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故乡的春韵

故乡的春韵  作者:秋天洁云

发表时间: 2018-04-11 字数:1935字 阅读: 3761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茅堂……。”这是宋代词人秦观笔下的村庄。这景象,仿佛穿越漫漫的时空长廊,复制某处的春色,粘贴在故乡的画面上。而唯一不同的是,如今掩映在绿树丛中的不是隐隐的茅堂而是参差错落的楼房。

  

  踏进春的门楣,沉淀蛰伏于大自然各个角落里的一切生灵,终于摆脱冬的禁锢,从睡意朦胧中彻底苏醒。风,润润的,柔柔的,暖暖的,似母亲的吻。 春,像袅娜的仙子,继一场甘霖之后,摊开画卷,随意把底色泼洒成绿,然后依次挥动着神奇的彩笔,这儿一片桃红,那儿一抹梨白;这儿一片菜黄,那儿一抺桐紫……星星点点,明明暗暗,深深浅浅,高高低低,层层叠叠,充满勃勃生机。

  明媚的春光,透过枝桠间熠熠发亮的嫩叶,在庭院投下了斑驳的阴影。鸟儿一大早,站在枝头,跃在窗前,嘀哩嘀哩地唱歌,叽喳叽喳地喧闹,把人们从睡梦中唤醒。身披彩衣的鸟儿倏然间呼朋引伴一拍翅膀瞬间便渺无踪迹,而一群喋喋不休的麻雀们,则灵活地跳跃着围着盆中鸡剩的一些残渣碎屑,一边啄,一边警觉地四处张望。鸡们不再像冬天无精打釆的样子蜷缩在鸡窝的横杆上,而是顶着红红的冠子,身披油亮的羽毛,悠然地散落在i院子里饮水进食或自由地来回走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两只黑红相间的公鸡常因争风吃醋而战得头破血流。一只在决斗中取胜的公鸡,眼看着下蛋后的母鸡们一边“咯嗒”“嗒嗒”炫耀似地叫着,一边从窝的横杆上跳下来,将被领走,便怒不可遏地冲上去,攆得对手狼狈躲在角落里。然后,它高傲地领着母鸡们在一棵抽出绿中泛着棕色嫩芽的月季花下,有的刨土,寻觅更合胃口的东西;有的则跳上旁边的一个闲置的大水泥缸的缸沿上,用尖尖的嘴巴梳理着羽毛……

  风和日丽。老人们终于可以慢吞吞地走出去,在门前、在巷口,与老邻居软绵绵的靠墙而坐晒晒曰头,像秋天收获后还扎根在地里将要干枯的玉米杆。他们时而闲聊,时而默想,一起打发着落寞的不多的时日,守候着日子的静谧与安祥,淡然地任尘土来封存。他们就这样稳稳地坐着,微微地笑着,似睡非睡。阳光,随着他们的身影游移,不仅暖暖地洒在他们的身上,还照在他们知足的心里。

  小河在村前流淌,淙淙而歌。上游,坝中清澈的河水顺树林中的水渠,滋养着下游的禾苗。贯穿南北平坦而宽阔的水漫桥,把两岸的农户紧紧连接在一起。岸边杨柳依依,河面波光粼粼,鸭子自由自在地引亢高歌。哗啦啦的流水声夹杂着洗衣妇女们与逮鱼、捉龙虾的孩子们(据说上游有人养龙虾,不料那年洪水决堤而前功尽弃。从此,下游龙虾开始繁衍)的欢声笑语。忽然,随着一个母亲的呼喊声,一个提着湿淋淋裤管的十来岁的男孩,从上游慢慢走过来,象霜打的茄子,他忽然匆匆地从母亲身边走过,闷着头,任凭声色俱厉的母亲追着一顿捣骂。

  

  走过村子,眼前就像一副巨大的水墨画在面前徐徐展开。路边那刚要拔节的绿油油的麦苖,挂满了露珠,像撒了一层大大小小,细细碎碎瞐莹剔透的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走着走着,一股股诱人的香昧迎面扑来,入心入肺,浸润着身体的毎一个毛孔。啊,眼前一片金黄,是油菜花的味道!这哪是花香啊,分明是一缸缸窑藏数年香味四溢的陈酿,不仅让人如痴如醉,也弄得枝头上的鸟儿、嘤嘤嗡嗡在花丛中来回穿梭的小精灵们也神魂颠倒,肆意地喧闹。

  陌上,不时遇见提兜篮挖荠菜,采白蒿、薅蒲公英的身影。人们不再仅仅满足于温饱,而是从养生的角度既吃得美味,又吃得安全健康。因此,故乡的田地中,更多无公害的野菜,药膳,受到了众多特别是城里人们的青睐。人们尽情享受着大自然无偿的馈赠。

  清明的雨后,渗淡的太阳拼命挣脱乌云的束缚,而乌云却拼命拉紧撒向苍穹的灰色厚荲的幕帐,狂风不停地晃动着窗棂,吹飞了地上的花瓣,撼动着呻呤的大树,电线在风中发出的声响,如同一个巫师吹着千万把口哨,再加上野外,—座座坟丘上白色的纸条在风中狂舞,更使人黯然伤悲,神经为之颤粟!

  风起时,像一个脾气暴躁的母亲;风住了,又恢复了母性的细腻与瑥存。

  

  俗话说,谷雨前后,种瓜种豆。清明后,随着谷雨的临近,不远处,拖拉机在田间来回地穿梭,锃亮的犁铧,翻飞着黑黝黝的波浪,空气中弥漫着清新泥土与油菜花的幽香;耕后的田地里,乡亲们有扒红薯窝的,还有田间除草的,以适时栽红薯、种花生、芝麻、棉花等各种春作物。在故乡这片生生不息的土地上,留下了乡亲们辛勤劳作的身影。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春天,万物复苏,春暖花开,天空高远,使人心旷神怡,但更带给我们的是耕耘后收获的希望和对明天美好生活的期盼!


编辑点评:
对《故乡的春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