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情思> 年关了,我的悲伤一触即发

年关了,我的悲伤一触即发  作者:云洁

发表时间: 2018-02-09 字数:3604字 阅读: 46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又到了年关,我怕!  我怕过年。怕的甚至听到有人说“过年”二字,心中就会有伤痛划过。  昨晚又梦见了你们。是我十七岁时,你们三十八岁时。那年,我十七岁,在上师范。那年,妹妹,十五岁,初中三年级。
 

  又到了年关,我怕!


  我怕过年。怕的甚至听到有人说“过年”二字,心中就会有伤痛划过。


  昨晚又梦见了你们。是我十七岁时,你们三十八岁时。那年,我十七岁,在上师范。那年,妹妹,十五岁,初中三年级。那年,两个弟弟,小学生。你们那时比我现在还年轻八岁,看上去年轻极了。那年的春节,我们四个围着你们,打牌、下棋甚至喝酒。那年的春节,我们四个和你们两个在大年初一的早上,早早起来,天不太亮就放了鞭炮,吃了饺子,穿着为过年买的新衣服,又说又笑又唱地登山去了。一家六口人登上了小山头,望着汝河从一座座山旁流过,再望着一座座遮断视线的山,你说,你大姐两年后就要做老师了,她以后的日子比你们妈妈要好得多,她不用像你们妈妈那样整日在我们这个小山村里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农活、家务活,她要站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着书里的文章,给学生们传授知识,这样的工作多么好啊。你说,你们三个要努力,吃了大年初一的饺子后,新的一年,你们要好好读书,将来要走出小山村,到城里去,不要一辈子看到的就是四面都是山的这一片天。


  你的这番话,听得我们四个心中升起希望之阳,听得妈妈眼中含着疼爱、期望之光看着我们。


  也许,是你常年在外,我们看到妈妈的不容易;也许,是你们的美好品质熏染了我们。总之,我们学习用功,在家听话,从小就能帮妈妈干农活、做家务。总之,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的我们家你们的四个儿女们都考上了学。那时,中师、中专在农村很吃香,因为初中上满就可参加考试,我和妹妹、大弟弟,上了中师、中专,小弟弟读了高中,上了大学。


  小山村沸腾了,你们开心了。我们陆续离开小山村到县城工作了。再后来,我又勤奋努力,又继续学习,上了大专、本科。如今,我在县一高已工作二十四年,送走的学子很多很多。他们中最大的也到了不惑之年,最小的也十九岁了。因为工作努力,热爱学生,深受学生喜爱,也有了一些教学成绩。


  弟弟妹妹们相继有了稳定幸福的生活,你们该享福了。然而,你们病了,又很快相继离开了人世。小山村也被哀叹声包围了,方圆二十里甚至更远地方的人们,都为你们叹息,都说,你们真是没有福气,儿女们有出息了,该享福了却走了,如果再活十年,也能享享你们辛辛苦苦得到的福。


  哭天喊地,我们到最后,泪也干了,嗓子也哑了。但你们看不见,听不见了。


  过年了,超市、街上,人来人往,那些儿女们和爸爸妈妈一起买衣服买年货的幸福场面,我啊,羡慕地看着,流着眼泪地看着。


  过年了,那些儿女们都回爸爸妈妈身边了。我们回去看到的是你们的遗像。


  过年了,那些儿女们都车接爸爸妈妈们来城里看灯、看戏。我们的车里,永远也不会坐着你们俩。


  年关了,我的悲伤一触即发。


  我不愿说话,笑不出声,这些天,除了上课,就是独自发呆,想往事。


  早上在教师餐厅吃饭,几个年轻的女同事们说起,放假要走娘家的事情,我接过话说,有时间了多和父母双亲在一起说说话、吃吃饭、出去转转。她们知道我的双亲已不在,知道我的话出自最深切的体验后,看着我在眼眶打转的泪,她们连连说,一定,一定。


  你们双双去了,留给儿女们的悲伤刻骨铭心。你们双双去了,留给儿女们的是一生的怀念。


  又到年关,女儿我越发想念你们。


  又到年关,你们在,该有多好!




编辑点评:
对《年关了,我的悲伤一触即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