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啊!那片大红

啊!那片大红  作者:袁月亮

发表时间: 2018-02-28  分类:散文  字数:1483  阅读: 2316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话说高中,最让我难忘的是那高挂走廊,远望如彼岸花,近看如杀猪血的大红横幅。如此镇校之宝属高三所有。每逢高三期中考试后家长会前,校领导煞费苦心装饰教学楼。因为学校弘扬“礼”文化,以勤俭节约为荣,所以批
 

                    
                               
       话说高中,最让我难忘的是那高挂走廊,远望如彼岸花,近看如杀猪血的大红横幅。如此镇校之宝属高三所有。


       每逢高三期中考试后家长会前,校领导煞费苦心装饰教学楼。因为学校弘扬“礼”文化,以勤俭节约为荣,所以批发一车红布条,印上“拿下一本并不难,勤学苦练是根本”“勤学苦练显斗志,圆梦高考酬英雄”之类的白色字句。红底白字,不禁让我想起大出血患者躺在医院床单上,仅留几道白色空隙。

       挂上这些瘆人的红条条,让家长看我们身在高三拼得多惨烈并不是最大的用处。我们高中讲“礼”文化,当然少不了装,人装是不够的,教学楼也要装一装,非要达到人间绝无仅有的境界。为了省钱省力省地皮,教学楼建成双面的,夏不透风冬不透光。坐在教室分不清白天黑夜,学生看天黑了,眼一闭,头一晃,又打盹了,老师上去就拍打踢喊,练就了神功,被拍打踢喊的学生迷迷糊糊:“谁叫我……”。校领导觉得教学楼阴暗得单调,特地给高三楼层挂红条条,增添色彩。


       有些学生以为这叫激昂,埋头苦读,埋头时间长了也就见不得光了,刚好在此地安身。有些学生以为这叫温馨,吃喝打扮,过着悠闲日子。有些学生以为这叫浪漫,男男女女从拉小手浪到你摸我,我摸你,摸到阴暗处再……还有极少数学生以为这叫恐怖,逃出去混社会了。我只是觉得身在此地闷得慌,总跑出去透气,出去吹风,回来捂在红布条里,忽冷忽热患上关节炎,腿疼得无药可救。

     这样多彩的环境总得搞点什么,学生搞学习,老师搞起了社团活动。黑板上写着“下午放学后社团在教室开会”。下午放学吃饭的时间本来就只有半小时,再来个社团活动,晚饭就泡汤了。不过对于我们来说,不用吃饭是好事,学校餐厅的饭简直是催吐剂,那次我吃了几口石头一样的干米饭,然后独自跑到厕所呕吐。不吃饭,放学买馍去。我们这些不参加社团活动的人只好徘徊在校园里,那天我腿疼得走不了路,只好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开会的老师不断拍照,我只好低着头啃馒头。谁知道啃到尽兴时两位校长来了,满脸都是和蔼可亲的笑,笑得我发毛:“看看人家,看看你,在这吃来……”。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坐教室了,在走廊瘸着腿,看着那大红条条,不禁想起大出血患者躺在医院床单上,仅留几道白色空隙。
  
  
   
  
  
         
  


编辑点评:
对《啊!那片大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