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那个夏天有点冷

那个夏天有点冷  作者:言言

发表时间: 2018-03-10 字数:7757字 阅读: 44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楔子失去了,才知道人生百态,自己所求的不过只有三件事:父母健全,身心健康,有一个爱的人相伴一生。我们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也不能保证今天说过的话或者承诺过的事,下一秒会不会随着事物的改变而变迁,最
 

  楔子

  失去了,才知道人生百态,自己所求的不过只有三件事:父母健全,身心健康,有一个爱的人相伴一生。我们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也不能保证今天说过的话或者承诺过的事,下一秒会不会随着事物的改变而变迁,最终忘记在不知名的角落。因此,我能想能做的只有两个字“珍惜”,为自己还能享受生活而感到庆幸。

  (一)

  大头在我心中,是一个极其坦诚的一个人。虽然从小穿一条裤衩子长大,但是,他和我不一样。

  不是吹的,我的眼界比较长远,喜欢拿着书看着电视装深沉,这肯定与我呆板的脸型有关。而大头就比较浮夸了,他喜欢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衣服,裤子上的洞大得离奇,头上还顶着他所谓时髦的发型。时不时地叼着烟,躲在旮旯里跟我聊人生。每当这时,我的心中便感慨万千,迫不得已还得流露出颇具欣赏的表情,在他讲到激动的时刻,我还要鼓掌。我是不想听的,我肯定是宁死不屈,不向邪恶低头的,但是不听不行,他比我壮,我看到他藏在怀中沙包大的拳头,便心存顾虑:为了我的小命,就怂了吧,还是当个小跟班好。

  这时,一个念头便在我心中升起,当我强壮起来,我一定要翘掉他的门牙,让他说话跑风,趴在我的腿边,看我一边吃鸡腿一边跟他聊人生,我馋死他。

  额…说来惭愧,这个念头在小学三年级以后终于实现了,为此我看着自己一天天肿起来的身材,郁闷了十多年。

  我最终没能打掉他的牙,也没能让他在我腿边听我聊人生。因为我跟他不一样,我是他的大哥,是祖国的花朵与希望,我的眼界可是很长远的…咳,额,扯远了。总之,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是真正的一同吃过苦享过福,穿着一条裤衩子长大的。

  (二)

  1999年发生了很多大事:美国悍然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举国哗然;澳门回归,中国建国50周年盛利大阅兵,举国同庆……在大悲大喜之间,我和大头在这年出生了,不过大头比我晚冒头两个月,这使我庆幸,于是我便欣然理得的当了大哥。对了,有必要提一点,我们毫无血缘关系。

  生个男孩在村里两族之间可是件大事,说严肃点这可是涉及一个家族血脉的传承,以及以后家族事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可想而知这件喜事的孰轻孰重程度。说通俗点、现实点,就是阶级固化思想严重,多子多福理念长存,导致下一代子女的悲哀。

  我常常幻想,既然男孩这么少,自我感觉生来金贵,就应该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样子。额…但…看到严肃的父母认真的眼神,再悄悄旮旯里面胳膊粗细的“戒棍”,撇过头,冷汗一冒,好吧!毕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懂事的孩子少挨打。

  从上小学开始,我就觉得大头这混小子绝对是个人物。

  为什么这样说?

  你见过那个小孩芝麻大点东西,竟在半路上公然调戏娘家妇女,坑蒙拐骗,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所有能想象的到的坏事都做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难免有些夸张了,其实大头也没有那么大恶不赦,他还是有洗心革面做好人的潜质的。

  关键有一点,是他犯事,为毛要拉我下水。

  郑重说明下,我是无辜的,我虽然智商有点不着急,情商更不着急,但绝对算的上是好学生,我可以让玉皇大帝作证,我品学兼优,刻苦学习……

  所谓的调戏良家妇女,就是有一次和邻村的一群大一级的女孩们玩闹的时候,结果这混小子不小心碰到了对面一个女孩。我一瞥见假装无所谓,小孩子嘛,难免有着磕磕碰碰的,很正常嘛。

  但…但…但是这被那名体重秒杀我俩的女孩的姐姐看见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心想“完了”。

  好家伙,随后那场面,那气派,杀气腾飞。七八个小姑娘围着我们,从开始的斗嘴,到后来的吐唾沫星子,再到后来的手脚跃跃欲试,空气中的杀气愈来愈重。

  我一看场面马上就要吼不住了,顾不得面子啥玩意儿得,拉起大头就跑。悲催的是,她们紧追不舍,不依不饶。我一边跑,一边心里暗骂大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完了,完了,我要马上就要被一群小姑娘欺负了。一想到被一群小姑娘欺负、数落我就难受。

  在这紧要关头,大头忽然的一停顿,差点把我拌飞。我刚站稳准备教育他,就见这丫的扭过头,正视着飞奔而来的人流。我以为他要踊跃承担错误,慷慨就义,就不免心里有点难受。我觉得撇下他一人不仗义,虽然我有准备跑路的打算。

  我可是很仗义的,心想被欺负不过就是一会,退缩的话我还怎么当他大哥。正当我准备效仿他慷慨就义的时候,只见大头把手伸进裤腰带,嘴角咧了一下,大喊一声

  “看我的大招!”

  用力的一按,把裤子一脱,把他光辉的一面展现在一群小姑娘面前。

  我当时懵了,冷静了几秒,心里默念“禽兽啊,禽兽啊,这祸害多少姑娘啊,这禽兽不如的…”。

  这群小姑娘哪见过这阵势,都纷纷停下来,嚎啕大哭,一边喊着流氓,一边捂着眼睛大喊着“姐,我的眼睛瞎了”。

  “呜——”

  就这样,这群小姑娘在大头面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留下几句狠话,然后还能干吗?肯定走了呗。

  整个过程看的我是肝胆寸裂、心情高涨、头昏目眩,这…这…这流氓这个词给他用都配不上……

  虽然对大头的行为表示亢奋,但是一想他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精神确实值得表扬,但行为确实欠打。当时脑海中猛地就闪过一个念头,明天放学回家绝对请他吃一毛钱的辣条,这可是当时我一天的零花钱。

  我有点庆幸的上前,用手拍了拍大头的肩膀,示意他把裤子提上。又瞥见前天才被他爸打肿,刚刚消肿的屁股,又摸了摸我的屁股,心头冷汗直冒。

  我努力憋着笑,同时脸上堆满沉重,尽量把语气放低一点,安慰他到

  “回家,稳住……”

  “那你明天请我吃一毛钱的辣条”

  “好…其实刚才我准备上的……”

  边走,心里边想,请你吃一毛钱辣条算个啥,哪有面子和小命重要。

  自从有了这个大招,我俩可谓是横着走过了小学二年级,那些女生甚至连周围的女生也深知他的大名,从此只要是小姑娘看到他便退避三尺,嘴里嘟囔这“禽兽”“流氓”一类的,不好的字眼。

  而我因为和他走得近,也被冠以“禽兽”的大名,我心里暗暗叫苦、大喊冤枉。我可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因为有这一茬,在一段时间见到人,总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每当这时,大头便安慰我道:

  “知道古时候皇帝下乡调查吗?”

  “确定不是骗吃骗喝,搜刮民脂民膏?”我摇头,暗想,又要听他扯犊子了。

  他猛然间转变了画风,严肃的说到

  “皇帝巡查,黎民百姓都得退避三舍,低头哈腰。咱们这叫啥,这就叫气派……”

  “气派,你说啥就是啥!”

  我看着大头贼眉鼠眼的模样,跟个二鬼子进村差不多。

  这个大招自我们男人气概上来以后就不灵了,毕竟我们也懂得仁义廉耻。

  至于坑蒙拐骗,欺压百姓,真的是丧心病狂啊!我都这么营养不良了?他居然拿炮仗忽悠我的鸡蛋吃。那可是鸡蛋啊,我的物质食粮,是增强我雄性荷尔蒙的因素所在啊。我肯定是要很郑重的拒绝的,但是我觉得偶尔少吃一次也没关系。就这样,我的鸡蛋每天都被他软磨硬泡,用进各种无耻的行为,坑蒙拐骗到他的胃中。

  所谓的百姓也不过是鸡,狗,牛一类的。但凡大头所到之处,无不鸡飞狗跳,群魔乱舞。鸡、狗什么的只要是动物,见到他总是先叫两声表示自己的不甘,转眼就落荒而逃。

  大头白天以捉弄他的百姓而乐此不疲,我以晚上在家沉重地听着大头凄惨的叫声乐此不疲。

  就这样从幼稚园到小学六年级我们一直呆在一个班级。

  我觉得小学这六年真的是我这十八年来度过的最天真,最快乐的时光。当时的心智处于萌芽阶段,什么都不用担心。做的无非只有三件事:上学,吃饭,玩闹。与现在的小学生相比,我深深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善意。

  我庆幸,我们是幸福的,童年时不用上各种辅导班,兴趣班,也没有各种带电的物件横行在左右。有时看到一堆蚂蚁,就能研究一下午,一场雨就能激起我们狂欢的梦,……

  真想说“童年万岁!”

  (三)

  玩归玩,闹归闹。小学六年级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出路,一是洗心革面,埋头苦读,去镇上读初中;二是干脆破罐子破摔辍学回家放牛,说不定抽个时间就结婚生娃,传宗接代,碌碌一生了。

  大头那天放学走在路上对我说“我觉得我不是读书的材料,我想去大城市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有说话。

  我知道,大头明白我的理想,也知道我肯定会一直上学。

  我看了大头一眼,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坚毅与纠结的目光。

  他从那天过后开始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

  大头的脑子笨,学东西吃力,但经过刻苦的努力,加上我的悉心指导,最终他以一分的优势考上了镇一中。

  这在我看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初中三年,我再没有和大头分到一个班。刚开始时我们会隔三差五的聚到一起,喝着啤酒,嚼着花生,聊着或大或小的事。

  慢慢的随着周围圈子大了,学习任务重了,见了面也只是驱寒问暖一下,就各奔东西。其实我们都明白,无需太多话语,一个眼神能表达所有的事。

  我似乎觉得青春就是这样,成长中有人经历风雨,有人沉默不前,分为相识、相聚、相散三个过程。有时一个小小的行动就足能使沉默变为火花,最后燃成一朵绚丽的烟火。

  2012年圣诞夜前夕,大头和他暗恋了很久的女孩表白了。出发前夕,他变魔法一样,手中多了一个苹果,他说这是姻缘果,既保平安又保姻缘,排了老长时间队,在对面山上的庙里求的。

  我心里暗暗择舌,这要花老鼻子钱了吧。

  他低头一笑,说了一句我觉得特别欠打又特别暖心的一句话

  “我愿意”

  因为没钱,所以地点、过程充分采取我的观点。

  没有铺张浪费,没有人围观,甚至没有玫瑰花,除了我这个见证者。

  我心想,啥都没有,你胡小孩呢?人家能同意不?一想到这茬,我就打起了退堂鼓,不准备参与,却扭不过大头的纠缠与威逼诱惑。

  想不到,老天果然今天没上岗,大头居然成功了!

  当大头对着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苹果从怀中取出,当时空气中飘着小雪,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冷,俩人的脸,和大头手里的苹果一样红。

  女孩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

  结合通常的惯例,我一瞅有戏,趁着她们含情脉脉的对视间隙溜走了。至于后戏,只可想象不可言传。

  女孩叫苹果,个子不高,但是长的很白,梳着两个马尾,走起路来两个马尾一甩一甩的。苹果见到人就害羞,脸瞬间就红了,跟成熟的苹果一样,红彤彤的。她和大头简直雷同,是属于那种笨笨的又有点呆萌的类型,他们是站在一起毫无违和感的模样,但他们身高差异很大。如果有人离得远看或者看的人是近视眼的话,这时空气中再加点雾什么的,一定会觉得是一个人领着一个行李箱。

  话说,这可是学校,是培育祖国花朵的地方,怎么可能让这种歪风邪气盛行。学校对待早恋,就如同面临大敌一般。自古以来便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的感情也只能在地下悄悄地进行,比如走在路上悄悄地牵个手,小雨中为她带个早餐,或者晚自习送到对方楼下什么的,都能让他们这对小情侣或者还有祖国各处的小情侣们乐呵一天。

  一米七几身高的大头不懂得浪漫,但却用笨笨的脑子,心思缜密地做好每一件事。

  我只能说,大头真的很好,很单纯,是认定了就坚持到底的性格,敢爱敢恨,是我目前为止见过少有的痴情种。

  有一次畅谈中,我问他,做这么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怎么办?

  他沉默了良久,平淡的说“我会远离,让她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不会后悔,既然选择了,就应该想着会有这么一天。”

  (四)

  随着时间消逝的不止有付出,还有成长。

  时间久了 ,感情会旧,这句话放到现在一点也不假。毕竟,年少的感情终究不是爱情,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所谓的喜欢,也只是双方在那么一刹那看对眼,志趣相投而已,慢慢随着自己眼界与心智的开阔,难免会产生磕磕绊绊,终究也会因为一些琐事而抱怨,最后不了了之。也有一见钟情或者说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但这只是电视上面的,现实生活中不是没有,只是很少。

  大头最终没有和苹果修成正果,至于原因,大头没对我说,我也没有多问。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这支花折了不要紧,我再给你找一朵。”

  他抽着烟,想了想说道“阿言,知道吗?我心里还有她。”

  临近初中毕业前的几星期,我再没有在学校见过大头。

  我隐约知道,大头就要走了。

  当父母的巴掌打在他身上,他抖都没抖一下。那是真打,一巴掌一个血印,甚至有的地方翻了白皮。我知道他不会哭,他肯定想着自己的不争气,惹得父母伤心。

  我想起了大头说过的一句话“既然选择了,那就努力走下去,活好了,是自己的,活的不好,也是自己的,如果连选择的勇气都没有,那才是白活了。”

  是的,大头张开双臂,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了。

  大头走的时候没对我说,毕业后的第二天,便拿着微薄的行李,坐着孤单的火车去了南方。

  我知道,我不能说也不能问,能做的仅仅就是祝愿他选择的人生不要太艰辛。

  再见到他时,是在初中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头还是大头,少了一点稚嫩,多了一丝成熟。

  我们围在火堆取暖,他不停给我讲着大城市的一切,我给他讲着学校里的方方面面,他让我好好读书,我说你别苦了自己……

  聊着聊着便沉默了。

  不是没话说,只是想说的话太多,不知道该怎么从何说起。或许沉默便是此时最好的话语。

  就这样,我们三年,除了春节几乎没见过面。每次见面,我都能从他的眼神中寻找出生活的不易与面对生活的热情。

  有一次我问他后悔吗?

  他想了一下说,至少我没被生活束缚。

  我有我的抱负,他有他的想法。大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也喜欢,不过我没有他那般果断,我天生比较怂,总是喜欢默默地承受着所有,归根结底还是缺乏张开双臂的勇气。

  我想信,大头在古代肯定会是一名剑客,处足江湖、行侠仗义、快意恩仇。最后在旅行的途中救起一名女子,然后一见如故,居住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村,娶妻生子、男耕女织,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五)

  我想起一篇小说里面的一句话。世界上有一种鸟,或许是为了不受大地的束缚,被众神降罪,天生便没有翅膀,同样一辈子也不会飞翔。有些鸟儿不甘于现状,于是一次一次的站在悬崖上倔犟地练习飞翔,当有一天他终于展开双翅飞翔的一刹那,也就是预言生效的那一天。

  青春真的真的很短暂,我希望所有人都不要随便承诺,因为谁都不能预知以后。生命真的真的很脆弱,我想对于我们这些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付出的人说,最需要做的便是选择珍惜现在。

  面对以后,我只能说,青春不易,且行且珍惜。

  

  高中的最后一个生日,大头在我空间里留言:

  “过了今天就十八了,生日快乐!”

  “还凑合,请喝酒吗?”

  “等你考上大学,别说是酒,就是月亮我也想法子给你搞下来,谁不请谁孙子。”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谁不请谁孙子。”

  “哈哈”

  “嗯”

  

  高考的前一晚,大头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兄弟,替我看看大学”

  “替你看一眼,有酒喝吗?”

  “那就喝呗!”

  “嗯”

  “嗯,加油!”

  

  在被大学录取的前一晚,也就是八月,大头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恭喜老铁高升”

  “别光恭喜,有酒吗?”

  “我老姐十月结婚回去请你喝”

  “好,就这么说定了”

  “那就这样,老弟去上工了,有什么需要打个电话”

  ……

  我没想到,这会是我和大头最后一次聊天。

  2017年发生了很多大事:特朗普就职、英国脱欧、拉卡之战……没人会知道在豫西的一个小山村里,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去天国追求他的幸福。

  再见到你时,你没有再嬉皮笑脸的迎接我,迎接我的是你冷冰冰的照片。照片里面的你很英俊,很正式,也很冷漠。我不愿相信,但那就是你,我的兄弟。

  你躺在那舒服着,我站在着难受着。面对着你,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我不能哭,但是眼泪却在眼眶里不争气的打转;我本不会抽烟,但却点上了两支烟,一支放在你的面前,一支含在口中,从吸入的烟雾中,我似乎有点懂你。

  这天正值盛夏,空气却没有那么燥热。我跟在送殡队伍的最后,看着你身归故土,慢慢步入在这小小的一片地下。

  2017年9月6日,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日。

  这一天,我用一铲土,埋葬了我最好的兄弟。

  棺材盖起的那一刻,我没哭,泥土把你挡住的时候,我没哭。我不能哭,我不能让你瞧不起。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眼泪最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好兄弟,知道吗,你还欠我好多顿酒,我好想你,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兄弟。

  

  “兄弟,替我看看大学”

  “替你看一眼,有酒喝吗?”

  “那就喝呗!”

  “嗯”

  “嗯,加油!”

  “……”

  

  如果有下辈子,我愿你的人生过得再平凡一点。最好,生在古代,做一名剑客,行侠仗义,快意恩仇。最后在行侠仗义途中救起一名女子,然后一见如故,居住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村,娶妻生子,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编辑点评:
对《那个夏天有点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