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失败

失败  作者:求学者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2431  阅读: 1854  评论:0条 推荐:5星

   
  
  
  
  
  
  小序
  
  其日,于学校广场购得《尘埃落定》者一,甚喜,携书归。饕餮食之,如饥似渴。是夜,仅读其三二,恋恋不舍。因次日须早起,舍书,郁郁而眠。夜中有梦,起于战争,争杀战伐无所不及。梦醒,窃喜,此者可为杀吾师者奠基也。虽荒唐怪诞,尤为一完全之故事也。此为述下文之发端。
  
  我们搬家了。
  因为家族的战争,我们一路逃亡。
  我曾好奇地想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在急速的行走中,姑母仍然温和地告诉我:孩子,这些不需你知道。
  我的任务是治学、修礼仪。可是突然的逃亡,使我与业师失去了联系,流离失所的日子虽然很艰辛,但想到恩师如巍巍高山一样的情怀和他包容万物的胸襟,我便会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地看我的书,作我的文。
  我时常想念他,走得越远,想得越心切,我不得不询问闪烁的繁星,还有多久我们才能相见?星无语,我更无语。
  我们在一个三层的老木屋里安了身,整个家族的女人和孩子被安置在二楼,那是一个共通的大房间,只有一个大床。地板是很薄的木板,它的薄超乎想像。人往上面一站,便有折断的危险,地板不再是一个整体,散成了一个个孤立的板块,不由得人走起来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男人们站在楼梯口处,担心地看了看,他们担心孩子们会从突然断裂的木板中漏下去,然后像气球一样“啪”地一声钝响,便炸成碎末。可是有什么办法吗?怎么会到了这一步,这无休无止的战争,怎么兴起又怎样结束,他们均不了然。
  他们怀着忧虑走下去,只有那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在那张大床上玩耍。孩子无所畏惧,即使在楼的边缘,再走一步会跌进深渊,他们仍然饶有兴味地做着实验。手边的气球啪地炸成碎片,孩子愣愣,没有别的可玩,继续试验。
  可是我怕,我怕这个游戏,这个命中注定的死亡,怕得很了,我便想我的恩师,听他的温婉的声音来为我驱走生命中的黑暗。但忍不住的,仍然害怕,怕老师,怕自己感觉到的一点一点地滑向死亡。
  这一天,男人们出去了。
  第二天也没有回来。
  家族里的男人消失了之后,女人们开始战士一般四处奔走。她们顾不上悲伤,干脆利落地筹划着。姑母和婶娘商量着搬救兵。她们说话的时间还不到一分钟,婶娘便匆匆地离开了。
  屋前错乱生成的植物像屏障一样挡住视线的时候,姑母的脸上敷上了厚厚的忧伤。她回过头叫我,说:“你也要出去打仗了。”这样说的时候,她没有叫我孩子。举目四望,才知道孩子里面我成了显然的大人。昨天我还是个孩子,明天我就要上战场。我不惧怕战场,但我惧怕死亡,尤其惧怕的是亲人的血液,像云霞一样洒到天上。
  那么我也许见不到我的恩师了,永远。那么,我穷尽了短短的一生来研究的那个命题,礼仪与血腥的争执,到底是哪个更强硬,哪个又更合理呢?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去问了。
  战场。
  残忍的战场。
  我们的老弱残兵,他们的骁勇战将。
  这是一场注定会输的战争。输了这一次,我们就输了全部。
  老师?!
  那些敌人,那些敌人的族长!
  我的恩师!
  他向我走来,他叫我:孩子。
  我不知道是您,老师。
  你回去!他带着人撤退。“再不要来。”
  怎么会是他,我至高无上的老师呢?
  我回到那个木屋,妹妹从姑母的怀里伸出小手。“姑姑,那是恩师,不能跟他打。”姑姑凄惨地笑笑。把妹妹塞给了我。妹妹纯净的眼神瞅着我,那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
  当繁星再次布满天空时,我六神无主。如果恩师便是敌人的话,我希望从来不曾在这个世上存活。
  约会。
  残酷的约会。
  它确定地告诉我,攻打我们的,让我们无处容身的对手是老师。我的品行高山仰止的恩师啊!
  我要跟你决斗。
  月光下,温和的师傅的脸像冰冷的短刀。
  你打不过我,孩子。
  我知道,可我必须要跟你决斗。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家破人亡,因为我是大人了!
  在这一瞬间,我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冤冤相报的魔咒早已将我、我们困住。这是一切的根源。
  剑法如长虹,花哨之极。他不愿意伤我,我却伤不了他。我在心中默念:老师,恩师。他如此的温柔是在什么驱使下成了嗜血饿敌寇?我的亲人,亲人啊!
  我猛地扑上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挥起了长剑。老师说,这是一步险棋,是一个君子,决不会把对手逼到同归于尽。他还说,学剑不是为了比武,剑法里有更多的人生道理,比如坚忍,比如包容。那时候儒雅的老师似一个超脱的仙人,那时候,幼小的我为他的品质倾倒。可是······
  “你!”他没有料到我会拼死一搏,手腕一转,长剑如椽笔,灵活地掉了个头,“快躲!”
  来不及了,剑顺着我的左耳,直刺过去,霎时,四周静了许多,清凉的风,妩媚柔畅。“孩子!”
  “老师。”我打不过你。我抱住他,温湿的泪水涌满了眼眶。“我怎么会是你的学生!”
  “你是我最喜欢的孩子。”他的嘴唇干裂,声音喑哑。
  我不再看他,轻轻地掏出了短刀,一刀下去,什么都结束了,对的,果敢点儿,孩子,我狠狠地刺了下去:老···师。
  刀很锋利,我感到了疼痛,我终于不用再看到亲人的鲜血,老师啊,我的亲人,妹妹,我的亲人!
  我死了。
  弥留之际,我看到,老师也死了。
  而我的家人,活了下来。
  
  
编辑点评:
对《失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