓待之。妻父怒云:『怙強而傲長者,不能久焉。』不辭而去。」是其事類也。陳王以朱房爲中正,胡武爲司過,主司羣臣。諸將徇地,至,令之不是者,繫而罪之,以苛察爲忠。其所不善者,弗下吏,輒自治之。【索隱】謂朱房、胡武等以素所不善者,即自驗問,不往下吏。陳王信用之。諸將以其故不親附,此其所以敗也。

  陳勝雖已死,其所置遣侯王將相竟亡秦,由涉首事也。高祖時爲陳涉置守冢三十家碭(二〇),至今血食。 

 

          褚先生曰:【集解】徐廣曰:「一作『太史公』。」駰案:班固奏事云「太史遷取賈誼過秦上下篇以爲秦始皇本紀、陳涉世家下贊文」,然則言「褚先生」者,非也。【索隱】徐廣與裴駰據所見別本及班彪奏事,皆云合作「太史公」。今據此是褚先生述史記,加此贊首「地形險阻」數句,然後始稱賈生之言,因即改太史公之目,而自題己位號也。已下義並已見始皇之本紀訖。地形險阻,所以爲固也;兵革刑法,所以爲治也。猶未足恃也。夫先王以仁義爲本,而以固塞文法爲枝葉,豈不然哉!吾聞賈生之稱曰:

          「秦孝公據殽函之固,【集解】韋昭曰:「殽謂二殽。函,函谷關也。」擁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窺周室。有席卷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當是時也,商君佐之,內立法度,務耕織,修守戰之備;外連衡而鬭諸侯。於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沒,惠文王、武王、昭王蒙故業,因遺策,南取漢中,西舉巴蜀,東割膏腴之地,收要害之郡。諸侯恐懼,會盟而謀弱秦。不愛珍器重寶肥饒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從締交,相與爲一。當此之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知而忠信,寬厚而愛人,尊賢而重士。約從連衡,兼韓、魏、燕、趙、宋、衛、中山之衆。於是六國之士有甯越、徐尚、蘇秦、杜赫之屬爲之謀,齊明、周冣、【正義】音聚。陳軫、邵滑、【正義】邵,作「昭」。樓緩、翟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吳起、孫臏、帶他、兒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制其兵。嘗以什倍之地、百萬之師仰關而攻秦。【索隱】仰字亦作「卬」,並音仰。謂秦地形高,故並仰向關門而攻秦。有作「叩」字,非也。秦人開關而延敵,九國之師【索隱】九國者,謂六國之外,更有宋、衛、中山。遁逃而不敢進。秦無亡矢遺鏃之費,而天下固已困矣。於是從散約敗,爭割地而賂秦。秦有餘力而制其獘,追亡逐北,伏尸百萬,流血漂櫓,【索隱】說文云:「櫓,大楯也。」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彊國請服,弱國入朝。

 

          「施及孝文王、莊襄王,享國之日淺,國家無事。

          「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樸【索隱】臣瓚云:「短曰敲,長曰樸。」以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爲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俛首係頸,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亦不敢貫弓【索隱】貫音烏還反,又如字。貫謂上弦也。而報怨。於是廢先王之道,燔百家之言,以愚黔首。墮名城,殺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鍉,【集解】徐廣曰:「一作『鏑』。」鑄以爲金人十二,【索隱】各重千石,坐高二丈,號曰「翁仲」。以弱天下之民。然後踐華爲城,因河爲池,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谿以爲固。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索隱】音呵,亦「何」字,猶今巡更問何誰。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爲關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

          「始皇既沒,餘威振於殊俗。然而陳涉甕牖繩樞之子,甿隸之人,【集解】徐廣曰:「田民曰甿。音亡更反。」而遷徙之徒也。材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賢,陶朱、猗頓之富也。躡足行伍之閒,俛仰仟佰之中,【索隱】仟佰謂千人百人之長也,音千百。漢書作「阡陌」,如淳云「時皆僻屈在阡陌之中」。陌音貊。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衆,轉而攻秦。斬木爲兵,揭竿爲旗,天下雲會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並起而亡秦族矣。

          「且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殽函之固自若也。陳涉之位,非尊於齊、楚、燕、趙、韓、魏、宋、衛、中山之君也;鉏耰棘矜,【索隱】鉏耰謂鉏木也。論語曰「耰而不輟」是也。棘,戟也。矜,戟柄也,音勤。非銛於句戟長鎩也;適戍之衆,非儔於九國之師也;深謀遠慮,行軍用兵之道,非及鄉時之士也。【索隱】鄉音香亮反。鄉時猶往時也。蓋謂孟嘗、信陵、蘇秦、陳軫之比也。然而成敗異變,功業相反也。嘗試使山東之國與陳涉度長絜大,【索隱】絜音下結反。謂如結束知其大小也。比權量力,則不可同年而語矣。然而秦以區區之地。致萬乘之權,抑八州而朝同列,【索隱】謂秦強而抑八州使朝己也。漢書作「招八州」,亦通也。百有餘年矣。然後以六合爲家,殽函爲宮。一夫作難而七廟墮,身死人手,爲天下笑者,何也?仁義不施,【索隱】式豉反。言秦虎狼之國,其仁義不施及於天下,故亡也。而攻守之勢異也。」

 

  【索隱述贊】天下匈匈,海內乏主,掎鹿爭捷,瞻烏爰處。陳勝首事,厥號張楚。鬼怪是憑,鴻鵠自許。葛嬰東下,周文西拒。始親朱房,又任胡武。夥頤見殺,腹心不與。莊賈何人,反噬城父!

 

校勘記

(一) 時因擾攘起自匹夫假託妖祥一朝稱楚歷年不永勳葉蔑如繼之齊魯曾何等級可爲列傳 三十八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索隱本、柯本、凌本、殿本、會注本補。「歷」,黃本作「暦」

(二) 史遷云今爲汝陰 錢大昕考異卷四:「『史遷云今爲汝陰』句疑有訛。漢書地理志潁川、汝南皆有陽城縣。汝南之陽城,則爲侯國,宗室劉德所封。傳三世,至王莽敗而國除。故後漢志有潁川之陽城,無汝南之陽城,非本隸汝南,而後分隸潁川也。

(三) 取貧弱者而發之也 「而發之三字原無,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補。按:通鑑卷七秦紀二始皇帝元年胡三省注引索隱亦有三字。

(四) 意亦得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或說爲非

(五) 首也 「首」,疑當作「導」。按說文口部:「唱,導也。段玉裁「古多以倡字爲之。

(六) 即脫也 耿本、黃本、彭本、凌本、殿本作「脫即奪也

(七)  漢書卷三一陳勝顏師古注引服虔作「使」

(八) 當斬 會注本此上有「言」字,漢書卷三一陳勝傳顏師古注引應劭同。

(九) 第假借且 漢書卷三一陳勝傳顏師古注引蘇林作「藉假第且也

(一〇) 縣令 原作「及,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改。按漢書卷三一陳勝傳「陳守令皆不在顏師古注:「守,郡守也。令縣令也。

(一一) 地理志屬九江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此上有「東城縣」四字。按漢書卷三一陳勝傳顏師古注:「東城,縣名地理志屬九江

(一二) 奴產子生 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無「生」字,漢書卷三一陳勝傳,疑衍。

(一三) 奴產子生 景祐本、紹興本、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無「生」字,漢書卷三一陳勝傳,疑衍。

(一四) 十三里 原作「十二里」,據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改。按漢書卷三一陳勝傳顏師古注引晉灼作「十三里」,本書卷六秦始皇本紀「遂殺章曹陽集解引同。

(一五) 之好陽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改

(一六) 自南出北通於河 「出」,疑當作「山」。按後漢書卷九獻帝紀李賢注:「曹陽,澗名,在今陝州西南七里,俗謂之七里澗。崔浩『自南山北通於河。』」水經注卷四河水:「河水又東,得七里澗,澗在陜西七里,故名焉。其自南山通河,亦謂之曹陽坈。」

(一七) 故國 本書卷四四魏世家正義引作「古許國

(一八) 降之 「降」,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作「降

(一九) 皆著青帽 耿本、黃本、彭本、柯本、凌本、殿本此下「故曰倉頭四字。

(二〇) 守冢三十 「三」字疑衍。按本書卷八高祖本紀、漢書卷一下高帝紀下皆作「十家」

 


编辑点评:
对《世家·史記卷四十八 陳涉世家第十八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