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情思> 祝愿你长大后也有一颗童真的心

祝愿你长大后也有一颗童真的心  作者:祈愿心安

发表时间: 2018-03-12 字数:4343字 阅读: 50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衷心祝愿长大后的我们,多多少少能有点孩子的童真
 

  每个人都有过,期望着快点长大的小时候。当一个人他还是孩童的时候,对自己的未来,对未来长大后的自己,都有着无限憧憬。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长大就是头等大事。


  哪一个瞬间,你觉得长大迫在眉睫?心里无比强烈的渴望快点长大?


  小时候觉得大人不用上学,长大真好啊!长大了就不用上学了,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尽情的去做任何想做的事。


  当小孩子真的非常不好,一有什么事情,一犯什么错误,妈妈就是一顿打。那个时候心里委屈急了,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孩了。那个时候我悲愤的想,我一定要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可以搬出去一个人住了,爸爸妈妈就揍不到我了。


  小时候我不喜欢吃炒饭,但是母亲经常炒饭,我不喜欢吃也必须吃,就连二姐,也经常做炒饭。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炒饭是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不明白为什么大人都喜欢吃炒饭,明明那么难吃。我还问过当时已经长大的二姐:“你长大后做炒饭吗?”


  当时二姐怎么回答的?记不清了,好像是两个字:“做啊。”


  那个时候我想,等我长大了,一辈子都不吃炒饭,妈妈也强迫不了我了。


  小时候我喜欢吃旺旺雪饼和旺旺仙贝,电视里的广告也非常多。车站里,妈妈带着孩子在候车大厅候车,在同一个候车大厅的,别的旅客吃着旺旺雪饼。雪饼的米香味蔓延,诱惑了孩子,妈妈给孩子也买了一包,孩子美滋滋的拿着。广告用了夸张手法,但是却让当时的我,透过电视机,仿佛也闻到了那诱惑人的米香味,让我无比羡慕电视里那个拿着雪饼的孩子。母亲很少给我买这些。


  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吃荔枝的,记得放暑假到上海的时候,每次跟母亲出去买菜,看到菜市场的荔枝,我的眼睛就一直盯着看,直到走远了看不到了,才收回目光。那个时候的荔枝是两块钱一斤,两块钱在现在不算什么,但是在那个时候,两块钱真的很贵。荔枝母亲也会买给我,但是不会经常买,毕竟我家不是什么富裕家庭,经常买是不可能的。母亲偶尔买一点,已经是很不错了。


  然而,对于贪吃的孩子来说,这偶尔的一点,是远远不够的。在孩子单细胞的脑袋瓜里,是不会思考那么多的,只会想到,那么一点点的东西,根本不够吃也吃不过瘾。


  那些时候我就在想,我要快点长大,长大了就能自己挣钱了,长大了爸爸妈妈就管不到我了。我要买好多好多喜欢吃的东西,包括旺旺雪饼和荔枝,要吃个过瘾。


  都是一些幼稚的可笑,傻的可爱的问题,但是偏偏就是这些问题,也只有心无杂质的孩子才想的出来。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小时候心心念念的长大,终于实现了,我觉忽然发现,其实长大,没有小时候以为的那么好,没有小时候以为的开心。


  为什么转眼间,就长大了呢?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快?为什么长大这么快?


  小的时候,我们总是想着快点长大,而长大却是那么的慢,慢的仿佛长大就是个遥遥无期的奢望一样。可是等到我们真的长大了,却又觉得,童年好短,短的我们还在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的时候,童年突然就没有了;长大太快,快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长大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丢失以后才知道珍惜,失去的永远都是最美好的。而从小孩子到长大这件事,莫过于此吧?


  大树在秋天的时候,树叶枯萎了,冬天,大树就是光秃秃的,只有树干和树枝,宛若一个迟暮的老人。可是等到了来年春天的时候,树枝又会生长出绿芽,绿油油的树叶重新生长出来。原本宛若迟暮老人的大树,仿佛返老还童一般,重新焕发生机。


  我们总是在意犹未尽的回味童年,可惜回味只能是回味了,再也回不去了。大树可以在春天的时候返老还童,人却不行。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长大后,无论是心境还是做法,都不一样了。


  小时候觉得不上学真好,长大后却又觉得上学真好,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时候不喜欢吃炒饭,觉得炒饭是天底下最能吃的食物。长大后,炒饭却成了最长吃的食物,不是别人逼着吃,是自己要吃。在外面的时候,小时候家里自己炒的炒饭,却要到小餐馆里,花钱买吃。


  小时候喜欢吃旺旺雪饼和旺旺仙贝,心心念念的都快魔怔了,就想着长大后有钱了,钱都要去买雪饼和仙贝。但是等长大后,根本想不起来去买雪饼和仙贝,偶尔买了,也是吃一点就不吃了。


  那个时候的荔枝两千块一斤,现在的荔枝价钱翻了好几倍。我经常开玩笑的说:“如果现在荔枝还像以前那样是两块钱一斤就好了。”


  这个时候,母亲就会说:“现在还是两块钱一斤的话还得了?”


  我嘿嘿一笑。


  从小到大,我的喜好变了很多,多了很多喜欢吃的东西。有儿时不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喜欢了;也有儿时特别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却没那么喜欢了;唯独荔枝,小时候特别喜欢,现在还是特别喜欢,每年荔枝季节,我都会买好多,怎么都吃不腻。


  小时候,我们会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跟小伙伴争论不休,非要分出个对错,这叫固执。现在,很多事情,却没有了分出对错的必要。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上学,我带了很多糖果,有一个小女孩想要吃,跟我要我没给。当天我穿的是一件红棉袄,那个小女孩就说我身上的红色是血,我跟她争论起来。她说除非我给她糖,那我身上的就不是血,不给她糖那就是就是血。我自然是不愿意的,就一直与她争论不休。


  现在想想,真的没必要争论,难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不理她不就行了?真的是幼稚的可爱。


  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件幼稚的小事,恰恰什么了孩子们的,那固执的要分出是非对错的心。而如今的大人们,有几个在乎是非对错的呢?


  经常看到这样一句话,孩子才会争论对错,大人只看利弊。或许真的是这样吧?


  小学时候,夏天放暑假时,我们几个老乡家的孩子总是在一起玩。其他几个孩子,家里房子都是租在各自的附近,只有我和弟弟远一点。


  有一次一个老乡家的儿子,带着我们几个孩子,跑到人家池塘里去玩,把人家池塘里种的东西弄好了。主人看到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赶紧跑。等到第二天我在去找那几个孩子玩的时候,老乡却让我别再去找他们的孩子玩。


  原来是前一天我们跑去池塘玩的事情,池塘主人找上门的时候,几个老乡把过错都推到了我身上,说是我带几个孩子去池塘玩的。我委屈,跑人家池塘玩耍,确实不应该。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把过错全部堆到我身上,而把他们的孩子剃得干干净净啊!明明不是我带的头,明明是他们的孩子带的头,为什么到了他们的嘴里,就是我带的头了?他们的孩子就是无辜的了?


  孩子的我还在心里争论对错,作为大人的几个老乡,却在衡量利弊之下,把所有过错推到我身上,把他们的孩子撇的干干净净。


  十八岁那一年,我进了一家美容美发店任职收银员。那家美容美发店,就只能一个乱字形容。


  那家店的美容师,总是唆使收银员帮他们账目作假。进了那家店以后,店里的领导,明里暗里防备着我们两个新来的收银员,防着我们帮美容师作假。但是他们却从来不防备美容师,甚至是纵容她们。而一段时间以后,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我前面任职的收银员,就是因为帮忙作假,被辞退了。可是那些做假的美容师,却一点事都没有,甚至就连对她们的训斥都没有。


  因为心里非黑即白的固执,我自然是拒绝作假。另一个跟我一样新来的小姑娘的原因我不知道,她也是拒绝作假。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我们两个被美容师恶意针对,针对的原因,所有人心知肚明。可是对于美容师的行为,店里管理层装作睁眼瞎,视而不见。转过身对我们两个确是明示加威胁,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首要,不能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内心里还是争论对错的我觉得,不从美容师这个根源杜绝账目做假的问题,而一昧的只从收银员身上威胁,根本无济于事。可是利益权衡之下,他们选择了包庇作假源头,把一切过错,都推到了中间人身上。


  于是,固执的争论对错的我,在一个多月以后,自己主动离职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大人的世界里,都是不论对错,只论利弊。而每当这些时候,我无比怀念孩子的童真,尽管有的时候,这些“童真”让人气的牙痒痒,但是比起大人的世界,孩子们的童真,确实这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了。


  这么多年后,我多多少少学会了避事。跟我无瓜葛的事情,学会了不去多管闲事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跑出来权衡利弊的事情。虽然有的时候真的碰上无可避免的冲突了,我依旧会固执的争论对错。但是在事情过后,我还是能退避就退避。惹不起,总躲得起。我没办法改变固执,那就尽量避免冲突吧。


  只有孩子才会争论对错,大人只分利弊。或许,我永远都是孩子吧?


  可是为什么只有孩子才会固执的分对错?又为什么固执的分对错的孩子,长大后却变成了只分利弊?究竟是孩子长大后改变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改变了长大后的孩子?


  那么,如果这个世界的大人,都能多点童真的心,少点所谓的,“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分利弊”,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更加美好?


编辑点评:
对《祝愿你长大后也有一颗童真的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