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散文> 那年花开月正圆

那年花开月正圆  作者:林雨荷

发表时间: 2018-03-03 字数:19666字 阅读: 6400次 评论:7条 推荐星级:5星

那年花开月正圆。花开,有谢的时候,树绿,有淡的时候,月圆,有缺的时候,而你,却没有为自己歇下来的时候;那年花开月正圆。水流,有缓冲的时候;岩石,有退化的时候;雪花,有静止的时候,而你,却没有为自己歇下来的时候;那年花开月正圆。太阳,有不亮的时候;风,有不刮的时候;雨,有不下的时候;而你的生命却停止了跳动。——写给天堂的你
 

2345_image_file_copy_1.jpg


 

  将往事别于腰间,虚构一个理由追忆,流水轻暖,一切安宁。

  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风景各一。好风景,可谓好故事,否则坏故事。不管是好故事还是坏故事,故事中的人总是那样清晰,就像花开的正浓时,有茂盛也有凋谢。

  曾经在设计的花园里采蜜酿蜜,宛如万花筒,近看远看都是五彩缤纷的风景。然而有时,这些风景仿佛是正月十五的月亮时缺时圆。我曾想,初心是什么,就是那不变的人生定律。你也曾经对我说过,我喜欢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喜欢那些不切合实际的想法。其实你说的特别有道理。那些美好快乐的时光,就像一艘离弦的箭,一眨眼就不见了。过眼云烟,扑朔迷离。如今只能装在记忆的瓶子里,想起來就打开看看,看过了,把自己的心灵慰藉。

  我和你的故事应该从2012年夏天开始。也就是6月中旬开始。11年和12年上半年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11年的4月末失去我最爱的老父亲,12年6月1日失去最亲的老姨。当这两位老人相隔一年多都离开我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特别是老姨为什么选择轻生,为什么会离开爱她的亲人,始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待心情平稳的时候,我在网里追忆父亲,祭奠老姨。也就在那时,我和你在好心情网里认识了。你好像上天为派来拯救我灵魂的“大师”。

  当时我在一个较大的文学网站叫“好心情”,也是听别人说的。零九年的时候,也是我照顾父亲患病的时候。为了缓解心里的压力和身体的疲备,我开始在网上拼命地写作。主要是散文和诗歌稍带些杂文。

  文字是心灵的窗口,是排解苦闷的良药。通过写作,我也在网站里结识了很多网友。印象最深的就是你。那天晚上,我打开好友邀请函,一行字,映在了眼帘“我们还是老乡啊!”一句短小的话,让我的心里感到很温暖。我回复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回复后,我爽快地接收你为好友。接收你好友后,彼此沟通并不多。因为同时兼任两个网站的编辑,一个是江南文苑,另一个就是现在的天涯社团。因天涯当时缺编輯,就想把你也弄进社团做编。没想到,你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我也很高兴,心里说,这个老乡还真够老乡,够意思。不过用你的另一个网名“天之鹰。”看到这名字,觉得很有韵味,也很吉祥,寓意像鹰一样展翘高飞。

  在同一个社团做编,交流在审文的过程中有了扩展。我为你审小说,你为我编诗歌。我为你审的第一篇小说是,《有情人的无情选择》。对于当时不会写小说的我来说,初审这样一篇爱情小说,应该说是很荣幸的。这篇爰情小说。浪漫不乏优雅,适宜不乏夸张。第一次审这么好的作品,当然按语不能少写。按语是这样的:“编辑着这样一篇感人肺腑,柔情蜜蜜,情感交错,进退两难……优秀小说,我不知道这样的按语如何去写,是被小说里情节感动,还是被一个男人坦荡的心胸,超脱的明智而感染,还是被世间的情爱而迷茫。“女人的心不能伤的。”这是作者发自内心的柔情。一个不想让女人伤心的男人,他的心是善的,是柔软的,是火热的。……”你看了按语,没有在文章里跟评,而是发了一条手机短信,给予了肯定:“写的真好。”这是我认识你后第一次发手机短信。我很珍惜。

  我不知道,你当时说的真好是不是从心里说的真好。接下来的日子,写文编文成为我们俩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你有时夸我用一颗少女的心写诗。还热心地把我选好几首诗歌第一次登上纸媒《诗潮》。当时,我真的好感动和激动。当然,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从那以后我写诗的劲头与日惧增。这期间,你也曾向我倾诉过你人生不同凡响的经历:厂长、作家、编剧、律师等多重身份。一个人在北京打拼6年,后来又独走自然山水之间。还说你喜欢唱歌。我还说我也是。当时,我就给你下了这样的评语:博学多才,才华横溢,心地善良,为人正直。

  12年6月中旬的时侯,你打来电话说和我商量一件事,我问什么事。你说要接手面临破产的一个社团(军警社团)。问我想不想和你联手做。说实在的,刚开始我很犹豫也很矛盾。理由很简单,怕自己受伤害。你说我要不接,你也不接。其实,我看出来,你很愿意接,就像在外打工的人,给别人打工,不如给自己打工。在这种矛盾中,我还是同意了,也怕你有失落感。我向你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因当时我在接管江南文苑的时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被人嫉妒,被人陷害,不公平的待遇让我很气氛,也不想引火烧身。你力挺说:“不会的,我会保护你。”听了你的承诺,我心里特别的温暖,因为你是社长。后来,你还把在好心情网里认识的文友(彧儿)也拉进社团。

  就这样,社长和原社团编辑等四人接管了军警社团。走马上任,生龙火虎。看着自己的社团,就像看到了家一样。没白没黑地编写。谁都知道,社团生存的条件就是文章,找文章就得找作者。我曾经在文学网里拉来很多作者。对于从来不愿多加网友的我,天天加网友,遇到好文,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其中文字较好的作者还做了社团的编輯。拉作者还不能强行,说小话,说好话。必须得经过对方同意。为了社团的进步和发展,不得不抽空浏览网站寻找好文,寻找能在社团加精的文。我的文友也从几十增加到上百个甚至上千个。我认为这样还不够,又从其它文学网站拉作者。因为刚接社团时,总编部有政策,社团每发一篇文就加一分。所以为了让社团能从倒数第二跃上前排第一,我们的团队夜以继日,马不停蹄。社团每天至少得发二十篇以上,有时还达到五十篇。做编可真累,—天编十篇二十篇以上是常有的事儿。四五个编輯一同奋战,那种感覺比打了胜仗还痛快。特别有成就感。一起经营的花园,看着它含苞待放,争相斗艳,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因为你说过:“要把做社团当做事业一样。”就是为了你的这句话,我们几个编辑和你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经营社团你很有经验,就像管理一个工厂一样。既有魄力又有方法。你很懂得管理团队,有亲和力。知道编輯编文辛苦,为放松心情提供室外活动的相聚。

  9月16日,是你一次为编辑们设计的外出旅途活动,当我和彧儿来到这梨园世家,看见满树梨景,嗅到满山梨香,我心里为这样的世外桃源而醉心。晚上的美味佳肴,又让我们感受你的盛情。在一家农家饭店,你问我们想吃啥,我随口说一句:“吃鸡吧”。我问彧儿可否,彧儿说,随意。因为,你有在外吃鸡的经验。是不是笨鸡,一看就知道。在者你看着抓来的是笨鸡,说不定后厨师傅会“偷梁换柱”。所以为了让我们真正能吃上笨鸡。你特派你的同学郭志阳去后厨监督。你的心细和真诚让我和彧儿很感动。当香飘飘一大锅笨鸡顿蘑菇土豆端上来的时候,你又心花怒放地说:“美女编辑,请用餐。”我和彧儿相视一笑。虽然我和彧儿第一次与你见面,但感觉仿佛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自然温暖,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

  那时你心里眼里装的都是社团,惦记着社团文有没有人编。因为来之前,精品有没有人报。梨乡的夜晚,连星星月亮都散发着香味。你不想欣赏世外桃源的夜景,而是带我们走进枯燥乏味的网吧开始工作。我们三个在电脑前开始编辑文。你编了几篇后便顺势地躺在沙发上说,有点累。因为当时不知道你有严重的心脏病,看上去是那样的健康,那样阳光。

  第二天前往鸭绿江,我还顺便说一句,鸭绿江也好多年没来了。江边的风景今非昔比。我和彧儿很兴奋,也有些忘乎所以。执意要去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朝鲜。当时导游的小伙花言巧语说了一大推。也并不知道就是骗人的把戏。你笑着说,你们说的算。可你明明知道其中的猫腻,却不愿说出来,因为你不想扫了编辑的兴。为此又让你破费了!我和彧儿还买了很多小食品,准备给朝鲜的孩子们。

  ……让我有些自愧不如。不该轻信骗子的花言巧语。其实根本就不像导游说的那样真实。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的心思都用在了社团上。你说过:要把社团当做事业来做。冲着你的这句话,我把自己的精力毫无吝啬地交付给社团。其实你也一样。接管三个月后,社团排名令人振奋和欣喜。从倒数第一,一跃前排第一。这种成就感,就像战士在战场上打了胜仗。那时的你,作为社团的领头羊,带着我们一起快乐,一起幸福,一起飞翔。同时也让自己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有了更大的提高。写诗写文,特别是在小说创作上有了尝试和突破。我想拜你为师,你还谦虚地说,不敢当。我的第一篇小说《乡村女教师》在你的鼓励下完成的。其实,当时按着小说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你没有过多的“指责”。只是告诉我,要多练笔,多看。想投社团,你说还是别投了,而我一意孤行。没想到那一道鲜红,让我更加有了信心。从那一刻起,我开始马不停蹄地写小说。有时候一个月写8篇小说。心里说,真的很累。心脏偷停,睡眠欠佳。在照顾母亲的日子里,也许创作为自己在心灵和精神上是一种安慰。记得,有一次你看我的小说后,还带有赞赏和激励的语言说我很会编故事。写短篇小说倒不如写小小说。我的第一篇小小说《相亲》,是你给我改的,从一千多字改写了900多字。真是大刀阔斧。看到改好的小小说,我对自己说,要再接再厉。从此我怀揣对小小说的梦想,开始了自己小小说创作之路。在此,你还多次提醒我,要把以前的短篇小说改成小小说。我还真试着改了几篇,就像裁缝衣服做大了毁小一样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的文字还很稚嫩,好在我很努力。之前,我也一直在进行诗歌创作。诗歌创作远比小小说要轻松的多。

  2013年的3月25日,你说要和你的同学来我的小城市看看。我说,看看行啊,我们这儿可是较大城市。初春的3月,带着太阳下着小雪,我的小城,因你而来,更加美丽。天空飘着雪;地上洒着雪;树上落着雪,似乎这太阳雪就是为你们而来。

  下榻的宾馆,我们一起又畅谈社团的前景。你同学说,我说党同志,能不能不说你社团事儿。我还说,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我带你们去我早已安排好的自助小火锅店。因为我知道,你也比较喜欢吃火锅。小火锅店里,顾客很多,大都是年轻人,一张张不熟悉的男男女女,边说边吃。我们几个吃的很尽兴。你还说风趣地说,林雨荷,还有什么好吃的地方?我说,那下次来,带你们去大甸子喝羊汤吧!你同学郭更幽默说,小党你就是吃货。晚餐就这样在说说笑笑中过去了。因为你说也喜欢唱歌,所以,我又带你们到铁岭最大歌厅“夜宴”去唱歌。

  歌厅里,金碧辉煌,五彩缤纷。我按下迷彩灯,那旋转的光环,把我的心情打开,好久没唱歌了,也想为你展示一下我的才艺,我还笑着说,林雨荷不仅能编文写文还会唱歌。那个晚上,我的嗓音很亮,一首《山路十八弯》,唱的还不错,你们俩一个劲鼓掌。郭不太会唱,只当观众。你说你喜欢阎维文的歌。你唱了几首阎维文演唱的《小白杨》等歌曲。还别说,挺有味道。

  时间就是金钱。一天的旅途你也很疲劳。为了让你们早些休息,我们离开了歌厅。并说明天带你们去参观周总理纪念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四月份,你又组织编辑在你城市开展两日游;七月份搞一次大型的东北三省的文友联谊活动;九月份去山东临清看望古站领导。在古站领导家就餐的当晚,你显得异常的兴奋,有些喝高了!白啤共饮,肯定得醉。醉的当晚,你开始在古站领导床前坐着,里倒歪斜的,说什么,我也没听清,看着你快要吐的时候,便扶你到卫生间。古站还说,雨荷把你社长照顾好了。

  第二天的你完全不是醉酒的模样。我和竹子的行程也是由你安排的。风景再好,也只能留下瞬间的背影。还好,我照了很多可以值得纪念的风景相片。登泰山坐缆车的时候,你还嘱咐我和竹子注意安全。

  十月份的义县之旅,我和娴雅与你同行。当时把采风的消息发在各个群里,很少有人响应。因为大家都很忙。我和娴雅看着你为义县活动操心费力,心里很感动。义县采风,是你在计划工作中的一个任务,加之义县文友的盛情。到了义县这个古老并带有色彩的小城,我和娴雅也挺兴奋的。风度翩翩的王福昌老师到车站接我们。王福昌老师中等身材,带着一顶前进帽,衣着淳朴、自然、声音又是那样爽朗,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一位农民,倒像一位铁骨柔肠的工人老大哥。晚上,借着窗外夜色的柔美和淅淅沥沥的小雨,大家围坐在一家当地具有特色的农家饭庄,畅所欲言,饮酒话叙,畅谈文学创作的心情,你又是赠书,又是签名。满面红光的你,柔情似水,话语真诚,让义县的朋友感动不已。。

  年末的时候,你的小小说研讨会,如期举行。参加这样上档次的会议,让自己对小小说创作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提升。研讨会上,你,谦和得体,落落大方。坐在一旁的我,不知怎地,心脏总是偷停。脸上还冒虚汗。娴雅坐在我旁边说,雨荷姐你怎么了,我说没事儿。因为分享着你创作的成功和喜悦也是我们难得的机遇。

  那年花开月正圆。有时候,美丽的故事,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开了也落了。留下的只是那些让我们不曾忘记的风景和风景中的故事及故事中的人。

  14年夏,你组织一行人(残疾人)去沈阳新城赏荷花。第二天我起早到早市给大家买吃的。怀揣那份喜悦,我又买水果又买食品。拎着沉重的东西,我却找不找回去的路,路痴的我,此时没有了主意。顺着不对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因为路线不清,的车都打不着。炎热的夏季,6点多钟的时候太阳就烤人。满头大汗的我,不知走了多少的路。后来实在没办法,我才给你打电话,也只能给你打。我知道,你有晚起的习惯。可当时,我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打开手机却没电了,这个点背啊!气的我差点把手机摔了。后来在路边的书摊前和主人借的手机。你当时还不算太生气,口气还算温暖,但听起来有点儿责备的意思。但我想责备也是对的。你说,把你现在的位置说明白,不要动,我马上到。其实我的做法真是为大家着想。七点多钟的时候,你开着乳白色的车来了,我站在马路边。看见你的车,眼前又是一片艳阳,路边的风景也美丽起来。我把东西放在车里,直径朝副驾驶座去。一天的赏荷,让我们大家都很愉快。特别是残疾女孩赵晨飞更高兴,从她言语不清的表情里,我们看到了女孩内心的感恩和快乐,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还蹲在赵晨飞旁边和大家一起合影。

  那年花开月正圆。当我认识你快三年的时候,一个热爱文学创作,视文字为生命的人,却在内心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那就是让自己的生活更加有意义。所以你白天不停地为社团,为文友设计丰富多彩的活动,晚上却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文字的“长征”。一篇篇有故事的小小说,一篇篇色彩斑斓的美文,在你的空间绽放着瑰丽。你曾说过:文学不能没有批评,创作是人生的驿站。在你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闲言碎语,没有贪图安逸,没有坐享其成,有的只是,任劳任怨,吃苦耐劳,助人为乐,只争朝夕。从12开始到现在,你的作品在江山、在各大网站,乃至全国都有了一席之地。出版的作品连续不断,各种荣誉也是铺天盖地。你的名气大了;你的职位高了;你的圈子广了……但你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军警社长,是文友们的好兄弟。一开始不懂微信的你,开始马不停地学习。技术熟练了,各种文学群应运而生,每天忙的你还依然乐不此比。你就是这样一位站在起跑线上永不知疲卷的人,却忘记了自己身上安九个支架和有严重糖尿病的人。是什么样的精神,让你这样拼命,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你这样分秒必争,是文学的力量还是生命的价值。

  那年花开月正圆。花开,有谢的时候,树绿,有淡的时候,月圆,有缺的时候,而你,却没有为自己歇下来的时候。

  15年初,参加沈阳和平作协颁奖会之前,我还错怪了你,没有想着我的作品。这一年,以你的实力,在沈阳成功地举办了东北小小说沙龙年会,虽然,我没有帮上什么忙,但对年会质量之高,效果之好而感到欣慰,也目睹了你的人格魅力。

  2016年11月7日,东北小小说沙龙年会在哈尔滨英杰温泉小镇召开。之前你通知我出发的时间和地点。不巧的是那天雪花飞舞,似乎在为我践行。我喜欢有雪的日子。坐在大巴车里,心急速飞向北站。因道路交通不便,车辆堵的要命,这时离你说的出发时间还不到一小时。我没了主意,给你电话,你说时间够用,后来我才知道,你怕我出行时间掌握不好,让我提前一小时到达。车终于畅通了!快到北站的时候,你打来电话嘱咐我去取票。因好久没有自动取票的经历,所以都不会操作,还是求旁边一位小伙帮着弄。取了车票急忙上了电梯直奔等候车次的站台。看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早着呢。没想到,不一会你也到了!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心里总算稳当了!你忙碌着给同行的人打电话。让我继续感动的是,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提醒我的脚步要跟上队伍。

  那年花开月正圆。水流,有缓冲的时候;岩石,有退化的时候;雪花,有静止的时候,而你,却没有为自己歇下来的时候。

  转眼就到了17年。和你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去年的一月份。你们三位大师(袁炳发、于德北、党存青),小小说新书发布会。之前你还嘱咐我在做宣传贴的时候,要把你的名字放在他俩的最后。这个心细啊!这个心累啊!谦和的人,总是把自己放在不显眼处。你就是这样,委屈自己,也不要怠慢他人。你还安排我为你读小小说作品《醉酒》,你的安排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还好我有朗读的基础。我很喜欢朗读,你说对你作品,我能掉以轻心吗?你给我展示的机会我能置之不理吗?发布会很成功,但我看出了你的努力,也感受了你的疲惫。

  那年花开月正圆。太阳,有不亮的时候;风,有不刮的时候;雨,有不下的时候;而你的生命却停止了跳动,你知道吗,这篇文字是我在去年九份写的。我担心时间长了,错过了清晰的记忆。我想念给听,我想转发给你。可仅仅相隔几个月,你却安详地离去。长眠在天堂的绿水青山。在你离世第四天,我的心情还是十分沉重,我的泪一直在眼里打转。一直沉寂在痛苦中的我,打开有你的文字,或许我有预感吗?我不知道。最后,我把今天刚创作的诗歌《你若盛开》作为这篇文字结尾,祝你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忙碌,不再痛苦,永远安逸。


   花园,是你亲手建的
   春天,多情的季节。
   你用凡人的心,种植的
   花草树木,浸透橄榄的绿
   红的芬芳
   
   花园,是你亲手建的
   夏天,浪漫的季节
   你用文人的情怀,培育的
   文化园林,张扬民族精神风景
   茁壮旖旎
   
   花园,是你亲手建的
   秋天,收获的季节
   你用名人的风范,包装的
   文学领域,四通发达
   流光四溢
   
   花园,是你亲手建的
   冬天,温柔的季节
   你用感恩的视觉,留下的
   每一个角落,让懂你的人
   泪润唇间
   
   你若盛开,烛光还会
   继续燃起。你是文学巨将
   你是江山军警优秀社长
   你是文友心中挚亲挚爱
   你若盛开,世界永远都是美丽
   
   
  祭奠江山军警优秀社长沈墅(党存青),天堂一路走好。2018.2.24.因突发心脏病过世家中,享年58岁
   
   
   2018年2月28日雨荷小屋
   
   

编辑点评:
对《那年花开月正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