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二回 G20峰会(上)

第二十二回 G20峰会(上)  作者:海燕

发表时间: 2018-03-24 字数:9391字 阅读: 31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因明日就要承办G20峰会了,陈良玉自昨日从军区回来后,昨儿下午一天都在忙着此事,深更半夜的连家也没回,就在府里过的夜。这个事几个月前就已敲定了,市里一直都在筹备当中。

原来这G20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会,在世界众多大型会议中都是数得着的难办、人多。虽无关政治,谈的都是经济议题,但在这世界无大战的年代,发展经济却是各国一等一的大事,以至于哪个党派竞选总统成功与否,或者发动政变怎么样了等事,反倒成了末事小节,都不重要了,只要经济指标GDP能上去了就成。所以来参会的并非经济部长,而是各国元首,政治、经济兼管的一把手。

这二十国成员共占世界经济总量的百分之九十,贸易总量的百分之八十,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地域面积的百分之六十。其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远,不说世界第一,起码在中国国内来说是从未举办过这等会议,简直是百年来国家外交史上的最大盛事了,开天辟地第一遭儿,光是那些参会领导人,良玉可就连一个都还从没见过呢。这等事情没有落在北京头上,反落在了南京这个边陲小城头上,办好了固然是他大功一件,办不好?良玉心里明白,恐怕他要卷铺盖回家了。故他万分不敢马虎,早已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事事小心起来。

别的事情好办,安全事务第一,为了确保峰会期间南京的安全,光外交部在十天前就发布了峰会期间所有入宁的包裹都要拆箱检查,所有外地入宁的游客也一律暂停,等峰会结束后方才能恢复正常。

只见此次G20主会场地南京国际博览中心,方圆五里内交通就全面限行,三里内只有本地车辆可以通过,一里内则全面清场。宽阔整洁的路面上,高耸云天的立交桥上,看不到一辆车辆,连人行道上也是连个人影俱无。

原来马路中间分隔的绿化带上因天气炎热,有部分花儿草儿枯死的现象,良玉去检查后,回头就不高兴了,道“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都管不好,回头给外国领导人经过时看见了,还不给咱南京丢脸么!也不给咱全中国丢脸么!”那跟在后面的管交通的副市长赵春明吓了一跳,忙道“马上去改,马上去改!”良玉哼了一声,回办公室去了。

那赵春明先一头热,回头一出来,那外面大太阳的,三十度的高温,他却又感到浑身发冷,赶紧亲赴城管、交管、城市绿化、环卫等部门发命令去了。

他这一去不打紧,却把那环卫局在国际博览中心旁边一条马路博奥路上扫地的王大妈给害苦了。那王大妈就在那哭了“我的个妈了,这条路我一天刷了五遍,还刷?”那管事的环卫局在城北这片区域的李主任李翠兰指着地上道“这哪干净?这不都是灰么?”王大妈道“这是马路,又不是在家里,有灰不正常么?只要没垃圾就成。再讲了,昨天才刚刷过的,这一晚上下来,哪可能不落灰。”李主任很是耐心“所以才让你天天刷呀。大姐,你就辛苦点,你这是为国争光呢!打平常那些宝贝疙瘩请都请不来,这会都来了,打从咱清理的路面上过,这不咱也脸上有光么?咱能不给人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你再看那些武警小伙子们累不累?人家天天站在车上巡逻的,大太阳底下一动不动,不比咱累么?人家都二话不说的为国做贡献,咱这算什么!”王大妈道“他们年轻人身体好着,我能比么?我都五十多了!”

次日,只见会场一里外布防区路面上,都有一辆辆武警车队巡逻,那武警个个面容冷峻,端着枪支,分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面向外面巡视,眼睛虽动,却身体、面部一动不动,凛凛杀气四溢,彰显出大国子弟兵的风范。连下面一个开车的司机也是坐的端端正正,不见丝毫歪斜。

今儿天气也好,天公作美,是个阴天,凉风习习,只见在那玄武湖畔临时搭建的玻璃阁子里正有主持人同两个专家在做着现场报道、解说的节目呢。周围记者、摄影师一大群。中外媒体、记者三日前就已爆了五千之数了,今日更多。

只见博览中心前门前是玄武湖畔,两边是绿化草坪,栽着一排大树。沿公路过来,到草坪前是两条石拱桥,桥廊都是中国风格的造型、图案。大门正口的上方树立着与会各国的国旗,广场上站了一个车辆指挥员指挥交通。早早儿的就有一队队迎宾的南京市民站在入口马路的两边等候着了,这些人多是各高校的青年学生。远远的一看见有车队驶过来了,立马就欢天喜地整齐划一大喊起来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每人右手举着中国国旗,左手举着G20会旗,好不热闹。

嘉宾车队都是三辆轿车左右,后面跟着辆中巴车。前面一律是三辆呈品字型的警用摩托车开道。车队中间那辆元首专车上车外右前方都插着支该国的小型国旗,只见这一队就正是泰国的。一时驶到博览中心大门口,别的车都驶开去了,从边角而过,只有车队中间一辆元首的车停在了正门口。一个外交部礼宾司的礼仪军官面向车辆站的笔直,高喊一声“行礼!”右手行军礼。靠里一点门口两边也各站了一排礼仪兵,个个双手高举着一把长枪,枪尖上刺刀高高向上,寒光闪闪。人也都是目不斜视,一动不动,威武雄壮。仿若这个时候若有任何异动,有人胆敢犯上,必定一刺刀下去叫他血溅五步,命丧当场。

官兵们所走正步也是典型的中国式正步,赏心悦目,整齐划一,让人叹为观止。正步虽最早源自于中世纪欧洲的一种民间舞蹈,十九世纪初经普鲁士军队在阅兵中首次使用,后在各国逐步发展,形成了三个流派。一是源自普鲁士的德式正步,这是最传统的,一丝不苟,严谨扎实,德国军队的威名也是最让各国闻之色变。二是在英联邦国家中广为流行的英式正步,这就有点搞笑了,因各国都有所改动,动作还比较夸张,往往搞笑强过了显示军威。三是苏式正步,苏联在早期是唯一可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苏联人的自信风采在正步中也可以体现出来,别具一格。我国早在1949年时采用的也是英式正步,开国大典阅兵期间就走过,后以德式为样板,并借鉴苏联的经验加以了改动,加大了手臂的摆动,并将步幅调整为更适合中国人体型的步幅,创造出了今天独一无二的中国式正步,此时看得这些外国的领导人是频频点头,称赞不已。

只见大红地毯老远就从厅内接到厅外,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戴付眼镜,站在那迎宾呢。后面还远远的站了几个人,不是安保人员就是翻译官等。只见这辆专车却是中国的红旗,且是贵宾车,是中国自产最好的车了。车刚一停,前右车门打开,一个中国保镖下来,眼睛习惯性的扫视四围,时刻不敢放松警惕。却是个帅小伙,好高的个,国字脸,西装笔挺,胸前挂着工作牌,左耳下接着耳麦,时刻接收着别处领导传来的命令以及同事的信息。他转身把后右车门打开,下来的这位嘉宾原来是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戴付眼镜,年纪虽大,却步履健朗。也是西装笔挺,打着大红领带,左胸衣领上别着G20会徽,跟早已迎上去的曾庆红副主席握了握手,互相问过了好,笑着往里去了。后面高空中一个长臂的空中摄影机在拍摄着。那开门的保镖远远的跟随,从侧门也进去了。另一个从左后门自行下来的翻译官也早有人接引着从侧门进去了。那拉霍伊见旁边两边各有个摄影师在拍摄,便笑着向镜头挥了挥手。那摄影机在地上垂着长长的连接线直连到厅内里去,却不敢摆在红地毯上,只敢摆在地毯之外。

接着到来的是泰国总理巴育,也是个中国的帅小伙保镖给他开门,全程跟随保护。之后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这却是位帅小伙,今年才四十多岁呢。曾庆红每回都是送着嘉宾往里走了几步,方才退回去。之后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乍得总统代比。代比身体不太好,走路慢了一点,拄着根拐杖。然后是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意大利总理伦齐。伦齐也是特别年轻,四十出头,在众嘉宾中比较醒目,可谓是年轻有为。然后是老挝国家主席本扬、巴西总统特梅尔。这位特梅尔也是有趣,昨天才到的南京,下了萧山国际机场,就直奔银泰商城花了人民币798元买了双皮鞋、399元买了只玩具机器狗,对中国真是太热情了。他倒是玩了一把,在商场逛了五十多分钟,却几乎没把那卖皮鞋给他的品牌专柜营业员邵婷给吓死。你说么,一大群保镖跟着,中国的外国的都有,她又不会英语,能不紧张么。不过还好,事后因她这次表现好,为公司争了光,公司决定提升她为主管了,且免费为她在最近的武林路安排了一套单独的公寓,方便她上下班,她也是高兴死了。

下一位是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埃及总统塞西、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南非总统祖马、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这默克尔是位女总理,那中国这次派出的贴身保镖便也是位女性。只见那女保镖身姿挺拔,丰采无双,尽显中国女性别样的风采,一点都不输于男性,仿佛若有哪个男性敢要跟她对垒,一招便要被她杀死了。眼神凌厉无匹,几乎只要被她看一眼,便要让人晕头倒地,挣扎不起了。然后是韩国总统朴槿惠,也是位女性,那中国派出的贴身保镖便也是女的。然后是印度总理莫迪、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阿拉伯王储继承人穆罕默德。

这时,后面美国的车队开来了。这美国人却是特牛,总统奥巴马他是嘉宾中唯一一个不坐中国专车红旗的,他坐的是他国内的专车凯迪拉克加长防弹版,专门用两个飞机从美国运过来的,一个飞机运的是他的车,一个飞机运的是那司机。唉也是,别的司机也开不了那玩意呀。有中国人就不懂了,问“咋不让那司机跟总统一道过来,岂不省了一个飞机的钱?”有美国人就说了“气派!这是咱美国人的气派,你们中国人不懂!”说时并非故意的,就喷了那中国人一脸的唾沫,于是那中国人惭愧地低下了头,美国人则高傲地抬起了头。

之后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这也是位女首相,是英国历史上继撒切尔夫人之后的第二位女首相,一看就又是一位铁娘子。今天穿了身靓丽的桔红色,很是英姿飒爽。那保镖便依然是女保镖。然后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金融稳定理事会主席卡尼、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莱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拉加德又是位女性。之后是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俄罗斯总统普京。这普京已经是参加这次会议入会的最后一位国际领导人了,因其与中国关系极好,又是与美国总统奥巴马齐名的风云人物,在中国就是连三岁小孩都是知道他的,因此又是引起了一阵骚动。

此时会场内,一楼大厅里,靠墙是一张巨大的海报,写着“G20 2003 CHINA”字样,下面是“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南京峰会 G20 NANJING SUMMIT”,再下面是与会国的国旗。地下是两级红地毯的台阶,整个大厅地面也铺的是红地毯。国家主席习近平正站在大厅中间,迎接到来的嘉宾。门口有司仪在报进来的嘉宾身份姓名,也有翻译等其他工作人员在时刻准备着。

一一接见完毕后,众人便上了台阶合影了。这也有个讲究,两级台阶共站三排,中国是主办方,自然站第一排中间了。国际顺序从左到右,中国的左手边便是上一次会议的主办国土耳其了,右手边则是下一届主办国德国,那总理默克尔拉着习近平的手好半天不松手。美国和俄国是两个大国,俄罗斯便站在土耳其旁边,美国站在德国旁边,其他的则就随意了。

拍完纪念照,众人散了,便去坐浮梯了。只见普京和习近平当先走在最前面,两人关系一向很好,故聊的很是起劲。后面跟着其他的国家领导人。两边则陪同随行着大量的工作人员,不是保镖就是翻译官了。那保镖很多,几乎每人配了一个,翻译官则少多了。各国领导人都会英语,大多都用英语聊着,只有少数的坚持在公共场合说着本国语言,才叫了翻译。

一时浮梯很长,连着上了两个长长的浮梯,才到了会议厅外。出了浮梯,廊道宽阔起来,众人就都走到前面来了,那法国总统奥朗德、印尼总统佐科、德国总理默克尔等都到前面来走着,一时十几个人并排走起来。但中国的习近平和俄罗斯的普京还是走在这第一排十几人的中央。

一时进入会议厅,只见天花板上一个好大的壁灯,内蓝外白,覆盖了整个会议厅。下面摆了两圈会议桌,内里一圈是完全合围的,形成一个环形,是二十国领导人坐的。环内是一个简洁的花台,由几百盆鲜花组成,摆放的位置很低,不影响开会人的视野,却格外漂亮,闻着也花香怡人。外面一圈桌台却没有完全闭合,每隔了几个桌子就留出一个空档,形成通道,以供人通过。在两环之外却还有第三个环,跟第二环隔开了些距离,没有桌子座位,却早已站满了无数的人,全都站着,却是新闻记者、摄影师等,各自竖立着拍摄仪器。又靠大门口边墙上立了幅巨型海报,是此次大会的名称和主题。两边则各立了十面旗帜,共二十面,是此次大会的成员国和组织旗帜。

然后由习近平主席首先发言,他看着铺在桌上的稿子,念道“尊敬的各位同事,我现在宣布,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南京峰会开幕!”然后拿起右手边桌上的一个小木槌在槌基上敲了一下,顿时众人鼓起掌来。此时各外国领导人耳朵里都塞着耳机,是同声翻译系统,面前桌上向外都竖着块身份牌,却是统一用英文书写的国别和组织名称。

他等掌声过后,又道“很高兴同大家相聚南京。首先,我谨对各位同事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去年,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安塔利亚峰会开得很成功。我也愿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去年主席国土耳其的出色工作和取得的积极成果。土方以‘共同行动以实现包容和稳健增长’作为峰会主题,从‘包容、落实、投资’三方面推动产生成果,中方一直积极评价土方在担任主席国期间开展的各项工作。未来两天,我们将围绕南京峰会主题,就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创新增长方式,更高效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包容和联动式发展,影响世界经济的其他突出问题等议题展开讨论。

八年前,在国际金融危机最紧要关头,二十国集团临危受命,秉持同舟共济的伙伴精神,把正在滑向悬崖的世界经济拉回到稳定和复苏轨道。八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又走到一个关键当口。上一轮科技进步带来的增长动能逐渐衰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尚未形成势头。主要经济体先后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增长率下降,给各国经济社会带来压力。经济全球化出现波折,保护主义、内顾倾向抬头,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金融监管改革虽有明显进展,但高杠杆、高泡沫等风险仍在积聚。在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下,世界经济虽然总体保持复苏态势,但面临增长动力不足、需求不振、金融市场反复动荡、国际贸易和投资持续低迷等多重风险和挑战。二十国集团聚集了世界主要经济体,国际社会对我们充满期待,对这次峰会寄予厚望。希望南京峰会能够为世界经济开出一剂标本兼治、综合施策的药方,让世界经济走上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之路。

第一,面对当前挑战,我们应该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合力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维护金融稳定。二十国集团成员应该结合本国实际,采取更加全面的宏观经济政策,统筹兼顾财政、货币、结构性改革政策,努力扩大全球总需求,全面改善供给质量,巩固经济增长基础。应该继续加强政策协调,减少负面外溢效应。第二…”

讲了半天后,方道“尊敬的各位同事,在南京峰会筹备过程中,中方始终秉持开放、透明、包容的办会理念,同各成员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我们还举办了各种形式的外围对话,倾听各方利益诉求。我期待在接下来两天的讨论中,我们能够集众智、聚合力,努力让南京峰会实现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加强国际经济合作、推动二十国集团发展的目标。让我们以南京为新起点,引领世界经济的航船,从钱塘江畔再次扬帆启航,驶向更加广阔的大海!谢谢大家。”他讲完后,大家又是一阵掌声。

原来众外国元首们戴的都是耳机,是机器翻译,用不着人,几个刚才忙的要死的翻译官都趁着这会儿功夫到后台休息去了。那外交部翻译司一哥孙宁戴付眼镜,文质彬彬,这会却热的汗出,也不顾了形象,忙就拿了西服下的领带往脖子上兀自擦了起来。刚才实在太紧张了,好几个国家领导都在同习主席说话呢,他忙的是不可开交。不错,习主席是会英语,还挺溜,现在当领导的哪个不会英语?但咱是大国,大国外交,就要有大国风范,公众场合,就只能说母语,不然何以保存几千年来老祖宗传下来的语言文化?但别的国家元首们就想了:小样,你能说母语,难道我就不能说母语么?故此刚才英语是他,俄语是他,法语是他,西班牙语是他,德语是他,韩语是他,意大利语是他,阿拉伯语是他,泰语是他,柬埔寨语是他,牙买加语是他,刚果语也是他,你说,他能不累么?还好,幸好日本领导人安倍晋三不受待见,习主席倒不大搭理他的,只冲他冷冷地点了下头,却并没说上一句。孙宁擦了把冷汗,总算少说了一种!

这时却见到司里周大姐在吃冰棒,便问道“大姐,你这冰棒哪来的呀?我咋没见到有啊?”周宇笑嘻嘻冲门后一指“到后厨里自己找去!”孙宁兴冲冲跑去了。要说这国宴厅、御膳房什么没有?那还不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但孙宁因为眼睛不好,特别近视,时常看不清楚,并不知道食物在哪。每每跟在主席后头,他都怕踩了主席的脚呢!且他和后厨的厨师长程汝明关系很好,是铁哥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都免费的,连领导都不知道。故他活的很是开心,自由自在。

原来这外交部翻译司英文处参赞兼处长周宇虽是一介女流,却极不简单。在我国,外交部工作人员除了拥有行政级别外,还拥有外交官职衔,共分七种,这参赞衔乃第三级,仅次于大使衔和公使衔。此次峰会,就是由她和孙宁、张璐担任三主翻,且她是另外两人的直接领导。别看她个子小,但能力出众。处里工作特别繁忙,在此次峰会之前,她就已经不知看了多少关于此次活动的稿子了,且还要处理英文处的不少其他工作,负责别人的工作安排。她本是武汉人,此前就读于武汉外国语学校,后来保送至北京外国语大学。1999年毕业后,考入了外交部,成为一名翻译。作为司里的骨干,曾经多次为胡锦涛、温家宝、贾庆林、李克强、杨洁篪等多位领导人担任过翻译。外交部的翻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级别,一级是给国家主席、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做翻译的国家级高翻,二级是为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等级别的官员做翻译,三级是给部长或部长以下的官员做翻译。周宇短短几年就混到了一级翻译,能力之强,可想而知。

且翻译虽是小官,但她心里又想着: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不也都是从咱外交部翻译室走出去的么,咱怕什么,慢慢熬呗!还动不动就可以陪领导去各地旅游,一会游故宫博物院,一会出国,多好!

能被翻译室挑中的人才,可以说是百里挑一,完美的口音、准确的译文、机智的反应,缺一不可,要想成为他们这样级别的翻译,可不容易。外交部每年要录取两百多名新人,从中选出英语基础最好的七八位,最后只留下三四人进入翻译司,竞争异常激烈。入选后,还要接受魔鬼训练,不断面临各种考核,动不动就要被淘汰。而且最近科大讯飞的智能随身翻译器译呗一出来,更是几乎做到了口语翻译的同进同出,在准确性即时性上进步很多,简直是要淘汰整个翻译这个行业了,就跟下棋似的,现在人已经下不过机器了,让他们也是倍感压力:究竟还让不让人活了?

且工作看似风光无限,背后却有无数艰辛。特别作为女性,身体要好。每逢重大场合,领导人车位都有固定排序,虽然一般翻译都会和领导人同车或紧跟其后。但假如安排的不好,领导人在第一个车位,翻译却被安排在了第十个车位,她就要一下车就跑,好赶快跑到领导人身后,随他一起进入会场。有一次,她怀孕那会,大着肚子还在路上跑呢。

又做翻译的,只有听不到,没有翻不出。如果当时没有听到,就一定要问,耳朵的敏感度要高。但又不能多问,否则别人就对你没信心了。无论是诗词、还是专业术语,都一定要能翻译的出来。好多时候领导自己都懂英文,还会对她的翻译提出不同看法,十分的不满,搞得她挺尴尬。

此外,参加国宴,翻译都随领导人入席,陪坐旁边。但翻译随时要翻译,常常没法吃东西,也就只好学会了一些小办法:喝汤时一口就要吞下,且不能太烫,太烫时不能喝。吃菜要赶忙自己找时间切成小块,一口一口直接吞下,都不嚼的。还好主席好啊,不说每次出访,跟国外那些正式的官员告别后,还一定抽出时间对那些贴身保卫过他的对方的警卫们表示感谢,常常让那些基层工作人员十分感动。每一次访问都有这样的场景,这个是常态,这是习主席与别人很不一样的地方。对外国人都如此,更别提对于国内这些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了,更是特别的照顾,没有一点架子。比如说他们做翻译的,坐在身后,哪有地儿吃饭啊,无论是习主席还是他夫人彭丽媛,有的时候就会直接把自己桌上的面包,或者是甜点,直接就拿盘子给他们,包括桌前的水,或者是咖啡,直接就递给他们,说是“你们辛苦了,赶紧先垫一垫。”由此小事可见一般,习近平能当上国家主席,即使不是全国十三亿人个个拥戴,那也是万众所归,民心所向,十二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是没跑。那最后一个不是我,我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二回 G20峰会(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