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重识父亲

重识父亲  作者:浪淘沙

发表时间: 2018-04-01 字数:6463字 阅读: 16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总以为相伴半生,对父亲的了解已经够多了。怎么也没想到,今年春节,一次特殊的陪伴,让我发现对父亲还是那么的缺少了解。父亲是1935年出生的人,算起来是83周岁了,春节前的几天里,说是要照顾我小弟的生意,非得
 

总以为相伴半生,对父亲的了解已经够多了。怎么也没想到,今年春节,一次特殊的陪伴,让我发现对父亲还是那么的缺少了解。

父亲是1935年出生的人,算起来是83周岁了,春节前的几天里,说是要照顾我小弟的生意,非得天天守在花室里,一天呆十几个小时。果然,到年二十九,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声重重地咳嗽,让我知道累病了,初一就进了医院。虽然只是感冒引起的支气管炎,但医生还是比较担心,让住院输液治疗。

对症的缘故,治疗效果很好,第二天咳嗽有所减轻,第三天就好转了。为了巩固,再打上三天。好在今年春节比较清静,能够每天得以陪父亲去打针。使我们父子俩度过了自母亲去世后,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

由于不是什么大病,打针期间的气氛是比较轻松的。我们爷俩就漫无边际的聊天。听他聊过年的钱是怎么花的;也聊家里的长长短短。聊着聊着,突然聊出一个话题。我问父亲:你童年的记忆是怎么样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扯出了一大堆闲闲散散的故事。

很早以前的事儿我不记得了,能够想起来最早的事儿就是日本兵退出咱家乡的时候。这是父亲故事的开头,这个开头使我惊觉父亲竟是跨过了两个朝代的人,尽管他的年龄能够说明这一切,但这事儿好像都从来没在我记忆里出现过。

日本兵在咱们老家并没使什么坏,整个南阳镇,也就二十几个日本兵,他们经常逗我们小孩玩儿,我们一点儿也不怕他们。讲完这段儿,他又加上一句:最坏的是伪军,欺男霸女,老百姓遭的都是他们的秧

日本兵对自己要求很严,如果一个兵犯了错误,他的上级就要打耳光,打一个耳光,脸偏过去接着就得自动偏过来,然后再打,一点也不敢叫屈,纪律非常的严。

只有一次,差点被日本人给抓去。那是因为他们一个装草的船失火了,草都漂到了河里,我们有五个人下河去捞他们的草,但这些草是日本人的军用物质,喂马用的。日本人不让捞,没有打枪,但动手抓了人,他们几个都给抓走了,只有我一个人游泳游得快,没有抓到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父亲竟愉快的笑了。

这个我相信,父亲的水性我是见识过的。在我三岁那年,有一次在微山湖里行船的时候,我被我姐不小心丢到了河里。当母亲惊呼的时候,父亲还在船舱里睡觉,等他听到呼救声,已经是一两分钟以后的事情了。船在行,水在流。一个三岁的孩子,在浩瀚的微山湖里,还不如一条小鱼更容易让你找出他的踪迹。可父亲就是凭着直觉,游出了一两百米,一把我给捞起来,踩着水就把我带了回来。就这样,给了第二次生命。

有点打断了,接着讲故事。

第二年(1946年)日本兵就撤退了。随后迎来了解放战争,咱家的船被共产党征用,十吨的船,运军火物资,我就开始跟着撑船了。那时候,我们了解的共产党的头叫戴英俊,国民党的头叫吴化文。一开始双方打得很激烈,后来吴化文向向共产党起义了,还帮着共产党打了济南,据说还在渡江打南京的时候,直接捣了蒋介石的老巢。

说到这里,父亲还加进了自己的议论。

这个人不咋地,经常当叛徒,要不是他,济南战役还胜利不了那么快呢!

由于这段历史很新鲜,特地上百度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人还真像父亲说的那样。比三国里面那个魏延叛变的次数还多。这哥们是个军长,初始跟着冯玉祥,后来跟了蒋介石,再后来跟了汪精卫。再后来又跟了蒋介石,再后来跟了共产党。打进总统府的正是他带的兵,不过,由于他是投诚的部队,没有正面宣传。解放后,当了交通厅长和江苏省委委员,1962年去世。中间曾有山东老百姓,联名上书,告吴化文作恶多端,要求枪毙,但被陈毅老总给保护了下来,许是为统战的考量吧。

淮海战役打完以后给我们发了功勋证,全国解放后,有军区的同志,专门来找过我们,要表扬我们,可我们的功勋证都已经丢了,要是不丢就好了。说到这里,感到父亲不无遗憾,但转而又说。

唉!那时候只想着别被打死了就行,河里到处都是死人,活一天算一天,哪指望立什么功呢?

我听着父亲的话,看着父亲怅惘的神色,内心泛起了一些惭愧。原来我的父亲,竟然也度过了这么一段血与火的岁月。可我从来都没有关注过,甚至在我成长的过程当中,还多次埋怨过父亲,不懂得过日子,喝酒太多。原来他的命也是这样捡来的。

我的一辈子当中,从来没有像这样一次,感觉对父亲是如此的缺少了解。并且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只了解我们自己出生以后,父亲陪伴我们的历史,而不了解,我们出生以前父亲的历史,恰恰这样一段历史,是那么的重要。如果真的有人这样,我劝你尽快去了解一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我们重构一个完整的父亲的形象。

    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几天里我和父亲就聊得很开,父亲的勤劳,工作上的追求上进,交朋友的态度,做事的方法,受过磨难以后的乐观等等。至此,我才蓦然发现,任何一个儿子,无论你自觉的比老父亲如何优秀?而你骨子里的那个优秀的原发的基因,却从来不会超越我们的父亲。

今天,父亲已经痊愈了。听他愉快的笑声,感觉这场小病并没有影响他过年的心情。我也因此庆幸,父亲在春节期间,生了这样一场小病,让我能有这么一次深情的陪伴。因为我不知道,今生在世上,我还能有多少次这样幸福的陪伴。


编辑点评:
对《重识父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