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人物 > 青轩

青轩  作者:袁月亮

发表时间: 2018-02-28  分类:人物  字数:1434  阅读: 1954  评论:0条 推荐:4星

青轩是我弟,小我两岁半,一路谈文学的兄弟。我们初高中在一个校园,他是初中的文学社长,我是高中的文学社长。开始他称我为“月亮姐”,我顺着称他为“青轩弟”,叫着叫着就习惯了。人都有个性,青轩的个性更是个
 

  青轩是我弟,小我两岁半,一路谈文学的兄弟。我们初高中在一个校园,他是初中的文学社长,我是高中的文学社长。开始他称我为“月亮姐”,我顺着称他为“青轩弟”,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人都有个性,青轩的个性更是个性。他现在十五岁,在过去的十四年里,养成了小雨不打伞、大雨不出门、一般天气戴帽子、下雪脱外套、冬天吃甜筒的怪癖,会在不高兴的时候摊开纸拿起笔划几个奇形怪状的字来表达点莫名其妙的意思。

  

  古代文人里,青轩最喜欢李白和辛弃疾,李白号青莲居士,辛弃疾字稼轩,所以青轩笔名就叫青轩了。青轩的真名叫李高屹,名如其人,放荡不羁,没事还得刺激刺激。头戴大耳机听摇滚在街道疯跑,速度极快不说,音量还大到极点。我想问他脑子震坏没,在他旁边都能听到耳机里摇啊滚的,可见音量大到露了出来。他晚上睡觉也这样听,耳机线勒住脖子,险些一命呜呼,可他还是听摇滚震来震去,耳朵快震聋了,最可怕的就是和他打电话,简直是两个人乱吼。

  

  听不清,说话不痛快,那就一起写,和他写信很爽。字如其人,青轩的字是飘逸的,不是方方正正的楷体字,他总写行书,不对,行书和草书的结合体,飘起来如同行云流水,仙极了。我们都是文艺青年,随便撕一张纸就写,写过建设社会主义这种大事,也写过个人感情这种小事。初高中作息时间不一样,初中周一早上去学,高中周日下午去,他就送我去学,知道我腿有伤,让我把行李全给他,他帮我连掂带背。我在后面看着一个粗犷的男人背粉红色书包笑得哈哈哈,他自己说这种画风反差太大也哈哈哈了。一直背到我的教室才卸下书包,交换好书信后他跑着回家吃饭。

  

  可写改变不了现实,写来写去很无奈:“桌上习题无数,可惜青春苦短。几次文稿尽不堪,作业更如山”,只好一起恶心学校。当代文人里,青轩最喜欢韩寒,他跟着韩寒戏谑中国教育的弊端,写下“当时我的初中相当令人不爽。在校外看,如化粪池;在校内看,如大棺材;在教室看,如骨灰盒”这样令学生看了笑,让老师看了哭的东西。

  

  学校太小了,青轩是个有理想的文艺青年 ,他的理想不是通过几场变态考试就完了。满腹壮志,比如留长发这个理想, 身为一个文艺青年,他想留长发,长到肩膀,好扎起一个小辫。因为很多文艺青年都扎小辫。但这样的理想被现实弄成了幻想,学校严禁男生留长发,青轩只好摸着短发,想象他留了长发之后,每天早上睁开朦胧的睡眼,揉揉脑后的长发,抓着长发扎成辫子,起身在房间里吟咏叹息,并且联系起白发三千丈。

  

  他的头发留不长,但他的文学路要走长,青轩对我写道:“信要是保存得好,可以编辑成一本《青轩谈话录》,与《歌德谈话录》齐名”。但愿这个实际点的理想能实现,到时候他写书,我当他编辑;我写书,他当我编辑。

  

  青轩不自拍,我就偷拍了,他是个看上去不止十五岁的大男人:很文气的眉眼,高挺的鼻子,话不多,但开口一鸣惊人的嘴,声音温柔带着笑意说些国家大事。一脸青春勃发的痘痘,脸色红润。头发总是英气地竖着。黑白色镜框眼镜,不戴时用手拿着。黑色帽子,黑色风衣深蓝牛仔裤,不胖不瘦有点壮实。单手抱一群书,习惯性发呆沉思,像极了民国时期的报社记着。可能是他的思想使他看上去不止十五岁吧。

  

  


编辑点评:
对《青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