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小品 > 蓝色的哀愁

蓝色的哀愁  作者:求学者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小品  字数:1963  阅读: 1716  评论:0条 推荐:5星

   当代文学史上,声名鹊起的人很多,比比皆是;名声大噪的作品也很多,浩若烟海。我像是驾着一只游船,穿江越海,匆匆地从江海里驰过,甚至来不及细细品咂山水丛林的悠远深味。当旅行结束,当我离它渐渐遥远的时候,时而有细微的片断在脑间萦绕,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虽几经沉淀却似乎更加旷日持久地存在了。那么这样的一本书抑或一个故事是否竟可称为是行中的胜景,也即一个人的经典了呢?
  
  很长时间以来,“泪鱼”这个词语在心间徘徊,紧接着一个叫迟子建的东北女作家便常常像是站在遥远的漠河矜持地含笑凝望着。她的背后,宁静得像子夜一般的逝川,安然横卧,川流不息的俨然是点点盈盈的蓝。我想我是开始思念了,思念那条逝川,思念那个叫做吉喜的女人,还有那片泪鱼呜咽的悲戚的声音。于是我一遍遍地讲述这个典雅的故事,一遍遍地咀嚼这曲女人的悲歌,一点点地做着这蓝色的鱼水之梦——《逝川》。
  
  它说:“每年只有在第一场雪降临之后,一种被当地人称为泪鱼的鱼就从逝川上游哭着下来了,泪鱼被捕上来时双眼总是流出一串串珠玉般的泪珠,整条川便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果不想听逝川的悲凉之声,只有打捞泪鱼。次日凌晨再将它们放回逝川,再次入水,它们便不再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了。”
  
  这样一种哭泣不止的泪鱼,为什么恰恰来到逝川呢?它把万般的委屈泼洒在逝川上闪烁,难道是上天注定的吗?为了什么,它们哭泣不止,而这小小的逝川,有多大的胸襟能包容这巨大的哀戚呢?
  
  它说,逝川边上的阿甲渔村有一个叫吉喜的姑娘,她美丽,能干,男人们欣赏她,喝她酿的酒,烹的茶,制的烟叶,喜欢看她吃生鱼片时生机勃勃的表情。可是却没有一个男人娶她,和她青梅竹马的那个男子说:你什么都会,男人在你的屋檐底下会慢慢丧失生活的能力的。然后,他娶了别人。
  
  如果优秀也是一种罪过,那这罪过便使吉喜一生难嫁。这个几近完美的女人坚强地在渔村生存着,也美丽地生存着。逝川日日夜夜的流,吉喜一天天地苍老,过了中年的吉喜,喜欢唱歌,像炊烟一样四处弥漫的歌声就如泪鱼的呜咽一般让人心如刀绞。
  
  仿佛正是为了迎合吉喜,这蓝色的精灵漂流了无数年。如果没有泪鱼,吉喜的孤单何以比拟,何以彰显,而如果没有吉喜,泪鱼的抽泣又是多么单薄多么简单。
  
  四十岁以后,吉喜不再唱歌,她为村人接生,并且时时羡慕分娩者有那极其幸福痛苦的一瞬间。吉喜作为一个女人的心,像她的美丽容颜被岁月埋没着,摧残着。终于她老了,爱的人老了,死了,再也没有了一辈子的亏欠。
  
  传说中没有一家捕不到泪鱼的,然而这次为了给一户人家接生,吉喜的捕鱼却是要耽误了。她坚持要等到胎儿降生,然后在别人的高兴里悄然而退,落寞地拾起自己的鱼网,捕捞那已经流走的泪鱼。能干的吉喜再也不曾想到,终究有这么一天她将空手而归。她卖力地撒网,在天之将明的紧迫里等待并渴望着。泪鱼是幸福的载体吗?捕到了它这个世界就没有了眼泪吗?
  
  传说里捕捞不到泪鱼的人家,便会遭遇灾难。什么灾难呢,难道还有比她这一生的孤苦更令人绝望的吗?也许吧!然而这个一生中承受了巨大不公的美丽女人,直到现在依然固执地相信,靠自己的能力,她一定会得到自己的泪鱼。所以她又一次在失望中张开希望的鱼网,期待在沉寂和悲苦的河水里捕捞到些许蓝色的希望。她执著地在黎明中挥舞胳膊的剪影,使我想到那个在海浪中与大鱼搏击的老人。老人的战斗是辉煌的,他的对手那么凶猛,而吉喜呢,她没有对手,别人告诉她,她输给了自己,输给了自己的善良和完美。她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会输的,输给那一片没有了泪鱼,如生命一般沉稳沉默的逝川。蓝幽幽的鳞片消失了,只留下一串串蓝色的宿命般的哀愁。
  
  天色渐明,渔民放完泪鱼,回去了。这个叫吉喜的迟暮的老人看着河里噤了声的泪鱼,心声羡慕,小小的泪鱼岁岁年年畅游逝川,而人却只守着川的一段,活下去,老下去。
  
  该回去了,吉喜收了鱼网,艰难地走向盛了清水的木盆。突然她发现,清水里游动着十几条蓝色的泪鱼。
  
  就当这是上帝的恩赐吧,保佑吉喜一年里平平安安,幸福吉祥。逝川的水滔滔不息,而生命却很短暂。有人说,一定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有一个人爱你,他会包容你的一切。我相信了,可是谁给吉喜,这个美丽的女人,一份温暖,谁给她一个踏实的依靠呢?
  
  
  
  (以前的旧作,一篇读后感,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编辑点评:
对《蓝色的哀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