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游记> 江南细雨中的木渎

江南细雨中的木渎  作者:雁影沙丘

发表时间: 2018-03-10 字数:2219字 阅读: 40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早晨,换乘旅游车到达木渎时,没想到灰蒙蒙的天空竟下起了小雨,一下车寒冷总有那么一点儿,雨零星而慵懒,随风飘荡过来,拂着拂不着的。如没记错,算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五趟到苏州,前几次大都在八、九年之前,那时
 

早晨,换乘旅游车到达木渎时,没想到灰蒙蒙的天空竟下起了小雨,一下车寒冷总有那么一点儿,雨零星而慵懒,随风飘荡过来,拂着拂不着的。如没记错,算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五趟到苏州,前几次大都在八、九年之前,那时只知道城里的园林、虎丘、寒山寺,至于木渎,没听人介绍过,更别提有幸来这里一游了。

木渎门口用红灯笼、红绸子打架起的装扮依然带着年味,从这里进去要走上一段石板路,穿过一个匾额上书“垂荫”二字的木石结构牌楼,视野变得宽阔一些,边走边可以看到甬路两旁的绿树,石栏杆遮挡的河道,以及河岸对面黑色长廊和亭檐屋脊。前面渐渐多了游人,打伞的不打伞的,一路稀稀拉拉向前走。但我认为还是打一把伞的好,最好带点颜色的,就像雨丝中的花,让自己也让看景的人都感觉别有一番情调。

我们脚下山塘街是木渎最老的一条古街道,也是古镇最早的居民聚居点,街靠河,河沿街,相伴而行。不过,你可别小看了这样的格局,据说这里街、河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吴越时期,当时吴王夫差为取悦美人西施,为她在灵岩山顶建馆娃宫、筑姑苏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各地源源而来的木材堵塞了山下的河流港渎,“木塞于渎”,木渎之名由此而来;而馆娃宫建成后,西施在宫中用香料沐浴的水流入河中,日久脂粉不退,满河生香,因而人们便把河水称之为“香溪”。听着这样的故事和传说,再不妨四周转转,倚靠抚摸那些痕迹斑斑的石头和栏杆,眺望一眼陈旧的石桥和桥下的河水,不由你把自己联想拓展开去,眼前景色凭空又增添上一种难以言表的厚重和神秘。

山塘街西口大石桥下泊满了一只只摇橹船,船上用六根木柱搭建起高低两个相连的敞棚,低的遮挡船舱,稍高的遮挡船头,船身是黑褐色的,棚顶外面也是黑褐色的,舱内两侧各有一排带扶手的座椅,每边大概能容四人,多数船头上都站着一位外套桔黄色救生衣的妇女,想来那就是船娘。等排队轮到我们时,一只船摇靠过来,我扶着妻子抢先从船头小心的跳进船舱,本来不稳的船身晃得愈加厉害,以致个别后上船的人发出了惊叫。撑船的是位中年妇女,她站在船尾,微笑着看我们坐好,手把长橹,轻轻摇动,船慢慢就离开岸,掉转头缓缓前行。

香溪河道是窄窄的,水却浓绿,船舷离水面很低,左摆一下右摆一下,使得舱里人心生紧张。行到河间,摇橹的船娘问:“大家要不要听曲摇船小调,一首每人只收一元。”我们几个临时拼凑坐船的没人吭声,“听一首吧,大过年的,给大家讨个彩头。”她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地方音。坐在船尾的我看见她那期盼的眼神,首先表示了同意。她清清嗓子,落落大方的咿咿呀呀唱起来,等唱完,而我们却懵懵得一个字也没听懂。她略带歉意说这是苏州话,另唱首熟悉的吧,“太湖美呀太湖美……水上有白帆哪,啊水下有红菱哪……”这歌大多人都熟悉的,所以也有了喝彩。此时顺河后望,细雨斜落水面,无影无踪,石桥如虹,藤萝垂挂,灌木古树,郁郁青青,更有“哗啦,哗啦”的摇橹声应和着船娘的哼唱,这可否就是梦里的吴侬软语?这可否就是画中的江南水乡?

我们下船的地方称作“御码头”,史载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每次都要驻跸木渎,在此舍舟登岸。正对码头的是一处私家园林“虹饮山房”,因门对香溪,背靠灵岩,有“溪山风月之美,池亭花木之胜”而备受乾隆的青睐。当时园主人嗜酒豪饮,与当朝高官刘墉交好,故门楣匾额为其所题。园内庭院开阔,东有小隐园,西有秀野园,厅榭廊台,端庄大气,门屏柱檐,古色生香。翠幄亭、舞彩堂、春晖楼以及楼台相接的抄手游廊,飞檐翘角,设计巧妙,两旁园林杂以池塘、湖石、曲桥,看过去自然和谐而又巧夺天工。我们在这些园子里穿来穿去,几乎失了方向,圣旨、科举馆藏只能走马观花的遛遛,光是庭园里的那些就已经令人目不暇接。可惜的是季节未到时候,大多花木缺少了点生机,不过其中也有山茶花红了骨朵,几树梅花正在静静的绽放。

古镇另一处园林建筑当属“严家花园”了,它位于王家桥北,最初是乾隆年间苏州名士沈德潜的居所,后几经变迁,在百年之前被木渎首富严国馨买下,取名“羡园”。这里的建筑精巧灵活,阁亭轩榭,错落有致,园内分成春夏秋冬四园,分别栽植四季花木,配以假山、池塘、石桥,看似随意点缀,却含满匠心独运。不信你看,每一个园子都深含寓意,或疏影暗香,或碧水风荷,或小桥流水,各个玲珑小巧的院落,布局的曲折幽雅,移步异景。偶有从厅堂传来老艺人们的评弹小调,假若此时你静心的坐在廊下,漫不经意的听听这些管弦之音,看着雨点从阁顶黛色的瓦片上滴下来,肯定就能越发体会到空气里弥漫的江南味道了。

细雨如丝,木渎却显得格外清新,黑的黑,白的白,绿的绿。我打着伞,站在山塘街湿漉漉的石板上远眺,木渎正恰如一个温婉多情出身书香门第的姑娘,她被淋湿着俏立在雨中,似乎正等待我或者是你的回眸和张望。


编辑点评:
对《江南细雨中的木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